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轟出,如今臨近天巔的他,力量強大的出人預料,大手一探,枯骨般的凶魔弒爪鋒利如刀,五道黑色刃芒撕開雲層,沖著那標靶就轟下。

轟!

那龍鎖頓時晃動一下,鎖鏈連接的位置咔嚓一聲,出現一道細微的裂痕。

「不行,力量不夠!」邪魔喝道。

秦石面色鐵青,旋即他突然閃退百米,兩隻魔爪在雲層中舞動一番,兩個黑色氣旋展露,其中充滿狂野的吸力,連靈力都能腐蝕。

「大漠荒蕪決!」

三千枚荒蕪紋絡如烙印般浮出。

「神字訣·逆轉!」秦石收回一手,並在眉心用力低喝,體內的靈力靈魂力瞬間顛倒,如今他恐怖的靈力下,顛倒百分之十五的靈力,靈魂修為直接如泛濫的江洪般提升,剛突破五咒,頓時六咒,七咒,八咒。

近八咒的靈魂之力讓秦石神識異常清澈,視野里的一切,都極為清晰,他咬了咬唇,爆喝聲:「大舍利決!」

頓時,三千枚金光舍利在幽火中燃燒,和三千道荒蕪紋絡一上一下,從高空中形成強烈的力量斷層。

斷層剛形成,秦石快速將兩手合併。

「能不能成,就看這一擊了。」他深吸口氣,手中用力一握:「吞天龍吟,三千龍珠!」

轟!

三千枚龍珠如雨點一樣,全力的轟擊在龍鎖上,那龍鎖馬上顫抖起來,最重要的是,每一枚龍珠,全部轟擊在一點上,就是剛才出現裂口的位置。

咔嚓!

終於,那龍鎖斷裂,褚德宇橫眉豎目,怒火中燒的咆哮:「臭小子,你找死!」

都到了這般光景,秦石還會在乎他的威脅?龍鎖斷開,孔賢慧的倩影搖搖欲墜,他一個箭步上前,攔住孔賢慧的柳腰。

吃定小助理:明星你走開! 「賢惠!」看著憔悴的女孩,秦石心疼的輕輕呼喚:「賢惠,你醒醒,不要睡!」

孔賢慧的玉面蒼白,依偎在秦石的懷中輕輕睜開慧眼,小手在他的臉頰上拂過:「你,你來了?」

「我來了,我來救你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你果然沒有背叛我。」孔賢慧聲音很微弱,牽強的笑了笑。

秦石咬緊牙關,自責的道:「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我這就帶你離開這裡。」

「嗯。」

孔賢慧輕輕的點動螓首,緊緊的抱住秦石。

秦石回首朝宇文殤看了一眼,宇文殤也在看著他,那眼神中充滿了祈求,說著唇語。

「帶她,離開!」

看著那份寄託,秦石狠狠的點下頭,這才猛的收斂目光,不再猶豫的抱緊孔賢慧,腳掌一跺,沖著外域的方向化為奔雷飛遁。

看見他的動作,褚德宇怒氣染紅了天穹:「臭小子,你敢!」

砰!

而此時,他剛要追殺秦石,宇文殤突然翻起身,強挺著他那搖搖欲墜的身軀,拼勁最後一口氣的擋住褚德宇:「有我在,你休想過去!」

「宇文殤,你找死!」被突然擋下,褚德宇老臉都漲紅起來,沖著宇文殤連續震出兩掌。

砰!砰!

但在那兩掌下,宇文殤硬是一步都沒有退,他就準備死守這裡,也要讓秦石帶孔賢慧離開。

「該死!」被宇文殤的動作震驚,褚德宇有些氣急敗壞。

「六長老,攔住他!快!」

憤怒下,褚德宇沖著那六名長老爆喝。

前前後後,那六名長老都吃楞了,他們算準了所有的一切,唯獨沒有算到的就是秦石。

不是說,這小子只有五天之境嗎?怎麼突然會這麼強?剛才那靈力和靈魂力融合的力量,就算是他們都要忌憚幾分吧?

六人相覷一眼,深知現在耽誤不得,沖著秦石就追擊上去。

域境還是太強,就算秦石如今的實力堪比天巔,但在六名域境大能的手上,仍是如螻蟻般脆弱。

「小子,停下身,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六名長老從六方躍進,將秦石的去路牢牢封鎖。

秦石心底一沉:「跑不掉了嗎?」

轟!

而轉眼,褚德宇已將宇文殤擊敗,宇文殤如斷線的紙鳶一樣,飄零的墜落進內域的雲霄下。

旋即,褚德宇也趕上來,他渾厚的壓力讓秦石小腿一軟,差一點就從高空中墜落下去。

「臭小子,你倒是成了黑馬。」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褚德宇沖身上前。

「難道還是不行嗎?」被包圍,秦石不甘心的低喝。

「交出孔賢慧來,說不定我還能放你一馬,饒你一命!」褚德宇的聲音如晨鐘般震耳欲聾。

秦石在壓力下,他沒有半點畏懼,或許是早已將生死看淡,很洒脫的沖褚德宇笑了笑:「我說,你怎麼也活了幾百年,這種逗小孩子玩的玩應,你覺得對我會有用嗎?」

褚德宇老眼一寒:「那就別怪我狠心了。」

「六長老,強行動手,都注意一點,別傷到了孔賢慧!」

聲音落地,七股極強之力衝天而起,秦石在其中身軀猛的一沉,光是這壓力就讓他血液翻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萬古神帝 「秦石!」

勿寧擔心的嬌喝。

「小傢伙!」邪魔從心底發出聲音,聲音也不在輕鬆,十分嚴峻。

「邪魔,看來這一次,我要連累你了。」秦石在七人中央,他感覺自己猶如螻蟻,他根本無法和這七人抗衡。

其實,死他倒不怕,只是他不甘心啊,最終他也沒有救下孔賢慧,孔賢慧還是要落到亂域手中了。

他還有好多事沒做,好多的承諾沒有兌現,他要是死了的話,那三個深愛他的女人怎麼辦?他的爹娘,秦家秦宗該怎麼辦?

「好不甘心啊。」

他落寞的搖搖頭,嘴角竟笑了出來。

但那笑容,很蒼白。

「不甘心,就給我活下去,什麼狗屁連累不連累,你不是和我說過嗎?你秦石的命大著呢,命連閻王爺都不要,你不是說過,要做我吞天的兄弟嗎?」

「死了的話,就什麼也做不了了!」

邪魔急切的怒吼,這時候秦石不能放棄,如果心裡的防線被瓦解,那就算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他。

「你記不記得,你和我說過,就算是要死,也要支撐到最後一刻!難道這一次,你連抵抗都不抵抗了嗎?如果是這樣,那我看錯你了!」邪魔失望的搖搖頭。

「最後一刻?」

秦石突然攥緊拳。

他朝那七人望去,釋然輕笑:「是啊,就是死,也要死的壯烈一點,我可是遠古兩大魔尊的兄弟,起碼要讓他們退層皮!」

邪魔欣慰的笑了:「這才像你。」

「那我們,就再瘋狂一次。」秦石喝聲,突然牟足了勁,強挺著那巨山般的壓力,一下子直起身。

感覺到秦石重新燃起的鬥志,褚德宇七人皺了皺眉。

「小子,難道還要抵抗嗎?」

褚德宇枯手虛探,天破間的壓迫感再次上升。

而此次,秦石再也沒有膽怯,他大手輕輕浮起,將孔賢慧托送到趙信四人身旁:「照顧好她。」

言罷,他才正色起來,寒眸開合之間,做好了拚命的準備。

他迅速的朝後閃掠一步,馬上和褚德宇拉開距離。

他清楚,照比其餘六人,褚德宇才是最大的威脅。

而且秦石發現了個問題,那就是七人匯聚一堂,他們挨得太近,竟然都沒有動用領域。

「每一個人的領域,都是一個自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中,自己就是王者,而七人若是同時動手,那樣七個領域相撞,非但起不到加持效果,反而還會波及到彼此。」

「有這種事?」秦石心中大喜,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沒有領域,起碼他還能拼一下,如果陷入到七人的領域裡,那他的力量馬上就會被抽空。

在外人的領域裡,你縱然有天大能力,也不過如同侵略者進入敵人的地盤一樣,那樣馬上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連天地間的精氣都會排擠你。

「小子,從你身上,我能感覺到一股極為凶煞的力量,那力量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不屬於你吧?」褚德宇盯著秦石周身的煞氣,較有興趣的笑道:「這力量,是凶魔的魔力?」

咣啷!

秦石心神顫抖了下,被看出來了?

「凶魔?」聽此聞言,不少聞風而來的內域弟子大驚,趙信幾人也頗有深意的望向秦石。

百年前,亂域魔界大戰,現在還令他們心存餘悸。

「難怪,他會突然變得這麼強。」趙信幾人恍悟。

「這倒挺讓我驚訝,甘願為人類所用的凶魔,在荒靈大陸上可從來沒有出現過。」褚德宇貪婪的哼聲,顯然對邪魔動心。

秦石捏了捏拳:「呵呵,是啊,我們是兄弟,魔尚且知恩圖報,尚且懂得人情冷暖,你們卻只懂得利用自己的弟子,難道在你們眼中,就沒有王法嗎?」

「王法?」褚德宇道袍在冷風中捲動,微微一笑:「有倒是有,只是和你眼中的不太一樣,王法其實就是強者給弱者定下的規則而已,而顯然在我的王法裡面,我是強者,你是弱者,那東西,想改就改,沒什麼約束力。」

「畜生!」秦石破口大罵。

「呵呵,從你進亂域起,你的命運也就註定了,耽誤這麼長時間也算你的本事了,不過你想要逆轉天命,卻沒有那個本事。」褚德宇淡淡一笑,枯手一探,五股黑白相間的力量席捲而過,化為一根巨大的枯指,沖著秦石的眉心按下。

砰!

巨指落下,天地間的交接處好像都出現斷痕,那力量太強,秦石一聲悶響,腰肢再度彎下。

他爆退下兩千米,靠沿途的雷網才將那巨指減弱幾分,但也僅僅是減弱而已,在想要抵抗,卻是無力。

「小傢伙,叫我來吧!」

盡了全力下,邪魔十分心疼,從秦石黑袍下捲起幽幽煞氣,那天巔的力量匯聚成一道百丈高的黑色龍捲風,將白皙的雲霧捲起其中,邪魔本身的麒麟巨獸浮空,腳踏浮雲。

「吼——!」邪魔震耳欲聾的吼聲,九目蟄伏的怒視褚德宇。

「咦,真的是凶魔?」褚德宇老臉上閃過幾分興奮,冰冷道:「那我就更有理由擊殺你了。」

「老雜毛,你想擊殺誰?」

邪魔魔爪一揮,就是五道碎空的利芒,邪魔的力量非常強大,儘管也只是接近天巔的威力,但加上魔軀的存在,連那六名域境小成的長老們都哆嗦一下。

「不知死活!」褚德宇冷笑聲,枯手舉起,五指張開。

轟!

兩股混如驚天的力量在天空炸開,下方的大地直接爆炸。

爆鳴聲形成聲波漣漪,數倍的朝八方擴散,褚德宇趁機翻轉身軀,一道極小的領域在他手掌上形成光球,吞噬掉八方的力量。

「末世鑄魂!」

光球爆射的就穿透空間,形成一隻百丈的巨手,跟五指山一樣,沖著邪魔壓迫下去。

「吼——!」

邪魔被五指山鎮壓,從中痛苦的嚎叫聲。

「邪魔!」秦石急切的喝聲。

但此時,他失去邪魔之力,只剩下不過四天之力,他剛欲上前一步,被那劇烈的餘威駭浪給震翻在地,一口血跡就噴洒出來。

「小傢伙!」邪魔魔眼縮緊,咬了牙牙,魔眼突然泛紅,猛的仰頭:「老雜毛,敢傷本尊的兄弟,我要你死!」

「吞魔大日!」

邪魔身軀弓緊,漆黑的煞氣爆射,馬上融入進東方的金芒里,在兩道光芒交匯中,形成怪異的漩渦,漩渦成金色,竟然生生將旭日吞噬。

「給我破!」

邪魔魔爪推動旭日,他竟然將旭日都挪了位置一樣。

「藉助正陽之力?」褚德宇微微吃驚,清晨旭日乃一日之最,被稱之為正陽,力量極強。

巨日橫掃半壁雲層,雲層馬上出現斷層,內部的光芒,向千萬道劍芒一樣,暴戾刺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