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全面的的攻擊。

這次攻擊讓諸多的古老者,變成了一具具覆蓋黏液的無頭屍體。

古老者這邊馬上也做出了反擊。

他們的科技對於修格斯那已經是碾壓的了。

他們動用了科技。

直接在分子層面上,開始解構修格斯。

這種武器很快就將修格斯的打入凡塵。

當然他們也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最終他們還是將暴亂平息了下來。

在終極壓制性的面前。

修格斯和自己的主人們差距那不是一般的巨大。

他們體會到了什麼叫降維打擊。

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

修格斯全體一族,只得再次向著他們原來的主人,俯首稱臣。

他們再次被馴服,並像馬匹一樣溫順。

在全副武裝的主人面前,他們變成了原來的樣子。

對主人的命令開始聽之任之。

然而這只是表面上的平靜,他們心裡其實已經暗藏了反抗的種子。

好景不長。

又過了大概數萬年時間。

古老者在地球上的統治,再次被來自星辰的勁敵撼動。

這次入侵星球的是一種半真菌,半甲殼類的生物。

有些像迷魅真菌和螃蟹的結合體。

也就是喜馬拉雅山脈傳說中提到的雪怪「米戈」。

為了應對雪怪帶來毀滅。

古老者們自降臨以來。

第一次嘗試進入宇宙,以太。

這時候。

儘管他們集結全軍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結果卻發現,自己竟然再也無法離開腳下星球的大氣層了。

無論這個種族曾經掌握過怎樣超越時代的太空技術。

到頭來,都被他們遺忘在了時間長河裡。

甚至連同他們第一代的強悍身體機能都一通退化了。

同樣失傳的,還有從無機制中創造生命的技術。

這也是古老者不得不將修格斯亂黨,留下來的原因。

最終雪怪米戈,將古老者們全部趕出了北方大陸。

趕回了他們最開始棲息的南極冰原之上。

看到這裡,整個古老者文明的興衰史。

就已經沒有更多了。

這讓諾亞不得不朝著石板的另外一邊飄了過去。

在著其中記錄這一些有意思的信息。

在這裡的克蘇魯眷族和米戈種族,以及修格斯,古老者。

他們的身體構成都不是一樣的。

前面三種能夠變形,並且重組自己的肉身,另外還能吞噬其他的生物進行基因改造。

而古老者像是另外一種生物。

前三種的基因,根據之前的古老者分析,很可能是在同一個星系。

他們紛至沓來地球的原因。

讓人詫異。

很可能是因為修格斯這個曾經連同智慧都沒有的奴僕。

召喚他們的,很可能是修格斯。

回到苦惱者的身體構成,他的身體構成雖然堅硬,但是和人類的肉體非常相似。

有時間限制,如果不加以改造,沒有那種不朽的可能。

雖然古老者的壽命極其可怕。但也逃不過生老病死的規律。

這些記錄上並沒有描寫任何一個主神的存在。

這樣的諾亞感覺有些奇怪,

主神是出現在什麼年代了?

古老者在這個文獻上描繪本族城市和科技成就的部分,倒是顯得濃墨重彩。

看了眼前的一切,沒有利於開始體會的考古給人帶來的樂趣。

他們窺視到歷史的一角,揭開數億萬年前的真相。

但是這上面明顯還缺失了很大一部分。

從古老者的歷史往下推。

他們有些是怎樣囚禁這些叫做修格斯的東西,然後人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這些都是在石板上都沒有任何的記錄。

雖然看了石板歷史、

讓諾亞好像親眼見證了一個古老文明的消亡和湮滅。

但是這裡面更重要的東西。

他感覺一樣都沒看到。

他這時候主要諾亞,左右看上去那些微微發光的黑暗裡。

在那些城市中,在那些高檔的建築里,或許還有這樣的石板。

他們應該盡量懸浮在海洋中,等待著被人發現。

在另外一面的一些地方,像是他們已經沒有辦法再詳細的記錄這些歷史了。

上面零零散散的寫著地殼運動自然災害吞沒了他們的疆域和城市。

內憂外患則耗盡了他們最後的命數。

最終隨著冰河世紀的到來,積雪和冰蓋化作古老的文明,最後的墳土。

為這個行將就木的外星帝國,做了蓋棺定論。

只留下了這片深埋海底的秘境與巨大城市。

這上面的石板記載著他們文明,曾經擁有過的璀璨和時光。

在這塊最顯眼的石板上。

諾亞找尋著,有用的痕迹。

或許這裡面曾經還有過某些發達科技也說不定。

之前就聽過,他們國家的那位皇子。

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帶著艦隊出海。

他會不會也發現過在海里遺留的某個城市。

在這海底世界中,真是有太多的秘密了。

之前的深淵怪物,現在的古老者。

還有被囚禁的修格斯。 汪仁同連忙讓人去假山處排查,「去給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密室找出來。」

一群人仔仔細細搜了個遍,還拿來了鋤頭、鐵鍬在假山附近挖掘。終歸還是一無所獲。

汪仁同拽著李萊的衣領,怒氣勃勃地逼問:

「李麻子,快說密室入口在哪裏,趕快把甄頫交出來,說不定你還能得個全屍,留下條血脈。」

本來惶十分恐地李萊在發現那些衙差根本找不到密室時,反而露出來解脫的神色。

「哈哈哈哈,絕後?我早有安排,你就是屠盡我李家滿門,我也絕不了后,早晚有人給我報仇。你們慢慢找吧,就是找一輩子也別想找到,我等著看你姓汪的是個什麼下場。」

汪仁同被李萊氣得直跳腳,狠狠地給了他幾拳。

「繼續找,誰找到密室,賞銀千兩,官升兩級。」

重賞之下,一群人打了雞血一樣再次敲敲打打四處挖掘。

一個年輕衙差向汪仁同獻計道:「大人,咱們找不到入口,就把湖底那面牆砸開,不就找到密室了。」

汪仁同還沒來得及誇他,旁邊就有一個年老的衙差,搶先一步狠狠給了年輕的後腦一巴掌。

年輕衙差捂著腦袋委屈叫道:「叔,你打我幹嘛?」

年老衙差罵道:

「就你聰明,整天想這些歪門邪道。我看你就是頭豬,要是真從湖底把石壁砸開,不光密室裏面的人和東西都會被水沖毀,就連砸開石壁的人,一個也活不下來。」

年輕的反駁道:「從水裏不行,那就把假山移開,把下面挖開,總能找到密室。」

老的又是一巴掌,「說你是豬你還不樂意,萬一假山裏有機關,推倒了假山密室也就毀了。」

汪仁同一聽,貌似還真是這樣。剛升起來的喜悅就被兜頭一盆冷水澆滅了。

除了讓人嚴刑拷問李萊毫無辦法。

汪仁同一籌莫展之際,之前發現暗格的那個多動症衙差出來道:「大人,我想嘗試一下,讓人到水下敲那塊石壁,我在假山裏面聽,或許也希望找到密室入口。」

汪仁同一聽,瞬間激動起來,也不顧對方的遲疑,直接就同意了。

「好,就按你說的辦,你們幾個都配合他,馬上去。你叫什麼,辦好了事,以後我重重有賞。」

「回大人的話,小的叫周桂。」

於是一人下到胡湖底不停地敲擊石壁,周桂在假山處閉上眼睛凝神細聽。

不時換一個人下湖底敲石壁,輪番往替,聽了許久周桂也沒能找出入口。

「大人,假山裏有流水,干擾太大,能不能先遣人去將水源斷掉。」

汪仁同又下令讓人去將李家園子的水源堵住。

這回周桂再聽,很快就發現了異常。

「大人,找到了。」

假山裏面有一處流水,類似一個小小的瀑布,像是一個掰正了的Z。從上面接了水流,從下面流進湖裏。

而聲音就是從上面那塊平面,左側的山壁里傳出來的。

差役們連忙找了梯子,爬到假山上面摸索。

咔的一聲,然後假山的石壁發出摩擦的聲音,開了。

「周桂,幹得好,給你記首功。」

汪仁同高興地誇獎著周桂。

而林如海則是盯着周桂一言不發。他推測周桂應該是陳潁的人,猜測周桂可能早就知道密室的存在以及入口位置。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