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那些怪物影子雖然體積龐大,可是此刻依附在地面上之後,它們的移動速度非常快。即便洛凡的速度已經遠超同境界的武者太多太多了,可依舊難以追上,不過好在他施展開了御風訣,這才勉強能夠吊在後邊。這還是吊在周芷嵐的後邊。

因為周芷嵐的速度比他快太多了,她完全能夠跟上那些怪物影子,而且如果她願意的話,完全可以追上去並且超過那些怪物影子。

不過她現在要做的是跟蹤,同時也是在跟洛凡一個坐標。所以此時前方的周芷嵐就像是一個黑暗中的火把一樣,讓洛凡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追趕。

當然,奔雷訣的爆發速度比御風訣要快的多。可是那只是段時間內的爆發,所以洛凡並沒有施展出來。

此刻那些怪物影子洛凡是無法看到的,他能夠看到的只有周芷嵐的背影。這呼嘯著在這片昏暗的世界中,更是有著強烈的風沙吹來。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那在前方的周芷嵐終於放慢了速度,而洛凡這裡也立即加快了速度。因為他知道那些怪物影子應該也放慢了速度,或者已經回到了它們的老巢了。

果不其然,當洛凡追上周芷嵐的時候,周芷嵐已經完全停了下來,而且目光看著前方。

洛凡也同樣看向了前方,可是當他抬頭看去的時候,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因為那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口巨大的深淵!或者說是一個巨大的風穴!

昏暗之中,平地上一口巨大的深淵就好像是一隻巨大的饕餮張開了血盆大口,的還有著一陣陣陰冷的風從那深淵之中吹來!

「它們,就是進入到了這深淵了?」洛凡感到有點兒口乾舌燥。

周芷嵐點了點頭,肯定了洛凡的猜想。

如果只是尋常的深淵的話,洛凡還不至於此,可是眼前這口深淵顯然並不尋常啊。先不說此時深淵中噴薄而出的陰風,單單是那些詭異的怪物影子就是從裡邊出來的。那也就是說,下邊可能會有著更多的詭異的怪物影子?那就像是一隻螞蟻窩一樣啊!如果進去了,那豈不是危險無比?

「我們下去看看吧。」沉吟了片刻,周芷嵐這裡也是有了決斷。

「咕嚕!」洛凡咽了口唾沫,「真要下去啊?很危險的。」

然而周芷嵐直接給他丟了個白眼,「還有你洛凡慫的時候?」

洛凡囂張的時候她可是見過不少,可是洛凡認慫的時候,她還真的少見。

「下邊可是未知的啊,我親愛的世界!」洛凡嚷嚷一句。 第兩百八十一章

「趕緊給我下去!」然而,周芷嵐卻沒有半點含糊,直接一腳就踹在了洛凡屁股上,將他給踹進了那深淵裡。

洛凡口中慘叫一聲,那聲音在深淵裡回蕩著。

而周芷嵐也沒有猶豫,緊隨其後也跳進了深淵。

不過兩人進入了深淵之後,下降的速度並非很快,因為深淵內有些強烈的風吹出來。而且兩人也都放慢了下降的速度。

洛凡在一邊下降時,還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出來,仔細地警惕著周圍的情況。

只是兩人也不知道下了多深,依舊沒有發現那些怪物影子的蹤跡,就好像它們一下子完全消失了一般。

而且,這口深淵好像深不見底。洛凡心裡估摸著他們已經下降了應該有千丈之深,可仍舊沒有到底,而且那強烈的陰風也沒有聽過。

「注意些,我們對面下方兩百丈的地方!」忽然,周芷嵐的聲音傳進了洛凡的耳中。

雖說風聲比較大,可是修為到了他們一個層次,已經完全可以傳音了。

聽得周芷嵐的聲音,洛凡也不由得注意起來。

「那是……一個洞口!」洛凡照著周芷嵐所說的方向感應了過去,然後立即就發現了問題。

當下兩人也就馬上朝那洞口靠近了過去。畢竟像這樣的洞口,他們之前完全沒有看到過。

在黑暗之中,洛凡能夠感應到那洞口足足有五丈有餘的直徑大!完全可以讓那些體積龐大的怪物影子爬出去。

「小心!」就在他們將要靠近那洞口的時候,周芷嵐直接一把就扯過洛凡的衣襟,拖著洛凡貼靠在深淵的牆壁上。

洛凡立馬察覺到了問題所在,在他們的頭頂上空,正有兩隻怪物影子正飄然而落,就像是兩張巨大的,輕飄飄的紙張從上邊飄落下來!

只是片刻,那些如紙張般的怪物影子就已經飄落到了先前他們發現的那個洞穴處。

沒有一點意外,那怪物影子直接就飄進了那個洞穴!

直到那些怪物影子已經飄進了洞穴好一會兒,兩人才再次悄然靠近了過去。

「我先進去吧。」洛凡看了看那洞穴,說道。

周芷嵐點了點頭。

洛凡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同時鬼影與那徽章印記同時顯現出來。在感應到洞穴之中並沒有什麼異常之後,洛凡也就一步踏進。周芷嵐緊隨其後。

兩人步入了洞穴之後,便一路向前。

一路上倒也沒有遇到那些怪物影子。

約莫小半個時辰之後,洛凡和周芷嵐同時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座地宮!」洛凡給周芷嵐傳音,在洞穴的盡頭,那裡是一個地宮的入口。

「進去,有人來了!」然而,周芷嵐傳音給他時,卻讓洛凡愣住了。他剛想要釋放精神力去查看身後,可周芷嵐直接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衣襟。

「別釋放精神力。」周芷嵐拖著洛凡就進入了那地宮。

對於周芷嵐洛凡還是信任的過的,也沒有猶豫,隨同周芷嵐進入了地宮。

當他們剛進去到地宮的時候,洛凡再次呆住了,先前他生怕驚擾到地宮內那些怪物影子的存在,所以並沒有將精神力釋放到地宮內。所以也就不知道這地宮內的情況。

倒是周芷嵐顯然已經察覺到地宮內的情況了,所以並沒有感到意外。

地宮之內,洛凡看到了一隻只巨大的怪物排布站立在地宮之內。看起來就像是在守護著這地宮一樣。

然而讓洛凡震驚的是,這些怪物並非是如先前那些影子,而是實體的!

洛凡震驚過後,也發現了,這些怪物並非是生物體,而是雕像!

「這邊來!」洛凡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周芷嵐就直接拖著他躲進了一隻巨大的怪物雕像身後,同時洛凡還感應到從周芷嵐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能量將他和周芷嵐都籠罩其中。

那能量其實就是一股將他與周芷嵐的氣息完全掩蓋掉的能量。

「師姐,你說這裡邊會是個什麼地方?」一個聲音從之前那洞穴里出來。

「不清楚,我們先進去看看,看看有什麼好的東西先收走。後邊可是還跟著幾伙人呢。」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

「天吶!這些是……怎麼和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些詭異的怪物影子長的一模一樣啊!」那年輕男子的話音隨後傳來,聲音在偌大的地宮裡回蕩著。

「都小心些,那些怪物影子可不是善茬。」那女子警告道。

「師姐,這裡有一口爐鼎!嘿嘿,要不我也做師姐的爐鼎吧?」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過了一會,又傳來那青年的聲音。

聞聲,洛凡也是滿臉古怪地看向周芷嵐,同時傳音喊了一句:「師姐……」

「想死是吧?」周芷嵐剜了他一眼,傳音道。

「沒個正形!」而外邊那師姐卻是嗔怪道。

「哈哈哈,兄弟,不用這樣的,你師姐可以做我的爐鼎!」 逐風流 然而,就在這時,另一個聲音卻從洞穴里傳來。

聞聲,那兩名修士也沒有慌亂,因為他們早就已經知道現在他們身後。

「呵呵,就怕你沒那個能力!」那青年修士看著洞穴的方向,冷冷地說道。

片刻,那洞穴之中陸續進來了四個人,不過這四人顯然是一夥的。本來按照規矩每個宗派只能有兩名弟子進入到這座上古戰場的。當然,這四人其實也是來自於兩個門派,但是他們這兩個門派只見關係不錯,所以這四人直接就選擇了合作。

「原來是陰陽宗的啊,我說怎麼這麼喜歡爐鼎呢。美女介意多幾個面首嗎?」那四個青年笑著說道,就好像在跟那陰陽宗的女子商量一件尋常的事情一樣。

「好啊,那你們可要活下來才行哦。我也很想嘗嘗婆羅門和摘陽閣修士的味道呢。」然而,那女子也是淺淺一笑,舔了舔嘴唇,說道。

「童兄,你們兩個對付那男的,女的我們兩個對付!」

摘陽閣的修士也很是果斷,立即就分配好了,而且完全以多壓少!

「沒問題!」那婆羅門的弟子也點了點頭。 當即,那婆羅門的弟子與摘陽閣的自己也沒再多言,直接就向陰陽宗的兩名弟子撲殺而上。

但是,那兩名陰陽宗的弟子並沒有慌亂絲毫,他們兩人直接背靠著背應戰著那四人。

一時間,竟然雙方難分高下!

「該死的,將他們兩人分開,他們的配合太完美了!」交手片刻,那四人也都看出了問題所在。

可是,就算他們四人想要將陰陽宗的兩名弟子分開也一時間無法做到!

看到地宮之中刀光劍影的,還有聲聲劇烈的轟鳴聲回蕩著,洛凡和周芷嵐兩人卻是自得其樂,這倒像是作壁上觀了。

不過兩人也都驚嘆於那陰陽宗的兩名弟子竟然聯手如此的厲害。

約莫半炷香過後,隨著一聲轟響。那兩名陰陽宗的弟子終究還是有些不敵,兩人的聯手直接就被破解掉了。可饒是如此,兩人聯手足足就抵抗了對方四人半炷香的時間,由此可見這兩人聯手之後所發揮出來的實力之強了。

那四人雖說也能夠將陰陽宗的兩名弟子分開,可他們這裡也是顯得有些狼狽。

不過現在已經將對方分開了,自然也都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四人按照先前的計劃分作兩組,直接就對那兩人展開了更加猛烈的攻勢。

畢竟能夠被宗門選派來這上古監獄的,每一個弟子都實力強悍,而且幾乎修為都在七絕聚魂境,只有像洛凡這種特殊的才會修為薄弱些。可這樣的人都是少之又少的。

宮殿內隨著那四人強烈的攻勢展開,那兩名陰陽宗的弟子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陰陽交合!」就在這時,那兩名陰陽宗的弟子同時口中怒吼一聲,在這黑暗的宮殿之內,竟然能夠看到兩道帶著光彩的氣流從那兩名陰陽宗的弟子身體中飛射而出。一個是炙熱的火紅色,另外一個則是寒冷的藍色。

那兩道氣流從兩人身體之中爆射出來之後,直接就在宮殿的上空融合在了一起,瞬息間,兩人的實力竟然直接暴漲起來!

瞬間就將本來將要敗落的場面給穩定了下來!

「躲在後邊的那兩位,如果你們再不出手的話,那麼等他們解決了我們,估計你們也難以逃脫吧?」

在穩住了局面之後,那陰陽宗的女子突然叫喝一聲。

洛凡和周芷嵐對視了一眼,顯然他們已經被發現了。

「是你的寶物不夠強?」洛凡抱怨了一句。

「是他們陰陽交合之後感應能力變得更強了。」周芷嵐白了他一眼,說道。

那地宮之中摘陽閣和婆羅門的弟子在聽了那陰陽宗女子的話語之後,也是心頭一驚,況且他們還聽到了洛凡和周芷嵐兩人像話之間撕逼的對話……

「我們也沒有別的意思,你們繼續大哈,那個,我們就先走了。」洛凡和周芷嵐從後邊走了出來,洛凡口中說道,同時他還向那口巨鼎走了過去。

「你想做什麼?」

那六人看到洛凡走向了巨鼎,當即就不敢了,竟然全部紛紛向洛凡這裡轟了過來。

炮灰逆襲手冊 洛凡被嚇的一哆嗦,整個人都退了回來。

「轟轟轟……」

不過那六人的攻擊全部都落在了那巨鼎旁甚至是落在了那巨鼎上。

只不過即便是受到了轟擊,那巨鼎竟然完好無損!

「真的是個好東西啊,師姐!」洛凡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巨鼎,對周芷嵐說道。

「既然是好東西,那就搶啊!」周芷嵐沒好氣地說道,同時話語也十分的霸氣,「況且,這還是我們先發現的,畢竟我們先進來的。」

「嗯,對頭,是我們先發現的,你們幾個,靠邊站,愛打一邊去打。」洛凡也很理直氣壯,雙手一叉腰,說道。

然而,面對著眼前這突然出現的雙人組,那六人也都一陣無語。更重要的是,這個雙人組好像有點兒奇葩啊,一個看不清修為,一個只有一絕聚魂境……一絕聚魂境啊!他們分分鐘都能夠虐殺的存在竟然敢跳出來叫囂。估計那看不清修為的女子應該修為也不高,只是其身上有著寶物遮蓋了她的氣息。

陰陽宗的兩名弟子也沒有想到,他們叫出來的竟然回事這麼一對囂張的奇葩……本來還指望著洛凡和周芷嵐這裡能夠牽扯住摘陽閣和婆羅門的弟子,然後形成一個三足鼎立的局面。現在好了,人家完全就是想要獨吞掉寶物啊!

「我告訴你們哈,我師姐發起威來,連我都怕,你們幾個的小命根本就不夠看,不,是不夠砍!砍死你們!」洛凡這裡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張口就補充了一句。

他身旁的周芷嵐:「……」

「哼!我們兩先解決了這兩個傢伙!」婆羅門的弟子冷哼一聲,顯然也是看不慣洛凡這裡的囂張,直接就衝上了上來!

「師姐,上!」洛凡一揮手,指著那兩名衝殺而來的婆羅門的弟子,信心十足地說道。

然而,面對著那撲殺而來的兩名婆羅門的弟子,周芷嵐冷哼一聲,當然這也是對洛凡的冷哼,手中的長劍鏘的一聲出鞘。瞬息間就看到兩道銀色劍氣劃過黑暗的地宮。

「轟轟!」

兩道劍氣直接就落在了那兩名婆羅門弟子的身前,那兩人幾乎沒有反應過來,瞬間他們就被擊飛了出去。同時口中噴出了大口鮮血。他們全然沒有想到周芷嵐這裡竟然真的會這麼強!

此時婆羅門的兩名弟子直接就受了重傷,根本就沒有了還手的餘力。

「看到了吧?我都說了,我師姐發起威來,連我都怕。」洛凡此時又站了出來,雙手叉腰,很神氣地說道。

那本來還滿是震驚的陰陽宗和摘陽閣的四人聽得洛凡這話后,再一次無語了。但是,好像還真的是那麼一回事。這女子竟然一出手就能夠將兩名婆羅門的強者給重傷了!這種實力,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有的。

「敢問兩位師出何派?」那摘陽閣的一名弟子也是很客氣地問道,顯然對洛凡他們這裡也是選擇了慎重。 「哼,現在才知道客氣了是吧?剛才喊打喊殺的時候幹嘛去了?都叫你們多一變去了。我們是來自……」

「哼!」洛凡剛想說,可周芷嵐卻冷哼了一聲。

「我憑啥要告訴你?」洛凡也是話語一變。

那幾人也是被洛凡這話給咽到了,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囂張的不要不要的。

其實就連周芷嵐都覺得洛凡囂張的有些過分了,特別是現在這狐假虎威的模樣,讓她有一種再踹洛凡一腳的衝動。

「嗡嗡嗡……」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嗡鳴聲響起,同時只見那巨鼎竟然自主地開始顫動了起來。

眾人的目光都紛紛被吸引了過去,看向了那巨鼎,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此時他們都能夠看到那巨鼎上有著幾塊被染紅了的地方,不過一想他們就知道了,那被染紅了的地方其實就是先前那兩名婆羅門弟子在周芷嵐手中受傷之後,噴洒出的鮮血給沾染上去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