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的話,孤男寡女,四目相對,很容易就會擦出荷爾蒙的火花,讓人熱血沸騰,意亂情迷!

為了防止邪惡的小火苗在兩人之間燃燒,沈勇故意只聊村裏工作的事情。

沒想到,歪打正著,聊著聊著,竟然讓他們兩人聊出來一套治村理念,並且做好了明天的工作安排。

聊八卦感情越聊越興奮,聊工作越聊越困!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王詩語竟然抱着沈勇睡著了!

兩人相擁,一覺睡到大天亮!

醒來之時,王詩語竟然很從容淡定,也不喊也不叫,也不檢查自己身體。

「勇哥!勇哥!?我們錯了!」

門外突然傳來趙大彪的喊聲。

沈勇出門一看,竟看到趙大彪、趙二虎和趙三狗,三兄弟竟然在門口跪着。

「你們仨跪這幹啥啊?快起來!」

沈勇問道。

「勇哥!我們仨一夜沒睡!討論了一個晚上!覺得昨天晚上我們不顧形象地胡吃海塞,做的不對!你教訓我們吧!」

趙大彪道。

「行了!我還以為啥事呢!知道錯了,以後改了就行了!我沒啥可教訓你們的!我找你們是有正事的!」

沈勇道。

「啥事啊?勇哥」

趙大彪問道。

「到桃山上找一塊可以蓋豬圈的地方!」

沈勇道。

「啊?勇哥,你要養豬啊?」

趙大彪吃驚地問道。

「是啊!」

沈勇道。

「勇哥!現在的豬價可不比前一陣子了!豬價掉的離譜,許多養豬場都賠錢了!現在還是不養豬比較好啊!」

趙二虎起身道。

「是啊!勇哥!在山上養豬不安全吧!我之前在桃山上溜達時候,見到有野豬群的蹄子印!還不少呢!咱先不說豬價能不能上去,就是這豬圈的安全問題都保障不了啊!」

趙三狗道。

「沒事!你們不必擔心!我自有辦法!」

沈勇道。

聞言,趙家三兄弟也不再說什麼了!

他們認為,只要沈勇決定的事情,跟着干就行,莫問太多!

問得多了,沈勇也不會說的!

沈勇吩咐趙二虎和趙三狗開皮卡車去縣裏的養豬場,買十頭半壯的大白豬回來!

兩人聽到吩咐,就回家開車去縣城了!

沈勇和趙大彪往桃上尋找蓋豬圈的地方!

王詩語起床之後,則是去了李坤家,按照昨天晚上她和沈勇商量的治村步驟,有條不紊地展開工作。

這讓她明白了一個現在辦事的真理:

只要錢到位,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三天後。

鎮上的電力和通訊工程隊,來到山桃村,迅速地展開了工程!

帶有衛生室、活動中心、圖書室以及村幹部宿舍的高規格村委會,也得到了鎮上的批准。

還有幼兒園和小學也一併得到了審批!

李坤老早就看好了建築位置,並且請來了鎮長做第一鍬土的奠基人。

隨後,鎮上的建築隊便開始了挖地基,建房。

村民們得知了這麼多的好事之後,都是喜笑顏開,蹦著高的開心!

村民們有能幫上忙的,也都紛紛伸出援助之手,無私地幫忙建設山桃村!

而且,村民們見王詩語,都是像看到了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一樣,恨不得給她跪下磕頭感謝!

王詩語在山桃村的聲望一下子蓋過了沈勇的聲望!

而且,王詩語還被評為雲河縣最美扶貧女大學生村官!

事迹在各大媒體頭版頭條,爭相宣傳,可謂是,美譽萬人傳!

沈勇在桃山的木峰上找到了一塊十多畝的荒地,便宜承包下來,養豬!

這塊荒地,雖然土多石少,但就是不怎麼長草,也不長樹,更不長莊稼!

村裏人都說這塊荒地是「漏地」!

意思是說,這塊地存不住養分,養分流失過快,種啥都不長!

這天。

沈勇和趙家三兄弟在木峰上,用長木頭蓋豬圈。

沈勇削木頭,趙家三兄弟栽木樁,綁圍欄,搭豬棚,釘食槽!

忙得不亦樂乎!

「勇哥!這十頭豬都在這餓三天了!啥都沒吃啊!再餓,恐怕就要被餓死了!咱還是給它們弄點飼料吃吧!」

趙大彪指這那十頭餓得皮包骨頭,卧在一起,一動不動的半壯大的大白豬道。

「沒事!餓不死!再餓一天!明天給它們吃點好東西!讓它們脫胎換骨,買個好價錢!」

沈勇道。

「嗯!好吧!我們都聽勇哥的安排!」

趙大彪道。

突然,木峰的山腰上傳來一陣叫喊聲。

「勇哥!勇哥!勇哥在嗎?」

沈勇往遠處一看,喊話的竟然是李蛋。

「咋滴了?李蛋?」

沈勇問道,「是不是想要讓張櫻桃回家和你一起住啊?別着急,對你有一年考驗時間呢!好好表現吧!」

李蛋氣喘吁吁地跑上來,上氣不接下氣地道:

「勇哥!不是張櫻桃的事!俺和張櫻桃已經和好了!她已經不再張春桃家住了,跟俺回去住了!俺倆就想着得空去你家感謝你呢!如果不是有你的那一次教訓,俺也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俺現在已經不懶了,俺現在幫助建村委會呢!」

「呦!你小子可以啊!本來說好的一年考驗呢!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打動了張櫻桃的芳心了!不過,這也是張櫻桃心軟!你以後可不許再打她了!不然的話,我可不會輕饒你!」

沈勇道。

「是!勇哥!你教訓的是!張櫻桃長得那麼漂亮!俺以後可不捨得再打她了!俺還指望她能給俺生個白胖小子呢!」

李蛋傻笑道。

「好了!不說你的事了!你喊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沈勇問道。

「哦!對了!勇哥!村委會那出大事了!來了一個叫吳英凡的男明星,帶了十幾個人,不但砸了村委會的地基!還要把王詩語村長帶走呢!你快去看看吧!」

李蛋急切地道。 榮東原以為,這一次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後,對於楚塵而言,他再無用處。

在楚塵的身邊,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好比昨晚所做的事情,榮東心中不曾有過一絲的悔意,在看見楚塵推門進入包廂的那一瞬間,榮東更加是感覺宛如一束光照射了進來。

他不願意自己這輩子還是那個終日遊手好閒的太子爺,他還想給楚塵辦事。

當聽見楚塵還有任務給他的時候,榮東頓時就振奮,「我受的都是皮外傷,用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

「那最好了。」楚塵和榮東聊了幾句之後,就和宋秋離開了醫院。

今天有一件特別重要的事情。

楚塵的華夏文化傳承使者稱號徽章授予儀式,將在羊城的華騰酒店舉行。

萬眾矚目。

下午的時候,網路上的輿論漸漸地從華夏官方回應流言轉移到這個稱號徽章授予儀式上。

「這可是莫大的榮耀啊!」

「除了楚塵,沒有人配得上這個稱號。」

「聽說錢老爺還要在這個儀式上,就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向楚塵道歉。」

「蕭朗的經紀人剛剛通過媒體發布了一個消息,今晚的儀式上,蕭朗也將會出現在現場,為楚塵彈奏一曲。」

消息一下子炸開。

不少人的期待感更足了。

除了蕭朗外,還有幾位頂級的明星將會出席今晚的儀式。

楚塵被授予華夏文化傳承使者稱號徽章儀式,被稱為最高規格的一次稱號徽章授予儀式。

「其他省的代表們肯估計都酸了。」

「啊啊啊,好想去現場,今晚在現場的人真的有福了。」

「華騰酒店,我來咯。」

下午五點,華騰酒店附近已經是人潮洶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