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巨響,聶天的雷霆劍光撞擊在了那仙兵之上,可怕的寂滅氣息席捲而起,掀起了無盡的烈焰巨浪,使得連剎神色鐵青。

「在仙宮內你找我兄弟的麻煩,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如今你又在這裡屁話連篇,那我先送你歸西!」聶天聲音強勢,直接無視連雲堡一切仙境強者。

「大言不慚!」連雲堡有一尊仙境大能冷哼一聲,手中仙兵再度爆發出無盡仙威,朝聶天轟殺而去,可怕的烈焰巨浪剎那間將聶天籠罩了起來。

「破!」

聶天冷哼一聲,焚天魔劍化作一道鋒銳劍光直接從中洞穿而過,鎖定連剎眉心,頓時使得連剎神色鐵青:「長老,救我!」

一瞬間連雲堡各大仙境強者卻慌了神,他們原本以為一尊仙境大能使用仙兵能夠破去聶天攻擊,不曾想,聶天的攻擊竟然直接把其洞穿,斬殺連剎。

劍光太快,想救連剎,已經為時晚矣。

「噗嗤……」

一道血光綻放,劍光直接從連剎的眉心穿過,連剎的瞳孔睜得極大,彷彿到現在都不敢相信,他在諸多仙境大能的保護之下居然還能被聶天誅殺。

他很後悔說出之前的那句話語,終究還是為了那句話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戰天宗的亦如萱見此一幕,她的嬌軀不由得朝後退了幾步,藏在了戰天宗強者的背後,生怕被聶天誅殺。 聶天的強勢徹底惹了連雲堡眾怒,畢竟聶天這一舉,可是實實在在的打了連雲堡眾強者的臉面,而且打的還很響。

想他連雲堡有數十位仙境大能降臨此地,卻被一個天象境螻蟻在他們眼下一劍誅殺了連剎,這豈不是說他連雲堡眾仙都是無能之輩?

此刻,古家長老古聖雲也沒有再繼續朝聶天發動攻擊,因他很清楚,誅殺聶天已經不需要他古家出手了,連雲堡自然不會放過聶天。

其他地方的人群對之今日聶天的強勢也紛紛表示無言,今日,即便是聶天戰死在這裡,他的名字也足以能在雲海域掀起一場狂風巨浪。

古風郡方向,沈依依、上官無涯、劍無痕等人的眼眸一直異彩連連,今日聶天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以凡弒仙,而且在連雲堡眾目睽睽之下,一劍誅殺連剎。

此刻,只見連雲堡幾位強者緩緩騰空而起,俯瞰聶天,陰冷的眸子射出鋒銳的光芒,尤其是連剎的叔叔連豪,更是目露凶光。

繼而,只聽連豪道:「聶天,你想怎麼死,要是你交出登仙殿,或許我還考慮留你全屍!」

聶天的目光淡淡的掃視了連豪一眼,冷傲道:「要是你們現在退去,聶某可以饒你們一命!」

聶天倒是顯得比他們大方了許多,只要退去,聶天便不追究.

「什麼?你再說一遍?」連豪彷彿沒有聽清楚一般,竟然讓他們退去,饒他們一命?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之言不說兩遍,既然你們想為連剎報仇,欲奪登仙殿,就要有死得覺悟!」

聶天聲音赫赫,竟使得周圍之人一陣疑惑,這傢伙憑的是什麼?連雲堡諸強之中,仙境三重都有兩三位,剩下的基本就是仙境二重,就一人是仙境一重,聶天竟然敢說這種狂言?

「放肆!」連豪冷喝一聲,連雲堡諸強無不透露著可怕的殺機,聶天竟敢羞辱他連雲堡,視他連雲堡之人如螻蟻。

「放肆?聶某已經不是放肆第一次了,諸強欲誅殺聶某,聶某早已放肆過了!」聶天冷笑一聲,繼續道:「今日,聶某得到登仙殿,這登仙殿本屬聶某之物,而你們欲奪之,倘若聶某有身份背景的話,你們還敢如此嗎?恐怕是搖尾乞憐了!」

隨即,聶天繼續道:「我能憑著手中神兵弒仙,如今得到登仙殿,通仙力,參悟宮殿中奧秘,一樣能夠滅殺你們,既然你們願意圍剿於我,想清楚後果了嗎?」

聶天此言一出,諸人咽了咽口水,仙王宮殿登仙殿莫非還有其他奧秘不成?

這話使得諸人心中猛然哆嗦了一下,彷彿聶天背後還有可怕的殺招一般,當然,登仙殿越恐怖,諸強者也就越是垂涎三尺。

「別聽他妖言惑眾,殺了他,我們自然能夠窺探出仙宮之奧秘,他為了保命,想必也是虛張聲勢,而且他無身份,無背景,死在這裡,也不會留下什麼後患!」

「你們既然說我虛張聲勢,大可過來殺我,登仙殿就在那裡,殺了聶某,登仙殿就是你們的了!」聶天之言,霸道冷漠,一時間令連雲堡諸強真不敢輕舉妄動。

「連雲堡莫非是被聶天一些虛張聲勢之言嚇到了不成?看來連雲堡也只不過徒有虛名啊,人家可是當著你的面誅殺了連剎,而你們呢都是仙境大能者,卻寧願龜縮!」七仙劍宗之人冷笑一聲,眼中的輕蔑之意極其濃郁。

聞言,連雲堡諸強神色有些難看,接著只見連豪道:「聶天,你以為就你這片面之言就能保下你的一條命嗎?現在本仙就誅殺你!」

「一群蠢貨,七仙劍宗在激將了你們,把你們當槍使,好借你們之手觀察我的實力,枉你們一個二個都活了幾千年!」

聶天諷刺了一聲,繼續道:「既然你們認為聶某隻是虛張聲勢,甘願中他人激將之法,那聶某也只有心狠手辣了!」

「咚!」

話落,只見聶天陡然一步踏出,焚天魔劍赫然綻放出可怕的冷冽之芒,目光掃視著連雲堡諸強,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我倒要看看你之言到底是真是假!」連豪一聲怒吼,朝聶天漫步而出,其他的連雲堡之人站在虛空助陣。

繼而只見連豪手握仙兵,無盡的仙威從身上爆發,璀璨無比,他的眼眸露出一抹冷傲之色,直接朝聶天壓迫而去。

「連豪,不要直接誅殺此子,我要讓他生不如死!」連雲堡其中一位強者冷哼一聲。,

「好,聽你的,我要讓他知道殺我連雲堡天驕,是何等的後果!」連豪回應,話語狂妄,但是目光之中也透露著警惕之意,雖然他認為聶天之前所言只是虛張聲勢,但還是小心為上。

「嘩!」有烈焰槍芒綻放,驟然間使得整片虛空化成了一片火海,連豪的仙兵戰槍所向披靡,透露著仙之光華,燃燒虛空,彷彿到了世界末日。

而且這道烈焰槍芒讓人從中聞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很快諸大勢力紛紛後退,生怕被這烈焰灼傷,尤其是那些天象境之人更是躲在了家族強者的身後。

聶天的目光抬起,凝視著襲來的烈焰槍芒,剎那間只見他手中出現一口古鐘,嗡嗡的鐘聲不絕於耳,雖然這口古鐘沒有封印在他體內的誅魂古鐘那麼厲害,但是也絕不容小覷,顯然乃是一口仙王級的古鐘。

「這誅仙古鐘正是出自登仙殿,今日就拿你之血來祭奠這口古鐘!」聶天聲音傳入虛空,隨即神念微動,溝通古鐘,頓時只見古鐘之上金色符文流動,鐘聲環繞天地。

剎那間,一股無上的力量匯聚於聶天的身上,這些力量皆是來自古鐘之力,使得聶天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可怕,手中的焚天魔劍直接呼嘯而起。

「轟!」

斬滅一切的焚天魔劍與虛空鎮壓而下的烈焰戰槍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烈焰皆被聶天的焚天魔劍剿滅,但是連豪手中的烈焰戰槍卻依舊朝聶天呼嘯而下。

聶天的神色沒有半點波瀾,一道道仙之符文遊走在他的黃金戰袍之上,誅仙古鐘轟鳴不斷,繼續朝聶天體中灌輸力量,聶天的氣勢越變越強。

剎那間焚天魔劍再度碾壓虛空而過,朝那烈焰戰槍呼嘯而起,可怕的仙之力量引動虛空之中的無盡風暴,竟直接把那槍芒誅滅。

見此一幕,連豪不敢有半點分心,因他很清楚現在的聶天已有仙王級神兵在手,變得比之前更加強了。

隨即只見連豪腳步一踏,剎那間,烈焰戰槍之上又有烈焰爆發,凝聚出一座烈焰漩渦,焚燒諸天,再一次從虛空碾壓而過。 「嗡!」誅仙古鐘一聲轟鳴,可怕的音波氣浪圍繞聶天流轉,聶天的氣勢竟然還在攀升,全身金光萬丈,六千佛魔力也跟著瘋狂咆哮。

「殺!」聶天冷喝一聲,焚天魔劍的劍氣呼嘯萬里,引得虛空雷電涌動,朝那可怕的烈焰漩渦斬落而下,一劍出,天地驚。

「噗嗤……」

一聲輕響,聶天的焚天魔劍竟然直接切入了漩渦之中,使得那烈焰漩渦懸浮在虛空,不能落下,繼而,只見聶天右手一轉,魔劍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可怕的劍之氣浪誅滅所有。

「嘭嘭嘭……」

下一秒,只見那烈焰漩渦在聶天的劍威之下直接破裂,化成無盡的火星從虛空灑落而下,宛若流星一般。

見此一幕,連豪的神色變換不定,甚至他從聶天的身上已經聞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而且這股氣息給他感覺,彷彿足以毀滅天地。

看著虛空那無盡的雷神之劍不斷殺來,連豪身影暴退,心中暗暗驚駭,這一道道雷神之劍能斬滅天地,根本不是他能夠抗衡,想徹底誅殺此子,必須要更多的人,撤。

想到這,連豪立即想退,可是聶天哪會讓他如願,隨即,只見聶天眼中閃過一命陰冷的笑容:「這就想走了?」

還不待話音落下,焚天魔劍化作了千米巨劍,懸浮於空,剎那間一座可怕的劍之鐘罩從虛空砸落而下,鐘罩四周雷電彌補,轟隆隆的響聲不絕於耳。

下一秒,焚天魔劍脫手而出,與那鐘罩朝連豪誅殺而去,千米巨劍龐大無比。

「小心!」連雲堡為首之人忍不住脫口一聲,神色大變,他們紛紛踏步而出,但是,他們快,聶天更快,焚天魔劍脫手,殺戮天下。

「嘭……」

魔劍撞擊在連豪的防禦之上,直接把其防禦劈碎,跟著劍之鐘罩從虛空碾壓而過,把連豪誅滅當場,渣都不剩。

「你找死!」連雲堡一強者大怒一聲,剎那間,一隻大手從虛空滑落,將聶天的焚天魔劍扣在手中,連豪被殺,他有種直接誅滅的衝動,神色鐵青。

「你不惜放棄魔劍也要誅殺連豪,現在這魔劍在我手裡,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何依仗!」

「魔劍與我血脈相容,自從我修鍊那天開始,這魔劍已經認我為主,憑你還能留得住魔劍?」聶天冷漠道。

「是嗎?」連雲堡一強者露出一抹輕蔑之色。

「試試看!」聶天冷笑一聲,意念溝通焚天魔劍,只見焚天魔劍爆發出冰冷的劍吟之聲,剎那間,使得虛空魔雲呼嘯,如蒼龍咆哮,瘋狂抖動。

那連雲堡一強者手中開始瀰漫起一股可怕的仙威,死死扣住焚天魔劍,冷笑道:「看來並非如你所言,這魔劍在我手裡,你如何一戰。

「你高興的未免太早了吧!」聶天的目光桀驁無雙,誅仙古鐘震蕩天地,剎那間,虛空之中呈現出一座巨大的古鐘虛影,彷彿能籠罩天地。

「金鐘罩!」聶天冷哼一聲,古鐘虛影開始縮小萬倍,聶天戰在透明的古鐘虛影之內,有萬魔不侵之氣勢。

連雲堡一強者也開始了強勢攻伐,可怕的仙之力量轟在了古鐘之上,使得誅仙古鐘嗡嗡作響,然而金鐘罩不滅。

「好可怕的防禦!」四周各大勢力諸強都忍不住心頭顫抖,仙境二重境強者的攻伐力量竟然對古鐘無效。

「嗡!」古鐘繼續轟鳴。

「嘩!」

剎那間,金光耀眼,讓人不敢直視,只見聶天所站立的那一片天空,徹底衍生出無盡的金色能量,照耀在天穹之上。

「登仙殿動了!」有人看到一直懸浮於空的登仙殿,竟然碾壓蒼穹而來,漂浮在了聶天的頭頂上空,剎那間,可怕的鎮壓之力直接從天穹壓迫而下。

「噗通噗通……」

登仙殿到來的剎那,仙境之下的強者紛紛承受不住登仙殿的威壓,皆都雙膝跪在了地上,這壯觀的一幕,彷彿聶天就是一尊主宰,傲立在那,正在接受百萬之眾朝拜。

「登仙殿居然可以為他所用,這……」各大實力諸強的目光之中皆都露出貪婪之色,這宮殿不僅只是宮殿,而且還是一尊可怕無比的神兵,宮殿的級別,恐怕在仙王級之上。

諸大勢力個強者心潮澎湃,紛紛騰空而起,仙王宮殿竟然是一座神兵,自然都想把之據為己有,可以說,如今宮殿之中的寶物已經是其次,這仙宮才是可遇不可求的絕世神兵。

「你們是不是很想得到這座宮殿,若是想,上來便是!」聶天的目光俯瞰而下,桀驁無雙,宛若就是一尊馳騁天下的王者,不可一世。

「魔劍,就憑你也能控制住?」隨後,聶天的目光又落在了那連雲堡強者的身上,心念一動,焚天魔劍化作了一道流光,下一秒又出現在了聶天的手中,使得那連雲堡強者神色鐵青。

至於各大勢力聽聞聶天剛剛之言,神色也不怎麼好看,他們雖然都覬覦宮殿,可是真的能把宮殿得到手嗎?

就在這一剎那,只見霸刀門有幾位仙境強者的目光露出一抹狠厲之色,開始朝聶天漫步而出,可怕的仙威瘋狂朝聶天碾壓而去,撞擊在金鐘罩之上,使得金鐘罩轟鳴不斷。

「你們找死!」聶天對著霸刀門冷哼一聲,只見金鐘罩之上的金光變得更加強烈,彷彿無論對方攻擊再強,不能撼動金鐘罩半分。

下一秒,聶天的身軀衝天而起,落在了宮殿之上,宮殿那耀眼的金色光華變得更加強烈,開始移動,碾壓虛空。

「轟隆隆!」虛空之中爆響不斷,彷彿宮殿所過之處,能夠粉碎虛空,聶天就是宮殿的主人,掌控宮殿。

霸刀門的強者,刀芒不斷,無盡的千米巨刀從虛空斬落,撞擊在了宮殿之上,然而,宮殿不動如山,聶天藉助宮殿的威力,氣勢無限攀升。

「咚!」

聶天站在宮殿之上,陡然一步邁出,金光直衝天際,下一秒,只見一隻金色大掌在虛空之中凝聚而成,鋪蓋萬里,砸落而下。

霸刀門的攻擊,竟直接被金色大掌碾壓掉來,掌威繼續呼嘯而下,讓人有種無法撼動之感。

「殺!」聶天冷哼一聲,只見大掌呼嘯天地,籠罩所有,虛空之中,天上地下,彷彿都被聶天大掌掩蓋,能夠碾壓一切。

那些霸刀門的強者神色大變,紛紛爆發出了星辰仙像,無窮的仙威怒嘯而出,整片空間皆被星辰仙像覆蓋,發出轟隆聲響,與聶天的金色大手印瘋狂在虛空碰撞,使得虛空之中亂流洶湧。

「嘭嘭嘭……」

金色大手印撞擊在霸刀門諸多的星辰仙像之上,頓時只見聶天大手一握,那些星辰仙像紛紛在手中粉碎,繼而,大手印掃蕩虛空而過,那些霸刀門強者無一倖免,皆都被碾壓掉來。

誅殺了霸刀門諸強之後,聶天收回掌印,依舊傲立在登仙殿之上,三千長發隨風飄揚,無形之中自有一種別樣氣質。

「這宮殿好怕,十萬年前,隕落在仙宮的強者究竟是何方大能,這仙宮的主人生前又是何種恐怖的存在?」諸人感到一陣心驚,霸刀門除了霸刀之外,竟然全部被聶天一掌誅殺,這仙宮輸給聶天的力量又有多強? 半年前,仙王宮殿拔地而起,諸大勢力天驕爭鋒其中,誰曾想到,半年之後,這宮殿會被一個不屬於雲海域的人繼承,而且此人還能已宮殿之威藐視他這些各大勢力諸強?

如今,站在這裡的所有人,幾乎對聶天都露出一抹嫉妒之意,如此強大的一座仙宮,竟然被外人所得,直接掌控,威脅他們的性命。

甚至此人狂言,他們這些仙境大能,沒有被他聶天放在眼中的資格。

人群之中的莫傾城終於落下了激動的淚水,由此仙宮輔助聶天,她相信聶天一定能夠碾壓四方,當然,諸大勢力自然不敢打莫傾城的主意,且不說楚長風有多強,即便是莫傾城的身份都能令他們顫抖。

目前此子擁有一座仙宮之城,是不是代表著葬仙山這一方土地歸聶天所有,他就是當之無愧的城主?那麼葬仙城的城主,他的顏面該往哪放,自己統轄之地,卻被分割,說出去豈不是可笑。

「你們看,葬仙城城主來了,他可是仙境九重存在,自然不會讓葬仙城分割兩地!」有人的目光望向遠處虛空,只見那片虛空之中有一朵祥雲,祥雲之上站立著一位中年,負手而立,目光之中透露著一抹上位者的氣息。

片刻之後,葬仙城城主萬青雲,來到了這片空間,只見他目視聶天,平靜道:「你這仙宮本從葬仙山出土,而我又是一城之主,你理應把他交出來給我!」

萬青山的聲音雖然平靜,但卻給人一種不容抗拒之氣勢。

「可笑之極,誰都知道仙宮開啟之時,官方明言公布,凡是那個大勢力天驕繼承仙宮,只要是雲海域統轄範疇,官方皆不追究,而你是一城之主,說起來也算是官方人物,你說此言未免讓人感覺可笑!」聶天的聲音很是淡漠,給人感覺,目空一切。

「你是屬於大勢力天驕嗎?說白了,你只是古風郡之人,你得到的仙宮本應交給古風郡都,而你非旦沒有交出,反而還誅殺了古風郡郡主金千煞,官方豈能容你?」萬青雲目光平靜,侃侃而言。

「我從頭到尾都沒答應過金千煞,要把仙宮交出,而他貪婪之心太過旺盛,一心想誅殺聶某,奪得宮殿,聶某豈能如他所願?」聶天的聲音同樣平靜,不含一絲怒氣。

接著繼續道:「倘若聶某出自古家,或者是其他家族,你也不敢在此耀武揚威,你之所以這樣,無非就是認為聶某沒有背景,但是,我保證,只要聶某死在此處,葬仙城必然化成一片廢墟,不僅是葬仙城,整個東勝仙國都要化成一片廢墟!」

「大言不慚!」萬青山冷喝一聲,在他眼裡,聶天之言簡直就是可笑至極,東勝仙國有仙帝坐鎮,乃是無上存在,試問普天之下有誰能夠撼動?即便聶天身後有未知的大勢力支撐,難道還能大過仙帝?

「井底之蛙!」聶天不屑的瞟了萬青山一眼,聶天之言是吹牛嗎?顯然不是,且不說他身後站著他的義父戰無雙,就憑這裡的楚長風,只要他一跺腳,都能讓整個仙域顫上一顫,倘若聶天今日真的死在了這裡,戰無雙會不出面嗎?

此刻,虛空之中,諸大勢力強者相互對視,如今他們不僅想誅殺聶天,而且還要得到登仙殿,反正官方有明言,只要他們某個大勢力得到登仙殿,官方就不會插手,既然官方不插手,這萬青山自然也是官方人物,更不便插手。

尤其是古家一脈,聶天連環誅殺了他古家兩大天驕,早已對聶天恨之入骨,無論得不得到仙宮之城,聶天都必須死,當然至於剛剛之言,他們並沒有放在心上,倘若聶天真有背景的話,應該早已降臨在了此地。

「這座仙宮之城,你不交也要交,交也要交,你沒有任何話語權!」萬青山冷哼出聲,接著目光又掃了一眼諸大勢力,繼續道:「只要哪一門勢力奪得仙宮,萬某絕不插手,此子犯上作亂,誅殺官方之人,理應誅之!」

「既如此,再好不過了!」古家之人開口道:「聶天,你不配擁有這座登仙殿,在你手中,根本爆發不出它原有的力量!」

「諸位,此子太過猖狂,沒有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裡,我們一起聯手誅滅可否,聶天死後,至於登仙殿,還照之前的規矩,各家派出一個強者,誰勝出,登仙殿歸誰!」七仙劍宗有一強者開口道。

「一群不知羞恥的老傢伙,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全部留下吧!」

聶天聲音冰冷,接著目光朝沈潔潔、上官無涯等人看了一眼,他自然不能給別人留下把柄,萬一戰到最後,這些大勢力強者狗急跳牆,把沈潔潔他們當做人質的話,聶天還真不好抉擇。

接著,聶天對著沈潔潔他們開口道:「你們都進入登仙殿!」

話落,聶天直接釋放出吸星大法,把他們幾人全部吸進了登仙殿之中,至於莫傾城,他並不擔心,且不說莫傾城的身份不一般,就算是楚長風守在她身旁,已經是無比安全了。

安頓好了一切之後,聶天的目光開始俯瞰諸大勢力強者,至於,雲家、猿家,因有雲諾冰、猿烈這一層關係,他們家族強者紛紛退出了戰場。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