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牧剛打算掛斷電話,就看到天邊出現了十幾架直升機,隔着老遠就發射了熱武器,被丁牧激發的劍意攔住,在空中爆開,巨大的轟鳴通過電話傳到了Q的耳朵裏,Q急忙問道:“丁牧?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我想,我不用爲難了,因爲我已經被北美區發現了,你還是好好想想,該怎麼應對北美區的反彈吧。”

說完,丁牧掛斷電話,朝着直升機飛過去。

不過十幾秒的時間,十幾架直升機在空中炸開,直升機上的人盡數死難。

隨後丁牧就看到天邊出現十幾個光點,竟然又是上次遇到的那些攻擊力極強的光線,在丁牧看到的時候,光線就已經落下,擊中了丁牧的身體!

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和劇烈的灼燒感從丁牧的皮膚上傳過來,但也僅此而已了,這些光線雖強,卻也沒有達到可以傷害丁牧的程度。

不過丁牧在承受光線攻擊的時候,心裏一動,主動放開防禦,讓光線在身上留下一個個看起來觸目驚心、實際上一點都不嚴重的傷痕,以丁牧如今的肉身強度,只要稍稍運轉靈氣,就能頃刻之間恢復。

做完這些之後,丁牧放棄御劍飛行,抓着陰陽劍從空中跌落,噗通一聲掉進海里。

同一時間,北美區某個祕密基地內的白人震驚地捂住了嘴巴,他根本不想想象他竟然擊敗了丁牧!

這段時間他們已經調查了很多關於丁牧的消息,對於丁牧的實力更是忌憚不已,要不是因爲丁牧,單憑曲風和司穎,怎麼可能逃出他們的手掌心?

一點不誇張地說,丁牧在北美區的危險度評級已經達到了SSS級,屬於極度危險,任何特工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丁牧,可以無條件放棄任務;如果是特工接到了必須與丁牧爲敵的任務,執行任務之前,就會提前發放三倍的死亡撫卹,如果有幸能活着回來,死亡撫卹不收回。

就是這樣一個讓北美區官方所有人都感覺到頭疼的極度危險的人物,竟然被他給打敗了?

內心的狂喜與不敢置信,難以附加! 丁牧落到海里之後先是下沉十幾米,然後又暗中調動靈氣漂了起來,這麼做主要還是方便被北美區發現,把他抓回去。

在遭遇到攻擊的時候,丁牧就在想要如何才能用最簡單的方式救出曲風,想來想去,也只有自己被抓,纔是最好的辦法。

以丁牧如今的地位,一旦落到北美區手裏,必然會引起北美區的震動,不知道多少大人物要過來嘗試拉攏一下丁牧,就算不能成功,也必須要試試。

一點不誇張地說,就算丁牧落敗被俘,能見到他的人,也必須是大人物。

果然,不出十幾分鍾,又有幾架直升機在空中盤旋,隨後就有人從直升機上下來,用繩子把丁牧打撈上去。

整個過程丁牧都閉着眼睛裝暈,不能被對方發現,要不然對方肯定會有所防備,事情就不好辦了。

以丁牧目前對靈氣的掌控程度,裝暈這種小事,還是很簡單的。

值得一提的是丁牧再被打撈上去之後,就有人給丁牧打了一針,根據丁牧的分析,應該是強力的麻醉劑,目的是爲了防止丁牧醒過來,只可惜丁牧早就對這種程度的麻醉劑免疫了,再來一斤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直升機打撈到丁牧之後就直線返回,進入北美區境內之後也沒有停下來,而是在一個祕密基地內降落,隨後就有幾個穿戴了外殖裝甲的特工過來,用特製的繩子把丁牧捆得死死的,不給丁牧任何掙脫的機會,最後才扛着丁牧進入了祕密基地。

這座祕密基地從外面來看只有一片可供直升機降落的空地和一排簡單的木屋,甚至,木屋裏還有一些看起來極爲散漫的武裝人員把手,處處都透露着這裏可能只是某個非法武裝組織的據點,但實際上,在這片空地的下方一百多米深處,還有一座巨大的地下堡壘!

丁牧就被人扛着搭乘電梯進入到了這座地下堡壘內,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有人用注射器給他注射麻醉劑,要不是丁牧故意放開了防禦,特製的注射器也不可能刺破他的皮膚。

就這麼十幾分鍾後,丁牧被關進了一個封閉的房間,房間的四壁都是特製合金做成,房間內沒有任何死角,也沒有任何裝飾,總之就是一目瞭然,不可能做任何小動作,就連陰陽劍都被對方收走了。

丁牧通過靈氣探查了周圍的環境,繼續裝暈,等着審問他的人出現。

大概在半個小時之後,那個監控了丁牧一舉一動的白人推門進來,又將五十公分厚的合金門鎖起來,就連他都無法從裏面打開。

可以這麼說,在他進來審問丁牧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後事。

從兜裏取出一支特製的注射器,在丁牧脖頸上注射了一管藥劑,丁牧能感覺到這個藥劑能夠讓他快速甦醒,卻不會解除他身體上的麻醉,僅僅是讓他醒過來而已,所以在注射這個藥劑之後的兩分鐘,丁牧發出一聲輕哼,隨即睜開了雙眼,看到白人之後,臉色恢復了之前的冷漠,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

白人笑了,直接坐到地上,看着丁牧,“丁牧先生,很高興見到你,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肯特,是這裏的負責人,所有和你有關的事,目前都是我全權處理。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一談。”

“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丁牧做出虛弱的樣子,卻依舊不肯配合。

肯特搖頭,“你要這麼說還真是沒意思了,說實話,我們對你很感興趣,不單單是因爲你很厲害,更多的是我們有很多生物學專家都想把你切片來做研究,要不是我頂住了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你就不是這麼和我說話,而是躺在實驗臺上,被無數人研究了。”

“我知道你這次來是爲了曲風,那你肯定知道曲風的事。三十年前他和我們作對,但是我們不僅沒有傷害他,還非常信任他,讓他組建了菲努斯組織,和我們展開了合作。如果不是你突然到來,讓曲風生出了某些錯覺,他也不會和我們決裂,按照我們的規定,任何背叛過的人,都不值得信任,所以曲風會在三天之內送到那羣瘋子的試驗檯上,畢竟,我也不是萬能的,我也要顧及其他人的感受。”

“我這麼說呢,就是要讓你明白,你還擁有和我們展開合作的機會,我們也會非常信任你,甚至給你足夠的自由。你和S組織的合作形式我們都知道了,我也可以給你承諾,不會有人干涉你的行動,你修煉所需的一切資源,都由我們來提供,如何?”

“不怎麼樣?你也知道我是爲了曲風來到,趕緊告訴我曲風在什麼地方,省得我再費工夫。”丁牧活動一下身體,他已經不想和肯特繼續說下去了。

肯特看到丁牧的身體動了一下,臉色一下就白了,卻又強自鎮定下來,說道:“丁牧,你可想好了,你若是不答應我們的條件,最好的結果就是被軟禁起來,等你沒有利用價值了,肯定會被送到那羣瘋子手裏,難道你還以爲S組織能救你不成?想想三十年前曲風的遭遇,再想想Q在得到曲風被抓的消息之後是怎麼和你說的,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你一個人能改變的。”

丁牧呵呵一笑,直接站起來,“算了,不跟你玩了,你以爲你們真是憑本事把我抓起來的?要不是我懶得費力氣去找你們的基地在什麼地方,就憑你們那兩下子,能傷到我?”

肯特蹭的一下跳起來,急忙和丁牧拉開了距離,奈何這個房間就這麼大點地方,他還能躲到什麼地方去?

剛纔也說了,這個房間的合金大門有五十公分厚,就連肯特都不能從裏面打開,他如今已經是無路可逃了。

丁牧慢悠悠來到肯特面前,“剛纔你說得很好嘛,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你應該很清楚你現在的處境,你是配合一點,說出曲風在什麼地方,還是讓我用點手段呢?” 肯特的臉已經完全變成了白色,他雖然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甚至都處理好了後事,但這不代表他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可以保持從容鎮定。

“丁牧,你,你要想清楚,你敢動我,就是與我們北美區爲敵!我們北美區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你的想象!任何敢於和我們爲敵的人,都要付出代價!就連S組織都知道不能在這個時候招惹我們,你敢對我動手嗎?”

丁牧搖頭,說出了一句讓肯特永遠都無法反駁的話。

“S組織不敢和你們翻臉,是因爲S組織的實力還不夠,但我就不一樣了,當我和你們翻臉的時候,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碾壓!”

說完,丁牧取出了真言蠱讓肯特吞下去,經過審問之後,很快就得到了曲風的下落:曲風已經被送到了北美區東部海岸的一個安保程度極高的祕密基地,如果曲風不接受北美區最新研製出來的植入型芯片,他將會被送到一羣瘋子一樣的生物學研究人員手裏。

這裏提到的植入型芯片,有點類似控制型的蠱蟲,一旦被植入,曲風的生死甚至一舉一動都要受到北美區的控制,徹底淪爲傀儡。

這就是北美區對曲風的懲罰。

除了關於曲風的消息,丁牧還順便從肯特這裏得到了更多的消息,就比如他所在的基地主要負責什麼,如今已經取得了什麼樣的成果,這裏有什麼樣的科技儲備等等。

既然丁牧決定要對北美區出手了,就要像他剛纔說的那樣,實現一面倒的碾壓,用絕對的實力讓北美區不敢再有任何異動!

此時的肯特看向丁牧的時候已經有了心理陰影,早就沒了剛開始時的氣勢,躲在牆腳不敢啃聲。

通過監控看到房間裏這一幕的人也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肯特是這個祕密基地的首領,雖然他在進去見丁牧之前已經安排了他死亡之後要怎麼做,但問題是他現在沒有死,只是被丁牧給控制住了,他指定的人選這個時候要是敢跳出來奪權,難保肯特這次脫困之後要算賬,其他人就更不敢擅自做決定了,結果就是丁牧不慌不忙地從肯特那裏得到了足夠多的消息,然後當着所有人的面,用劍意將厚達五十公分的合金大門切開,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快!快派人進去把肯特救出來!”

足足過了五秒,監控室的人才回過神來。

他們可不傻,如今丁牧脫困,他們這個基地怕是已經保不住了,這麼大的事必然要有人承擔責任,而肯特無疑就是最好的人選。

活着的肯特可以背鍋,死了的肯特反而可能受到表彰,爲了自己的前途着想,他們必須把肯特救出來!

丁牧可不管這個基地裏這些人的想法,按照肯特交代出來的消息,很快就找到了這個祕密基地的絕密倉庫,只有肯特纔有資格進入的那種,倉庫的大門同樣是五十公分厚的合金門,當然還是擋不住丁牧的腳步。

進入這個倉庫之後,丁牧就看到了自己的陰陽劍,隨手一招,陰陽劍便落到手裏。

這段時間丁牧可沒有放下納兵訣的修煉,雖然陰陽劍的品質沒有多少提升,但是和丁牧之間的默契卻是越來越深了,按照這個形勢發展下去,再過上一年的時間,丁牧應該就能將陰陽劍收入體內了。

拿到陰陽劍之後,丁牧開啓了搬家模式,能被肯特放到這個庫房裏的東西,必然都是價值不菲的,雖然很多東西丁牧都看不明白,但丁牧只管搬就是了,回去之後交給Q,讓他處理就完了。

僅僅十幾分鐘的時間,丁牧就把庫房裏的東西都搬空了,之後丁牧又去挨個找了這個基地內的電腦,把所有的硬盤都拆了下來,扔進納空戒裏,就連監控電腦上的硬盤都沒有放過。

在這期間,肯特也組織過幾次反抗,但是面對丁牧,這種反抗根本沒有用,一個小時後,丁牧帶着肯特離開這個祕密基地,此時的肯特已經徹底死心了。

如果不是落在丁牧手裏,想自殺都不可能,他絕對會毫不猶豫地自殺。

丁牧又取出了真言蠱,從肯特這裏問出了其他祕密基地的位置,既然丁牧已經出手了,那他不介意把事情搞得再大一點,大到讓北美區都承受不起的那種。

在丁牧搗毀了第二個祕密基地,並且把裏面搬空之後,丁牧就接到了Q的電話。

“丁牧,你在什麼地方?”

“北美區啊,怎麼了?”

“你,你又在北美區搞事情了,我都接到消息了,兩個祕密基地,你說毀就給毀了,你這麼做,讓我的壓力很大,知道嗎?”

“哦,那是你的事。”

“收手吧,你這次的行動已經讓北美區知道了你的實力,我們在談判的時候會佔據極爲有利的地位,我有信心把曲風救出來,你不要再繼續了。”

丁牧搖頭,“這次不單單是爲了把曲風救出來,而是因爲我本來已經打算離開了,北美區卻對我採取了行動。捱打不還手,不是我的原則,所以我會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向來只有丁牧欺負人,哪有丁牧受欺負的道理?

北美區之所以敢如此肆意妄爲,還不是因爲他們自認爲擁有絕對的實力?

所以丁牧真的不介意通過這次事情讓北美區知道,誰才擁有絕對的實力!

Q已經開始抓狂了,“丁牧,我現在非常認真地在和你談,你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你的行動已經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這種影響不是我能承受的,我不希望你引起北美區的強烈反彈,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一切都晚了!”

“不會晚的,你只要頂住你那邊的壓力就行了,就這樣。”

說完,丁牧掛斷了電話。

他之所有有如此的底氣,就是因爲他知道北美區不會因爲他搗毀幾個基地就做出拼命的架勢,說得直白一點,丁牧很強,但破壞力是有限的,除非丁牧打算一直留在北美區死磕,否則他不可能動搖到北美區的根基,所以北美區面對丁牧的種種行爲,最多就是給S組織不斷施壓,讓S組織阻止丁牧的行動,而不是做出某些會讓整個人類陷入危機的舉動。


在這一點上,北美區還是很理智的,而丁牧要做的就是在北美區的理智範圍之內,給他們造成最大程度的損失,讓他們記住丁牧這個名字! 丁牧這邊掛了Q的電話,北美區就在十分鐘之內得到了消息,不是Q出賣了丁牧,而是北美區一直在想方設法監視丁牧的一舉一動,包括丁牧手裏衛星電話的,也是能在一定程度上進行追蹤的。

追蹤結果顯示丁牧和Q在通話,在通過丁牧和Q的表情動作,北美區就把丁牧和Q之間的對話猜了個七七八八,然後以丁牧爲中心,一百公里範圍內的所有祕密基地進入戒嚴狀態,絕對不允許去招惹丁牧,另外已經派出了最爲精英的特工追蹤丁牧。

這裏說的是追蹤,而不是刺殺,也就是說北美區並不想和丁牧徹底撕破臉,他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把丁牧留下來,除了嚴防死守,派出特工追蹤丁牧之外,北美區更多的是給Q施加壓力。

但Q是真的沒有辦法,別人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丁牧和S組織明面上合作關係,但實際上,S組織對丁牧的掌控力幾乎爲零,之前丁牧不表現出來,是因爲丁牧樂意爲S組織做一些事情,就比如帶回來大量的資料以及外殖裝甲,但當丁牧不想做什麼事的時候,S組織是完全無法控制的。

面對北美區的壓力,Q也只能是焦頭爛額,到最後甚至對着北美區那邊的負責人破口大罵。

“要不是你們懂歪腦筋,騙了曲風三十年,曲風能有這麼大的反應?”

“要是你們沒有抓曲風,會有今天這檔子事?”

“你們抓了曲風也就算了,幹嘛還要去招惹丁牧這個煞星?”

“現在好了,我也沒辦法了,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啪!

Q用力掛斷了電話,又一腳把桌子給踹了,末了又把桌子扶起來,用力抓抓頭髮,繼續給丁牧打電話。

可惜,丁牧也已經不接電話,他只能發信息,希望丁牧能看到。

丁牧帶着肯特來到了第三個祕密基地的上空,從外面就是一個普通的農場,沒有任何異常的地方,但是丁牧相信真言蠱的作用,也相信肯特提供的消息,帶着肯特衝進農場裏,通過劍域感應到地下一百多米深處有一個龐大的地下基地,當即就要施展土遁進入,卻看到了Q發來的消息:丁牧啊,我快頂不住了,咱們別在擴大打擊目標了,把曲風救回來就算了,行不?

真不是Q犯慫,而是他做任何事都要全面考慮,不可能像丁牧這樣一意孤行,更因爲他也不清楚丁牧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丁牧看着這條消息,最終還是沒有對這個祕密基地下手,而是給Q回了一條消息:明天上午十點,我去救曲風,這段時間北美區可以隨便準備,但是不允許把曲風轉移走。如果我到了之後見不到曲風,後果就讓他們自己掂量吧。

焦頭爛額的Q終於接到了丁牧的回覆,雖然丁牧沒有收手的意思,但對於他來說已經是一個可以接受的好消息了。

當下他把丁牧的態度告訴了北美區的負責人,讓北美區的人自己看着辦,反正他是不管了。

如果北美區執意不肯放人,結果被丁牧狠狠教訓一頓,就算造成了天大的損失,也和他無關了。

之後丁牧就把肯特放了,隨便找了一個地方休息,一直到第二天天色發亮的時候纔出發前往關押曲風的祕密基地,今天,他就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掉。

上午十點,丁牧準時出現在祕密基地的上空。

因爲這個祕密基地涉及到了很多極爲機密的研究,所以祕密基地方圓二十公里範圍人都沒有人煙,極爲荒涼,剛好適合丁牧發揮,也適合北美區發揮。

當丁牧看到空地上整整齊齊的一個百人方隊,每個人身上都穿了一套外殖裝甲的時候,就知道今天要好好打一架了。

一百名特工沒有任何含糊,在見到丁牧的時候就把外殖裝甲上掛載的熱武器傾瀉一空,直接就把丁牧給淹沒了,不過他們誰都不會覺得這些熱武器就能把丁牧怎麼樣,而是在攻擊之後快速散開,把丁牧包圍起來。

當空中的硝煙散去,丁牧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就在衆人好奇的時候,就聽到了不遠處的慘叫,原來丁牧剛纔已經藉着硝煙的遮擋,衝到這羣特工身邊,開始了殺戮模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