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請教不敢當,交流,應該是交流。」秦羽面不改色,心中卻多少有點尷尬,當然也有點莫名其妙的小興奮。

男人的本質啊,都是一樣一樣的,雖然明知道清漪的目的是其它,但還是覺得蠻爽的。

展示完雙鶴不沸鍋的妙用,秦羽手中的面也和好了,開始專心致志製作美食,他要趁著良辰佳節將那個世界的美食帶過來。

片刻之後,一顆顆潔白渾圓的「玉珠」從雙鶴不沸鍋的水底下浮了起來,由於水不會沸騰,所以玉珠們都很安靜,表面光潔潤澤,映著滿園燈火反色出絢爛的光芒。

「果然不愧是美食大陸,經過狂風疊浪和巨靈手增幅,質量遠勝於曾經那個世界,不知道嘗起來味道是不是也更妙。」

「好了嗎?」姜王嘴饞,忍不住出言詢問,秦羽的製作方法他從未見過,自然也從未吃過。

「好嘞,第一碗上元元宵請大王品嘗!」秦羽將三顆珠玉般的盛在碗里,添了點湯后遞到姜王面前。(未完待續。) ?雙鶴不沸鍋中食氣之光就從來沒有斷過,當所有的元宵都浮起來,食氣之光陡然暴漲,比周圍絢爛的燈火還要耀眼,整個後花園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食氣之光持續了足足五分鐘,才轉為收束飛速攀升,三寸眨眼即過,六寸毫不停留,最終直到八寸八才停下。

八寸八,只差毫釐就能成為妙品美食!

論難度,元宵顯然並不算難,為什麼能達到八寸八食氣呢?

原因有兩個,一方面是因為有狂風疊浪和巨靈手增幅,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美食大陸沒有元宵,這是元宵第一次誕生,任何第一次誕生並得到食氣規則認可的美食,都會獲得加成效果。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秦羽製作的元宵才能高達八寸八的食氣,另外更重要的是,元宵是秦羽帶來的,相當於締造者,必將被《食珍錄》錄入珍品名錄,如果將來有機會做成妙品,甚至可以被錄入《妙玄譜》。

所謂《妙玄譜》,就是專門收錄妙品美食的世界級美食大全,凡是能夠進入《妙玄譜》的美食,無不出自名震一方的優秀大食之手。

終於可以吃了,姜王早已等得口水直流,迫不及待將碗接了過來,舀起一個剛想下口突然愣住,悻悻然放下瓷勺遞到太後面前,表情頗有點不好意思:「應該母后先請。」

老丞相極其派系的官員都不由微微頷首感覺很欣慰,姜王年紀輕輕身居王位卻不忘記孝順二字,將來必然能成長為不遜於先王的優秀國君。

「王兒你先把,你現在已經不是太子,而是一國之君,理當第一個品嘗。」太后婉言拒絕,對於兒子的孝順她很欣慰,但規矩不可變。

「大王太后不用推讓,都有都有。」秦羽又盛了一碗遞給太后。

太后欣然接過,舀起一個玉珠般晶瑩潤澤的元宵,吹了吹貝齒輕輕咬下,由於元宵的個頭不小,太后千歲之身國家之母,自然不可能整個吞進去,所以只咬了一小塊,就像蘋果上開了個缺口。

(蘋果躺槍……)

外皮入口軟糯黏滑,內餡如絲緞般縈繞甜香,太后仔細體味唇齒間的甜香美味,忍不住漏出吃驚之色,這小小的一顆元宵竟然內藏如此玄機,果真是嘗所未嘗見所未見。

低頭在看瓷勺中,元宵被咬破的位置,香甜的黑芝麻內餡登時涌了出來,在勺中鋪滿一層,黑鑽般的光澤星星點點,和潔白如玉的元宵相映生輝。

「妙,原來還有這種吃法,秦大食所言非虛,哀家的確沒有嘗過這道美食。」太后又嘗了一口,忍不住頷首讚歎。

姜王的吃相可沒有太后那麼優雅,一口將整個元宵送入口中,結果就是滾燙的香甜內餡崩裂四濺,燙的他張著嘴直吹起:「唔唔,好燙好燙,不過真的好香好甜,呼呼……」

「丞相大人,清漪姐姐,這是你們的。」秦羽將新的元宵放入鍋中,然後盛起兩碗遞給老丞相和清漪。

隨著新元宵不斷上浮,耗損的食氣也不斷得到補充,八寸八食氣光柱久久不散,隔著後花園的外牆都能看到,如果從空中俯瞰,就會發現這根光柱是整個王宮最顯眼的存在。

「上元佳節吃元宵,元宵,這名字起的妙,哈哈。」老丞相大笑兩聲,舀起玉珠般潤澤潔白的元宵送入口中,那軟糯香甜的全新滋味,登時令人全身毛孔張開飄飄欲仙,身子骨都輕鬆了許多。

「元為圓,宵為夜,元宵便是月圓之夜,也是團圓之夜,好寓意好名字。」清漪說完輕咬一口,吃的動作也有優雅,不過也不知道是運氣太好還是運氣不好,亦或是下口的方式不對,香甜的芝麻餡哧溜一聲濺了出來,恰好落在她的嘴角。

素來鎮定的清漪登時尷尬地俏臉謎之暈紅,連忙別過頭悄悄伸舌頭將嘴角的芝麻餡舔掉。

秦羽尷尬地輕咳一聲繼續分發元宵,其實元宵的元指的是正月,即元月,不過他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因為說出來沒有必要,這裡是美食大陸,沒有正月這個詞,既然如此,那就將元理解成圓吧。

燈會現場的達官貴人不少,加上他們的妻女足足有上百人,好在秦羽準備的元宵足夠多,每個人都分到了一小碗,甚至連劉御史一派的官員都不例外,正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短,挖牆腳從吃開始。

「真好吃,好香好甜,秦哥哥我還要吃可以嗎?」一位劉御史派系官員的女兒端著碗跑了過來,小丫頭仰起頭用充滿渴望的眼神望著秦羽,那官員沒來記得阻止,登時感覺麵皮發燙強裝沒看見。

「當然可以,再給你盛一碗。」秦羽笑著莫莫小丫頭的頭,又盛了一碗元宵放在她手中。

「謝謝秦哥哥!」小丫頭登時雙眼放光,捧著碗迫不及待吃了起來,小孩子都愛甜,對美食大陸過去從未有過的香甜元宵根本不可能有抵抗力。

「我也想再來一碗可以嗎?」一位官員的俏女兒走到秦羽面前,她大約十七八歲,比秦羽稍大,盛裝打扮俏麗可人,兩隻眼睛幾乎會說話,毫不掩飾自己對秦羽的興趣。

美食大陸,不論是民家之女還是官宦之女,最大的夢想不是嫁給王公貴族,而是嫁給知名大食。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嫁給王公貴族頂多一輩子榮華富貴,而嫁給知名大食卻能天天享用美食,而且是有食氣的美食。

在美食大陸,什麼是核心?食氣才是核心,食氣是整個力量體系的基礎,是整個美食大陸的基石,是整個人類世界的最大保障。

好吧,扯遠了,女人愛美,相比榮華富貴更在意的其實是自己的容顏,如果能嫁給知名大食,天天享用食氣美食,在食氣的滋潤下幾乎可以容顏常駐,永遠將青春美麗留住,這是任何女人都難以抵擋的致命誘(惑)。

另外,知名大食必然是強者,比如食王相當於妖將魔將,食帝相當於妖帝魔帝,在中高階大食麵前,再有權勢的人也不算什麼,這就是大食見王不跪的由來。

(PS:大家看春晚了嗎?感受如何?作者君的感受是……)(未完待續。) ?秦羽年少英俊天賦非凡,登上食經首頁名揚天下,將來必將成為名動一方的知名大食,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背後暗藏的勢力,絕對是擇偶的不二之選。

也許秦羽並不知道,他現在已經是十三國未嫁少女心目中最理想的如意郎君,甚至連許多大齡剩女都將秦羽當成了狩獵對象,無數雙眼睛正從整個美食大陸的各個方向盯著他呢,如果讓他知道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額,當然可以。」秦羽面不改色接過碗,重新盛了三個元宵遞迴去,心中卻在暗暗吐槽,「這眼神也太直接了吧?生怕我不懂嗎?美食大陸的民風也太開放了吧,古代時間軸你是逗我玩嗎?」

少女接過碗卻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用一雙秋波四溢的明眸笑意盈盈看著秦羽道:「秦大食的美食又獨特又美味,如果今後能經常吃到就好了。」

這話到底指的什麼?少女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人很多的,含蓄一點不可以嗎?

「如果將來我開十三國連鎖店,你多來光顧不就可以經常吃到了嗎?」秦羽打著哈哈應付。

「連鎖店?」少女被這個新的名詞所吸引。

「嗯,所謂連鎖店,就是擁有同一塊牌子,店面遍及十三國各個角落。」秦羽隨口解釋。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聽了秦羽的話,清漪猛地轉了過來,若有所思望著秦羽,美食大陸也不是沒有類似連鎖店的情況,天下書行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可美食類餐飲業遍及十三國的超級連鎖店卻絕對沒有,如果秦羽將來能夠建立起超級連鎖店,利潤之大簡直不可想象。

少女雙眼更亮,如果秦羽能將店鋪開遍十三國,富貴自然滾滾而來,嫁給秦羽榮華富貴和食氣美食都應有盡有。

假設,僅僅是假設而已,若將來秦羽成為食尊,她豈不是食尊夫人?出門帶著食尊夫君,那得多有面子啊,哦呵呵呵。

(思維不要再奔逸啦,快回來!)

「秦大食果然立志高遠,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秦大食已經成年,不知有沒有考慮過終身大事?亦或有沒有意中人呢?」少女湊近一步又問,這次問的更加直接,就差直接問你喜不喜歡我。

另外幾位差不多年紀的少女聞言紛紛湊了過來,都暗暗懊悔來晚了一步,終生大事這種事,也是要先下手為強的。

秦羽登時一個頭兩個大,他現在真的還沒考慮過終生大事,即便要考慮身邊也有更合適的選擇,何必要在一幫不認識的妹紙里挑呢?

見秦羽陷入尷尬境地,太后微微一笑開口解圍:「秦大食,哀家對這種名為元宵的美食很滿意,不知道元宵除了水煮,還有沒有其它做法?」

太后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秦羽巴不得轉移話題,連忙道:「當然有,既然是上元佳節元宵宴,怎麼能只有一種元宵呢?」

說完,秦羽立刻開始準備新的元宵美食,全然將旁邊的蜂蝶當成了空氣,妹紙們都漏出不甘之色,可面對太后她們能怎樣呢?此時此刻她們心中都冒出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太后肯定想將秦羽招為駙馬。

事實上,太后還真有這種想法,她除了姜王這個兒子,還有兩個未成年女兒,小小年紀就展現出不俗的美食天賦,此時正在美食學堂中深造,以期待將來王室也能誕生優秀大食,從根本上解決王室弱勢的問題。

說到底,力量要抓在自己手中,如果王室自己有食聖,哦不,如果王室自己有個食尊,劉家絕對不敢如今天這樣囂張。

如果讓秦羽知道太后的想法肯定會當場吐血:「未成年啊,您就不要介紹給我了好不好?我對蘿莉真的沒有任何興趣,對此我可以用身心發誓!」

(作者君:「蘿莉怎麼了?誰不是蘿莉長成的?長几年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嗎?」藥王:「我不是……」作者君掀桌:「特喵的我要換主角!」)

「來來來,嘗嘗拔絲元宵!」不一會,秦羽就將新的元宵美食做好,一大盤拔絲元宵金光燦爛,糖漿冷卻后拔出細密的糖絲,大量糖絲組合成各種形狀,晶瑩透亮如琥珀。

所謂拔絲元宵,其實是拔絲湯圓的改版,關鍵點和難點在炒糖,想要炒出琥珀色的糖色,以及恰到好處的粘稠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火候的炒法的要求非常高。

炒過了會有焦糊味,顏色會發黑嚴重影響食慾,甚至根本不能吃,火候不夠則會稀糊糊根本拉不出絲,拉不出絲還好意思稱為拔絲,這不是逗嗎?

有經驗的廚師通過觀察炒糖過程中起的泡泡就能進行準確判斷,當炒好糖汁后,將炒過的元宵入鍋包裹糖汁進行拔絲,甜甜美美的拔絲元宵就誕生了。

「拔絲元宵,竟然還能這樣做?」太後用筷子在元宵上沾了沾,立刻拔出一條條長長的糖絲。

檢驗拔絲的質量就看能拔多長,秦羽有信心如果將兩個元宵分開,拔出五六米不成問題。

「芝麻餡是甜的,糖漿也是甜的,會不會太甜了?老夫的牙啊……」老丞相夾著拔絲元宵有點糾結,想吃但牙口是個問題,他不是大食,隨著年紀增大體質越來越差,可沒有年輕人或者大食的好牙口。

秦羽笑道:「放心吧,吃完漱漱口就好,而且保證不會甜膩,不信您老嘗嘗看。」

老丞相看看秦羽又看看元宵,見秦羽笑得神秘兮兮,不由心中暗道難道還有什麼玄機不成?

抱著好奇,老丞相終究還是一口咬了下去,當咬破冷卻后稍微有點脆的糖衣外殼,咬破炒制后彈性十足的糯米面衣,嘗到內餡滋味的時候,他的表情登時僵住,一動不動就好像被施了定身術。

「丞相大人你怎麼了?」姜王、太后都連忙詢問。

老丞相終於從靜止狀態恢復,一口咬到底,先將嘴裡的美食仔細咀嚼咽下,才將缺口朝向眾人:「裡面不是芝麻餡!」

眾人大奇,仔細觀察果然不是芝麻餡,如果是芝麻餡早流出來了。

「是肉餡!」

(PS:肉元宵也很好吃的,不過不常見~)(未完待續。) ?肉餡!

沒錯,就是肉餡,老丞相咬下去就發覺不對,內餡不是甜的而是咸鮮味,剛好和外殼的糖形成互補,不但增加了味道的層次感,而且將甜膩的感覺徹底解除。

姜王喜歡吃肉,聽到肉餡二字哪還忍得住?飛快夾起拔絲元宵一口咬下。

「唔,好軟好細的肉餡,還有湯汁,好鮮咸濃香的湯汁!」姜王吃的滿口生津,嘴裡那迸濺的鮮鹹湯汁和甜美的外殼相互混合簡直令人慾罷不能。

「咦,奇怪,老夫牙口不好,肉餡的話怎麼會如此軟細?」老丞相將整個拔絲元宵吃下后感覺很疑惑。

秦羽舉起雙手道:「您老忘記我剛才施展的巨靈手了嗎?」

「巨靈手,對了,是巨靈手!」老丞相終於明白過來,巨靈手之下,任何肉類都會被拍的又細又軟,而且肉本身的湯汁會極度豐富,所以口感才會如此美妙的口感。

眾人聽得口水直流,可太后還沒吃呢,他們怎麼能搶先?垂涎三尺異象在生效啊,只能看不能吃太煎熬了有木有。

至於裂衣卸甲異象為什麼沒有發動?

開玩笑,這裡是王宮核心區域,有食宮加持的食氣結界,能夠壓制具有破壞力的美食異象,不然堂堂姜王太後天天炸衣服算么事?太后和清漪當著群臣百官的面爆衣,想想這畫面都沒法看。

太后沒有讓群臣等太久,夾起一個拔絲元宵咬下后驚訝道:「哀家吃到的是蝦仁餡!」

「還有蝦仁餡?」清漪也連忙動筷子。

終於能開動了,群臣淚流滿面,迫不及待紛紛將筷子伸了過來,轉眼的功夫一大盤就被掃蕩的乾乾淨淨。

「我是鮮肉餡的,你呢?」

「我也是蝦仁餡,托太后的福,哈哈。」

「居然還有火腿餡?」

「為什麼我的還是黑芝麻餡,我不服……」

所有人都跟抽獎似的,吃著自己的看著別人的,吃到鮮肉、蝦仁、火腿等餡的樂呵呵,吃到黑芝麻餡的只能兀自苦逼。

煮元宵和拔絲元宵將節日晚宴的氣氛推到高超,果然沒有劉御史在,大家都很輕鬆嘛。

接下來秦羽又製作了幾種不同口味和做法的元宵,將眾人的胃口全都吊了起來,一邊品嘗御膳房製作的美味佳肴,一邊對飲談笑可謂其樂融融。

上元燈會王宮晚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達官貴人們三五成群結伴離開王宮,有的醉意醺醺,有的依舊精神抖擻,反正都半夜了,那就索性找地方玩到天亮,花樓酒坊都是不錯的選擇,當然妻子女兒是絕對不能帶上的。

秦羽、尤鶩和慕容雪返回客棧休息,尤鶩很想和父親在一起,可惜規矩不允許,尤棠暫時還不能自由行動,明天一早,將要隨衛隊前往邊關,那時尤鶩才能隨行。

長街依然燈火通明人(流)如織,比白天還要熱鬧的多,秦羽、慕容雪和尤鶩穿過人群返回客棧,掌柜的明顯恭敬了許多,他是親眼看到劉嵐等人腫成豬頭狼狽逃跑的樣子的,能暴揍劉家嫡系,能去王宮赴宴,還能安然無恙回來,那得是多牛的人物啊!

關上客房的門,秦羽見尤鶩的情緒有些低落,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用擔心,名義上是押解,但實際上是保護,一路上會很安全的。」

「我知道,但我心裡還是覺得……」尤鶩沒有說下去,失落全寫在她臉上,倒不是她捨不得郡守女兒的第二,而是為自己的父親感到不甘。

「其實這對你爹是好事,你想想,以你爹和李校尉的關係,李校尉還能虧待他不成?依我看,名義上你爹是李校尉的副將,但實際上恰恰會顛倒過來,你爹將成為邊防戰線的領軍人物。」秦羽道。

「是這樣嗎?」尤鶩愕然抬頭。

慕容雪道:「恩恩,肯定是這樣,我相信秦羽哥,還有啊,李校尉將秦羽哥當成恩人呢,只要秦羽哥一句話,李校尉也不會虧待你爹的。」

額,這件事就別拿出來說了吧?多不好意思?

秦羽輕咳一聲道:「你再想想,篩選奏章的任務已經移交給丞相,今後抵禦妖魔,你爹還需要私自下令調動大食嗎?」

尤鶩聞言登時雙眼放光臉上失落盡去:「對啊,今後不再經過劉御史的手,我爹完全可以隨時申請調令,相信丞相大人肯定會第一時間遞交給大王得到批複!」

秦羽頷首道:「就是這個理,只要你爹能調動大食參戰,邊關必然捷報連連,不但危險係數降低,而且能夠快速積累軍功升職,相信用不了幾年你爹就會升職為都尉校尉升職中郎將,那時你就是將軍的女兒,哈哈。」

「狗屁,我才不稀罕什麼將軍的女兒,我只想我爹安全。」尤鶩用力在秦羽匈前推了一把,隨即低下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爹肯定會被劉御史整死的。」

她很清楚,如果今夜不是秦羽迫使劉御史吃虧退讓,劉御史絕對會將他爹置之死地,屆時人頭落地可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謝什麼,你是我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幫你幫誰?」秦羽笑道。

尤鶩忽然微微抬起頭,用狐疑的眼神看著秦羽:「真的只是把我當朋友?真的沒有其它不良想法?」

旁邊慕容雪睜著大眼睛看看秦羽又看看尤鶩,心中納悶不良想法是什麼?

「額……」秦羽尷尬,「姑奶奶,到底誰有不良想法?如果我有不良想法,就不會堵上牆上那個……」

他想說牆上那個洞的問題,洞是尤鶩鑿的,偷(窺)也是尤鶩先做出來的,到底誰有不良想法?

「閉嘴!」尤鶩登時面頰火燙,一把捂住秦羽的嘴,以眼神威脅秦羽不許說出來,看玩笑,她堂堂女兒家,再奔放也不能不顧自己的名聲,如果鑿牆偷(窺)這件事傳出去,她還要不要做人了?

「牆上怎麼了?尤鶩姐姐你臉好紅。」慕容雪滿頭都是問號。

「牆上什麼都沒有,我發燒了!」尤鶩大囧,用力推開秦羽轉身撲到床上鑽進被窩將自己裹了起來。

(PS:感謝CASTER123的打賞,酒醒后多寫了點,今天加一更,明天看喝多少而定,我的肝啊~)(未完待續。) ?發燒?如此拙劣的借口,你以為會有人相信嗎?

好吧,還真有人相信,慕容雪居然真的就信了,拜託你是有多單純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