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一切,都令人流連忘返。

在虛擬的世界中,他完全活出了自我、時時刻刻保持專註和投入。

沈昆過去看了一眼,被李平安擋住,他也沒有強求。

每個人都有自己秘密,好奇心不要太過旺盛。

徐炎還在和葉琳打電話,不改舔狗本色。

沈昆皺了一下眉,

看兩人的樣子,似乎真的有可能,

這樣一來,他就左右為難了。

之前不說葉琳的事,那是因為徐炎只是備胎中的一個,單方面發騷,

如果兩人成了,眼睜睜看著他帶帽子,也於心不忍。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天,沈昆起了一個大早,今天要忙一天。

租場地、招人、註冊公司……

把公司搞起來。

創業維艱。

身邊沒助理,所有的事要親力親為。

聯繫了一家中介委託註冊公司事宜。

花錢買時間,

雖然自己也能跑下來,但這種沒技術含量的活,純粹浪費時間。

中介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高歌,長得有點猥瑣,但是很討喜,幾句話就打消了沈昆的介意。

「兄弟,公司名稱叫啥?」客氣幾句后,高歌開口問道,

沈昆想了想,「致命武力。」

聽著這中二氣息滿滿的名字,高歌面不改色,「好的,為了避免重名,審核不通過,你再準備幾個。」

沈昆又說了幾個。

高歌:「準備做哪行?」

「遊戲開發」,沈昆回道。

既然抽中《虛擬伴侶》,那冥冥之中有天意,事業就先從遊戲開始。

高歌:「你看看經營範圍。」

沈昆早有準備:「網路遊戲研發;網路技術服務;軟體開發;從事貨物及技術進出口業務;利用互聯網經營遊戲產品……」

高歌記下來,「註冊資本多少?」

沈昆:「一百萬。」

高歌勸道:「兄弟,現在是認繳,你弄的低了,別人也看不起。」

自從14年《公司法》改革后,註冊資本由實繳改為認繳,

大眾創新,萬眾創業嘛。

沈昆皺了下眉頭:「那就一個億。」

高歌咳嗽一下:「一千萬就好。」

兩人談妥后,沈昆去找辦公場所,

路過金沙江路時,突然想到Liya就在附近上班,乾脆諮詢她一下。

打了個電話,問清地址,

剛走進大廳,一眼就看到了liya,正在給一對年輕人講解,

沈昆也沒去打擾她,隨便逛了起來。

「先生,你好」,一個服務員笑著走了過來,

「介紹一下」,沈昆微微點頭,看了一眼對方的胸牌,Mina。

Mina注意到沈昆的視線,挺了挺胸,笑問:「先生你運氣真好,我們正好有部分之前鎖定的優質住宅樓盤剛剛開放……」

這是開發商慣用的伎倆,為避免後期無好樓盤銷售致使銷售疲軟,開發商會將一部分優質樓盤作為自留地,在合適的時間開放。

沈昆閑來無事,聽著她在侃侃而談。

看著看著,發現其中有一戶樓盤,無論樓層還是戶型,都是無可挑剔的上品。

沈昆忍不住怦然心動。

可能是早熟的緣故,他很早就知道房子的重要性。

利用閑暇時間,逛了不少樓盤:

原法租界老洋房裡的一室一廳,

徐匯長寧交界處的筒子樓,

新華路版塊的80-90平米的一戶型,

……

不說是半個專家,也絕不是小白,

他看中的這套房子,除了價格太高之外,沒什麼缺點。

沈昆沉吟著,

這對於自己或許是個機會。

Mina看他似乎有興趣,急忙說道,「先生,我們現在搞活動,只要交一萬塊,就能提前預定,將住宅鎖定在自己名下。」

「是嗎?」

Mina:「一萬塊,為你保留兩個月,兩個月後交首付。」

沈昆問:「首付多少。」

Mina正要說話,liya一搖一擺走過來,「Mina,我來吧,這是我朋友。」

Mina愣了一下,有點不高興,沒說什麼,點點頭離開。

。 沈天賜將劇情卡那是非常的准,當所有的人在看到那個段譽被抓的劇情后,發現沒有了後續,那些被吊起胃口來的書迷們,也是一時間怒了。

此刻,在網絡上,大口罵《天龍八部》作者一品先生的人那可是越來越多了。

「我去,要不要這麼狠,這劇情卡的,真的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誰能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好的一本書這個叫一品先生的作者為什麼就不一口氣將書給全部出完呢?為什麼他還要一冊一冊的出,這不是成心的來吊人的胃口嗎?!」

「就是啊,這個一品先生可真是夠可惡的,在線跪求後續的劇情啊,那個段譽在最後到底怎麼樣啦啊?還有那個叫鳩摩智的傢伙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

「哎呀,我說,樓上的兄弟你就放心吧,段譽可是主角呢,主角怎麼會死呢?是吧?」

「話雖說的不錯,可是我現在就是非常的擔心啊……跪求劇透啊!」

「……」

自然了,這根本就沒有人會劇透的,因為除了作者一品先生外,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後續的劇情。

因此,眾多的書迷們都是不約而同的來到了閱行出版社主編許文殊的微博,此刻許文殊的微博下方,猶如菜市場似的,那是相當的熱鬧。

「您好啊,請問您是《天龍八部》的作者那一品先生嗎?跪求劇透啊,跪求趕緊發佈《天龍八部》的第二冊!」

「樓上的兄弟說的對!求作者快點發佈啊!我這裏都等不及了!」

「NND!真是狗日滴啊,我這個人是最討厭被吊胃口了,你到底發不發?如果不發的話那就永遠不要在發了,老子這裏還不看了!」

「我說樓上的你是不是喝多了!?趕緊滾蛋,你不看不代表我們不看!」

「我去,這麼熱鬧啊!?難道這《天龍八部》真的有這麼好看?現在整的我也想立馬去買了。」

「我說樓上的兄弟啊,你如果想買的話,那就趕緊買吧,我在這裏,保證你是不會後悔的!」

「……」

另外,網絡上還有微博上,已經有着一大堆關於《天龍八部》的話題都猶如雨後春筍似的冒出來了,尤其是那相關的後續劇情的人幾乎是佔了一大堆。

此刻,閱行出版社中……

主編許文殊正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此刻的他可是看上去頗為的緊張。

就在這個時候,他辦公室里的門兒被推開了,然後一個中年男人就大步的走了進來:「主編,主編,出來了,今天的數據出來了。」

許文殊主編在聽到后也是立馬抬起頭,看着進來的人:「多,多少!?」語氣甚是有些緊張。

那進來的中年人立馬開口:「大約就六千本!」

主編許文殊聽到后,也是禁不住的鬆了口氣,六千本兒,這個數目真的是可以了,拋開別的題材的小說不談,就與同類型的寫武俠小說的作者也是不足的,不過,前提這個一品先生還是一個新作者,所以說,這個六千本已經是完全的比新人的成績好的太多了,還有就是,許文殊也是明白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

……

沈天賜戴着眼鏡和口罩走在大街上準備出去買點兒日用品,卻是無意中看到不遠處的一家書店已經站滿了人,在看到這個情況后,沈天賜也是一臉的疑惑:「咦,那裏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人?」

而且,沈天賜還看到那些人的臉上都有幾分焦急,於是沈天賜就走了過去,對着一位大爺開口了:「我說大爺,您這是怎麼啦?您這一大把年紀為什麼還要在這裏排隊啊?」

那位大爺開口:「哎呀!我說你這個後生孩子啊,我們在這裏都是在等著買那《天龍八部》的書呢!你如果要買的話就趕緊去後邊排隊去吧,如果不買的話,你就別在這裏擋着我們排隊啦!」

聽到這位老人的話后,沈天賜也是愣了好半天,這是買《天龍八部》?隨後,沈天賜一想,可不是嗎?!自己所寫的那個小說好像在昨天的時候就發佈了,沒想到他這個作者竟然將這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想到這裏,沈天賜也就再次開口問道:「《天龍八部》!?我說大爺,那書能看嗎?不是都說在金龍先生之後就在也沒有武俠了嗎?」

讓沈天賜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這句話一說出來,他立馬就感覺道了,這裏其他的人在看着他時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似的。

隨後那個老人就開口了:「我說你的這個後生孩子啊,你如果不懂就不要在這裏亂說了,這本《天龍八部》的書可是遠遠不比金龍先生的要差的,你如果不買的話,那就別在擋着我們了!」

「就是啊!真的是沒有想到你這麼一個年輕人,竟然連這本《天龍八部》都不知道!沒想到,你們年輕人的消息還沒有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人還靈通呢!」

「誰說不是,如今的年輕人啊,就知道追星,哪裏還會關注這些武俠小說啊?」

在聽到這些人的話后,其他的人也是開始紛紛數落着沈天賜,而這邊的沈天賜也是被他們給說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沈天賜的內心卻是十分的高興,如今看來,他的這部《天龍八部》已經在朝着好的目標在發展着。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這家書店的老闆卻是一臉苦笑的走了出來,然後開口:「不好意思啊,《天龍八部》的書已經賣完了,明天在來購買吧!」

當這家書店的老闆這句話一說出來,那些排隊的人也是立馬就不幹了。

「什麼?沒有了!?我說,你這老闆是怎麼搞的,你這開書店的難道就不知道多進兩本書?怎麼連最基本的買賣都不會作了?」

「不是吧?老闆,我是來買《天龍八部》的第二本的,難道這第二本也賣沒了?」

「卧槽!你這個老闆怎麼這麼不會辦事兒啊?我這麼一把老骨頭在這裏佔了半天的隊了,你現在竟然說了一句沒有了?不行!如果不賣給我,我就在這裏獃著不走了!」

「……」 氣氛略有點尷尬,但許小虎接著想了想,又問:「按照聯大排名來算,你100,申升88名,是申升更厲害。你對此,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

季柚搖頭,「沒有看法,我覺得她比我厲害。」

許小虎:「……」

許小虎再接再厲:「你有沒有考慮過主動去挑戰申升?」

季柚搖頭:「沒有。」

許小虎問:「為什麼?是怕打不過申升嗎?」

季柚點頭:「我沒有時間。」

許小虎:「……」

許小虎深吸一口氣,道:「那你有想過主動去挑戰其他人嗎?聯大百強榜單上,你有沒有想要挑戰的對象呢?」

季柚搖頭:「沒有。」

許小虎:「……」

頭一次,採訪對象如此慫,根本挖不到任何的料。

這次採訪,要是發出去,估摸著吸引不了什麼眼球,許小虎當即道:「季柚銅須,或許你還不知道聯大百強的排名規則吧,就算你按兵不動,不接受挑戰,也不主動去挑戰別人,一旦有沒上榜的新人挑戰成功,那麼,必定要有一個名次被擠佔掉。

你這個100名,是首當其衝的。」

換言之,想苟?

不可能的。

季柚一愣:「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