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飛道:「不認識,就是聽大家說好像今年最熱門的第一名就是他,」楊松道:「王卓師弟確實是我們的勁敵,他十歲就成就金丹期,如今已經是金丹後期,比起我也絲毫不讓。他背後有著王純師叔祖,聽說為了他們兩兄弟,王加耗費了無數的資源,特別是王卓。不過我們也不要喪氣,我們雖然不能和他的將來相比,但是我們在同等實力下,未必就輸於他。我們加油。」

上官飛道:「不錯,我們只要盡全力就好,能夠奪得第一,就看評委了。」楊松道:「不錯,好在考官是烈火峰的陳炎師叔祖,師叔祖性情剛烈,處事絕對會秉公辦理。」隨著一陣鈴鐺的聲音,一個身穿紅衣的老頭站在一座臨時搭建的高台上道:「時辰已到,各位選手回到自己的位置,比賽即將正式開始。」

隨著眾人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紅衣老頭道:「本座烈火峰陳炎,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今日本座作為此次大賽的考官,並將持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為各位選手考評。現在開始第一回合,限你們在半柱香的時間內煉製出一爐築基丹。計時開始。

隨著陳炎面前香爐上的半柱香被點燃,上官飛連忙將放置藥材的箱子打開,裡面放置了上百種靈藥,自己必須在其中找到煉製築基丹的主葯和十幾種副葯。講究的是煉丹師眼力和對於藥材的熟悉程度,因為有許多的藥材都是似是而非,外觀幾乎一樣的藥材。

上官飛不急不緩的在上百種藥材中尋找自己需要的藥材,半刻鐘的時間,上官飛終於將主葯朱果一顆、副葯金銀草二兩、蛇銀花四兩等十三種副葯。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隨著上官飛將需要的主葯、副葯準備齊全之後,立刻開始煉丹,上官飛一邊將真元輸入煉丹爐內,立刻轉化為真火,隨後將主葯朱果放進去,將其液化,隨後將金銀草、蛇銀花、苟吉草等十三種按照比例準備好的藥材,按照特定的順序將其逐一的放入煉丹爐內。

轉眼間半柱香已經燃燒了一半,在這個世界一柱香就是一個時辰,半柱香就是四刻鐘,此時半柱香燃燒一半,就說明時間已經過去兩刻鐘,但是上官飛的藥材還沒有放完畢。不但上官飛如此,其他大部分人都是如此,甚至有些人還在藥草箱里尋找藥材。

時間依然在繼續,就在上官飛將藥材全部放進丹爐的時候,工作人員已經開口道:「二十五號弟子,上品築基丹。」隨著工作人員的宣讀聲,廣場中頓時一片嘩然,這樣的成績,就是元嬰期高手也不過如此。

隨著第一位弟子煉製成功,後面工作人員又開始到:「三十八號弟子,上品築基丹。」「七號弟子,下品築基丹」「十三號弟子,中品築基丹」「三十六號弟子,廢丹」「四十二號弟子,中品築基丹」「十八號弟子,上品築基丹」「二十七號弟子,廢丹」·····

隨著越來越多的選手煉丹完畢,上官飛也在那半柱香還有四分之一的時候,煉製完成。隨著工作人員宣布「四十五號弟子,下品築基丹」「五十五號弟子,上品築基丹。」「八十七號弟子,上品築基丹。」······

上官飛不是不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煉丹,只是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實力。很快的台上半柱香就熄滅了,台下數百位選手中只有七十四人完成煉丹,其中十人煉製成廢丹,二十五人煉製出下等築基丹,十七人煉製出中等築基丹,這些人都因為丹藥品質問題被淘汰。

只有二十二人煉製出上品築基丹而晉級下一輪比賽。隨著新一輪晉級賽的選手弟子公布后,陳炎道:「你們都很優秀,第一輪考驗的是你們的煉丹技術、對於靈藥的辨認。第二輪則是考驗你們的經驗、品質、速度、以及對於靈藥藥性的了解。我要求你們以最快的速度煉製出三品避毒丹。現在開始。」

隨著陳炎的題目,上官飛開始尋找關於避毒丹的藥材,主葯雪裡荷、副葯金櫻子、寒星草、七星草等二十三位藥材都很快的找到,但是上官飛卻發現少了一種副葯蛇銀花。上官飛將找到的二十四味藥材按照既定的比例放在一旁后,再次的清點整個藥箱,但是依然毫無頭緒,上官飛見此立刻想起了剛剛陳炎所說第二回合考驗的是煉丹師對於藥材藥性的了解,立刻明白這也是考驗的內容之一。

上官飛回想起關於蛇銀花的介紹,與藥箱中的靈藥互相對照,終於找到了一株陰靈草與蛇銀花的藥性相差不大,可以用一株火鳳草中和兩者之間的一些藥性。上官飛在尋找蛇銀花的替代品時,其他選手也發現了其中的問題,八十七號弟子道:「師叔祖,為何藥箱中差一味靈藥蛇銀花。」

不少人都已經察覺到問題,但是卻沒有人敢於向陳炎質問。陳炎道:「問題問完了,你們就可以繼續,要麼你們可以退場?沒看到二十五號、三十八號、五十五號、五十九號、七十三號、九十九號、一百零七號已經開始煉製了嗎?你們的考題和藥箱內的藥材都是一樣的。」

其他人頓時發現果然如此,雖然考場為了防止他人作弊,早已經將參賽者相互隔開,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對方忙碌的人影。上官飛逐步的將主葯雪裡荷放進丹爐之內,隨後在逐次的將剩下的藥材放進丹爐,只是在放置陰靈草和火鳳草的時候,並沒有令陰靈草液化后與之前液化的丹液融合,而是與後放入的火鳳草先融合,中和一下藥性之後,才一起與之前的丹液融合,剩下的步驟就是逐一的放入靈藥。

上官飛控制著真火的火候,半盞茶功夫之後,上官飛終於開爐,同時也有著數名選手相差無幾的煉丹完成,隨著工作人員道:「二十五號弟子,三階避毒丹。」「五十九號弟子,三階避毒丹。」「五十五號弟子,三階避毒丹。」「三十八號弟子,三階避毒丹」「一百零七號弟子,三階避毒丹」

等了半盞茶的功夫之後,「九十九號弟子,三界階毒丹」「七十三號弟子,三階避毒丹,」隨後陳炎道:「現在能夠煉製的選手已經煉製完成,你們這些沒有煉製的弟子也不用灰心,這次的比賽與以往有些不同,我們加重了靈藥的部分,一個好的煉丹師必須熟悉自己需要靈藥的藥性,否則,一旦某些藥材缺少的情況下,怎麼辦?今天就算是給你們上了一課,現在本座宣布,進入第三輪的選手是二十五號、三十八號、五十五號、五十九號、一百零七號五位選手。他們幾乎是以相同的時間完成了比賽。

不過七十三號、九十九號弟子也不用傷心,你們的成績也不錯,就是反應能力比起他們差了點,下次繼續的努力。好了既然第三輪的參賽者已經出來了,那麼我們就進行第三回合的比賽,這次我們不限制時間、藥材、我們以丹藥的品質論輸贏。我們特意為你們重新準備了足夠的靈藥,你們可以從中找到自己需要的靈藥,好了第三回合現在正式開始。」

上官飛看到工作人員重新搬了一個大的箱子之後,就上前查看,發現好東西真不少。上官飛知道台上的選手沒有一個是弱者,自己想要贏,就必須出奇制勝,上官飛決定煉製四品破障丹,之前楚龔讓上官飛幫他煉丹,上官飛在煉製了許多三品破障丹之後,看著還有許多的材料,就煉製了一爐四品破障丹,可惜當時沒有掌握好火候,導致變成了廢丹。

但是上官飛事後仔細的反思,發現並不是自己的真火不夠強,而是自己的火候把握的不夠,只要在提前一些開爐,這四品破障丹就有很大的機會成功。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冰火#中文.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上官飛決定出奇制勝,煉製四品破障丹,這個只有元嬰期高手,或者使用異火才可以煉製的丹藥。上官飛想做就做,立刻開始了選葯。四品破障丹和三品破障丹雖然只是一品之差,但是服用效果卻是天差地別,同樣藥材也不一樣。 隨著上官飛不斷地遴選藥材,外行不知道,但是身為煉丹大師的陳炎卻心知肚明,知道這些藥材根本就不是煉製三品丹藥的藥材,分明是煉製四品破障丹的藥材,心中震動。不知道上官飛一個金丹中期,有什麼本事可以煉製出四品破障丹。這個元嬰期高手突破境界使用的丹藥。 雖然對於上官飛好奇,但是也不免懷疑上官飛狂妄,是以並沒有將主要的精力放在上官飛的身上,而是放在了其他選手的身上。其他選手則是很有自知之明,中規中矩。尋找著自己的需要的藥材,有的甚至已經開始動手煉製。 上官飛此時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在這種大型的比賽里,自己要是煉製失敗,絕對會成為笑柄,心中的壓力無以言表。但是上官飛也明白自己的煉丹技術雖然不錯,但是比起其他人也強不到哪裡去?要是以平常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獨佔鰲頭,一枝獨秀成為比賽的第一名。 對於沒有丹鼎的上官飛而言,這個丹爐太重要了,必須全力以赴,而且這也關係著上官飛下一場比賽的結局,上官飛才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煉製四品破障丹。上官飛小心翼翼的控制著真火,一邊小心掌控者放藥材的速度、火候,一刻鐘過去,上官飛才將藥材放進了三分之一。 兩刻鐘過去、三刻鐘過去,終於將藥材全部的放入丹爐當中,自身的額頭也因為連續進行三場大比,真元不足開始冒汗。此時其他選手已經陸續的將丹藥煉製完成,都是三階上品的丹藥,如三階破障丹、三階回元丹、三階培元丹、三階造化丹。可謂是平分秋色,難分伯仲,主考官陳炎和兩外兩位評委正在為他們的優劣進行爭吵。 至於上官飛這位還在煉丹的選手已經不再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一看上官飛的模樣就知道法力不濟,這種時候很難掌控真火的火候,他們已經對這四品破障丹不抱任何信心。上官飛確實如同他們所想一般,法力不足,但是上官飛並非沒有解決之道,隨著自身真元不足,上官飛立刻開始從乾坤界中抽調一部分五行靈氣補充到金丹之內。 有了乾坤界靈氣作為依撐,總算令上官飛支撐到結束。上官飛估算著開爐的時間后,當機立斷打開了爐頂,隨後只見兩顆丹藥出來,上官飛將兩顆丹藥放到玉瓶之內,交由工作人員交給陳炎和另外兩位評委,上官飛自己則是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恢復法力。 一刻鐘的時間過去,陳炎三人終於有了大比的結論。陳炎道:「此次大比,出現了眾多英才,說明我天玄宗人才鼎盛,其中此次大比的第一名是五十五號上官飛,他煉製的四品破障丹,當之無愧的成為了第一名。」 隨著陳炎公布大比的第一名是上官飛之後,眾人雖然好奇上官飛這頭黑馬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是也只是意外而已,但是當聽到上官飛煉製的居然是四品破障丹之後,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 煉丹並不是只要修為足夠就可以的,還需要技巧,更何況是四品破障丹,這東西要是元嬰期煉丹師煉製,眾人不覺意外。但是上官飛一個金丹中期就可以煉製,這不就意味著將來上官飛可以越級煉丹。 修真界低級煉丹師雖然有很多,但是高級煉丹師卻鳳毛麟角,越往後越難突破,當今修真界能夠煉製出六品丹藥的已經是大師級別,而且還是非常稀少的那種。上官飛在他們看來就可能成為未來的大師,絕對值得提前投資。 陳炎不顧周圍的議論聲再次開口道:「上官飛,本座很看好你,本座想要收你為徒,你意下如何?」上官飛道:「弟子拜見師傅。」陳炎道:「好,徒兒乖,日後你就是本座的八弟子。王卓,本座也想收你為徒,你意下如何?」 王卓還沒有開口,另一旁作為評委的人道:「王卓,本座通天峰首座李玉空,你小子應該也知道本座,你不要聽玩火的,本座現在也想收你為徒,以你的資質,靜心修鍊絕對比煉丹強。」另一人也道:「不錯,本座朝陽峰首座蘇煜,你是火靈根,本座也是火靈根,跟著本座,本座可以指點你修鍊。本座也有意收你為徒。」 陳炎此時也知道了原來李玉空和蘇煜參加所謂的評委,完全是為了跟自己搶徒弟,立刻道:「王卓,你可要想清楚,本座也是火靈根,本座也可以指點你修鍊,而且他們肯定無法指點你煉丹,你既然成為一名煉丹師,那麼你肯定是喜歡煉丹師這個職業,煉丹師想要有所成就,沒有一位導師教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你天賦異稟。」 王卓對著李玉空、蘇煜道:「多謝兩位前輩厚愛,只是晚輩立志成為一名偉大的煉丹師,對於兩位前輩,弟子只能對不起了,還請前輩恕罪。」隨後對著陳炎道:「弟子王卓拜見師傅。」陳炎笑哈哈的道:「好徒兒乖,你先見過你師兄。」 王卓道:「見過上官師兄。」上官飛道:「見過王師弟。」陳炎像是打了勝戰的將軍,看了李玉空和蘇煜一眼后,拿出一個迷你版的三足鼎道:「上官飛,這件就是你的獎品,四階靈器級別的煉丹鼎,你拿去祭煉一番。」 上官飛接過後道:「多謝師父。」陳炎道:「這是你應得的,好了,上官飛、王卓你們退在一旁。 農女為商:馴夫有方好種田 ,對於你們很有好處。」隨著金丹期煉丹大賽的結束,元嬰期的煉丹高手也逐一的入場。只不過使用的依然是上官飛他們使用過的丹爐。元嬰期的煉丹大賽才是今天大賽的重點,之前的大賽只能算是戰前預熱罷了。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上官飛雖然取得了金丹期煉丹大賽的第一名,獲得了四階靈器三足鼎。但是大賽一波三折,比起上官飛而言,收穫更大的反而是王卓,一個才二十歲已經是金丹後期的高手,一個引起天玄宗通天峰、朝陽峰、烈火峰三脈爭奪的修真奇才。不但修鍊速度奇快,就是煉丹的本事也不差,直接導致王卓的人氣比上官飛的第一名還要耀眼。上官飛反而成為了陪襯。

上官飛對於王卓成為眾人的焦點,不但沒有嫉妒,反而樂見其成,有著王卓幫他擋槍,日後眾人關注的焦點將是王卓,而不是他上官飛,這樣可以令上官飛減少不少麻煩。隨著元嬰期煉丹師陸續的進場,大賽也正是開啟。


同樣是淘汰賽,同樣是三個回合,只是煉丹的難度提升了不少,看著底下眾人煉丹的手法,令上官飛獲益匪淺,雖然也有很多的疑問,但這主要是上官飛的修為限制,無法理解罷了。三個時辰過後,元嬰期煉丹大賽正式落幕,第一名是叫袁凱的修真者。

隨著大賽的落幕,上官飛和王卓並沒有離開,反而是隨著陳炎來到了烈火峰峰頂的楓林別院。隨著陳炎的落座,陳炎手中飛出七道玉簡向著山下而去。片刻之後,院子內來了五男兩女。陳炎道:「我叫你們來,是因為你們又有了兩位師弟,讓你們見證一下。」上官飛和王卓道:「上官飛(王卓)拜見師傅,見過各位師兄、師姐。」

陳炎道:「你們起來吧,有什麼不懂的可以請教你們的師兄,你們師兄弟必須團結友愛,」隨著陳炎的離開,上官飛的這些師兄師姐也開始了自我介紹,上官飛才知道大師兄李成、二師兄鄧宇、三師姐林欣彤、四師兄張兵、五師姐葉丹蕾、六師兄杜一凡、七師兄高浩宇。

大師兄李成、二師兄鄧宇已經是出竅期高手,其他人都是元嬰期高手,只有上官飛和王卓還處於金丹期,特別是上官飛金丹中期,距離後期還遙遙無期。隨著相互認識,大師兄充分發揮著大師兄的風範,為上官飛兩人介紹周圍的環境,並且為上官飛兩人分別安排了一間院子作為各自的房間。

隨著李成的離開,上官飛開始打量自己的房間,不得不承認這裡的環境比起丁園更好,靈氣更加的充足。而且自己的待遇也得到了提高,日後每年都會得到宗門分配的靈石。這是宗門入室弟子的待遇。是宗門的嫡系,是宗門重點培養的目標。

在上官飛無限感概之時,楚龔突然出現在上官飛的眼前道:「上官師弟,這入室弟子的待遇不錯吧,可比你那個丁園園長強多了。你說應該怎麼感謝本少爺。」上官飛道:「感謝你這個胖子做什麼?即使你不說,我也可以通過宗門公告得知,還有你不是已經得到了一間上品寶器了嗎?對了你怎麼喊我師弟?」

楚龔道:「笨啊,我要是喊你師侄,你讓你師傅的臉往哪看?現在誰敢喊你師侄,這不是得罪你師傅嗎?哼,至於上品寶器,跟你的四階靈器根本就是渣。本少爺都有些後悔那麼急著突破了?」上官飛道:「怎麼說?」

楚龔道:「過幾天的比武同樣分為兩個賽區,金丹期以下,元嬰期以上,要是本少爺還是金丹,本少爺就可以稱雄,現在我們只能成為墊底的存在,我可不敢報名。金丹期以下的賽事第一、二、三名據說可以得到四階靈器和兩件三階靈器。元嬰期以上的賽事第一、二、三名更是可以得到六階靈器和兩件五階靈器。你說那些獎勵即使出竅期和分神期都心動啊。」

上官飛道:「你可以叫你爹報名,勝利之後,再將靈器送給你不就行了。」楚龔道:「不要做夢了,我爹才丟不起這臉呢,我就搞不懂掌門師伯幹什麼將獎勵提的這麼高,要是以前的最多也就是元嬰期參加。現在我是不抱希望了。我這次來是來提貨的,拿來吧。」

上官飛現在心情高興,直接將自己已經煉製好的丹藥遞給楚龔,楚龔一看道:「沒有想到你的效率這麼高,我還以為要幾個月,沒有想到你現在就煉好了,這種事以後還來找你。」上官飛道:「這種事近段時間千萬不要找我,你也知道我的實力太差,我正準備閉關修鍊一段時間,你要是急著要,我可以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他也算是我半個師傅,是他教會我煉丹的。他煉丹絕對不會比其他人差,就是今天賽場上的十八號楊松。」

楚龔道:「好,我會去找他的,到是你小子可要趕緊提升實力,否則以你師傅愛面子的性格,你絕對討不了好,我就不打擾你修鍊了。」楚龔說著就往外跑。上官飛道:「死胖子,我的四成收益。」可惜楚龔早已經跑得沒影了。

上官飛既然已經決定住在這裡,自然需要和秦林交接一下,上官飛很快的在葯園中找到了秦林。上官飛道:「秦師叔,師侄這次是來請辭的,現在您方便跟我去交接一下嗎?」秦林道:「不敢當,早就知道上官師弟不是常人,師弟現在果然一飛衝天。丁園的都是小事,你只要打個招呼就行了。」

上官飛道:「如此就有勞師兄了,這些年還要多謝師兄的照顧。」秦林道:「小事一樁,現在師弟也算是煉丹師了,這是師兄對於你的賀禮,你就收下吧。」上官飛接過空間袋一看,媽呀,許多的珍貴靈藥擺在一起。上官飛道:「如此,秦師兄就有心了。」

隨後上官飛和秦林就對著丁園的賬目進行了交接,離開了這個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地方。對於秦林送給自己空間袋內的珍貴靈藥,上官飛也知道秦林的意思,為了封口,也為了向上官飛補償。此時上官飛地位已非昨日可比,要是上官飛揪著此事不放,秦林絕對會受到宗門處置。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隨著上官飛住進了新居,就開始日以繼夜的祭煉自己得到的三足鼎。上官飛首先逼出一道精血,滴血認主之後,就開始不斷的祭煉這件寶鼎。通過祭煉上官也知道了靈器和靈器以下之間的差別,靈器以下的丹爐煉丹必須自己將真元轉換為真火,靈器則有著將真元轉換為真火的能力。日後煉丹就不用這麼繁瑣的轉化真火,直接輸入真元就是了。

通過祭煉上官飛還發現這寶鼎除了有煉丹的功能之外,還有著防禦的功能,只是相對於同級別的靈寶而言,防禦能力不足,但是對於四階靈器以下的攻擊,防禦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上官飛決定命名為造化鼎,寓意為奪天地之造化。

上官飛通過七天的祭煉之後,終於完全的掌控了造化鼎。將造化鼎放進乾坤界受五行靈氣滋養之後,上官飛就收功出關。此時烈火峰的煉器大賽已經在兩天前結束,三天後天玄宗的比武大賽就要正式開始。

對於這次比武大賽,上官飛通過楚龔也了解到報名參加金丹期以下賽區的弟子就超過千人,元嬰期以上賽區的弟子則是少了不少,但是依然有著六百多人。是以為了爭取時間,整個賽區又分為十個擂台,由參賽弟子抽籤決定首輪淘汰賽的對手,一直淘汰到前十強。

隨著前十強的出爐之後,十位選手進行輪迴賽決定勝負排名。雖然獎品只有前三名有資格領取,但是後面的人也不是沒有收穫,只要他們夠強,宗門的資源就會優先培養他們,他們可以藉此機會進入天玄宗各位大佬的眼中,像上官飛拜入陳炎門下一般,魚躍龍門。當然這主要都是金丹期賽事。至於元嬰期賽事的參賽者則主要是為了獎品、名聲。

隨後的三天上官飛就開始練習遮天神掌。這門功法上官飛拿到已經有了數十年,練習的已經滾瓜爛熟。並且將自己對於武學的認識融入其中,但是首次以此來對陣修真者,令上官飛有些信心不足。畢竟上官飛也只是以一個武者的看法,對陣正統的修真者,上官飛還沒有經驗。

上官飛在練習遮天神掌之後,也不忘記誅仙劍訣。很快的三天的時間過去,上官飛再次的來到龍首峰的廣場,整個廣場已經劃分了十個擂台。這次的比賽不同於之前的煉器、煉丹,是以宗門在每個擂台的周圍都布置了陣法,就是怕參賽選手大戰的餘威,驚擾到其他選手。隨著上官飛來到入口處,再次看到了上次的何沖師兄。

上官飛道:「何師兄,你怎麼沒參加比賽啊?」何沖看到上官飛道:「原來是上官師弟,看來你野心不小,剛剛得了煉藥第一,現在又要爭奪比武第一。至於我為何在此,主要是因為我有自知之明,憑我的本事根本就沒有機會再進一步,與其參加這意氣之爭,不如好好的安享晚年。師弟還是不要這麼八卦了,你還是先拿號牌吧,」

何沖陪著上官飛去領取號牌,一邊為上官飛介紹比賽規則,整個金丹期賽區有九百七十八人參加,一號到一百號在一號擂台,一百零一號到兩百號在二號擂台,以此類推。同時一個擂台的最大號與最小號作為對手,一旦選手出現單數,最後一個號碼可以順利晉級。

上官飛在一個箱子中拿出一塊竹籤,遞給何沖,何沖道:「七百三十五號,你在七號擂台,對手是七百六十六號,老哥祝你旗開得勝。」上官飛道:「借師兄吉言。」隨著上官飛進入七號擂台的選手休息區,才知道天玄宗的強大,每個擂台邊上的觀眾席都已經人滿為患,基本上每一個都有著上千人,十個擂台的觀眾就是上萬人。

隨著鐘聲響起,主席台上已經坐滿了嘉賓,分別是宗主和其他五脈峰主。主席台邊上同樣各有數十個位置,上官飛發現其中就有楚龔的爹楚天雄。隨著主持人講了一大堆之後,大賽正式開始。各個賽區的主持人已經開始叫號碼上台了。

隨著七百零一號和八百號上台,雙方的比試正式開始。一個人使用的火行功法,一個是金行功法,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大,可惜使用金行功法的八百號選手時運不濟正好被火行功法所克,最終七百零一號勝出。

第一組分出勝負之後,立刻開始了第二組、第三組。等到天黑的時候,比賽才進行到第七組,比賽暫停,第二天繼續開始。隨後兩天上官飛仔細的觀看比賽,推演自己面對當時的情況改如何面對。吸收他們的經驗教訓。

第四天終於輪到上官飛上場,隨著七百三十四號與七百六十七號大戰的落幕,上官飛終於聽到了自己的七百三十五號上場的聲音。上官飛立刻從選手休息區來到擂台之上。上官飛看著自己的對手,表面年紀與自己差不多。上官飛道:「我叫上官飛,請指教。」

來人傲慢道:「我叫葉超,我肯定會好好的指點你,我打聽過你,據說已經七十多歲了才金丹中期,本少爺才修鍊三十年,已經是金丹後期,聽說你煉丹不錯,你還是回去好好煉丹吧,戰鬥這種事情不適合你,更何況本少爺是專門克制你火系的水系高手。你還是乖乖認輸吧。」

上官飛看到對方如此的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不客氣道:「是輸是贏,比過才知道。」上官飛立刻使用誅仙劍訣第一式『紫氣東來』提劍向著葉超殺去,葉超也毫不示弱的提劍硬拼,『碰』的一聲兩人各自後退,隨後上官飛再次的提劍上前,此時忽然看到到龐大的水元氣向著葉超匯聚,葉超道:「水龍破」隨後就看到一條水龍向自己而來。

上官飛知道這條水龍就是葉超控制水元氣所化,上官飛立刻以『劍破蒼穹』還擊,上官飛的劍氣刺穿水龍直向葉超殺去。葉超再次道:「龍捲天下」原本被上官飛劍氣攪亂的水元氣頓時化作龍捲風,不但的絞殺中間上官飛發出的劍氣。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就在葉超擊中全力絞碎上官飛的劍氣之時,上官飛已經來到葉超的近前,一式『掌震山河』所化的元氣大山向著葉超壓去。葉超見此立刻道:「大浪淘沙」,只見越來越多的水元氣聚攏在葉超的頭頂,一浪接一浪的迎接元氣大山的壓迫。

只是元氣大山卻沒有受到多少阻礙一般,繼續攻擊葉超。在原本就要攻擊道頭頂的時候,改變方向,攻擊了葉超的右肩。『碰』的一聲,葉超右肩被一座足球大小的元氣大山壓住,葉超的雙腿在這強大的強力下,已經有些打顫。

上官飛道:「葉師弟可服?」

葉超道:「不服,明明我的攻擊力度比你的強,為什麼你這個元氣大山可以打破我的防禦,只要你告訴我原因,我就服。」上官飛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師弟的神通雖然強大,但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師兄因為機緣巧合之下,感悟了我天玄山脈的那種意境,致使我的元氣大山威力更加強大。」

葉超看著肩上迷你版的天玄山脈,不得不佩服上官飛所言不假,令他有種置身天玄山脈壓迫的感覺。葉超道:「好,我葉超認輸。」隨後裁判公布上官飛勝。上官飛下台之後,就立刻總結剛剛大戰的經驗。

此時上官飛最大的神通就是掌震山河,主要是當初上官飛從天玄宗山門通過時,受到『天玄宗』字裡行間意境的壓迫,令上官飛領悟了一絲天玄山脈的神韻,當上官飛練習掌震山河的時候,這絲神韻就不知不覺中融入其中。外加上官飛不斷的參悟道德經,對於天地的感悟也越加深刻,這些感悟會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上官飛的神通之中。

上官飛吸收了這一戰所得之後,繼續的觀看其他選手的參戰。三天後第一輪的淘汰賽結束,有四百八十九位選手晉級,開始了第二輪的淘汰賽。上官飛再次的抽籤,這次上官飛抽到的是九十九號,對手是五十二號。其中一個名叫葉紫韻的女弟子抽到四百八十九號,直接晉級下一輪比賽。

由於天色已晚,大賽告一段落,第二天再次開始。上官飛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收到了陳炎的傳音。上官飛拜見陳炎道:「弟子上官飛拜見師傅,不知師傅叫弟子前來所謂何事?」陳炎道:「你參加了演武大賽?」上官飛道:「弟子之前報名了比賽。」

陳炎道:「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弟子,成日里背著一件下品寶器,豈不是丟我這個煉器大師、煉丹大師的臉,這是三階靈器,雖然比不了那四階靈器,但是對於現在的你而言,已經足夠用了,千萬不要讓我丟臉。」上官飛接過陳炎遞過來的寶劍道:「多謝師父,弟子必將全力以赴。弟子告退。」

隨後上官飛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簡易的滴血認主之後,就開始恢復自己的元氣。上官飛深知三階靈器只能作為一個底牌的存在。靈器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是消耗也同樣是海量,以上官飛此時的實力也不敢隨意使用。

第二天,上官飛來到了二號擂台選手休息區。隨著大賽的開始,第一組出場的是五十一號和一百號,第二組才是上官飛。隨著五十一號選手的勝出,上官飛聽到了叫自己上場的聲音。上官飛入場后,對著來人道:「我叫上官飛,請指教。」來人道:「我叫林俊,不要以為打贏了何超那個廢話就來不起。看招。」

林俊手指長劍,一道數十丈長的劍氣向著上官飛劈來,上官飛閃躲開來,手執下品寶器的長劍欺身而上,轉而攻擊林俊,『轟』的一聲,擂台到底是經過特殊材料煉製而成,如此龐大的攻擊都不能造成絲毫的傷害。就在此時林俊忽然的拿出一口寶印向上官飛砸去。

上官飛立刻持劍攻擊寶印,長劍與變大后的寶印相撞,『咔』的一聲,上官飛雖然成功的將寶印擊飛,但是自己的長劍也斷裂,一分為二。寶劍受損,作為寶劍主人的上官飛也不由自主的口吐鮮血。

林俊道:「哈哈哈,忘了告訴你,我的寶印是上品寶器,又豈是你這個下品寶劍可以比擬的,現在你已經沒有了武器,你還是乖乖地認輸吧?」上官飛道:「那可未必?」上官飛說著瞬間一掌『掌震山河』化作元氣大山向林俊而去,隨著拍出第一掌,後面連續的拍出數掌,向著林俊而去。林俊立刻手執長劍、寶印阻攔,就在這空當,上官飛再次的欺身而進,手中凝結劍指,一道無形劍氣穿過林俊防禦的漏洞,在林俊胸口的上部透體而過。

上官飛的無形劍氣進入林俊的身體后,立刻開始破壞林俊的身體。上官飛道:「林師兄,現在該認輸的應該是你,而不是我,你要是再動手,我可要不客氣了。」上官飛的真元雖然離體,但是上官飛的真元中卻有著一絲神識,只要不是太遠,上官飛就可以遙控這絲神識。

林俊感應到體內的情況道:「想得美,現在你身無長物,就憑這點小傷,就想逼我就範,做夢。」林俊說著就再次的遙控寶劍向上官飛殺來,同時寶印也向上官飛砸去。上官飛見此,一邊閃躲,一邊控制林俊體內的劍氣發威,只見原本大展神威的林俊忽然口吐鮮血不止,跌倒在地。原本攻擊上官飛的寶劍和寶印則哀鳴般的回到林俊的身邊。

上官飛道:「還請前輩判決我贏,我好為他療傷,否則晚了,就會有生命危險。」裁判聞此,立刻來到林俊的身邊,查看林俊的傷勢。裁判道:「誅仙劍意,沒有想到你居然領悟了誅仙劍意。好,這一局上官飛勝。上官飛過來幫他療傷吧。」

上官飛道:「弟子遵命。」上官飛說著就來到林俊的身邊,將手掌按在林俊的傷口內,將其體內的誅仙劍氣收回體內。至此大戰落幕,裁判又再次的叫下一組參賽選手入場。上官飛則是開始加緊祭煉三品寶劍。 請大家支持,推薦、收藏。冰火!中文.這幾個星期成績慘淡,我需要大家的支持

上官飛知道裁判為什麼不自己幫林俊療傷,因為誅仙劍氣可以通過強勢的手段將其驅除體外,但是誅仙劍氣中蘊含的誅仙劍意就必須靠施術者收回,或者受害者憑藉著意志力將其磨滅。誅仙劍氣基本可以通過修鍊誅仙劍訣而形成,但是想要形成自己的誅仙劍意則是要靠自己的領悟。

上官飛之所以能夠凝結劍意成功,主要還是因為得到了明遠禪師的傳承,隨著實力的提高,上官飛也獲得了一些明遠禪師更高深的感悟,結合自己練武、修真的心得,凝結出自己的劍意。雖然這一絲的劍意現在還不圓滿,但是這絲劍意就像種子一般,會發芽,茁壯成長。

隨後兩天第二輪的淘汰賽中,有著兩百四十五位強者晉級。眾人再次的抽籤,上官飛抽中一百二十五號,對手是一百四十號,六號擂台。等上官飛入場的時候發現對方居然是一位女弟子。女弟子道:「小妹張怡,還請師兄手下留情。」

上官飛就要回答,卻發現一隻鞭子已經近在眼前,原來張怡在上官飛習慣性就要還禮的瞬間,鞭子就要上官飛打來,上官飛雖然沒有修鍊火之神通,但是常年煉丹,早已經有了將真元轉換為真火的本事,上官飛瞬間在自己的面前凝結一道巨大的火焰,攻擊上官飛的鞭子瞬間遇上剋星一般,燃燒起來。

原來上官飛發現這隻鞭子更是是一種蔓藤類的植物,是以上官飛才會用火克之。張怡看到自己的鞭子著火,立刻拿出一個瓶子,對著鞭子著火的區域倒出了一滴液體,只見原本鞭子燃燒區域的火焰立刻熄滅,張怡道:「上官飛,你敢傷害我的小青,我要殺了你。」

隨後只見張怡拿出一大推的東西對著上官飛扔去,上官飛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依然不敢讓他們近身,『掌震山河』化作元氣大山與之相撞,『轟』的一聲,爆炸開來。上官飛眼見後面還有一大推類似的東西向自己扔來,立刻向著遠處而去,『轟』『轟』『轟』爆炸聲不絕,只見原本上官飛站立的地方多了幾個白印子。爆炸的餘波,即使上官飛都感到一陣難受。面對著張怡面前一大堆類似之前的東西,上官飛只能瘋狂的閃躲。

在『轟』『轟』『轟』的爆炸聲中,眾人還可以聽到張怡道:「讓你傷害小青,讓你燒小青,我要炸死你。」上官飛突然有著很憋屈的衝動,一看這小妞的財產就知道這傢伙和某位大佬有關係,你這位大小姐沒事參加我們這些人窮苦大眾的比賽做什麼?我不就是還擊了你一下嗎?你至於這樣瘋狂嗎?

不但上官飛心理憋屈,就是六號擂台周圍的觀眾都為上官飛感到惋惜,那些參賽者選手為上官飛惋惜的同時,也在為自己惋惜,這妞根本就是不讓他們這些人活,無不在祈禱出現奇迹,讓上官飛收拾了這位女暴君。

上官飛靠著自己敏捷的身手,在這個不過是方圓十丈的擂台上閃躲著。此時上官飛根本就進不了身,只能在遠處挨炸的命。看著張怡懷中的東西越來越少,就在上官飛準備鬆一口氣的時候,張怡露出一副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道:「我這裡還有,我們接著玩。你繼續躲,千萬不要被我炸死了,這種遊戲太好玩了。」張怡說著懷裡就再次的堆滿了一大推的東西。

聽到張怡甜美的聲音,在上官飛心裡這就是魔鬼的聲音。上官飛再次的進行了逃命的生涯,隨著時間的流逝,周圍的觀眾已經不再關心這次戰鬥的勝負,一些人已經開始為上官飛加油,面對著張怡這位魔女暴君,他們和上官飛一樣都是弱者,不少人都同情上官飛的遭遇,默默的為上官飛加油,隨著第一聲『加油』叫了出來,立刻起了連鎖反應。

「加油」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善意為了上官飛加油,有些人惡意搗亂,就是為了想看看這位魔女暴君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好東西。上官飛的悲劇在繼續上演,六號擂台響亮的加油聲,終於引起了一些大佬的重視。

上官飛突然產生了一種被監視的感覺,這種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隨後有產生了幾次同樣的同樣的感覺后,就明白肯定是某些大佬正在以神念觀察這裡。上官飛突然聽到了陳炎道:「小飛,你千萬不可以傷害小柔。」這句話頓時令上官飛莫名其妙。

面對如此的局面,即使是泥人都有著三分火性,上官飛早就有了實在不行,自己就用造化鼎砸出一條路,至於自己三階飛劍,上官飛是沒有絲毫的信心,爆炸的威力太大,自己近不了身,遙控飛劍很容易就被炸偏方向,甚至將寶劍炸斷,百般無奈的上官飛唯有繼續的躲閃生涯。

就在此時一陣聲音在熱火朝天的呼喊中,清晰的送進每個人的耳中。「此次比賽結束。」頓時呼天喊地的加油聲消失一清。裁判道:「大家沒有聽錯,這次比賽結束。」邊上的一個女子道:「師叔,我才是張怡,就是台上那個女人打暈我的,我不是故意遲到的,您要為我做主啊。」

台上的張怡道:「上官飛,今天就玩到這,明天我會繼續的找你玩,記住我叫張小柔。」張小柔說著就飄然離去,留下一臉鬱悶、氣憤之色的上官飛。 網游之神豪游戲 ,要多慘有多慘。

擂台周圍觀眾席上眾多的看客再次的喧鬧起來,有些為上官飛鳴不平,有些為張小柔的胡作非為感到氣憤。要求宗門嚴懲張小柔,有些則是質問比賽規則,一個沒有參賽資格的人是怎麼混進來的。更有的人則是幸災樂禍。參賽選手則是感到壓力一輕,在為上官飛感到可悲的同時,也在慶幸自己沒有遇上這種事情。

上官飛不顧周圍各種異樣的目光,對著裁判道:「師叔,這一局您怎麼算?」 大家多支持,多點擊、多推薦、多收藏,只有大家支持,我才有寫下去的動力

上官飛輕飄飄的一句:「師叔,這一局您怎麼看?」裁判頓時吸引全場觀眾的目光,這件事畢竟都是他們這些演武工作人員的失職,令非參賽選手闖了進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參加了比賽。.上官飛作為受害者,整整被對方迫害了三個時辰,你要說比武無效,對於上官飛不公平,會受到觀眾的質疑。你要是上官飛晉級,對於真正的張怡不公平,同樣會受到觀眾的質疑。

此時即使裁判是個元嬰期高手也急了,一個處理不好,自己就會受到宗門的問責。上官飛看到裁判為難的模樣,就主動開口解圍道:「師叔,我同意跟張怡師妹再戰一場。」裁判向上官飛傳音道:「兄弟,哥哥我謝謝你了,以後有事可以找我,我叫孫銘澤。」同時開口道:「這次比賽由於我們的疏忽,導致上官師侄受罪,我們深感歉意,上官師侄,你先下台休息一場,之後你和張怡師侄再戰一場。」

上官飛見此立刻回到了選手休息區,開始恢復法力,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現在的形象是多麼的糟糕。隨後擂台賽再次的開啟,只是見識了魔女暴君的手段之後,看著後面的戰鬥猶如喝涼水一般,沒有絲毫的意思。

上官飛吞了一顆丹藥,一個時辰之後終於恢復了自己的法力。而且之前上官飛雖然顯得有些狼狽,但其實真元消耗並不嚴重,很快的上官飛就再次的上場。上官飛此時可沒有什麼好耐性了,上官飛道:「師妹,請指教。」

張怡道:「師兄,請指教。」上官飛看著不動的張怡,沒有絲毫的君子風範,搶先動手,一道道誅仙劍氣向著張怡而去但是卻被張怡面前的一道土牆阻攔。上官飛如此數次進攻無果后,立刻拿出了自己的三品飛劍,上官飛遙控飛劍刺破張怡身前的土牆。『轟』的一聲,飛劍停在張怡的脖子前。差一點就可以令她香消玉殞。

孫銘澤道:「上官飛勝」上官飛在結束擂台之後,沒有停留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重新梳洗了一番,上官飛苦思今天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唯一的原因就是不夠狠,既然對方可以不顧自己的死活,那麼自己又何必顧及他人的生死。

隨著今天的遭遇徹底的改變了上官飛心態,原本上官飛還顧及到這只是比試,但是看到大家不顧他人生死的戰鬥之後,上官飛也決定了不在留手,上官飛拋開了心頭的顧及之後,頓時感覺心頭一震通明,對於天地的感悟更加的深厚。

上官飛自己都不知道自從經歷了靈智仙姑的威壓之後,上官飛心中已經不知不覺中滋生了一絲對於修真界強者的恐懼,這一絲恐懼致使他自從進入修真界,做事都是束手束腳。此時上官飛終於拋開了這絲恐懼,雖然不能令上官飛修為大進,但是也讓上官飛的道心更加的通透。

隨著今天大賽的落幕,上官飛來到了陳炎的院子前。陳炎看到上官飛道:「你來了,心中有疑惑?」上官飛道:「弟子好奇,他是什麼身份?值得師傅如此的庇護?」陳炎道:「他是瓊雲師妹的侄女,我不讓你傷她,是在為你好。從小柔行事毫無顧忌,你就應該知道瓊雲師妹是如何的寵溺她,你要是傷害了她,即使是我也保不住你。日後你看到她,能避多遠就避多遠。」

上官飛道:「弟子遵命。」陳炎道:「等這次大比之後,我就系統的教你和王卓煉丹、甚至煉器。你們的五位師兄師姐,他們可都是精通煉丹、煉器兩項技術。你先回去吧。」上官飛見此也沒有多留,只能算自己晦氣遇到了張小柔這個女災星。

時間很快的過去兩天,新一輪的晉級名單已經只有一百二十三位,這次上官飛抽中的號碼是七十八號,對手是七十九號,擂台是七號擂台。一個叫楊玉玲的女弟子抽到了一百二十三號。隨著晉級的弟子越來越少,比賽的進度也越來越快,很快就輪到上官飛上場。

來人道:「本少爺龍鯤,請指教。」上官飛道:「我叫上官飛,請指教。」隨著裁判一聲鐘響,上官飛手執三階飛劍向著對方而去龍鯤而去,飛劍未到,劍氣先行,龍鯤手執長劍迎難而上,與上官飛正面相抗。同時一股銳氣撲面而來。

這股銳氣當面襲來,猶如刀割一般,『轟』的一聲,兩劍交織,瞬間兩人各自後退,隨後一道道的金色劍氣向著上官飛撲面而來,上官飛手執三階飛劍拚命的阻攔,一道金色劍氣突破上官飛防禦圈,上官飛整個人如遭重鎚一般,倒退三步。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