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對象好感度+50,目前好感度90。】

【支線任務[獲得龍的認可]完成,獎勵積分10000。】

一連串的提示音都沒有這個吻帶給秦立的衝擊大,沒想到連龍神也這麼沒節操……簽訂契約居然是這麼乾的。

弗吉爾親完,就飛快的往後退了幾步,臉通紅的說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理解你。」誰能想到契約這麼破廉恥,簡直能和那個治癒術相比了。

秦立手上微微發熱,他伸出手來一看,原本白皙的手心上浮現出一個銀白色的龍形花紋。

「這個就是契約了嗎?」其實看上去還挺不錯的。

「……!!」腰間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好像有什麼利刃撕裂開了他的血肉,秦立忍著劇痛飛快地轉過了身。

原本應該在外面的提奈斯現在卻出現在了魔法陣之中,黑色的斗篷在白色光芒下看上去極為刺眼。

他一隻手中握著染血的小刀,另一隻手輕輕揭開了斗篷的帽子,猶如鴉羽的黑色的長發在背後散開,露出了一張極為精緻漂亮的臉來。

「你是……卡蘭希爾?!」 秦立怎麼也沒有想到,再次見到卡蘭希爾會是在這種狀況下。

早就應該知道那個悶騷王子不對勁了啊摔!!

「卡蘭希爾?」卡蘭希爾挑了挑眉,漂亮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秦立忍住疼痛道:「等等,你不要告訴我你失憶了啊!」

這麼狗血的劇情出現在電視劇里也就算了,在西方玄幻文里實在是不對勁啊!而且他總覺得這個梗他曾經用過……

「什麼失憶。」卡蘭希爾皺眉道:「我記得十分清楚,在試煉之前我從來都沒見過你。」

秦立:「……」被洗腦的好徹底啊!!

「秦立,你沒事吧!」弗吉爾慌忙地把手放在了傷口上檢查起來,「怎麼會……上面居然有黑暗神的氣息。」

秦立這才低頭看了看傷口,沒想到自己傷口流出來的血居然是黑的……∑(っ°Д°;)っ

【警告,黑暗元素正入侵體驗者0001的身體,如不及時處理,體驗者0001將在不久之後變為黑暗神的傀儡。】

「喂!!」秦立沒想到卡蘭希爾自己被洗腦了還不夠,居然還想把他給洗腦,慌忙的拿出聖水就灑在傷口上處理起來。

看到傷口處流出來的鮮血漸漸又變回了正常的紅色,秦立才鬆了一口氣。

「有聖水就太好了。」弗吉爾鬆了一口氣,擋在秦立身前怒視著卡蘭希爾,「提奈斯,你和黑暗神有什麼關係?難道說擁有龍族血脈的你居然投靠了黑暗神?」

「提奈斯……?」卡蘭希爾甩了甩匕首上顏色漸漸變深的鮮血,冷笑道:「他早就死了。什麼龍族血脈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只是聽從黑暗神大人的命令罷了。」

「原來你居然是黑暗神的手下!」弗吉爾咬牙,「你來到這裡到底想要做什麼?!」其實不用卡蘭希爾解釋,弗吉爾也能猜到大概的事情發展,無非就是將如今力量最強的種族龍族掌握在手中,黑暗神就能更快的離開封印了。

而控制秦立也是為了控制住他,簽訂契約之後秦立身上要是發生了什麼變化,他也會受到刺激。

卡蘭希爾沒有回答的意思,他看向一旁正捂著腹部臉色煞白的秦立,淡淡開口道:「很感謝你這些天提供的烤肉。」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陣強烈的刺痛就從腹部傳來,秦立忍不住倒在了地上,彷彿有無數根針在扎著傷口一般,冰冷的氣息漸漸從腹部蔓延開來。

這就是給你烤肉的感謝嗎!!要是能讓他回到過去,秦立一定第一時間把烤肉摔到卡蘭希爾的臉上。

雖然卡蘭希爾也是為了他才被洗腦的……但是也不能把現在做的事情一筆勾銷啊ヽ(≧Д≦)ノ

「秦立!!」弗吉爾驚慌失措的看著地上的秦立,緊張的抬起了他的手心,卻看到上面的龍形紋路漸漸的染上了黑色。

弗吉爾把剩下的聖水一股腦的倒到了秦立的傷口上,卻絲毫用處也沒有。

「這可是黑暗神大人親自鑄造的神器,普通的聖水又怎麼能解開它的詛咒呢?」卡蘭希爾搖了搖頭。

「可惡!」弗吉爾扭頭看向卡蘭希爾,眼裡滿是怒火,幾乎是嘶吼著說出了話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弗吉爾俯□,狠狠在秦立的脖頸上一口咬下,咽下他的一口血液。在做完這一切之後,弗吉爾身體輕輕顫抖起來。

他銀色的短髮飛快的變長,身形也緩緩地發生著變化。等弗吉爾再次站起身來,還隱隱約約可以從他身上剛剛那個少年的影子,但是看上去和之前已經完全不同,完全是個青年的模樣。

而他一雙纖細修長的手完全變成了龍爪的模樣,他猛地朝卡蘭希爾撲了過去,「就算是變成黑暗神的手下,我也要先殺了你!」

「你倒是很有自信啊。」卡蘭希爾面色還是那樣的平靜,只是當他的眼神觸及到秦立脖頸上的傷口的時候稍微有了絲異樣。

秦立幾乎完全昏過去,意識漸漸的沉入了黑暗之中。

這是一個無比寒冷,又十分陰暗的空間。秦立面色慘白的站起身來環顧四周,這是一座黑色的神殿,處處透露著陰森可怖的氣氛。

周圍開著血紅色的花朵,看上去十分嬌艷,卻又讓人感覺心裡發寒。天上滿是烏雲,所以這裡的光線十分昏暗。

大概是黑暗神要對他洗腦了嗎?秦立這麼思考著,走進了神殿之中。

清脆的腳步聲在空曠的神殿之中顯得十分刺耳,即使秦立再放輕腳步,聲音還是在大殿里迴響著。

在神殿中間的祭壇上擺著無數外面開放的血紅色花朵,而上面躺著一個身上沒有任何遮掩的黑髮青年。

簡單來說就是耍流氓沒穿衣服。

他的容貌精緻到讓人忘記了呼吸,血紅色的花朵襯托他本來就白皙的臉看上去更加的蒼白,就好像逝去了多時一樣,但即使如此也沒有讓他的魅力有絲毫減少。


「這傢伙就是黑暗神了吧。」身為一個顏控,秦立簡直不能直視他的臉,果然之前那些分-身都弱爆了,顏加起來都沒有真正的黑暗神英俊。

但是現在讓他看黑暗神的果體是什麼意思!! 逆天風神 -誘他嗎=口=

所謂的洗腦就是色-誘嗎!!秦立覺得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被洗腦成功的卡蘭希爾了……

但是接下來事情讓秦立明白,剛剛是他多想了……渣受救攻記

不知何時從地上鑽出了血紅色的藤蔓,死死的纏繞著他的腳踝,腦海里一陣陣的刺痛,秦立覺得自己的意識都變得模糊起來,就在不久前發生的事情也彷彿過去了幾個世紀一般,他的生命里只剩下了眼前這個人。

手上的龍形紋路突然發熱起來,把秦立的意識給拉了回來。

秦立趕忙扯斷腳上的血紅色藤蔓,但是當他產生這個意圖之後,從旁邊的地上又鑽出無數的血紅色藤蔓要將他包圍起來。

……這下子完了啊!!秦立不想面對殘酷的現實,死死閉上的眼睛。

想象中的觸手PLAY並沒有發生,周圍的溫度漸漸上升,居然讓秦立有種回到了現實的感覺。

睜開了眼睛,黑暗神殿早已消失,眼前是一個花團錦簇的花園,它彷彿是懸浮在空中的,周圍圍繞著大片大片的白雲,這是一個和之前的如同鬼屋的黑暗神殿完全不同的,可以堪稱是旅遊景點的地方。

一個銀髮青年坐在纏繞著鮮花的長廊上,笑著望向秦立,「你終於來了。」

「你是……?」秦立看清銀髮青年的臉之後又受到了不小的驚嚇,他居然和黑暗神長的一模一樣……

「我叫奧格斯格。」銀髮青年輕聲道:「也是你們口中的光明神。」

這如同天籟的聲音讓秦立的心情也冷靜了下來,「我怎麼覺得你和之前不太一樣?性格方面的……」

「那是因為在信徒面前肯定要嚴肅一點啊。」 我的微信連天庭

秦立:「……」好吧,那副冰山的模樣是挺符合大家所想象的神祗的,「不過這裡是哪裡?你找我又有什麼事?」

「這裡是神界,剛剛我直接將你的靈魂召喚到了這裡來。」

「!?這樣真的好嗎!!」靈魂都離體了他還沒死嗎!!

奧格斯格彷彿是看出秦立在想什麼,輕聲笑了出來,「如果放任你待在塔那托斯……黑暗神那裡才危險啊。」

「這句話說的倒是沒錯。」想起剛剛險些被觸手PLAY的情景,秦立還有些頭皮發麻。

「現在我也不能阻止塔那托斯的蘇醒了。」奧格斯格正色道:「現在只有你才能拯救這個世界。」


秦立:「誒誒誒?!」直接就把這麼重大的任務交給他真的好嗎?

「等下我會送你回去,也會解開你身上塔那托斯的詛咒。」奧格斯格道:「到時候你就和那隻銀龍一起去精靈之森吧,生命女神會賜予你強大的武器的。」

「好的。」秦立連忙點了點頭,要是靠他原本那個大魔法師的身份根本就不夠看啊,不是光明屬性的魔法都沒法傷到黑暗神,看來現在就是送金手指的時候了。

「在送你離開之前,我還想給你一件禮物。」奧格斯格微笑道。

「……是什……?!」

奧格斯格俯□,輕輕在他額上印下了一個吻。

【攻略對象光明神·奧格斯格好感度+20,目前好感度60。】

秦立本來還以為光明神也要送他什麼BUG技能,沒想到居然是親額頭∑(っ°Д°;)っ

但是從某些方面來說……被這樣的美人親額頭,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我剛剛賜予了你光明之力,只要你和對方的呼吸交疊,即可發揮出它的力量。」奧格斯格笑著說道。

……呼吸交疊……說的好文藝。

但是不就是強吻對方嗎!!秦立在此刻超級懷疑光明神和系統的關係,為什麼總是有這種破廉恥的技能!!

…………

……

從甜美的夢境中醒來,秦立又要面對劇痛的脖頸和腹部。

胡亂的拿聖水擦在傷口上,這回傷口很快就恢復了,秦立這才有心情看卡蘭希爾和弗吉爾兩人的打鬥怎麼樣了。

兩人看起來是打了不短的時間了,衣服都破破爛爛,身上也有著不少的傷口。

此時弗吉爾朝卡蘭希爾一爪抓了過去,雖然有著精靈屬性加的敏捷度,但是卡蘭希爾還是被抓破了臉頰。

舔了舔臉頰上流下來的鮮血,卡蘭希爾輕笑了起來,「你以為我真的打不過你?」

「你……」弗吉爾話還沒說完,就被憑空出現的長劍刺穿了手臂。

卡蘭希爾收起了之前一直用的匕首,「你以為我只會用一種武器嗎?」

#論毀容對美人武力值的加成度#

秦立真是萬分糾結,不知道該幫誰。最後他想起剛剛獲得的技能,一咬牙就朝廝打的兩人撲了過去。

在這一刻秦立發揮了超乎尋常的水準,居然撲開了卡蘭希爾的長劍,把他壓倒在地上。

「雖然我知道很破廉恥但是原諒我吧!」這麼說著,秦立對著驚愕的卡蘭希爾親了下去。

作者有話要說:事到如今我已經不知道節操去哪裡了……功名路

—————————————

秦立怎麼也沒有想到,再次見到卡蘭希爾會是在這種狀況下。

早就應該知道那個悶騷王子不對勁了啊摔!!

「卡蘭希爾?」卡蘭希爾挑了挑眉,漂亮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秦立忍住疼痛道:「等等,你不要告訴我你失憶了啊!」

這麼狗血的劇情出現在電視劇里也就算了,在西方玄幻文里實在是不對勁啊!而且他總覺得這個梗他曾經用過……

「什麼失憶。」卡蘭希爾皺眉道:「我記得十分清楚,在試煉之前我從來都沒見過你。」

秦立:「……」被洗腦的好徹底啊!!

「秦立,你沒事吧!」弗吉爾慌忙地把手放在了傷口上檢查起來,「怎麼會……上面居然有黑暗神的氣息。」

秦立這才低頭看了看傷口,沒想到自己傷口流出來的血居然是黑的……∑(っ°Д°;)っ

【警告,黑暗元素正入侵體驗者0001的身體,如不及時處理,體驗者0001將在不久之後變為黑暗神的傀儡。】

「喂!!」秦立沒想到卡蘭希爾自己被洗腦了還不夠,居然還想把他給洗腦,慌忙的拿出聖水就灑在傷口上處理起來。

看到傷口處流出來的鮮血漸漸又變回了正常的紅色,秦立才鬆了一口氣。

「有聖水就太好了。」弗吉爾鬆了一口氣,擋在秦立身前怒視著卡蘭希爾,「提奈斯,你和黑暗神有什麼關係?難道說擁有龍族血脈的你居然投靠了黑暗神?」

「提奈斯……?」卡蘭希爾甩了甩匕首上顏色漸漸變深的鮮血,冷笑道:「他早就死了。什麼龍族血脈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只是聽從黑暗神大人的命令罷了。」

「原來你居然是黑暗神的手下!」弗吉爾咬牙,「你來到這裡到底想要做什麼?!」其實不用卡蘭希爾解釋,弗吉爾也能猜到大概的事情發展,無非就是將如今力量最強的種族龍族掌握在手中,黑暗神就能更快的離開封印了。

而控制秦立也是為了控制住他,簽訂契約之後秦立身上要是發生了什麼變化,他也會受到刺激。

卡蘭希爾沒有回答的意思,他看向一旁正捂著腹部臉色煞白的秦立,淡淡開口道:「很感謝你這些天提供的烤肉。」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陣強烈的刺痛就從腹部傳來,秦立忍不住倒在了地上,彷彿有無數根針在扎著傷口一般,冰冷的氣息漸漸從腹部蔓延開來。

這就是給你烤肉的感謝嗎!!要是能讓他回到過去,秦立一定第一時間把烤肉摔到卡蘭希爾的臉上。

雖然卡蘭希爾也是為了他才被洗腦的……但是也不能把現在做的事情一筆勾銷啊ヽ(≧Д≦)ノ

「秦立!!」弗吉爾驚慌失措的看著地上的秦立,緊張的抬起了他的手心,卻看到上面的龍形紋路漸漸的染上了黑色。

弗吉爾把剩下的聖水一股腦的倒到了秦立的傷口上,卻絲毫用處也沒有。

「這可是黑暗神大人親自鑄造的神器,普通的聖水又怎麼能解開它的詛咒呢?」卡蘭希爾搖了搖頭。

「可惡!」弗吉爾扭頭看向卡蘭希爾,眼裡滿是怒火,幾乎是嘶吼著說出了話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弗吉爾俯下身,狠狠在秦立的脖頸上一口咬下,咽下他的一口血液。在做完這一切之後,弗吉爾身體輕輕顫抖起來。

他銀色的短髮飛快的變長,身形也緩緩地發生著變化。 鄉野美人圖 ,完全是個青年的模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