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星斗戰網是個好東西,在這裡可以毫無顧忌的戰鬥,根本不需要擔心傷害對手。可這本來不是應該血九的感受么?此時卻變成了唐舞麟的。

血二眉毛微微上挑,走到血九身邊,淡淡的道:「很好!」就說了這兩個字,他轉身就走了。

血九隻覺得頭皮一陣發炸,這是要完的節奏啊!惹怒了他老子,最近恐怕要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了。

血八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賭注你自己出啊!」說完,也走了。

血三眼神中的震驚漸漸消失,來到唐舞麟身邊,摟住他的肩膀,「你可真是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你那個橙金色魂環,是十萬年魂靈?」

唐舞麟點了下頭。

血五不善言辭,卻向唐舞麟豎起了大拇指。

唐舞麟不太熟悉的血四向他點了點頭。血六則是嘿嘿一笑,「好樣的。從現在開始,你是血九了。不過,不知道你能堅持幾天。」

是的,挑戰血九勝利,從這一刻開始,唐舞麟就接替了血九的位置,從一名預備血神變成了真正的血神。

血一微微一笑,「你是血神營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血神。你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一個月內,他不能向你挑戰。一個月後,他肯定會奪回自己排名的。所以,你加油吧。」

血九?自己變成血九了?

唐舞麟呆了呆。

他當然知道,這對自己來說很可能會是曇花一現的情況,畢竟,論真正的實力,如果不是血九讓自己,自己是不可能贏的。

輕輕的搖了搖頭,唐舞麟道:「血一,我還不夠資格成為血九,他是讓我的。一直都是被動承受我的攻擊。」

血一微笑道:「不,你既然贏了,無論戰鬥過程是什麼,你就是血九。這對你來說是激勵,對他來說,同樣也是。一個月,至少這一個月,你是血九。」

血九苦笑一聲,「臭小子,我可是被你害慘了。我這一個月,一定會是痛不欲生的一個月。但一個月之後,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啊!你要做好準備。到時候,我可不會客氣的。」

唐舞麟看向血九,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作為勝利者,現在安慰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血八「噗哧」一笑,「活該。不過,舞麟,你還真是讓我們震驚呢。你剛剛那三魂靈作戰,著實是嚇了我們一跳。居然每個魂靈都那麼強。這是你制勝的關鍵,還有就是你的攻擊力。居然連三字斗鎧都擋不住。你那伴生武器真是太有用了。」

唐舞麟能夠戰勝血九,固然是因為血九有意相讓的原因,但反過來說,能夠擊潰一名三字斗鎧師的防禦,他的攻擊力也絕對是封號斗羅那個層面上的了。

唐舞麟之前幾乎用了十個血魂融合技,最後那一擊之所以那麼強,主要是橙金色魂環帶來的能力。

橙金色魂環能夠帶來的魂技不是一個,這就像十萬年魂環必然出兩魂技一樣。橙金色魂環甚至會更多。

唐舞麟使用的魂技,名叫吞吃天地!

綺羅鬱金香乃仙草之祖,是眾多仙草中最高貴的幾種之一,天地間的任何元力都能被它消化吸收。而轉化為唐舞麟的魂技,其中之一就變成了吞吃天地。

吞吃天地的作用,在瞬間將周圍一定範圍內的所有天地元力、元素全都吸收到唐舞麟身體之中,令他的戰鬥力短暫暴增。以他目前六環的修為,可以讓他的整體戰鬥力直接提升六成以上。而伴隨著他的修為增加,這個提升比例也會隨之增加。

所以,唐舞麟最後一擊之所以能夠再次用出千夫所指,並且爆發出更強大的戰鬥力,就是在吞吃天地的增幅之下。這可是超過十萬年以上層面的輔助魂技,連斗鎧本身的增幅效果都被疊加了。在那一瞬,唐舞麟才真正突破了封號斗羅的層面,達到了更加強大的攻擊力層次。所以才能破開三字斗鎧。

———————————————–

求月票、推薦票。我們龍王手游內測人數已經滿了,請大家耐心等待,預計六月底左右會全面推出,正式上線和大家見面。內測是刪檔的,所以大家也不用擔心,到時候還是同一起跑線哦。這次我們一定努力做出一款讓大家滿意的手游,讓我們在其中共同體驗龍王的世界。還有,我們斗羅大陸的動畫片正式開始啟動製作了,預計在今年寒假和大家見面,由國內最好的製作團隊玄機科技以及騰訊爸爸共同打造。 ?而綺羅鬱金香自己所化魂靈的攻擊,其實不能說是攻擊,而是他的綺羅鬱金香本身的綺羅香,綺羅香的作用,能夠解百毒,同時能夠清雜質,本來是大好事的。但在承受的過程中,所有痛苦會消失,同時會完全放鬆下來。

這就導致了,在承受攻擊之後,血九根本就感受不到疼痛,直到受到致命創傷的時候,身體才反應過來的原因。

所以說,魂技這種存在,哪怕是輔助類、治療類,作用在不同情況產生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血九自己都輸的有些莫名其妙,可他卻就是輸了。

唐舞麟頭頂上的勝場又多了一次,而且,到目前為止,他在星斗戰網中參加的所有比賽是全勝。

今天這一場無疑是最危險的,但他還是贏了。

斷開星斗戰網,重新回到宿舍之中,唐舞麟第一時間盤膝坐好,開始冥想。

今天這一戰對他的影響非常大,可以說是他第一次將自己的血魂融合技完全融入到戰鬥之中。

如果不是魂核形成,如果不是有綺羅鬱金香,他不可能戰勝對手的。而自己所有的這些能力融合在一起,也讓唐舞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已經開始逐步有了高階魂師層次的戰鬥力了。

這次冥想對他很重要,融會貫通。與強者進行實戰,果然是檢驗自身最好的辦法。同時,這一戰也真正讓他的雙核穩固下來,讓他能夠開始掌控自身全部的戰鬥力了。

不是雙生武魂,勝似雙生武魂。

曾幾何時,他還十分羨慕舞絲朵的自體武魂融合技,而現在,他的血魂融合技已經完全超越了舞絲朵的那個層次。血魂融合技的爆發力太強了。自己的戰鬥力,終於達到封號斗羅那個層面了。

當唐舞麟結束冥想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全身都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就連精神力似乎都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手腕上的血神環有血一留下的信息,讓他在修鍊結束後到血神營。

唐舞麟回了一條信息,跟血一確認時間,血一讓他現在就過去。

舒展了一下筋骨,手握黃金龍槍,唐舞麟出了宿舍,乘坐電梯來到血神營的主工作室。

血一、血三都在,其他血神不在。

「血一前輩。」唐舞麟上前幾步,來到血一面前。

血三手中有個托盤,托盤上蒙著紅布。

血一向他招招手,示意唐舞麟到近前來,同時,掀開了那托盤上的布。

上面有一枚血神環和兩枚肩章。

血神環是金紅色的,上面依舊是玫瑰圖案,但看上去卻更加絢麗。而那兩枚肩章上,赫然是金燦燦的將星。將星旁邊,有金色絲絛裝飾,一顆將星,少將軍銜!

這?

唐舞麟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起來。

血一將那枚血神環遞給他,「你可以進行信息傳遞,把自己的信息錄入到新的血神環之中。作為九位血神之一,你將擁有一些特權,稍候血三會為你解釋這些特權包括什麼,如何使用。你記住,我們雖然有特權,但特權是為了讓我們更好的對抗深淵生物,而不是用來謀取私利的。」

一邊說著,血一把唐舞麟肩膀上的上校肩章摘掉,把帶著將星的肩章給他換上。

血三微笑道:「血神營最年輕的血神,同時,你也是聯邦最年輕的少將。恭喜你,血九。」

唐舞麟略微有些恍惚,但更多的是忐忑和不安。自己這個血九有些名實不符。同時他心中也有些歉疚,人家血九是為了給他當陪練的,他的根本實力是要遜色的。可現在卻拿了人家的東西。

「感覺到不安?還是忐忑?」血一淡淡的說道。

看著自己肩膀上沉甸甸的肩章,唐舞麟苦笑道:「都有一些。帶上這肩章,我有點不敢出門了。畢竟,我並不真正具備那個實力。」

血一沉聲道:「那就努力的讓自己去擁有那樣的實力。這是對你的鼓勵,同時也是對你的鞭策。難道。一個月之後,你就真的要隨意的把自己的血九身份再讓回去嗎?不,那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也絕不是原本的血九希望看到的。你要做的,是不惜一切,保住你現在所擁有的榮耀。明白嗎?」

唐舞麟心中凜然,保住榮耀!可是,自己真的能夠保得住嗎?不,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傾盡全力的去努力。就算最終失敗了,至少自己也全力以赴了。

看著他的眼神漸漸變得堅定,血一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在不斷的創造奇迹,而我們,作為你的長輩也好,同伴也罷,都更願意成為奇迹的見證者。加油吧,你的成長速度已經超出了我的預判,不愧是當代史萊克七怪之首。你要做的,就是更加的努力,不惜一切代價的提升自己。你的責任重大,遠不只是在血神軍團這邊,說的大一些,你的未來,關係到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的存亡。任重道遠!但你現在完全都可以不去考慮這些壓力,因為,你還沒有資格去承擔他們,你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擁有這個資格。」

「是!我明白了。」

血一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笑容,「鑒於你昨天能夠擊敗血九,充分展現了你目前的實力。之前給你訂的任務目標我覺得有些太容易了些。任務改變,在星斗戰網全聯邦挑戰賽中,你必須要獲得魂師戰的冠軍,以及機甲戰前三。否則的話,我會關你緊閉,一年內不得離開軍營。」

唐舞麟嘴角抽搐了一下,「血一,您這……」

血一一揮手,打斷他道:「這是命令。作為軍人,首先要學會服從,就這樣。」說完,這位施施然的走了,只留下一臉懵逼的唐舞麟。

原本的任務就已經夠難的了,這還要增加難度啊!唐舞麟突然覺得,自己挑戰血九這事兒有點傻,本來壓力就不小了,這自己還給自己找事兒,把壓力變得更大了起來。真是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血三笑眯眯的道:「他對你的要求高,正是因為他看重你。好好努力,我們都相信你能做到的。」

唐舞麟苦著臉道:「能不能讓他別那麼看重我。這重的有點讓我承受困難啊!」

血三笑道:「那你自己跟他說去。只要你能說得通。其實,你應該出去走走,作為一名年輕人,難道你不想向朋友們顯擺一下你的將星嗎?少將,在咱們整個軍團也不過就十幾位而已,你這是已經可以和副團長平起平坐的軍銜。放心,大家不會嫉妒你的,他們都剛得了你的好處。按照軍團長和血一的意思,有關於這次生命潮汐的事情,已經向整個軍團公布是因為你的功勞。你現在在軍團中,絕對是萬眾矚目,並且都為之感激的對象。」

「好了,接下來我給你說說咱們血神的一些特權。如果你覺得一個月後會丟掉現在的位置,那麼,不妨抓緊用用你的特權。首先,周圍血神,使用功勛購買軍團任何資源的時候,我們有三折優惠。其次,作為血神,可以任意調動和命令團級一下單位。血一更是可以行使軍團長的權力……」

一邊聽血三講述著特權,唐舞麟也完成了血神環的信息轉換,當他帶上那金紅色的血神環時,心中不由自主的生氣一份自豪感。就像血一說的那樣,他真的要努力來捍衛自己所獲得的這一切才行了。

下意識的攥緊拳頭,唐舞麟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一個月後,再和血九拼一次!沒有再次戰勝他之前,自己就不是真正的血九。

或許,自己真的有機會呢。雙眼微眯,意念下意識的轉入龍核之中,唐舞麟也隨之攥緊了雙拳。

聽完血三的教導,唐舞麟正準備返回宿舍繼續修鍊,血神環卻出現了輕微的震動,這是他換上血神級別血神環之後,第一次來的通訊,看了一眼,來電的卻是龍雨雪。

「幹嘛呢?」 ?唐舞麟道:「在血神營。」

龍雨雪道:「你現在忙不忙?有個生意。鐵血團團長想見你,請你幫忙鍛造金屬。」

鐵血團團長?那不就是江五月的頂頭上司嗎?這位唐舞麟是聽說過的,在血神軍團中也是傳奇級別的人物。大小數百戰,身先士卒,其戰鬥力極為強悍,乃是一位八環魂斗羅修為的二字斗鎧師。

戰功卓著!據說是未來不久就要晉陞副軍團長。

「好,我現在過去。」唐舞麟說道。

龍雨雪提醒道:「馬團長的脾氣比較火爆,待會兒你說話小心點啊!而且,他平時很多功勛都用來接濟下屬了,之前他還跟我說,希望你能給個折扣。到時候你自己跟他談談,看看行不行吧。」

唐舞麟道:「好,看看再說。」

龍雨雪再次提醒道:「血師這邊,馬團長的地位非常高,如果可以的話,就給他便宜點吧,對你未來在軍團發展也有好處。上次五月就跟馬團長說了你的事兒,他一直想要把你要過去呢。說是只要你過去,就想辦法給你個少將軍銜,他挺欣賞你的。你在深淵潮汐的視頻,他看了。」

「哦。」唐舞麟瞥了一眼自己的肩章,猶豫了一下是不是應該摘了再去。

龍雨雪道:「好啦,你趕快過來吧,見面說。」

鍛造工作室。

自從換了這個大的鍛造工作室之後,唐舞麟在鍛造的時候施展空間就更大了,而且,他最近購買了許多稀有金屬進行囤積,準備為自己之後製造黑級斗鎧做準備。

凌舞月給了他不少建議,尤其建議他不要急於開始製作,一定要更多的體會機甲的奧妙,同時找到自己想要的機甲類型,才開始動手。畢竟,黑級機甲要消耗的資源非常龐大。一旦出錯,那麼,重新製造的損失就太大了。

除了唐舞麟之外,龍雨雪也有鍛造工作室的鑰匙。所以,她在給唐舞麟打完通訊之後,自己就先來到了工作室這邊。

工作室和倉庫連通在一起,龍雨雪看到那邊堆積著的眾多稀有金屬,臉上不禁流露出了一絲笑容,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這傢伙,還真是個囤物癖呢。」

「誰是囤物癖啊?」正在這時,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

之前龍雨雪進來的時候沒有關門,一個宛如鐵塔般的壯漢走了進來。

這位身材壯碩,看上去比江五月都還要再大上一圈,大光頭,一身軍裝穿在他身上看上去鼓脹脹的,往哪裡一站,就像是一座山嶽一般。肩膀上扛著兩杠四星的大校軍銜。臉上掛著笑容,但看上去卻是滿臉橫肉的模樣,彪悍之氣溢於言表。

「馬團長。」龍雨雪看到他,立刻立正行禮。

馬山呵呵一笑,「你這丫頭,這裡又沒別人,不用行禮了。」

龍雨雪微笑道:「您來的可真快啊!我才剛剛通知了唐舞麟,他很快就過來了。」

馬山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道:「我這人急性子,等不了。這就來了。話說,雨雪啊!二十幾歲的聖匠,靠不靠譜啊?」

龍雨雪微笑道:「肯定靠譜啊!我是親眼看到過他進行魂鍛的,特別厲害。絕對是全大陸最年輕的聖匠。您就放心好了。」

馬山道:「回頭讓那小子給我便宜點啊!不然我揍他。他這賺取功勛可比我們容易多了。你看看,這麼多好東西。都是名貴的稀有金屬。我們作戰部隊的功勛,可都是一點點積累起來的。多不容易。」

龍雨雪臉色略微變了變,但她也知道,馬山就這個脾氣,戰鬥時極為悍勇,但同樣的,強悍的實力也讓他有強悍的性格,彪悍的有些狂傲,就算是血師師長都有些壓不住他。在軍團中,除了血神營幾位血神之外,他只服軍團長張幻雲。是張幻雲一手帶起來的。

「馬團長,魂鍛還是很辛苦的,我跟舞麟說了,他應該會給您一些優惠的。」龍雨雪勉強笑道。

「嗯。這小子怎麼還沒來?還要我等多久?」馬山有些不耐的說道。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馬山和龍雨雪同時回身看去,正好看到一身戎裝的唐舞麟從外面走了進來。

哪怕是作為男人,當馬山看到唐舞麟的時候也不禁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潔白筆挺的軍裝,高大的身材,英俊而充滿陽光的面容,再加上那一雙光彩奪目的眼眸,不禁令他心中喝彩。好一個英俊的小夥子。

不過,下一瞬他臉色就變了,因為,他赫然看到了唐舞麟肩膀上扛著的肩章。

龍雨雪快步走上前,向唐舞麟使了個眼色,「舞麟,快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鐵血團的馬山團長。他可是咱們軍團中功勛卓著的大將,近戰第一人。」

她並沒有注意到唐舞麟軍銜上的變化。因為擔心馬山的態度,所以才趕忙上來向唐舞麟使眼色。

唐舞麟上前幾步,微笑道:「你好,馬團長。」他並沒有行軍禮。在軍隊中,從來沒有下級向上級行軍禮的規矩。

馬山臉上神色有些陰沉,「小子,你觸犯了軍規,知不知道。這很嚴重,立刻給我摘了你的肩章。」

「啊?」龍雨雪看到突然發作的馬山,頓時嚇了一跳。這才抬頭看向唐舞麟的肩膀。她個子矮,之前沒有注意到,馬山比唐舞麟要高大,看的清楚。

「少、少將?」龍雨雪看到唐舞麟肩膀上肩章的時候,也是不禁駭然色變。要知道,在軍隊之中,上下級是非常分明的。如果有人膽敢自己更換軍銜的話,這絕對是重罪,一定會受到嚴重處罰。

怎麼會?他怎麼會如此糊塗啊?為什麼要給自己戴上少將軍銜,而且還是當著馬山的面。這下麻煩了。

「舞麟,你糊塗了嗎?你這軍銜是從哪來的?是不是穿錯了衣服?」龍雨雪一邊說著,一邊向唐舞麟連連使眼色。

唐舞麟聽到馬山呵斥先是愣了一下,但馬上就反應過來。可不是么?自己才二十齣頭的年紀,卻帶著少將軍銜,這讓人看了,確實是很難相信。但事實擺在眼前,他總不能把自己的軍銜就這樣摘掉吧?

「馬團長,我是今天才剛剛晉陞少將的。添為血神營第九血神。」這個時候,唐舞麟就不能再退縮了。他的軍銜要比馬山更高一級。

一邊說著,他抬起手,露出了自己剛剛更換的血神環。

馬山眼睛一瞪,「小子,你膽子不小啊!連血神都敢冒充。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竟然如此大膽。我先把你拿下,但送到軍法處軍法處置!」

一邊說著,他一抬手,就要朝著唐舞麟抓去。

龍雨雪趕忙一橫身,擋住了馬山,焦急的道:「馬團長,您別生氣。這肯定是有什麼誤會。舞麟,你怎麼回事啊?這種話怎麼能亂說?你是不是修鍊的差了氣,亂了精神?」

別說馬山了,就算是她,也完全無法相信唐舞麟的話。 ?血神軍團規矩森嚴,尤其是在軍銜的提升方面,決不允許有絲毫馬虎。像唐舞麟因為能夠通過鍛造積累功勛,立刻就被龍天武下令不讓他用這樣得到的功勛提升軍銜。

上一次龍雨雪見到唐舞麟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尉啊!從少尉到少將,這其中的等級差著天地之別,她自然是完全無法相信,唐舞麟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晉陞到這種程度。

馬山一抬手,把龍雨雪扒拉到一旁,冷冷的道:「有話到軍法處再說!」一邊說著,他的手就已經抓到了唐舞麟的肩膀處。他要先把唐舞麟肩膀上的軍銜撕下來。

他在血神軍團作戰二十年,都還沒有提升到將軍,一個新兵,竟然膽敢帶上少將軍銜,這讓馬山不禁氣不打一處來,大為憤怒。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