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有窮凶極惡的巨獸出世,大家聯手一起抵擋,不能被沙風卷進去,否則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在沙風中傳出一群人驚慌的聲音,不過他們反應很快,聯手起來對抗那吞噬力量,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方圓千里內風平浪靜,在絕命沙漠中形成一個怪異的空間。

許樂閉上眼睛在靜靜的感受著吞噬王體的變化,他覺得要是在拚命的時候陡然催動這些沙風,就如同瞬間打出萬億億柄神兵,這等殺傷力強大的難以想象。

司徒清風他們全身發軟,他們的力量幾乎耗盡,看向許樂的眼神完全變味,就像在看一個高高在上的無敵王者。

他們別說吞噬這些沙風,連接受沙風的洗禮時都心驚膽顫的,生怕靈體被沙風摧毀。

在百里之外,地上趴著十六個人,他們的情況更為悲慘,身上的武服破碎,在四周還散落著滿地的神兵碎片,能量消耗乾淨的晶石等等。

「居然一下子出現五個擁有聖子令的修仙者,你們有誰認識那些人嗎?」

「是氣宗,劍宗,三眼一族,人魔一族和血宗的弟子,想不到血宗的弟子終於出世了?」

龍公子很是意外的說道。

「血宗?」許樂目光落在那個渾身蕩漾著血光的男子身上,「難道無血老祖跟他有什麼關係,先抓過來問問。」

在他們打量對方的時候,對面五大門派的弟子也在打量他們。再傻的人也知道剛才那恐怖的場面就是那個如同太陽一樣耀眼的人造成的,他的實力強大的不可思議,深不可測。

「我們快走,免得招來殺身之禍。」

五個擁有聖子令的大機緣者縱身一跳就要隱入千裡外的沙風中,有多遠就逃多遠。

可許樂現在的力量已經到了九九至極的層次,伸手一抓,天地間頓時顯化住諸天仙魔的身影,他們或伸手擎天仙掌,或伸出滅天魔掌,方圓千里都被分割開來,形成一個獨特的空間。

在這個空間中的任何生靈都無法掙脫,除非戰鬥力遠遠超過許樂。

「道友饒命。」

五個大機緣者無一倖免,好像癩皮狗一樣被幻化出的巨手擒拿。剩餘跟隨者哪裡還有勇氣逃走,連他們的小主子都毫無反手之力,他們更沒有倖免的可能。

人多那又如何,禁不起人家一根指頭。

「道友,我們都是被聖子令挑選中的大機緣者,你為何要擒拿鎮壓我們?」那個血光暗藏的金丹大道男子顫聲問道,他目光似乎不敢與許樂對視,閃爍不停。

「你認識我?」

許樂神色微動,嘴角露出一絲淺笑說道:「看來無血老祖真的是你們血宗的老祖宗?」

「真是,看來我也沒認錯,你就是那個從世俗界來的許樂?我血宗的無血王曾經將你的畫像描繪出來,所以我們血宗弟子都認識你。只是沒想到,你現在變得如此強大。」

「無血王?難道世俗界中的那個無血老祖真的只是一尊轉世之身,如此說來天道子的來歷也絕對不簡單。」許樂心中暗想,然後看向那個血宗弟子,隨手一壓砰的將他鎮壓在地上,然後翻手虛空一撈,居然將他身上的那塊聖子令給剝奪出來。

「你…你不能…」

「許師兄留你一命還不知足,滾。」龍公子上前就是一巴掌,將他抽飛出去,打碎他一嘴的牙齒。

許樂掃視幾下聖子令,抹殺掉其中的意志烙印然後收取起來。他隱隱有種感覺,聖子令還有自己不知道的驚天秘密,收集的越多可能得到的秘密就越多。

「你們也主動的獻出聖子令。」

許樂的話不容置疑,那四個大機緣者對視一眼,雖然不甘,可誰也不敢違背。因為他們也沒有資格和實力去違背,只能任人擺布。

五塊聖子令到手,許樂不再為難他們。通天仙府中飛出多少塊聖子令,誰也不知道,就連那些王者也不例外。聖子令是通行證,是獲得得道飛升的一次仙緣,想必這令牌不單單代表著資格。

「師兄,他們身上的聖子令都被剝奪,一定都懷恨在心,如果將此事傳回仙門讓他們的王者得知,這豈不是將自己陷入危險之極的地步?」司徒清風有點猶豫的說道,畢竟許樂再厲害,再變態,在王者面前也如螻蟻一般脆弱。

「我心中有數。」

許樂知道仙門重開,仙位降臨,那些王者哪裡還會分出精力放到自己身上。聖子令是重要,但只需一枚便可進入通天仙府,只要能夠爭得那唯一仙位,就算搭上整個仙門都是值得的。

「絕命沙漠快要到盡頭了,可惜你們沒有機會領悟到這裡的妙處。」許樂眼神越發深邃,瞳孔中無數星芒在閃動,就像漫天星辰一般,讓人怎麼也看不到底,看不到盡頭。

藉助最後一段沙風路程,許樂再次分解掉二十顆金丹大道,他沒有立刻凝練新的印記,因為他的力量到了門檻,如果不突破的話,即使凝練再多的天術印記,戰鬥力也不會有絲毫提升。

反而會讓他的道心崩潰,一身修為盡毀。

「四百門從未參悟過的天術!」

當許樂跨出絕命沙漠時才發現這次從分解的二十顆金丹大道中居然能夠提取出四百門新的天術。如果全部重新凝練成功,那他的神道之心就擁有了六百門天術印記,距離第二次蛻變指日可待。

最關鍵的是那時候自己的神道戰力一定強大的無法無天,無數靈體飛升期的高手都要被超越。

一般的九顆金丹大道的修行者武道戰力最多也就在四百劫上下,晉級到飛升期戰鬥差距可能會很大,但一般資質的也就七八百劫,超過千劫戰力的很多。

所以許樂只要突破九九至極的關卡,那他的神道戰力將會直追王者層次。 ?

不過就是這種關卡最難突破,千劫戰力和九九至極戰力即使相差一劫之力,但兩者卻處在兩個不同的境界中,就好像一個是儲皇,另外一個是真王。

「眼下就算參悟凝練再多的天術印記,也只是做積累,卻無法使得關卡突破。神道之心只有修鍊出九百九十九門天術印記,魂道境界才能晉級到空神境後期。看來只有參悟出【神之凝視】的第五招方可使得精氣神全面的改變。

神之凝視是諸王神術,他已經參悟出諸王凝視,諸王榮耀,諸王聖祭,諸王墳墓,第五招諸王神算還差那麼一點點,主要是因為自己的魂道積累不夠,推演之術變化無窮,紛繁複雜,沒有起源,沒有終結。他總覺得自己的推演術缺少一點什麼,所以一直無法參悟出諸王神算。

可一旦成功的話,那他參悟修行的速度將提升百倍。靈魂可以感應到時空的真是存在,推算出古往今來,生死禍福等等。

「先將諸王神算參悟出來,或者會引起諸多變化,神道戰力的桎梏或許能夠解開。」許樂回頭望望那絕命沙漠,再看看前方碧海連天的海洋,無邊無際的驚濤駭浪中隱隱有無數的海洋巨獸在興風作浪。

有一些巨獸的實力之強絕對不在人類飛升期高手之下,而且這裡是他們的地盤,戰鬥力無形中更勝一籌。

這要到達通天仙門居然如此的兇險,難怪無數年來通天仙門的消息在聖界流傳的很少。也極少有人會不顧一切的前往通天仙門,但每個人都知道,只要能安全到達那裡,自己的修行將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

這是肯定的,因為還沒有到達通天仙門,每個人在這一路上經歷的種種磨難就足以讓他們浴火重生了。

「許師兄,第二道天險叫煉獄海洋,才在邊緣地區就有堪比飛升期的海洋巨獸出現,如果我們硬著頭皮深入的話,恐怖會深陷困境。我身上有一柄飛船靈器,乘坐它飛渡的話可能會安全點,但世事無絕對,我心裡沒有底。」

司徒清風右掌展開,一艘三寸小船出現在掌心中,金光閃閃,神采萬千。聚寶門不缺乏至寶,有飛船靈器並不多怪。

「我們就在這裡先好好修鍊一段時間,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修為。我猜測即使安全飛渡過煉化汪洋,可能還有更加兇險的第三關。正好也等等,看還有沒有其他大機緣者到達這裡。」

其他人還以為許樂是想讓別人去試探下煉獄海洋的厲害,所以沒有反對紛紛靜坐修行。即使沒有像許樂那邊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但他們也各有自己的收穫。

能夠獲得聖子令本身就代表一種至高的榮耀,是有機會去爭奪唯一仙位的人。他們也有許樂所不知道的隱秘,況且許樂一路上的表現讓他們心裡難以接受,有的修仙者苦修萬年都未必能夠擁有這麼強橫的力量,而許樂滿打滿算修行時間也不足百年,他們自認為也是天才弟子,可與許樂一比,就顯得很是不入流。

第三次提取出來的四百門天術中有三十六門天術是與推算演化有關的,有的是推算姻緣,有的是推算禍福,有的是推算生死等等。許樂之前修鍊的小推演術乃是推算功法種種的變化,找出其中的破綻再彌補其缺憾,對於生死,姻緣,禍福等等卻並不熟悉。

如果能將這三十六門天術都參悟透的話,那靈魂智慧就可以提升到新的層次,大推演術晉級為諸王神算也是有一定幾率的。

想到這裡,許樂現在眾人四周布下一個十級大陣,看似平淡無常,但任何一個人都無法用靈魂窺視,因為只要他們的靈魂意志一接觸大陣,立刻就會形成混亂迷宮,空間顛倒,陰陽絞殺。魂道力量比許樂弱的話,肯定要倒大霉。

十個時辰后,那絕命沙漠裂開十幾條縫隙,從裡面鑽出十幾個略有狼狽的人。不過他只是行動上有些不自然,但目光依然那麼凌厲,生機盎然。顯然都從絕命沙風中得到了大好處,即使通過的很艱難,但足以彌補他們的損失。

「咦,居然有人比我們先到達這裡。」那十八個人中男女老少皆有,他們平靜后都將目光凝聚到許樂他們身上,感到很是意外。

「諸位道友別來無恙。」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抱拳笑著說道,他渾身蕩漾著仙風道骨般的氣息,氣勢與天網相連,這明顯是靈體飛升期的高手。

「我們倒是沒事,不過半路上遇到血宗,氣宗的兩個道友,他們情況不容樂觀,現在他們還沒走出來估計凶多吉少。」

「死了最好,當初那五人聯手想要一一的謀取我們身上的聖子令,可是他們是貌合神離,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衝突以致關係破裂的。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在此好好修鍊,將力量恢復到巔峰,這樣我們才有把握飛渡這煉獄海洋。」

十八人相互之間都認識,他們各自相距一段距離,獨自靜修,調理力量。

很顯然,他們之間也在相互顧忌。

此時許樂無邊苦海中,靈魂體已經燃燒著熊熊的智慧烈火,火焰好像要通靈,幻化出諸天生靈的生死,恩怨,情仇,禍福。

叮嚀——

清脆的聲音從天外響起,猶如仙樂傳入靈魂深處,好像仙水一樣緩緩的包容著本源,洗滌著靈魂體。

許樂的靈魂本源得到大釋放,大自由,魂道力量一下子增長到九九至極的層次。同時他的大推演術也開始蛻變,終於化為諸王神算,彈指之間可以將一門天術演化十萬次,演化威力足足提升百倍。

靈魂得到大自由,神道之心內部的兩百門天術印記同時呼應,劇烈震蕩,所有力量氣息相互交融,呈現淡淡的紫金色。

「果然是成仙的潛質,就算你不爭那個唯一仙位,你也可以憑藉自己的修行飛升仙界。」

無出現在神道之心外面,感慨萬千,他的殘缺記憶中似乎對這顆神道之心很是畏懼,那是發自本能的畏懼。

靈魂綻放紫金光芒,那是靈魂通靈的跡象。

咔嚓一聲響,神道之心一下子膨脹十倍。九九至極的門檻終於打破,許樂控制住搖晃的心神,他開始凝練成新的天術印記,三十六門推算印記一枚接一枚的沖入神道之心中。

神道戰力剎那間破萬劫。

轟隆——轟隆——

同一時刻,頭頂上空烏雲翻滾,一道道腰粗的雷霆閃電從天而降,好像雷龍咆哮,轟轟的對準許樂。

「你們都閃開。」

許樂有所感應,起身而立,雙手一揮,將身邊的四個人給送出去。雷龍全部轟在他的身上,方圓十里都化為了雷池,那些來不及消散的雷霆能量居然凝聚成了雷水。

那些正在靜修的大機緣者一個個驚跳起來,眼中露出驚駭欲絕的神色。雖然沒有正面遭受雷擊,但光看到那場面,所有人的靈魂都顫抖起來,他們可經受不起這樣的雷擊。

「這不是天劫,天劫帶火,難道他的戰鬥力破萬劫了?」

那個飛升期的老者不知覺的哆嗦下,對許樂有著深深的戒備。破萬劫的戰鬥力,舉手之間就能將這裡所有人都殺光,根本不需要拖泥帶水。

但就算是破萬劫戰力,也不可能招來這麼猛烈的雷擊吧,居然還是雷力化水,肉身怎麼能承受的住呢。

嘩啦啦的水流聲響起,看些雷水竟然被吞噬一空。

「舒服。」

許樂張開雙臂擴展一下,體內發出雷鳴怒吼。這點雷擊算什麼,比起劫雷還要弱上一個檔次,轟在身上正好當成補品吸收掉。

三十六門天術印記全部凝練成功,許樂的神道戰力也達到一千三百劫,比突破前的提升幅度要大。

嘣——

他屈指一彈,指尖迸射出一道劍芒,千里之外正好有一頭千米長的海洋巨獸飛躍出海面,噗嗤一聲直接將它分成兩段。

一頭堪比靈體飛升期的海洋巨獸就這麼被斬殺掉,所有看到的人心中一緊,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握住一樣。

許樂收斂體內的氣息,如同凡人站在煉獄海洋岸上,目光似乎穿越了遙遠的時空。

「哈哈哈,終於走出這該死的絕命沙漠了。」

「不過我們運氣真不錯,不但沒死在沙風下,還一下子遇到這麼多的大機緣者。他們身上的聖子令數量足夠我們兄弟每人一塊了。」

「三哥說的不錯,我們只要守株待兔,不怕這些獵物不送上門來。嘿嘿,擁有機緣那又如何,沒有強大的力量,那聖子令就會惹火燒身,將他們都燒成灰燼。」

足足又有二十人衝出絕命沙漠,他們的氣息渾厚,浩蕩沸騰,每個人都擁有六七百劫戰鬥力。

「都是飛升期的強者,看來羽化涅槃空間也受到了影響,飛升期的強者接連出世了。」

許樂淡淡的看了看那些神色猙獰的高手,司徒清風等人早就瞬移到他身邊嚴防戒備。不過那十八個大機緣者卻不知道該如何決斷,他們與許樂不熟自然不好直接投靠,可又被二十個飛升期的強者鎖定,想逃也來不及。

「你們都到我身邊來。」 ?

許樂一句話,那些大機緣者如獲新生,身影晃動,都閃到他身邊。

二十個靈體飛升期的高手最弱的一個都有六百劫戰力,最強大的一個無限接近九百劫戰力。他們形成包圍圈將所有人的退路都封死,想來個瓮中捉鱉。

不過對於許樂,他們也表現的相當重視,畢竟在這群人中他顯得最為特殊,眾人對他是一種由衷的信任。

「你們是那些仙門的弟子,前方是煉獄海洋,如果你們還想到達通天仙門的話,我給你們一個忠告,保留力量去飛渡煉獄海洋。」

許樂說的可是良言,他戰力破千,就像一個皇子成為一位帝王,兩者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對手。

「哈哈哈,有點意思,小子你還想為其他人出頭?真是不知死活,我們是哪個仙門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只要乖乖的交出身上的聖子令,就可以保住你們的小命。」

「老五,何必與他們多言,直接殺了便是。」

「天道尚給人一線生機,我們都是修仙者,不要逆天而行斷絕了他們所有死路,還是給他們一次機會。」

一些人唱白臉,一些人唱紅臉,想將許樂等人玩弄於鼓掌之間。

「我們都是大機緣者,與你們這些人浪費口舌毫無意義。既然你們不聽忠言,我就送你們一程罷了。」

許樂從未將這些人放在眼中,如今他根本不需要隱藏自己的修為。戰力破千劫,一拳下去可以打穿百萬里,就算他們想要逃都來不及。

他拳頭剛抬起,一股無邊的氣勢爆發出來,天威浩蕩,日月星辰的光芒都黯然失色。

那本來囂張不已的二十個飛升期的強者陡然神色劇變,他們都是經歷過數十萬次戰鬥的老傢伙,活了萬年的老怪物,對於這股氣勢最為熟悉。

破千劫,無法無天無量。

此人只要不隕落,修為將再無絲毫阻礙,只要肉身承受力允許,他的力量將永無止境的提升。

「殺。」

二十道璀璨的光輝長虹,每一道長虹都是九星連珠之勢。九星自然是九顆金丹大道,飛升期就是凝聚成九星連珠長虹,長虹越多,代表著周天力量越強大。

九星連珠轟擊,就如同九顆星辰從天而降撞擊一樣,必定會將天地都毀滅。

所有人瞬間都頭皮驚起,但下一刻就看到二十個拳頭反擊回去。

拳頭,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沒有絲毫的多餘動作,彷彿將武道的精髓化繁為簡融為最為樸實無華的一拳之中。

那一拳既代表武道的最高成就,也代表神道的輝煌起源。

砰——

幾乎是只發出一聲巨響,所有的九星連珠之勢全部被轟破。那無堅不摧的拳頭帶去黑洞漩渦,將二十個飛升期的強者全部席捲進去。

然後一座巨大墳墓落下,裡面諸仙重影,吟唱漫天。所有飛升期的強者在絕望的吶喊中被煉化的乾乾淨淨,不留一絲痕迹,天地間再也沒有他們的印記,連輪迴的機會都消失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