「那麼大的人了,怎麼跟一個孩子一般計較。看看人家的歲數,你也不羞。」

中年人面色一僵,不甘不願收了力道。

猛然失去了那強大的威壓壓迫,芷月反而一下癱軟在了地上。

只是此刻,那股方才就已經壓制不住的鼓盪靈力卻再也壓制不住,如翻湧的靈泉噴薄而出。

芷月一口精血吐了出來,急忙抱元守一,坐了下來。

這一次不光是那老樹,連白檀都愣住了。

眼瞧著這個方才還只是個築基的弱雞,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修為蹭蹭上漲,築基三層,築基五層,築基十層,築基大圓滿,韻丹期,破丹期,金丹期初成,金丹期一層,金丹期三層,金丹期五層……

從來沒見過一個修士是這樣子晉階的,連續十幾個小階,跨越兩個大階,幾乎是一下子衝到了金丹期大圓滿才堪堪停了下來。

這兩個活了幾千年的老妖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他們當然想不到,芷月的精神境界本就已經相當於一個元嬰期大能了,加上契約了小黑,青龍,白虎這樣的神獸,就更是潛力無限,來到寰宇大陸她之前的修為被壓制重組,並不是說那些靈力就消失不見了,所以,現在只不過是將之前的狀態調整之後的恢復,以及在此之前積蓄的所有能量的爆發而已。

等到芷月將狀態調整完成,修為穩定在了金丹期大圓滿之後睜開眼睛,眼前已經再沒有了之前的劍拔弩張。

老樹笑眯眯看著眼前的女子道:「恭喜姑娘晉階金丹,作為賀禮,小老兒送一粒丹藥給你,助你早日突破元嬰。」

說著,老頭兒手中翻出一個精緻的玉瓶,芷月也不客氣,接了便拔了那瓶塞。

頓時,一股清香彌散而開,帶著一種沁人心脾的葯香。

「三色雪蓮,靈鹿精血,洛南回生草……這是,破元丹!」芷月雖然有些奇怪這老樹為何送自己禮物,但心裡卻也十分喜歡。

「你果然是個煉丹師?!」老樹的表情很有些驚奇。

芷月點點頭,並沒有什麼訝異之色。這不難理解,芷月知道,不管在哪一個界面,高階煉丹師都十分難得,自己既然能夠說得出這破元丹的成分和名字,就肯定是不低於大師階的煉藥師。

老樹這回笑得真誠多了,有前途就好,他是老早看中了這人身上的那個寶境,沒想到,現在還有附送的潛力,當然一臉開心了。

芷月卻在這時才發現小白已經失去了蹤影。

「嗯,我那個老夥計,脾氣暴躁,不容易相處,他不想自家後輩被你這樣的小……那個契約,說等到你達到渡劫了,他會將小傢伙送回來給你的。然後……」

老樹有些說不下去,那老東西自己一甩脾氣跑了,把他留下來做這個惡人。

芷月心裡有些難過,畢竟小白是這裡和她時間最長的小夥伴了,乍然之間,連句再見也沒說就被人搶走了,她還是會很難過。

可是,想想那是他的老祖宗,也是他們過來的真正目的,她也就放下了心來,總歸是對小白好的,她便要祝福它就好了。

而且,她不答應也沒有法子,方才她已經發現了,自己識海之中那一塊小白的契約蓮花標記已經呈現出了灰色的一塊,也就是說,它現在被它老祖宗用一種特殊的方式隔絕了聯絡,除非芷月有辦法能夠解了這封禁之力,要不然也只能等到人家主動和她聯繫了。

芷月心情不好,臉上就不太好看了。

可是,突然之間,她感覺到墨五那邊又有了動靜……

話分兩頭來說,當日芷月和老樹相遇的時候,樹底的祭壇處卻在發生著生死相博的一幕。

那拓跋雲霄看拓跋忠誠正在祭台之前忙著調動機關,想到之後拓跋麟趕來,將他碎屍萬段的可怕,他就想著將這一切都推到這拓跋忠誠的頭上去。而以拓跋忠誠合體期大成的能力,脅迫他一個小小的元嬰後輩可是太容易了。這一點相信拓跋麟面前也就說得過去了。

而一個活著的拓跋忠誠是不會聽他的擺布的,所以,他要殺了他。

拓跋雲霄趁著拓跋忠誠不注意的時候,一柄軟劍便向著拓跋忠誠的后心處扎了下去。

可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劍沒有扎到拓跋忠誠的身上,反而是拓跋忠誠手中的一柄匕首深深插入了他自己的心口處…… 第二十七章拓跋雲霄

拓跋忠誠的耐心很好,儘管外面的攻擊越發強烈,可他看向拓跋雲霄那張驚恐而無助的臉時,卻是相當得有耐心。

他很細心的將手中的那柄奇異的匕首慢慢抽出了拓跋忠誠的身體,之後就開始慢條斯理的在拓跋雲霄的身上用了一些特殊的草藥,

他做這些的時候,不像是在救人的命,更像是在欣賞和完善一件他十分滿意的作品。

而令拓跋雲霄驚恐萬分的是,對面的老頭在給他上藥之後,他非但沒有感覺身體的狀況有絲毫得好轉,反而是那種生命一點點流逝的感覺越發明顯了。而他身上那些傷口明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的。

「你不用害怕,這是你老子欠我的,所以由你這個兒子來還再合適不過了。」

拓跋雲霄張了張嘴,可是發現他快要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發出了兩聲粗啞的呻。吟罷了。

「看在你這具身體還算不錯的份上,本尊可以告訴你真相。」

隨即,拓跋雲霄驚恐的發現,在他面前的老人突然之間從頭皮處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從裡面鑽出了一個像牛又像狗的怪物,那東西流著令人噁心的唾液,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屍臭,即便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東西,拓跋雲霄還是自心靈深處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呼聲。

他真的後悔了。只可惜,後悔也已經晚了……

這是一隻魔帥級別的血魔,雖說是魔中最低等的血脈,但能夠修到魔帥級別,也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之前為了替它家的主子邪魔大人弄到這仙界至寶,它在這裡埋伏已經有幾百年了。

仙界的靈氣不是它這樣的魔族能夠承受的,更何況是在這靈氣特別充裕的地脈之中,所以,它只能暫時借用了那具老邁的身體,而這麼長時間的等待和潛伏,那具身體實在是已經破敗得不能再用了。不過很好,這個小子上了他的鉤,自動將這具身體送到了他的面前,讓他不但能夠繼續留在仙界,而且,沒準今天他就能夠坐上那拓跋一族最高的位置上,名正言順繼承這個仙界的大家族,這可真是一個太好的消息了。

只不過,這一切都要等抓到那個可惡的死丫頭和那頭白虎才行了。

在他的眼中,那個拓跋麟根本就不能成為什麼問題。

地上那具拓跋忠誠的屍體已經不能再用,就被他丟到了一邊,而面對那棵古樹,「拓跋雲霄」這麼多年了也沒有想到能夠上去的辦法。

門外的動靜更加大了。拓跋雲霄索性將那入口打開了,放了拓跋麟進來。

「你這該死的孽畜,誰准你帶了那個丫頭走的……」

沒等拓跋麟說完話,就見拓跋雲霄拿出了一個瓷瓶。

那東西拓跋麟太熟悉了,每次他毒發只要服用了裡面的東西,他就能活蹦亂跳堅持至少三個月的時間。

「你……怎麼拿到的?」

拓跋雲霄溫柔一笑:「父親,那位大人找到我叫我將那個女人帶到這裡來,然後他就給了我這個東西,叫我交給您和祖母,說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拓跋麟咽了口唾沫,他有些不敢確定,可這也不由他不信,也只有那個怪物才知道這瓷瓶的秘密,而且,僅憑著拓跋雲霄一個人也根本沒有膽量,更加沒有本事能夠殺死那個拓跋忠誠。

看到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大長老,拓跋麟後背冒出了層層冷汗。

「大人……還說了些什麼?」

「他說那丫頭會從這裡下來,到那個時候,地脈之精自然會出現。」

拓跋麟自然不敢置喙那怪物的話,他如今被那怪物掌握著生死,自然是不得不聽命行事,可是,這個兒子又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那個怪物竟然和他搞在了一起?

雖然拓跋麟一肚子的疑問,可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拖了拓跋雲霄來問個清明,更加不敢確定那個怪物是不是已經走遠了,或者正躲在這裡的某一處在緊緊盯著他們。

拓跋麟的腦子一片混亂,這個時候,哪裡還會去關注拓跋雲霄的異常。

而另一邊的芷月,卻並沒有如拓跋雲霄預料的那樣沿著原路返回。

「墨五他們似乎有危險,應該是我跟著那小拖把到了這裡,他們怕事情有變,現在想拖著那些人來威脅我了。」

芷月真心覺得這拖把一家太不要臉了,居然拿他們自家人的性命來威脅她一個外人。

「不用管他們,你不出現,他們暫時就不會有危險,而我這裡,他們是進不來的。」

老樹一臉的從容淡定,繼續在地上用手指化成的枝條在刻畫著什麼。

「古老,您這是在幹什麼啊?」現在芷月知道了這老樹叫古捷,那白虎叫白檀,所以,自然而然便稱呼這古捷叫古老了。可似乎這古捷卻並不領情。

「別叫古老,叫我的名字。」

「可您這歲數……」

「我這歲數怎麼啦?在我們妖族動輒都是上萬年的老怪,我這才一千多歲,還年輕得很呢。」

說著古捷乾脆幻化了一個年輕英俊的貴公子形象,讓芷月十分無語。張了張嘴,好不容易才搖了搖頭,繼續觀看這古捷幹活。

等他終於將一個大陣刻好,扯著芷月進了這大陣,芷月才知道,這裡居然是通向另外一個界面的傳送陣。

「不是!您究竟要送我去哪兒……」

只可惜,聲音化作了凌亂的靈力碎片,很快便泯沒在空氣之中,原地除了一片枯葉,連那個剛剛刻好的傳送陣也都消失不見了。

芷月只覺得眨了個眼的功夫,便置身在了一片鳥語花香的田莊之中。這裡不但有花草樹木,竟然還有稻穀青菜,小雞小鴨,竟是一派生活氣息濃厚的農家風光。

芷月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樣的景象了,別說是在寰宇大陸了,就是玄黃大陸也是很少見到。

前世她也曾在緊張的工作之餘,希冀過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和愜意,種一畦菜地,養兩隻雞鴨,喝水自己打口井,吃糧自己打兩谷稻,沒有紛擾,沒有壓力,自給自足,怡然自得。

沒想到,到了這裡卻突然見到了這樣美好的田園風光,怎不叫她一時之間心馳神往,身心舒暢…… 第二十七章拓跋雲霄

拓跋忠誠的耐心很好,儘管外面的攻擊越發強烈,可他看向拓跋雲霄那張驚恐而無助的臉時,卻是相當得有耐心。

他很細心的將手中的那柄奇異的匕首慢慢抽出了拓跋忠誠的身體,之後就開始慢條斯理的在拓跋雲霄的身上用了一些特殊的草藥,

他做這些的時候,不像是在救人的命,更像是在欣賞和完善一件他十分滿意的作品。

而令拓跋雲霄驚恐萬分的是,對面的老頭在給他上藥之後,他非但沒有感覺身體的狀況有絲毫得好轉,反而是那種生命一點點流逝的感覺越發明顯了。而他身上那些傷口明明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的。

「你不用害怕,這是你老子欠我的,所以由你這個兒子來還再合適不過了。」

拓跋雲霄張了張嘴,可是發現他快要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發出了兩聲粗啞的呻。吟罷了。

「看在你這具身體還算不錯的份上,本尊可以告訴你真相。」

隨即,拓跋雲霄驚恐的發現,在他面前的老人突然之間從頭皮處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從裡面鑽出了一個像牛又像狗的怪物,那東西流著令人噁心的唾液,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屍臭,即便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東西,拓跋雲霄還是自心靈深處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呼聲。

他真的後悔了。只可惜,後悔也已經晚了……

這是一隻魔帥級別的血魔,雖說是魔中最低等的血脈,但能夠修到魔帥級別,也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之前為了替它家的主子邪魔大人弄到這仙界至寶,它在這裡埋伏已經有幾百年了。

仙界的靈氣不是它這樣的魔族能夠承受的,更何況是在這靈氣特別充裕的地脈之中,所以,它只能暫時借用了那具老邁的身體,而這麼長時間的等待和潛伏,那具身體實在是已經破敗得不能再用了。不過很好,這個小子上了他的鉤,自動將這具身體送到了他的面前,讓他不但能夠繼續留在仙界,而且,沒準今天他就能夠坐上那拓跋一族最高的位置上,名正言順繼承這個仙界的大家族,這可真是一個太好的消息了。

只不過,這一切都要等抓到那個可惡的死丫頭和那頭白虎才行了。

在他的眼中,那個拓跋麟根本就不能成為什麼問題。

地上那具拓跋忠誠的屍體已經不能再用,就被他丟到了一邊,而面對那棵古樹,「拓跋雲霄」這麼多年了也沒有想到能夠上去的辦法。

門外的動靜更加大了。拓跋雲霄索性將那入口打開了,放了拓跋麟進來。

「你這該死的孽畜,誰准你帶了那個丫頭走的……」

沒等拓跋麟說完話,就見拓跋雲霄拿出了一個瓷瓶。

那東西拓跋麟太熟悉了,每次他毒發只要服用了裡面的東西,他就能活蹦亂跳堅持至少三個月的時間。

「你……怎麼拿到的?」

拓跋雲霄溫柔一笑:「父親,那位大人找到我叫我將那個女人帶到這裡來,然後他就給了我這個東西,叫我交給您和祖母,說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拓跋麟咽了口唾沫,他有些不敢確定,可這也不由他不信,也只有那個怪物才知道這瓷瓶的秘密,而且,僅憑著拓跋雲霄一個人也根本沒有膽量,更加沒有本事能夠殺死那個拓跋忠誠。

看到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大長老,拓跋麟後背冒出了層層冷汗。

「大人……還說了些什麼?」

「他說那丫頭會從這裡下來,到那個時候,地脈之精自然會出現。」

拓跋麟自然不敢置喙那怪物的話,他如今被那怪物掌握著生死,自然是不得不聽命行事,可是,這個兒子又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那個怪物竟然和他搞在了一起?

雖然拓跋麟一肚子的疑問,可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拖了拓跋雲霄來問個清明,更加不敢確定那個怪物是不是已經走遠了,或者正躲在這裡的某一處在緊緊盯著他們。

拓跋麟的腦子一片混亂,這個時候,哪裡還會去關注拓跋雲霄的異常。

而另一邊的芷月,卻並沒有如拓跋雲霄預料的那樣沿著原路返回。

「墨五他們似乎有危險,應該是我跟著那小拖把到了這裡,他們怕事情有變,現在想拖著那些人來威脅我了。」

芷月真心覺得這拖把一家太不要臉了,居然拿他們自家人的性命來威脅她一個外人。

「不用管他們,你不出現,他們暫時就不會有危險,而我這裡,他們是進不來的。」

老樹一臉的從容淡定,繼續在地上用手指化成的枝條在刻畫著什麼。

「古老,您這是在幹什麼啊?」現在芷月知道了這老樹叫古捷,那白虎叫白檀,所以,自然而然便稱呼這古捷叫古老了。可似乎這古捷卻並不領情。

「別叫古老,叫我的名字。」

「可您這歲數……」

「我這歲數怎麼啦?在我們妖族動輒都是上萬年的老怪,我這才一千多歲,還年輕得很呢。」

說著古捷乾脆幻化了一個年輕英俊的貴公子形象,讓芷月十分無語。張了張嘴,好不容易才搖了搖頭,繼續觀看這古捷幹活。

等他終於將一個大陣刻好,扯著芷月進了這大陣,芷月才知道,這裡居然是通向另外一個界面的傳送陣。

「不是!您究竟要送我去哪兒……」

只可惜,聲音化作了凌亂的靈力碎片,很快便泯沒在空氣之中,原地除了一片枯葉,連那個剛剛刻好的傳送陣也都消失不見了。

芷月只覺得眨了個眼的功夫,便置身在了一片鳥語花香的田莊之中。這裡不但有花草樹木,竟然還有稻穀青菜,小雞小鴨,竟是一派生活氣息濃厚的農家風光。

芷月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樣的景象了,別說是在寰宇大陸了,就是玄黃大陸也是很少見到。

前世她也曾在緊張的工作之餘,希冀過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和愜意,種一畦菜地,養兩隻雞鴨,喝水自己打口井,吃糧自己打兩谷稻,沒有紛擾,沒有壓力,自給自足,怡然自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