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悶響剎時爆起,威猛的力量一下子間自兩人拳心中央爆出,聖魂•路西法與真隱同時彈飛,前者退了十來步,後者卻也亦是退了近兩步才停了下來,而在兩人中間,大堂的地板已是爆出了一個大洞。

“你!”真隱看着聖魂•路西法眼中紫金異芒閃過,不由地驚詫地叫了一聲,不過旋又一絲常人無法所見的“詭笑”一閃而過。

“你通過了!”真隱橫刀立馬的一站,平靜,卻語破天驚地道了一句,剎一時地便引起陣陣的議論聲,百年來難得一見的直接聖騎士考階居然這麼的就結束了?

“通過了?!”聖魂•路西法也甚爲不可思議的看着真隱,但看着他嘴角那一絲仁和的微笑,卻是分明地告訴着他這一個事實!

聖騎士!

我這就是聖騎士了?!

聖魂•路西法剎一時暴笑了起來,神啊,我信仰你!MM啊,我來啦!嘎嘎嘎嘎嘎!

擺明是被聖魂•路西法囂張的笑聲弄得極其不爽的一些初、中級騎士們議論聲音越來越大,漸漸地反對的聲音也出來了。

“你們不服?!出來試試,撐的過十秒我就承認你們進階聖騎士。”真隱淡淡地着回過頭來,淡淡地着向着那些反對的騎士們道。七彩的“聖騎士光環”卻是爆漲,直接地凝成鋒銳的光刀一般,刺冽冽的架在了一衆騎士面前!所有的議論剎一時消失……!

囂張!

這纔是真正的囂張!

聖魂•路西法絕對崇拜地看着真隱,兩眼陣陣發光

未來啊

這是我的未來啊! 九 “魔鬼”啊

在聖魂•路西法茫然的不覺間,可以說是這百年來第一例成功直接考階聖騎士的天大事件便以着一個瘋狂的速度迅速地以着騎士聖殿爲中心蔓延了開去,以着聖騎士優良的傳統,聖魂•路西法雖然還沒“面世”,但整一個的形象已經是被形容的天上少有,人間絕無,簡直便是天上地下,所有青少年朋友的典範,值得大書特書的楷模!也不知聽着這消息的魔鬼朋友們會是啥啥的一個反應就是了!不過再怎麼地講,這年頭的,還是聖騎士好混啊!

“吡爸爸……吡爸爸……”

看着聖魂•路西法被真隱帶着從外面走了進來,可愛的小BB歡快地自那美麗少婦的懷裏跳了出來,飛快地飛到了他的頭上,“吡爸爸”的叫的不亦樂乎。

“你還真的混上了啊?!”凱莉亞上下地打量着聖魂•路西法,雖然是親眼見證那一個時刻的誕生,但依然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什麼叫混,這是實力!實力,懂不懂!”聖魂•路西法不爽地瞅了凱莉亞一眼。

“切!”凱莉亞做了個鬼臉。在那邊的,幽蝶嫵媚的臉龐上也明顯地透出了一絲BS。

“好啦,你們倆個就先靜一下吧!”美麗少婦站了出來,笑笑地打斷了面前這兩個有可能“戰事”升級的傢伙。走到聖魂•路西法的面前,卻是一把地把那個可愛小BB自他的頭上拔了下來,似乎甚爲習慣地捏了捏他粉粉嘟嘟小臉蛋兒,一邊地則向着聖魂•路西法問道:“小魂,這小吡咕你是哪裏得到的啊?”

“這傢伙叫小吡咕?”聖魂•路西法好奇地問了一下。

“是啊,都不知你是走了什麼運,居然可以找到這樣的一個小吡咕。”美麗少婦倒是有點羨慕地看了聖魂•路西法一眼。

“走運?”聖魂•路西法有些苦笑了一下,斜眼瞅了幾下那這會兒高興的不亦樂科的小傢伙,心裏狠狠地腹誹了幾下,有了這小傢伙,MM簡直都是將他當瘟神看了。不過這番話怎麼也不敢在美麗少婦面前說出來的,組織了一下文字,將着怎麼怎麼地和幽蝶她們在銀葉城舉辦了一場表演到屠掉那兩條龍,再在龍穴裏找到小吡咕的過程說了出來,憑他的口才,這本便是精彩紛呈的一段自是說的天花亂墜的。

“你是說你很容易就把那兩條龍給殺了?”真隱和美麗少婦對視了一眼,面容間卻隱隱地有點不可思議。

“是啊,切瓜一樣。”聖魂•路西法語音裏不無得意。

“你認爲我的實力如何?”真隱微微地笑了一下。

“師父的實力當然是牛啊!”聖魂•路西法語氣雖然誇張了點,但這馬屁還是拍得真心實意的,他就算是盡展魔族之身的實力,面前着真隱也絕對是必敗無疑。

“十年前我和雲兒合力去屠那黑龍,但最後還是慘淡而歸,就是對上了那條紅龍,我們倆也只能是小勝而已。你說,你能像切瓜一樣切了我?”真隱笑笑地道,雖然說的是失敗,但似也不是非常的在意。

“不是吧?”聖魂•路西法和幽蝶、凱莉亞聽着都不由地有些傻眼了,知道真隱是誰,當然也就知道他口中的雲兒——雲斯麗,也就是那個美麗少婦是誰,她是亞帝斯三世的堂妹,雖然不是聖女,但卻是神聖教庭四大護教長老之一,神聖魔法的修爲縱算是比之聖女也不會遜色多少。

“它們是中了‘逆龍鱗’了啊!”小半會的聖魂•路西法才急急地道。

我與同桌的斗嘴日常 ,道:“黑龍中了‘逆龍鱗’是不假,但紅龍絕不可能也中了‘逆龍鱗’,因爲傾整個聖•亞帝斯帝國也就僅僅一份‘逆龍鱗’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說……有人先對紅龍動了手腳?”聖魂•路西法面容有點不爽和失望地微皺了下,好好的一個屠龍,這會地聽着卻沒點他的事一般,他也就踩了狗屎運,撿了個死狗罷了。


“你們小心點三皇子昊威和大皇子道威吧,他們遠不會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的。”美麗少婦雲斯麗愛憐地看了一下幽蝶,插口道,口中的這兩個侄子,在她的語氣中卻並沒有多大的感情。

三皇子和大皇子?

三皇子倒還認同點,一個職業階已經去到次頂級的人物怎麼也是不簡單的存在,但想及那個“花癡”一般的大皇子道威,聖魂•路西法雞皮疙瘩就不由地陣陣彪起,如果這點也是算的話,那那個大皇子也就真的是非常的不簡單了!不過聽着這麼一說,聖魂•路西法同一時間想起大皇子提及的要他追緋緋和蓮晶的事情,那裏面估計着也不會是那麼的簡單吧?

“幽蝶姐……聖魂大哥……”外面緋緋歡快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同時蓮晶的聲音也傳了過來,這兩個翹家的不良少女沒想到那麼快就搞定了她們的老爸老媽子了。

“真隱大哥,雲姐。”在真隱和雲斯麗面前這兩個份屬於“***”的不良少女還是規規矩矩的,不過“哥”?看着那明顯是中年人樣子的真隱,聖魂•路西法心裏有點“嘿嘿”地偷笑了一下,看來這個師父也還是蠻悶騷的嘛。

“你們怎麼那麼快來了?”幽蝶有點訝異地問道。

“不快行麼?!”緋緋的聲音裏聽得出聽他老爸子的不滿,“我們快去報名,再遲點的話就不能報名了!”緋緋轉過來焦急地接着道。

“那麼快?”聖魂•路西法也不由地有點急了,“鬥舞大會”可是他擺酷泡MM的最佳會所啊!

“你們先去吧。不過小壞蛋你可別想着再跑了啊!否則你們可就別想再找我來幫忙了!”雲斯麗看着幽蝶望過來的可憐兮兮的眼神,有些忍不住地笑了一笑。聽着雲斯麗的語氣神態,幽蝶和凱莉亞似乎已經以通過不知什麼方法向她說明了她們兩個之間“靈魂互置”的事情,不過牽涉着那麼大的事情居然那麼快就可以搞定?!

“耶!”幽蝶在雲斯麗面前也沒向來的矜持,十足性感小寶寶一個,一聽哪還管其它,拉着衆女就走,她這一走,聖魂•路西法也暫時地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走了再說,反正看幽蝶這傢伙與那靚靚師母的感情還是很好的,叫她幫着說下就得了。

“吡爸爸……吡爸爸……”可愛的小BB看着聖魂•路西法離開,也立時地飛了過去,看他的翅膀小小的,飛起來卻是快到離譜,一下半下地就已是窩在了聖魂•路西法的頭上。

“哈哈哈哈……!”看着聖魂•路西法幾人已經遠去,一直襬着個正經嚴肅樣的真隱突然地暴笑了起來,笑得雲斯麗都很有點莫名其妙的。

“怎麼啦?有什麼那麼好笑地,快點告訴我!”雲斯麗不爽真隱一個人笑成那樣,走過去捏了他一下,嗔道。

“你知不知道聖魂那小子是什麼身份?”真隱面對着老婆大人可不敢太過放肆,嘿嘿地奸笑了一下,問道。

“什麼什麼身份?他的來頭很大的嗎?”雲斯麗給這麼的一問倒是真的非常好奇了。

“嘿嘿,豈止是來頭大啊!” 戰神不滅 :“那小子我沒看錯的話,他應該是魔族下一任‘魔王’撒旦的繼承人!”

“他……!!”雲斯麗剎一時地震住了,旋地又發出了陣陣強忍難住的嬌笑:“……他……他居然跑來做聖……騎士?!哦……神啊!”

好半響地,當兩個笑地肚子都有點痛的傢伙才微微地回過神來,雲斯麗美目瞟了真隱一眼,忍着笑道:“你知道他是路西法家族的,你還收他爲徒弟?”

真隱“嘿嘿”地乾笑了一下,無限憧憬般地道:“這個世界你還不清楚?現在難得他送上門來,把一個魔鬼**成聖騎士,我會很有成就感di……”聲音其實很奸,真的是很奸!

“哎湫……”已經跑了頗遠的聖魂•路西法狠狠地打了個噴嚏,心裏也不知得衝着誰好好地腹誹一下。

這一會的,聖魂•路西法和幽蝶五女跑得都是飛快,都可說是“***”一族的傢伙哪裏會理得什麼交通規則啊,帶着一隻怎麼看都是可以嚇壞小孩子的白虎小白,整一個的就是掠起一路的雞飛狗跳,迅速地向着“鬥舞大會”的報名點衝去。

幾個人還沒到,遠遠的已是可以看到一大羣的傢伙呆在那裏了,千奇百怪的鎧甲、服飾或是珠寶什麼的映着陽光燦出了陣陣刺眼的光芒。緋緋和蓮晶剎一時地停了下來,有些尷尬地看了看聖魂•路西法三人。

“狂蜂?”

“浪蝶?”

“該死!”

聖魂•路西法和幽蝶算是很有默契地擡眼瞅了瞅那裏,分別問了一句,剩下最後一句則是凱莉亞的總結髮言。

“嗯。他們好討厭的,整天煩着我們。”蓮晶不好意思地應了一下。

“幽蝶姐,要不我先過去爆了他們!”明顯已經發彪起來的緋緋不爽地看了看那邊,好狠地道。

“不用不用!”聖魂•路西法眼裏咕嚕咕嚕地轉了一下,趕不忙地跳出來道。不過聽着那緋緋的一句也實在是很嚇了一跳,“爆了他們”,好狠!確實好狠!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凱莉亞一雙美目輕瞟了下一旁的小白一眼,嘿嘿地“奸笑”着道。

“你說的嘛,打雜的我們現在也確實還是少了點,現在難得還有自願的。”聖魂•路西法無辜地聳了聳肩:“再說了,我這也是幫緋緋她們一勞永逸地解決這些臭蟲嘛!”

“真神保佑!”一旁幽蝶聽着不由地撇了撇嘴。

“過來過來……”聖魂•路西法也沒理得幽蝶,將着她們幾個叫到身前三步,“這個……那個……”的低語了幾句,而就在小白同志都聽得猛搖頭,直爲那邊那些未來的“哥兒們”祈禱的時候,緋緋和凱莉亞幾女總算是“嘻嘻”地嬌笑着站了開來,而在這一刻,那時在銀葉城爲“SKY”歌劇團第一次演出而製作出的那面大旗也剎一時地自着聖魂•路西法的空間戒中冒了出來,上面碩大的“‘SKY’歌舞團”幾個大字迎風招展,醒目無比!

“SKY!”

聖魂•路西法騎在大白虎小白身上,每隔幾步便大聲的喝了一句。而幽蝶四女也緊跟在聖魂•路西法的背後,一字排開地分列在了幽蝶的兩邊,昂首挺胸的,倒也有種別樣氣勢,引得一衆行人陣陣側目。

“啊!你這臭小子是誰!你怎麼能走在我的緋緋的前面!我要跟你決鬥!!”聖魂•路西法幾人剛一走近,看得出是超級“花癡”的某某同志已經是激動地衝了出來。

“砰!”

一記“怒焰彈”在這某某同志衝過來的剎那已是直接地把他送到了“天際之間”,緋緋身上怒焰彪起,兩眼冷冷掃過,全場花癡們立時石化禁言。

“火焰暴力女”——緋緋強勢登場!

聖魂•路西法很有點小生怕怕地看了看緋緋,印象中她一直是個沒什麼大腦的可愛美少女而已,沒想到發起彪來的話居然那麼的恐怖,對於大皇子提出的那一個已經是昇華到“事業”這一個高度的追緋緋、蓮晶兩女的事件,首次對那一個可能性產生了一絲的懷疑。

小半會的,總算是回過神來的聖魂•路西法才正式地打量着面前的這些花癡同志們,估莫着是有三四十人左右,看着他們的衣着服飾都不是一般的貨色,不過那個品味嘛就實在是有待考量了。

“站直了!給我好好地聽着!”緋緋似乎心情實在是不爽,冷冷地嬌斥了一聲,兩道火牆一前一後剎一時在那羣花癡旁邊燃了起來,巨烈的火焰,逼迫着他們只能是昂首挺胸,儘可能吊起腳尖地直挺挺地站着,否則那烈焰分分鐘就是熔了他們都有份!

凱莉亞就在這時風華絕代地走了出來,帶着一絲確實是動人無比的微笑地向着一衆花癡道:“首先介紹一下,我叫凱莉亞,是‘SKY’歌舞團的團長,雖然是新成立的一個歌舞團,但一衆團員卻是各位熟悉而又喜愛無比的……”

凱莉亞停了一下,見衆花癡已經情不自禁地向着緋緋幾女望過去了,才接着道:“沒錯了,就是各位熟悉而又喜愛無比的‘舞的女神’——蓮晶、‘可愛精靈’——緋緋,還有我們的‘性感小貓貓’幽蝶!”凱莉亞一個一個的介紹着,緋緋、蓮晶也很合作地應聲擺出了一個優美的POSS逼得心不甘情不願的幽蝶也只能是擺了一下,三個大美女,引得衆花癡自是一陣神魂顛倒。

“好,現在爲大家隆重介紹我們‘SKY’歌舞團最堅定的守護者,爲保護我們幾個弱女子勞心勞力,不惜拼盡最後的一滴血,我們最尊敬、最崇拜、最愛……”正盡情地煸情着的凱莉亞好歹地還是頓了下,沒把“愛慕”兩字說下去,不然這會的一番暴動可能就起了,在聖魂•路西法也流了把冷汗間,聽着她繼續地煸了下去:“最崇拜的‘SKY’騎士團的團長——聖魂大哥!我們鼓掌、熱烈地鼓掌!”

一旁的小白可是邊聽邊搖頭,你那哪是“弱女子”,實在是魔鬼!魔鬼啊!“勞心勞力”、“不惜拼盡最後的一滴血”!擺明已經是把面前這羣傻子拉進了絕對悲慘的未來中了!

聖魂•路西法這會地可沒空去理小白,瀟灑地揮了下手中的大旗,有意地看了下正帶着“尊敬的”、“崇拜”的目光看向他的緋緋四女,纔回轉過來向着一衆花癡道:“各位朋友好,我叫聖魂,‘SKY’騎士團團長,我的職責和使命就是要守護住緋緋、蓮晶、幽蝶、凱莉亞四位小姐,爲此我不惜流盡我最後一滴的鮮血!”聖魂•路西法說着虔誠無比地單膝向着幽蝶幾女跪了下來,騎士小說聖魂•路西法可不是看假的,這一番話說起來自是深情而又順暢無比,讓一衆花癡們聽着不禁是熱血沸騰,組織啊!總算是找到組織了!

“只是單憑我們現在僅有的幾位團員,對完好地守護好幾位美麗的小姐們卻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爲此,我和幾位小姐經過幾次仔細地商量了,決定徵召一些對幾位小姐有堅定地信念,確定自己可以有着拼盡最後一滴鮮血也要保衛她們的決心的有志之士加入我們‘SKY’騎士……”聖魂•路西法自然地站了起來,一臉凝重地向着一衆花癡們道,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心中熱血已經被完全地激起的花癡們已經“憫不畏死”地衝過了那道火牆,瘋狂地叫囂着要加入“SKY”騎士團……

小白在這會的終是沒眼看地用兩爪把眼睛遮了過去,心裏卻不禁地嘆着:

魔鬼啊!

實在是魔鬼啊!

此一時的聖魂•路西法和幽蝶都不知道,他們這會收的這些純粹爲了打雜的“團員”們,在聖•亞帝斯帝國來講,那可是一股何等龐大的潛在力量!

無意識間,聖魂•路西法和幽蝶已經是徹底地介入了聖•亞帝斯帝國的皇權爭霸之中!

風已起

亂已動 在青龍大陸,騎士團是一個偉大的存在,除去不能騎馬的矮人族和一些不能成國的遊散民族,各國各族間都有着他們各自各有特色的騎士團,像龍族的龍騎士團、魔族的暗黑騎士團、神聖教廷的天使騎士團、精靈族的獨角獸騎士團,獸人族的比格騎士團還有各人類國家如聖•亞帝斯帝國的獅心騎士團、南丁奧修帝國的白薔薇騎士團等等,都具有着非常悠久的歷史,都是各國各族間一個威懾性的武力!青龍大陸騎士萬千,但真正能加入威名顯赫的騎士團的,卻遠遠不足1%,因爲那門檻之高實在不是一般的騎士可以達到的。但在這會的,做爲一個同樣將被記入史冊的著名的騎士團——“SKY”騎士團,他們現在在召收團員的場面卻實在是有點賤價大拍賣的感覺。

“你你你……過來。”聖魂•路西法指揮着面前的這揩花癡們,讓剛開始時那個混亂的場面好歹地也是開始正常下來,讓他們一個一個的進行入團程序。

“什麼?你不是騎士……”

“我對緋緋小姐的心青天可表、日月可鑑,我對緋緋小姐的愛……”

“行了行了,不是騎士也沒問題,入了我們‘SKY’騎士團,很快地你便可以成爲一個合格的騎士……”

“什麼?你是盜賊……”

“我是最正直、最純潔的盜賊,我的愛一切都是爲了蓮晶小姐而存在,我……”

“打住打住,盜賊也是光榮的職業嘛,入了我們‘SKY’騎士團,盜賊也就是騎士……”

……

“老大…你好像是矮人吧……”聖魂•路西法終於有些的頂不住了,面前的這幫花癡們簡直都不能用亂七八糟來形容。

“我是一個有騎士之心的矮人,我的目標是成爲守護在緋緋小姐身旁最偉大的騎士,只要有了我對緋緋小姐的愛,矮人也是騎士!啊,我的愛啊……”

“砰!”

緋緋也終於忍不住了,直接一個巨大的冰球把他凍成了冰雕。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