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白,我們也該搓搓他的銳氣了!總不能真叫那人,就這樣一路風順,甚至於連個對手都沒有的,直接拿下連勝排行榜第一名吧?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麼說嗎??說他是新一度的奇迹,說他是新的希望,那麼你呢?你則將成為過去式,不是所有人崇拜敬仰的對象了,你知道嗎?你就算不為了你想想,也要為了俱樂部來想想吧,我這樣沒錯的,如果她真的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拿下第一名的連勝紀錄,我心服口服。」說道這裡,他輕笑了一下,這樣的攻勢之下,但凡她有任何一點不耐的心思,也很容易被人反打,這對戰次數越多,可不就越熟悉她的套路了嗎?

他說到這裡,旁邊就立刻有人接茬說道:「是啊!飛白,這可是我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才打下來的俱樂部,憑的就是現在的人氣,可是你現在看看,那個傢伙風頭也太過了,是該得到些教訓才是,現在可是個好時機,他現在幾乎為全民公敵了,我們打他誰都不會多想,何不趁著這個機會直接拿下。」

「我想想。」雲飛白略微沉吟了一下,如此說道,想要維持這第一的位置,他從來都不在話下,這次卻隱隱有些危機感在周遭環繞,這讓他的腦袋再不如往日清晰。

沒過多久,伊依這邊就收到了邀請通知……

「你們要招攬我?不好意思,我現在已經有俱樂部了。」伊依她笑著搖搖頭,如此說道,那個樣子風輕雲淡的,就像是完全沒有看重過這所謂的招攬一般。

聽到這句話,那人還沒察覺她是根本不感興趣,反而像是覺得他在想要卻又捨不得那些雌性般,迫不及待的立刻道著:「那你讓你俱樂部的人也一起加過來啊!你也知道,我們這個位置那麼緊缺,讓你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你還不如趕緊的將那些雌性也帶一些過來,這樣也對得起我們把你帶過來,你也能時常看到她們不是?」

這難道不是在說:我們讓你來是施恩,你還不趕緊自覺的回報?伊依笑了:「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對你這個俱樂部,也壓根沒興趣啊。」 「你說什麼?」他難以置信的道著,這世界居然還有拒絕他們俱樂部招攬的人,整個高級區域里就他們一傢俱樂部,這次破格錄取還是雲飛白的意思,現在九大星域之間的比賽在即,有俱樂部的強力幫助,他就認準了伊依不會拒絕,所以才敢這麼說的,可是她卻拒絕了?!他肯定的道著:「你會後悔的。」

有俱樂部就等於有補貼,這次的九大星域比賽哪一個不是爭先恐後的想要爭當上游,力求個表現的機會?他倒好,還拒絕了,難不成真的以為他可以撼動整個高級區域的眾人?

做個逍遙獨行俠般的不屑一顧,那麼他就讓他認清楚現實!這般天真,可真可笑。

「你難道還真以為,你跟那群雌性混在一起,就能夠有多好不成?本來還以為你是個有潛力的人,沒想到也是個孬種,你就庸庸碌碌的混在那群雌性堆里吧。」他如此笑道,輕蔑的看不起他這個跟雌性混在一起的雄獸。

伊依心中隱隱有些發怒,倒不是因為對方說什麼孬種,而是那種完全就看不起雌性,覺得雄獸跟雌性窩在一起,就是墮落、就是不思進取的這種態度,實在是著實有點惹惱她了,他不知自己是雌性這沒有關係,可是貶低跟看不起雌性,著實讓她攥緊了拳頭,她就是想讓這些人看一看,什麼雄獸雌性,這個世界唯有強於弱的區別,而不是雌性就是註定庸碌無用之輩,這種標籤,誰都沒資格定義!

這場和談跟招攬,很明顯不歡而散……

不過此後,伊依這邊受到的挑戰邀請倒是又多了許多,不堪煩擾的她直接申請了停戰令,這段時間禁止一切的競技台,她的積分也不刷了,也不用來兌換更高等級的機甲,一心一意的教導起了這群小雌性們。

「伊依,你教我們的這個陣術攻擊真的有用嗎?」安安有點疑惑,她們可都是些未經歷太多風雨的小雌性啊,真的要跟那些雄獸們打嗎?

這未上場,小雌性們就有點怯場了,雄獸那樣兇悍的存在要跟他們打架,這委實讓她們有些心虛,伊依當即說道:「陣法攻擊講究機動性,還講究個控制,團體戰沒有什麼初級跟高級的限制,唯有實力積分相等的匹配,這樣一來,只要你們按照我所說的做,首先肯定先打個措手不及,順利擊殺掉對面一人之後,剩餘的挨個清除,如果不能就直接用著我教給你們纏鬥的方式,他想贏都難!不過,我首先得告訴你們,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藏拙,有什麼本領到最後使出來,這才能夠打的個出其不意。」

對於這些毫無底子的小雌性來說,這樣的團體搭配倒是要比單兵作戰更加出色,安安似懂非懂的撓了撓頭,伊依瞅著剛想安慰她兩句的時候,接到了訊息。

「你在哪?面談。」

短短的5個字,讓伊依不禁露出了笑顏,魚兒上鉤了!她就知道,這妍妍但凡聽到她之前留給她的那些言,就肯定不會置之不理。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妍妍她當伊依剛剛進來的時候,目光就落在對方的身上,滿是深深的不信任跟懷疑,卻又難掩著她的激動,好不容易等來的希望,哪怕縱使再渺茫也不由讓她伸出手來想抓住這次契機。

伊依擺了擺手,讓她坐下再說,輕抿著一口她店裡獨有的清茶,她道:「你應該知道我找你的用意,我們的目標是相同的,那麼自然你也能夠在最後的競技台上,重振你家族的聲望。」

「伊依,你憑什麼有自信我一定會按照你說的做?別忘了,我的家族走到今天地步,你也功不可沒。」說到這裡,妍妍的目光緊盯著她面前的女子,不過一段時間未見,她卻已經是身負著神秘種族血脈的雌性,當初她高傲的看著她,如今風水輪流轉的顛倒過來,還真讓她不甘心啊,怎麼就什麼好事都偏偏到她的身上了呢?

伊依風輕雲淡的笑了笑:「如果你真是這樣認為的話,你就不會讓我來了!你其實自己心裡也清楚,這其實根本就怪不到我,不是嗎?一步錯,步步錯,終難回頭,你要怪的也該是溫蒂不是嗎?」

「溫蒂現在下落不明,也是你做的吧。」她步步緊逼的說道,誰都沒料到當初看似無害的伊依竟然會有這般的能力。

伊依輕抿了口茶,卻沒有任何要答話的意思,溫蒂現在是雌性,以前的聲望可都還在,她的身份又牽扯到爹地,這個樣子說出來,無疑是給爹地們招來麻煩,她可沒有這麼口無遮攔,什麼都能夠往外說的。

等到她喝完這口茶,便就直接的轉移了話題:「現在九大星域的比斗在即,容不得耽誤更多的功夫,其餘的小雌性已經在互相配合的練習團隊戰,你如果這倆天不同意的話,過了這段時間,就算你想進來,那也沒可能了,錯過了最佳的黃金時間,你是跟不上整體的步伐的,決定權在你,好好想想吧。」

說著她站起身來,都不打算多談了的模樣,這種狀態不由讓妍妍有點急迫起來,忙道:「等一下,我還有一個問題:你讓我去跟她們打團體賽,那麼她們知道嗎?」

「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幾個前提,我不打算讓她們知道,你如果想要讓周圍人改觀,重新讓她們認識你無疑是最好的方法,哪怕最後知道你是妍妍,建立在改觀后的映像,也不會對你有任何附加標籤!我知道你現在不容易,聽我的,這是條目前對於你來說最好的路了。」伊依如此說道,她可以換個人,但是很顯然妍妍她如果真的被任意的隨她去的話,在目前周圍人都想弄清楚她異能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沒有個好下場,而且最好不要牽連出她的膳食來。

不得不說,能夠崛起的話,妍妍她的未來成就絕對不低,她能夠幫扶一下,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要好,她可不想不管是誰都得斗個你死我活,她又不是鬥雞。

「我……答應!」她終是如此說道,就如同伊依所說,沒有什麼會比現在這條路更好,更光明磊落、名正言順的了。 「不錯!再來。」伊依再次將她們逐一擊敗之後,已經略有些氣力不足了,這麼多天的戰鬥經歷磨合,這些小傢伙的戰鬥力越長越高,跟她纏鬥起來就連她自己也有些吃力,還是託大了,她這一個人跟三個人打起來的話,還真是很難。

見著伊依身體都有吃力了,安安不禁有點擔憂:「要不等會再換下一組吧!我們這兩組車輪戰下來,伊依你再怎麼厲害的話,這消耗起來,身體也是吃不消的啊。」

「暫時不用,你們什麼時候能夠打敗我了,我就放心了!這樣你們才能夠在團體賽上也能遊刃有餘。」說著,伊依活動了下身子,道著:「如果連我也打不敗的話,你們憑什麼說能夠征服這些比你們還要更多經驗的雄獸呢?我教給你們的攻擊劍陣,也要多練練,機甲的靈活度跟熟練程度有著很大的關係,這些劍陣的方式攻擊,能夠極大的剋制敵方,至於你們的異能是要拿來到最後的關頭才大方光彩的,示敵以弱,都知道了嗎?」

現在的伊依儼然已經逐步有了大將的風采,訓練起人來毫不手軟……

「是!!!」小雌性們齊刷刷的立正站直了,伊依滿意的點點頭,渾身包裹著機甲金屬外殼的她猶如戰場上的不敗之神般,手上握著的武器直指對方三人,冷聲說道:「那就開始吧!記住,你們不把我打敗,就別想走出這個地方。」

一次次的反覆摸索跟打擊,鑄造出來的是只不敗的戰隊,伊依十分懂的這個道理,這才要求她們一定要克服了這難關,才肯罷休。

事實證明,她們的確如她所願,直到她眼前一片漆黑,失去了戰鬥能力的時候,訓練空間里的系統判定她輸,這才了結這段長久以來的虐身訓練,伊依從意識中斷的狀況下清醒過來,就看見小雌性們都圍在身邊,見著她好些了,紛紛喊道:「伊依,你好些了嗎?剛才忽然一下沒知覺了般。」

「我沒事!這是很正常的。」伊依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高興的道著:「恭喜你們了,現在你們可是連我都能打敗的隊伍了,明天的戰鬥你們可不許怯場,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都知道了嗎?他們認為我們軟弱無力,難道我們真的就軟弱無力了嗎?我期待你們,刮目相看。」

伊依說完這句話,就有點頭暈乎乎的感覺了,晃了晃腦袋,她發現她的腦袋似乎重若千斤,身體再也支撐不住的感覺了!

猛然間,伊依的虛擬接駁器發出警笛般的刺耳聲音,驚得兩位爹地心中「咯噔」一下,立刻齊齊的沖入了伊依的房門,就看見伊依躺在虛擬接駁器的旁邊,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一層汗水,嘴唇虛弱的近乎於發白的顏色。

「伊依,伊依!」他們連晃了兩下伊依的身子,虛擬接駁器察覺身體有異樣的時候,就已經斷開了連接,但是他們連晃了兩下,伊依居然還沒有任何反應的樣子,這讓他們徹底的慌了…… 華燈初上,伊依也不清楚她到底睡了多久,再醒來的時候她在個陌生的地方,四處都充滿著溫馨的粉色,窗外還有著花海一樣的地方,她瞧了瞧身邊似是累壞了般的倆位爹地,輕笑了笑,然而這笑聲雖沒有多大,卻將爹地們都驚醒了起來,好似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會醒來般。

伊依陡然瞧見,她的倆爹地眼中充滿了紅血絲,望著她的時候卻夾雜著難以抑制的喜悅,她的心臟突然「噗通噗通」的跳得很厲害:「怎……怎麼了?」伊依一瞬間有點不知所措了起來。

「伊依,你懷孕了!你懷孕了,你知道嗎?」喬恩緊緊的抓住了伊依的手,激動的說道。

亞瑟在旁也是有些震楞的樣子,在那目光深邃的望著伊依,還有她的肚子,久久挪不開雙眼!伊依臉頰有點羞澀的緋紅,身上似是散發著母性的光輝般,她撫摸著肚子,想到這裡有個小生命在裡面,就有點沒來由的很開心:「我……懷孕了?有小崽子了?」

她有點還不能夠接受這突如其來的孩子的模樣,有些恍然,有些不知所措的幸福感覺,她的身體里有個正在孕育的生命,這種感覺可真的很難形容……

「伊依,你餓么?你已經睡了有1天1夜,檢查出來說你消耗過度,再這樣下去,遲早身體會被累垮的。」喬恩這般說道,讓伊依忽然從懷孕的事件里清醒過來,她忙道:「團體賽是不是已經開始了?結果如何?不行,我還是得去看看先。」

說著,她就準備從床上下來!忽然間被亞瑟一吼:「你在鬧騰什麼?還嫌自己昏迷的時間不夠長嗎?」

看著亞瑟爹地渾身散發著冷氣的模樣,他的眸子里似乎不含任何感情的樣子,伊依就沒來由的心裡難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打知道自己懷孕后,心裡防線就有點脆弱了起來,平日里亞瑟爹地這個樣子,她頂多就是沒臉沒皮的反調戲他兩下,把這吃的虧再補回來,現在竟覺得有點委屈了起來,她眼裡似乎盛滿了淚水,卻還硬憋著不讓淚水掉落下來的模樣,委屈的頂了回去:「你吼我,我懷了小崽子了你就吼我。」

這話說的,亞瑟頓時就驚了,伊依該不會認為他就是為了小崽子才跟她在一起的吧?他幹嘛要說那樣的話啊,明明知道雌性懷了崽子之後,就會顯得情緒有點異常,他還這個樣子。

瞧見亞瑟爹地的模樣,伊依心裡忍不住的壞笑著,亞瑟爹地這段時間可是欺負的她有夠長的,看她還不趁機回報過來,讓爹地老是欺負她!她低垂著頭,嘴裡碎碎念叨著:「我就知道,有了小崽子,爹地們肯定就不要伊依了,伊依也不想要爹地們了,我要帶娃子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伊依。」亞瑟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聽完這句話的,伊依就知道爹地們肯定受不了,她毫不畏懼的回視著亞瑟爹地,說道:「你還想打我不成?……那你打好了,哼。」

伊依任性起來,還真是叫人有點招架不住的感覺,亞瑟愣了愣,然後有點很不大習慣的用著十分溫和的語氣,變扭的說著哄人的話語:「伊依乖,亞瑟爹地不該對你吼的,不要生氣,不哭了,笑笑?爹地喜歡看你笑的樣子。」 瞧著爹地變扭的樣子,又不大會哄人,還硬逼著自己去哄她的模樣,伊依忍俊不禁的「噗嗤」笑了出來,隨手擺了擺,她道:「哼,你說不生氣就不生氣啊!我要吃蜜汁果,又大又飽滿的那種,最好一咬就能夠嘗到鮮甜的果汁。」

這麼一說,伊依饞嘴的毛病就又出來了,亞瑟眼裡泛起一絲寵溺的意味,隨機斂入眼底,然後他不緊不慢的說道:「好,你還有什麼想要的都可以說出來。」

難得一見的想問他們想要點什麼,伊依的任性在亞瑟看來沒有啥不舒服,相反很是覺得開心,能夠讓伊依任性一兩回,也是挺好的!亞瑟對伊依的心,已經有種無可救藥了的感覺,能夠傳達亞瑟爹地心思的生命契約,在彼此之間牽動著,伊依的臉上忽然呈現出抹不自然的粉紅,她輕咳了兩下,掩飾起自己略顯尷尬的表情,然後道著:「這可是亞瑟爹地你說的哦?說到就要做到,那我要去看小雌性們的比賽如何,不許說不,伊依耗費了很多心血呢。」

「好!」亞瑟無奈的說道:「那需要爹地們陪伴在身邊才行,如果有任何異樣,就立刻下線,知道嗎?」

「好吧……」伊依一臉看在你是我爹地的份上,我就聽你一會話的傲嬌表情,沒過一會兒值班的醫療人員進了屋,查看已經蘇醒了的伊依身體狀況如何,就瞅見伊依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輕哼著說道:「話說,亞瑟爹地你似乎都沒有在別人說過喜歡我什麼的呢……難道喜歡伊依,就這樣讓你難以啟齒啊?」

「……伊依!」亞瑟爹地他緊皺起眉頭,看起來這樣子是有點過分了的感覺。

伊依的小手撓了撓喬恩爹地的手心,委屈的向著喬恩爹地靠了靠,小聲的嘀咕著:「還說什麼不是,明明就是,爹地已經對伊依沒感覺了,就是因為伊依肚子里的小崽子才這樣遷就伊依的,小崽子啊小崽子,不是母親不疼你,實在是生下你之後,這家裡連你母親的位置都沒了。」

喬恩摟著伊依,略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這亞瑟看樣子哪裡能夠斗得過這專往人弱點戳的小傢伙啊!看來這回是要吃癟咯,他絲毫沒有察覺現在的他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還挺願意看到這種場景的。

亞瑟額上青筋隱現,他不得不算是半同意了她的話,道著:「伊依,我們……我們回家再說。」

「爹地,這裡也沒有啥人,就給我診療的大哥哥在而已啊!」正說著,她巧笑嫣然的道著:「大哥哥,你對你家的雌性也是這樣嗎?我家亞瑟爹地啊,從來都不願意在別人說喜歡的這件事呢,你說這樣,是不是正常的啊?」

這樣一句話,瞬間讓他成為了目光焦點,他被伊依跟亞瑟的目光直視著,心中叫苦不迭,心想著這叫什麼事兒啊!你們三人秀恩愛也就算了,讓他回答這樣的話,不是找死嗎?沒瞧見你那亞瑟爹地的目光,已經好似但凡他要是說什麼敵對的話來,就立刻要將他給撕了的節奏嗎?他清了清嗓子,找了個適中的法子:「我……我還沒雌性呢。」

誰料這句話卻讓她的倆位爹地目光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伊依輕笑連連,不是吧?這樣就吃醋了,讓他們敵對起來的方式也太簡單了點吧。

亞瑟終於忍不住的坐在伊依的床邊,親吻了下她的額頭,然後說道:「好了!爹地是喜歡你的,很喜歡,可不要再做出這種事情來氣我了,知道了嗎?」他的語氣隱隱夾雜著威脅,卻讓伊依心裡感覺暖暖的,他家的亞瑟爹地就是這麼的可愛。

伊依連連點著頭,亞瑟那渾身散發的低氣壓這才有所緩解起來,那無辜躺槍的雄獸可算是鬆了口氣,他趕緊宣布了下剛才檢查的結果…… 「現在雌性的指標一切正常,看來上次的昏迷,也不過是太累了的偶發事件,但是這種事情最好不要太常出現,要不然哪怕是沒有問題,也會被整出問題來的!雄獸多照顧下雌性吧,畢竟人家現在是懷了身孕的。」他說這句話有意無意的瞥了亞瑟一眼,讓亞瑟有點很不稱職的感覺,可偏偏他的這句話完全是站在醫護人員的角度上說的,而且說的確實不容辯駁。

他說完這句話,慢的的點點頭,然後道:「那你們先在這裡觀察2天,記得出院前去帶著雌性做下仔細的檢查,看看是雄獸還是雌性,如果是雌性的話記得一定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亞瑟跟喬恩齊齊的點了點頭,生雄獸倒是無所謂,畢竟這周期時間的長短是根據父親種族來的,通常不會出現幾個月的情況,胎兒會多2、3個,但是誕下子嗣的時候會比較簡單,但如果萬一要是生出來的是雌性的話,懷孕時間長達好幾個月不說,母體孕育的時間越長則嬰兒體型越大,準備不充分的話,要是有個萬一,很有可能母女全部出問題的!

說完這句話,對方就走了出去,伊依小手拽了拽爹地的衣服邊角的地方,不從的說道:「喬恩爹地,伊依不喜歡這個地方,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喬恩跟亞瑟對望了眼,確認都同意了,這才點了點頭:「那我們做完檢查,就回去吧。」

伊依的小手拉著爹地們的手一同走入了檢查室,卻察覺爹地們不約而同的身體都有些僵硬了起來,雖然嘴上不說,但是爹地們的心中,也是很期盼著,她會給他們誕下個小崽子的吧?結合著相愛人的血液而誕下的結晶,又有什麼是不願的呢?

「恭喜你們,你們誰是卵生的呢?或者卵胎生的呢?」那位醫生如此問道。

看來已經斷定是卵生種族了,狼可不是卵生的啊!喬恩笑著搖了搖頭,也沒太往心裡去,這次不是下次他可不會放過機會的了,雄獸之間不言的法則就是,在每個雄獸都有後代的基礎上才能夠彼此爭風吃醋,如果哪位都已經有了小崽子,就不可以再跟著後面搶奪雌性的關注了,否則會被群起而攻之的,這樣一來伊依以後也就只能陪著他了,似乎也不錯啊。

伊依安慰的眼神落在喬恩爹地的身上,卻發現喬恩爹地竟然笑了出來,似乎是得了什麼便宜般的感覺,哼哼著就收回了原本心疼他的心思,喬恩爹地又不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壓根不需要她來心疼呢。

亞瑟聽到醫生說的,頓時僵硬住了,卻不大像是開心般的樣子,他有些略顯擔心的沉悶說道:「我,我是卵生的種族。」

再之後醫生說了些什麼,他也就沒有再聽進去了,整個人的狀態倒不像是初為人父的喜悅感,倒像是如臨大敵般,他忽然之間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心思也集中不起來了,瞬間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緊張著的感覺,亞瑟爹地到底是怎麼了?伊依擔憂的看著他,他還是毫無察覺的在那裡靜靜坐著,一路上沉默而無言…… 伊依有了他的小崽子,該是高興才對,卻反而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看著亞瑟爹地絲毫沒有高興的樣子,伊依不禁心裡有些難受,怎麼感覺亞瑟爹地好像很討厭的感覺?一開始知道她懷孕不是好好的嗎?還聽她的話,任由她來調戲他,可現在怎麼知道懷的是他的小崽子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懷孕期間,有點情緒不穩的緣故,她這回是真的有點慌了,荊棘玫瑰這個小雌性的團隊在競技台上大放光彩,徹底刷新了那些雄獸對於雌性認知的這回事,也讓她就連小雌性們在競技台上大放光彩,她的辛苦終於有了回報,也高興不起來了。

幾次恍惚過後,小雌性們也有所察覺伊依的不對勁之處了,就有人跟她說道:「伊依,你要不然這段時間就不要顧著我們了吧,離最後的決賽還差很長時間呢,我們這裡完全就沒有碰到任何可以剋制的敵手,你完全可以放心的!大不了,等到以後那些對手的實力上來了,你再來看,也不遲啊。」

伊依想著也是如此,最主要的是亞瑟爹地那邊的事情實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可以讓她拋下一切的地步,也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一直不敢去認知,她的爹地有可能討厭她的小崽子這回事,還是說偏偏討厭她生出來的他的小崽子?這為什麼啊?

她不解,卻又不敢問他,生怕有什麼真的不好的結果來!在亞瑟爹地的門前,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敲響了爹地的房門。

亞瑟有些驚愕的發現,今天的伊依居然會敲門進來了,往日里哪次不是直接闖進來,不僅不怕會撞到些尷尬的時候,還似乎很希望著,最好能夠撞到這一幕的時候,可真的有時候叫他也哭笑不得!亞瑟發現了伊依的不同之處,不禁問道:「這是……怎麼了?」

「爹地,這幾天你好像不開心的樣子,要不然我們出去玩玩吧,散散心也是好的。」伊依她討好的笑著,牽著爹地的手期盼的望著他。

亞瑟頓了頓,有些遲疑的道著:「你現在有身孕,不宜在外面多走動。」

「哦……」被拒絕了的伊依,有些尷尬的站在原地,卻又不想離開、又猶豫著不知該如何開口的駐足在原地,她深深的呼吸了口氣,正準備說的時候,就聽見亞瑟開口了!他似乎是碰到伊依來找他了,亞瑟也好似終於下定決心般,他冰涼的語氣吐出了殘酷的話語:「伊依,這小崽子,你還是別生了吧!」

伊依強撐起笑容,她有點不知所措的說道:「為……為什麼啊?」

「你不用問了,就按照這麼做吧。」就算是恨他,也該是如此的!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如果真的等伊依將小崽子生下來了,那麼他怕是想後悔,想不要小崽子也要要伊依,也都來不及了。

伊依幾次忍著淚水,想不要那麼悲慘兮兮的在他面前哭出來,可到底還是沒忍住,她紅著眼眶,眼裡泛著淚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亞瑟以為,他說完這句話,身為雌性的伊依根本就不可能受的了這委屈,更別談還給他生下這小崽子了!可伊依的心思,本身就跟尋常雌性不同,她是完全不需要靠著雄獸也能活下去的獨立個體,就算亞瑟他不想要,沒道理伊依就非得要聽他的,以後這小崽子跟他無關,這是她一個人的。

小崽子在她的身體里,她就有絕對的自主權,誰如果敢越過這許可權就別怪她不客氣。

伊依這次無論如何都不再想要原諒她的亞瑟爹地了,回到自己屋子裡,她被氣得渾身都在發抖,可是她現在身懷有孕,情緒根本就不能夠太大的起伏!光腦惱人的在身邊嘀嘀作響,她深深的呼吸了口氣,語氣難掩著微微的不耐煩,她道:「喂?哪位?」

「你好,我是眾神殿的人,你還記得嗎?我們上回談過的。」他諂媚的道著,這回他的態度倒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伊依看了音訊通話的信息顯示,是從競技場那邊自動轉接過來的,這本來是給小雌性們來有事通知她的,卻沒料到被這人來吵她,她揉了揉眉心,用著低沉沙啞的嗓音道著:「你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掛了。」

「有!有!有!當然有,很重要的事,您別急嘛,你看我上回有哪些得罪您的地方,您多包涵,我這張嘴啊就是不會說話,明明是好意嘛,卻非要弄得這麼僵做什麼呢?」他如此說道,明顯就是先貼臉,想給彼此一個階梯,緩和下關係先的意思,如此先有損自己面子來的話語,他根本就是很不願意的,不過這競技場上本來就是如此,他如果不是要獲得他如何教導雌性的方法,哪裡會這樣?等到他把所會的全部教授完畢,還用得著他?這場子,自然不就找回來了嗎?

可伊依十分不解,她為什麼要順著階梯往下走呢?不禁笑了笑:「沒事,你如果要說的就是這些的話!我也聽了,我這邊還有事就不聊了。」

「別別別,我這不是有事要跟你商量嘛,你看你就是年輕氣盛不是?上回是我的錯,在這裡給您陪個不是,不過我們想邀請您的心是真誠的,從來沒有一個人讓我們這樣接二連三的邀請過,您可是第一個啊!而且這待遇,我不建議跟您說說,光月薪就有8位數的,絕對是絕無僅有的,旁的俱樂部根本不可能有我們這一半的好,除了我們的雲飛白可就屬您這待遇是第一位了。」這嘴皮子是越動越快,他都覺得有點動心了,誰料伊依卻冷不丁的回了句:「沒興趣。」

他瞬間傻眼了:「啥?你沒搞錯吧?」

待遇這麼豐厚的邀請,她居然都給拒絕了,她還想怎樣?咋不上天去啊?他不禁也著急了起來,這可是他最後一次機會了,這是勢在必得的,頭一次他搞砸了,當時他們根本不屑他到底來不來,這倒還沒關係,可現在壓根就不同的啊!這要是還拒絕的話,那就是他的問題了。

他不禁有些氣急敗壞:「你到底要怎樣才能答應?雄獸怎麼就這麼點大的氣量,上次說話不客氣了點就記到現在?我可是已經跟你道過歉了。」

伊依也不禁惱了起來:「你也太狂妄自大了些吧?憑什麼認為你們招攬,我就要去的?我本身從一開始就對你們這個俱樂部沒興趣,壓根也沒打算換。」

「好好好!」他連道了三聲好,然後冷聲說道:「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

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對方給掛斷了,他氣急敗壞的狠狠踢倒腳邊的桌椅!然後攥緊了拳頭…… 他也是下了狠心了,這次一定要給伊依點顏色瞧瞧,再這樣下去,這個地方豈不是任他橫行?任憑他日後是龍也好,是蛇也罷,現在都必須給我盤著,他還沒受過這檔子氣!

另一方面,伊依躺在床上靜靜的閉起雙眼,片刻的安寧讓她不由深深的呼吸了口氣,她的眉心在隱隱脹痛,怎麼也都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她想說,難道以前的感情都是假的么?為什麼要這個樣子啊?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亞瑟說完那些話,當他看到伊依那種被深深傷害的表情時,越想越覺得心裡撕裂般的疼痛!生孩子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他也心疼她,也怕她受罪,特別是想到他母親曾經生下他這窩小蛇的時候,那恨不得讓他們去死的噁心狀態,他一直都記得,父親麻木的看著母親在屋裡大吼大叫,怎麼也不願接受這樣又冷又滑的爬行動物,是她生的!

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著身體,看到他上前就忍不住的噁心起來,幾近要被逼瘋的模樣,他永遠都無法忘記小時候他就是這樣過來的,曾經萬人敬仰的青龍、現在畏縮在角落裡猖狂卻難掩招人厭惡的騰蛇。

化蛇成龍,這曾是他必須要達到的願望……

但是伊依居然會有這般巨大的反應,完全徹底的出乎了他的預料,他該是知道伊依對他的心的,再想他剛才說出的那些話,如果萬一伊依要是誤會他,或者想不開了的話……

「伊依,伊依你開下門!伊依,爹地有話跟你說,爹地知道你心裡委屈,伊依是爹地錯了,你別不說話,把門開開……伊依!!」他接連捶了好幾下門,著急的喊著卻怎麼也不見屋內傳出任何的聲音,亞瑟與之伊依僅有一門之隔而已,可是他卻不敢在這時候闖進去了,她肯定是在氣頭上,這樣進去無論如何她都根本別談原諒他了。

他站在門外,望著面前的這扇大門,喃喃的說道:「伊依,是爹地不對!爹地不該這樣說的,你生的小崽子,無論是誰的我都會喜歡,可如果從你自己身體里誕生出來的小崽子,是你完全沒有預料到的那種,你還能夠接受嗎?伊依,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

屋內,伊依靜靜的躺在虛擬接駁器旁,早在亞瑟來到門外之前,就已然進入了虛擬世界里。

她沒聽到亞瑟爹地的話,更不知道亞瑟爹地這樣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只知道一點——等她撒完了氣,就好好找他來聊聊,一次不夠就兩次,她的小崽子是他想不要就不要的嗎?不為這句話付出點代價,她就不叫伊依!

可伊依剛上線的時候,諸多的戰鬥邀請好像迫不及待般的涌過來。

其實現在這個關頭,她現在不抓緊時間把自己積分提升到高級的話,還有十幾天的時間,再想進入機甲競技賽的話,根本來不及。

那群人大概是知道她肯定會撤掉停戰令,就等著這時候呢,伊依一聲輕哼,不由自主的就壞笑了起來,這可是自己送上門來的,不虐白不虐,真當她是吃素的了?

跟她來玩陰的是不是?耽誤功夫是不是?好嘛,看來不給點教訓是太過於放縱那些人了!她執起手中的粒子光劍,也就在此時,幾次來源於心臟處的驟然緊縮感覺,讓她忽然間有點透不過氣來,她心驚膽戰的撫著胸口,不一會兒這感覺就沒了,好像壓根沒有什麼不適般,她不知,這心……為何就這樣的突然間疼了起來? 一整場的爭鬥,伊依絲毫未曾懈怠過,就像是捕食的獵豹,在撕咬著獵物,血淋淋的……

她似乎就像是開了狂暴模式般,幾近失控了起來,那群人還偏偏不明所以然的,就要往刀鋒上湊,這不就是活著覺得夠了!想要來找虐了嗎?

結果沒一會兒,就被削的沒了脾氣,這活誰願意做啊?虧點積分倒沒事,錢給的挺多,反正他們也打不了機甲競技賽,可是這傢伙就是純粹的虐打啊!什麼是虐打?就是你明明沒有還手之力的,對方可以輕鬆取勝,可她就是還偏偏不讓你能夠輕鬆結束,直到她出完了這口氣的時候,才結束這場無休止的虐打,休息會兒再繼續。

這樣的活誰願意來做?那些還沒上場的傢伙,頓時聽著場上接二連三響起來的痛苦哀嚎聲,頭皮都發麻了!這妖孽到底今天是吃了炸藥了,還是怎麼了?

他們可不去觸這個眉頭,錢少賺點沒事,但是要留下個心理陰影啥的,以後看見機甲就哆嗦,那可就不好了!

一通亂揍之後,伊依可算是氣消了不少,望著地上的傢伙,嗤之一笑:「喂,還想不想跟我再玩玩了?」

「不玩了不玩了,趕緊結束吧!我知道錯了,以後我見了你,我就繞道走,這還不成么?」他苦逼萬分的,就差捶地跪哭了,這尼瑪都糟了什麼罪啊,他怎麼就那麼手賤,幹嘛要搶個領先的佔分位置?讓其他人來探探路也好啊,這身先士卒的倒是為後面的人做貢獻了,悲催的簡直不是一點點,人幹事?

教訓乖服了的人,就是好說話!伊依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那你倒是說說,誰讓你們這般做的?可別跟我說,是誰看我跟小雌性在一起,所以不順眼才這麼做的,你覺得我像是會相信這種鬼話的樣子嗎?」

「那……我說了,你就放我走嗎?」他抬起頭來望著對方,如此說道。

「可以!但是如果是假的話,你最好不要讓我再見到你,這丁點大的競技場你知道下場如何?」她毫不掩飾著威脅的語氣,讓他連最後一點兩不得罪,說點謊話騙騙她的心思也瞬間打消了,他無奈的說道:「我說,是……是眾神殿里的人,具體是誰我不知道,光這名號就夠我們做事的了,但是肯定地位不低。」

伊依也是這麼覺得的,地位太低的人這麼做,根本就不會讓眾神殿里的人許可,畢竟這麼大的動作,除非是默許的,否則不可能放任某個地位太低的人胡作非為,這麼說來跟上面的高層也不無關係,伊依想著,大概也就只有那個招攬不到她就心胸狹隘著,想要斬草除根的這個傢伙了吧!

她結果了對方,不由自主的壞笑了出來,不是要讓她斷了連勝嗎?她就偏偏不,不是害怕她會威脅到他們嗎?她還就偏偏如此,如鯁在喉的,讓他們寢食難安。

便瞧著,她再一次的向著現在連勝排行榜上面的人發出了戰鬥邀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