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即便是這樣,巫樂現在的心情也是不錯,本來以為幫古斯塔夫他們小隊做的這個任務就要泡湯了,沒想到中途卻冒出一個人,這人還是東華學院的。

別的學院巫樂不敢說,但東華學院可是他弟弟巫咸說的算,不管怎麼樣,這人既然是東華學院的學生,聽到他的名字就不可能不賣他幾分面子!

再者,說不準這人就是因為知道的身份,所以才出手的呢!

如此想著,巫樂怎麼能不開心?哪知他正要開口跟司徒謹說話,卻一眼看到正迎面朝著這邊走過來的加雷斯幾人。

當然,巫樂是不認識加雷斯跟特里斯坦的,但是他卻認識傑蘭特跟貝狄威爾,尤其是傑蘭特,不說跟他弟弟巫咸之間的過節,就是跟他之間也有點小過節。

之前傑蘭特跟著沃辛正風光的那陣,兩個小隊在一個古遺迹裡面碰到,巫樂主動開口說願意跟沃辛他們小隊聯手,沒想到沃辛還沒開口說話,傑蘭特卻一口回絕了他,那種不屑於跟他聯手的眼神,直到今日巫樂都記得清清楚楚。

巫樂是一個心胸極度狹窄的人,正是因為那次的事情,巫樂後期才幫他弟弟巫咸出主意,把沃辛他們小隊引到了大地金猿的洞穴。說起來,那大地金猿的洞穴還是他巫樂發現的!只是這事只有巫咸跟巫樂兩人知道,傑蘭特他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呢!

巫樂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坐在地上,看著正朝這邊走來的幾人,待幾人走近,巫樂一臉諷刺的眼神看著傑蘭特:「傑蘭特,你來這裡幹什麼?」

傑蘭特的目光在巫樂的身上淡淡掃了一眼,然後轉過頭,看著自紫電狂暴熊身體中浮現出的一個圓黑的魔核,那魔核周身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懸在紫電狂暴熊身前的虛空中,彷彿正等人去取它一樣。

「那個就是紫電狂暴熊的魔核,只要得到了它,我們隊里的每個人都能獲得八千積分!」傑蘭特開口道。

司徒謹也轉過身,看著那浮在半空中的魔核,突然伸出一手,遙空對著那魔核一張手,下一秒,那魔核竟然直線朝著司徒謹這邊飛來,最後飛入了司徒謹的掌心。

司徒謹將那魔核拿起,放在眼前細細打量,這時,巫樂惡狠狠的看著傑蘭特跟司徒謹,道:「你們想幹什麼?是想從我們嘴邊搶東西吃是嗎?」

傑蘭特以前就看不上巫樂,加上又有巫咸那層關係,他壓根就懶得搭理巫樂,而司徒謹也不說話。

那巫樂一連說了兩句話都沒人理他,感到自尊大大受損,本來心裡對司徒謹生出的好感早就消失得一乾二淨了,如今已經把司徒謹給連帶著恨上了。

見巫樂臉色發青,加雷斯笑道:「什麼叫從你們嘴邊搶東西吃?你們要是有能耐吃的話,早就給吃下去了,哪裡輪得到我們來搶呢?」

(未完待續。) 加雷斯說完一句,緊接著又道:「自己沒本事話還那麼多,我們在旁邊等了這麼久,你們都沒辦法弄死那畜生,現在司徒兄出手弄死了那畜生,好歹也算救了你們一命,你不感激就罷了,還口口聲聲說我們搶你們東西,你還要臉嗎?「

雖說加雷斯跟這巫樂本身沒有什麼過節,但是聽了貝狄威爾先前的那番話之後,他早就把巫咸看成了自己的敵人,而這巫樂又是巫鹹的哥哥,所以他自然看這巫樂也不順眼,所以一開口就撿難聽的話說。

「你……」巫樂被加雷斯一噎,半晌沒說出話來。

這時,古斯塔夫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聽到加雷斯的話,古斯塔夫笑道:「這位兄弟,話可不能這麼說,那畜生是你們弄死的沒錯,但是如果不是我們前期費盡心力將它重傷,你們能這麼容易就弄死它嗎?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殺死這頭畜生我們至少出了九分力,而你們至多出了一份力,你覺得呢?」

聽到傑蘭特剛剛的話,古斯塔夫已經知道司徒謹幾人來者不善,不過古斯塔夫跟巫樂不同,首先他跟傑蘭特和貝狄威爾可沒什麼過節,其次,他是個工於心計的人,考慮到自己這方現在處於不利地位,他並不想激怒司徒謹幾人,所以他一開口語氣便較為婉轉。

見紫電狂暴熊的魔核被司徒謹拿在手裡,古斯塔夫看向司徒謹道:「兄弟,我是洛迦學院的古斯塔夫,你也看到了,為了得到這個魔核我們兩個小隊損失慘重,事到如今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希望兄弟能把這個魔核讓給我,我們整個洛迦學院都會記住兄弟的恩情。」

古斯塔夫前面的話說的很好聽,但最後一句話卻明顯就是威脅,他這話其實是在警告司徒謹幾人,如果得罪了他就等於是跟整個洛迦學院作對,所以希望司徒謹不要跟他搶東西。

兩世為人,司徒謹這識人的功夫不能說特別厲害,但也不差,古斯塔夫剛剛說話的時候看似滿臉笑容,但眼睛中隱藏的那抹殺機卻沒有逃過司徒謹的眼睛。

這古斯塔夫乃是一個隱忍之人,如今見自己那邊處於劣勢,所以語氣溫和,事實上心裏面早就已經把司徒謹幾人當成了敵人,就算司徒謹現在把魔核給他,古斯塔夫也根本不會領司徒謹的情,在他心裡,這魔核本來就是他的,是司徒謹他們搶了自己的東西。

簡單說其實就一句話,不管司徒謹給不給古斯塔夫魔核,他都已經把古斯塔夫給得罪了,只不過古斯塔夫現在沒辦法拿司徒謹他們怎樣罷了!

司徒謹心裡既然早就已經看清了這些,他自然不會把魔核交給古斯塔夫。側過身,看著古斯塔夫,司徒謹一聲輕笑,道:「抱歉,到手的東西我可不會再吐出去,至於你們整個洛迦學院的恩情,我也要不起!」

那斯朗特就撐著手坐在古斯塔夫身邊,聽到司徒謹的話,斯朗特一臉不善的看著司徒謹道:「MD,你小子說什麼?」

古斯塔夫沖著斯朗特擺了一下手,斯朗特立馬不再說話,這時,古斯塔夫依舊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司徒謹,口裡卻冷聲道:「小子,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東華學院的老大是巫樂他弟弟巫咸吧?就算巫咸見到我,也要賣我幾分面子!你明白我的話嗎?」

古斯塔夫這話其實說的已經是相當謙虛了,別說巫咸那在大院百名之內都找不到的名字,就是個人成績在前百之內的巫樂,在古斯塔夫面前都得老老實實的。

沒想到,古斯塔夫說完后,司徒謹卻不咸不淡道:「巫咸是誰?抱歉,我不認識。」

說完,司徒謹一副不想再繼續說下去的樣子,對加雷斯道:「加雷斯,你不是說要給我們做熊肉吃嗎?趕緊去收集你的食材,弄完了我們走!」

聽到司徒謹的話,加雷斯這才想起這件正事,二話不說,趕緊朝著那暴熊倒下的地方跑了過去。

見狀,古斯塔夫的臉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他冷冷的看著司徒謹,語氣森然道:「看來,你是不怕跟我們洛迦學院作對了?」

司徒謹迎上古斯塔夫的目光,絲毫不讓道:「怕的話,我就不會出現了!」

古斯塔夫大笑一聲:「好!」

話落,衣袖間銀光一閃,下一秒,一個半尺長的尖冰突然自古斯塔夫的手心飛出,快若閃電,直接朝著司徒謹的胸口飛去。

見狀,傑蘭特跟貝狄威爾神色大驚,就在這時,只見司徒謹眼睛微眯,手指微微一抬,下一秒,眾人只聽「叮」的一聲響,便見那尖冰已經掉落到了地上,而且還一分為二,變成了兩截,很明顯是被司徒謹用什麼利器給切斷的。

司徒謹的這一手大大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傑蘭特跟貝狄威爾,剛剛司徒謹瞬間殺死那紫電狂暴熊的種種舉動,就已經讓傑蘭特跟貝狄威爾大大吃驚,這會竟然不費吹灰之力擋掉了古斯塔夫的一記暗招,動作再自然不過,這可不是光用一句實力強就能說的通的,眼色跟心細程度更是一樣都少不了。

何況那可是古斯塔夫啊!大院中個人成績排名在前五十以內的人!就算現在的實力因為身體力竭而大打折扣,但剛剛放的暗招卻一點都不含糊,就連傑蘭特跟貝狄威爾都沒看清古斯塔夫扔出的是什麼,司徒謹卻能一下子出手把那暗招擋下,這本身就說明了很多問題。

傑蘭特怔了一下之後,嘴角卻突然浮現出一個俊逸的笑容。

多少年了?多少年他沒有過這種大快人心的感覺了?

這麼些年來,他處處隱忍退讓,就是不想再惹起什麼事端而連累別人。

就在剛剛,司徒謹說要出手搶東西的時候,他還覺得司徒謹膽子太大,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但現在,他卻發現自己相當開心,不只是因為司徒謹擋下了古斯塔夫的那一記暗招,更多的是因為他發現相比之前跟他組隊的那些膽小而又唯唯諾諾的新生來說,他果然還是更喜歡司徒謹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沒錯,不知天高地厚有什麼不好呢?他以前不也是這樣嗎?什麼都不怕、什麼事都敢做、什麼人都敢罵,雖然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他問心無愧,那就是他的真性情!這一刻,傑蘭特彷彿找到了以前的自己。

(未完待續。) 見司徒謹輕而易舉的擋下了自己的暗招,古斯塔夫也大為意外。雖說司徒謹剛剛展現的身手讓他感到有些小小吃驚,但那也只是小小吃驚而已,他根本就沒把司徒謹放在眼裡。

古斯塔夫跟巫樂不同,作為一名六級冰系魔法師,古斯塔夫跟大陸上的多數魔法師相同,心高氣傲,很少把什麼人放在眼中。

雖說大陸上多數魔法師的身體素質都很差,但古斯的身手卻很好,就算不使用魔法,他們這個洛迦學院的第一小隊里也沒有一個人能打的過他。

這就是為什麼古斯塔夫的個人實力能排在大院前五十的原因,也是為什麼他能穩坐洛迦學院第一把交椅的原因,這一點,從剛剛他對司徒謹放出的那記暗招就能看的出來,出手乾淨利落,時機掌控的也是恰到好處。

古斯塔夫抬起頭,重新把司徒謹打量了一遍,然後開口道:「行啊,小子,有兩下子啊?!」

司徒謹的眼睛向周邊微微一梢,開口卻道:「以你們現在的狀況,既然你敢對我出手,看來你是有所依仗了?!」

聽到司徒謹的話,古斯塔夫突然大笑了兩聲,然後開口道:「出來吧!」

話落,從兩座矮山後面的叢林中突然冒出兩支小隊,這兩支小隊中所有人的肩章上都寫著「洛迦學院」幾個字。

原來就在司徒謹他們剛剛出現的時候,古斯塔夫就已經暗中將自己的位置通過紫晶牌傳遞給了洛迦學院的所有小隊,這兩個小隊因為正好就在這附近不遠處活動,所以這麼快就趕了過來。

這兩支小隊一出現以後,便站在了兩座矮山之間的入口處,正好將入口的位置給擋住了。

見到這一幕,傑蘭特跟貝狄威爾臉上都出現了一絲凝重之色,對方的人數是他們的一倍,而他們這邊呢,他跟貝狄威爾經過之前的那些事情之後,現在戰鬥力都很一般。

而且雖說司徒謹的身手看似不錯,但加雷斯跟特里斯坦是什麼實力還完全不清楚,尤其是特里斯坦,一直默默不聞的很少說話,看起來實力也不會太強,本來他們是處於有利的一方,沒想到轉眼間形勢逆轉,這讓傑蘭特跟貝狄威爾都有些擔憂。

不過擔憂是擔憂,但兩人的眼中卻都沒有什麼懼怕的神色,傑蘭特看了一眼司徒謹,卻見後者臉上並無表情,就好像沒有看到那突然冒出來的兩支小隊一般,反而朝著加雷斯道:「怎麼樣?加雷斯,弄完了沒有?」

趁著這會功夫,加雷斯已經差不多把狂暴熊身上的好東西都給弄下來了,這加雷斯不愧自稱為美食家,刀工確實了得,就這麼一會功夫,就已經把小山一樣的暴熊身體給肢解了大半了。

聽到司徒謹的叫聲,加雷斯一躍從暴熊的身體上跳了下來,跑回到了司徒謹的身邊,拍了拍胸脯笑道:「放心吧,那畜生身上的好東西已經都被我給弄下來了,你們幾個這下可有口福了!」

司徒謹微微一笑:「那正好,我們趕緊離開這裡,找個地方試試你的手藝吧!「

加雷斯爽朗的笑了一聲,豪氣道:「沒問題,交給我!」

見自己這邊已經完全被人給堵在山口裡面,而司徒謹跟加雷斯還在那旁若無人的說什麼吃的事情,傑蘭特跟貝狄威爾都感到有些無語。

還有司徒謹剛剛說的什麼趕緊離開這裡?現在這情況,哪有那麼容易離開?

見司徒謹跟加雷斯這幅樣子,古斯塔夫臉色鐵青,這會他已經多多少少恢復了一些體力,勉強從地上站起來,冷哼了一聲道:「哼!搶了我的東西還想離開?你們還真是夠異想天開的!」

斯朗特也站了起來,滿臉敵意的看著司徒謹,沉聲道:「趕緊把紫電狂暴熊的魔核交出來!不然一會有你們好看的!」

巫樂本來就是古斯塔夫請來幫忙的,加上這會古斯塔夫已經叫來了人,也沒他什麼事,所以他只是坐在一旁,並不說話,但那神情卻明顯是想看司徒謹幾人被教訓。

這個時候,司徒謹終於才將目光看向山口,在那裡,剛剛被古斯塔夫叫來的兩支洛迦小隊正好將山口緊緊圍住,司徒謹放低聲音,對站在身邊的傑蘭特幾人道:「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不然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人過來,那時我們就走不掉了!」

傑蘭特也低聲道:「說的輕巧,誰還不知道要趕快離開,問題是怎麼離開?」

司徒謹目光直視前方,道:「一會我會先往外沖,你們見我有動作立即跟上就好,速度要快!」

貝狄威爾道:「衝出去?恐怕沒那麼容易吧?」

加雷斯也轉過身子,看著山口,想了想道:「這是在叢林裡面,我有優勢,要不然我先出招把那些人給困住?」

加雷斯說完,特里斯坦卻道:「恐怕來不及了,五里之外已經有人朝這邊趕過來了!」

加雷斯看著特里斯坦,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道:「五里之外的事情你怎麼知道?」

特里斯坦淡淡道:「聲音。」

加雷斯更不信了:「什麼?五里之外的聲音你都能聽到?你什麼耳朵?」

「行了,先別說了!」司徒謹道:「時間有限,就按我說的做吧!」

剛說完,古斯塔夫有些不耐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如果想跑,我勸你們立馬死了這份心!趁著我的耐心還沒用盡,現在你們趕緊把魔核給我交出來!」

司徒謹側過身子,開口道:「魔核我是肯定不會交給你的,不過臨走之前我可以給你另外一件東西!」

一邊說著,只見司徒謹的右手突然往前一甩,下一刻,一把寸尺長的利刃驀地從司徒謹手中飛出,朝著古斯塔夫疾射而去,速度之快,急若雷電。

古斯塔夫被司徒謹這一手弄的措手不及,身子慌忙往身邊一閃,但動作還是慢了一步,那利刃竟然將古斯塔夫的衣袖割開,把古斯塔夫的胳膊都割出一道很大的口子。

而就在這時,司徒謹已經回過身,雙腳往前一邁,下一瞬,整個人已經出現在了山口處的半空中。

那兩支小隊的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聽司徒謹一聲低喝:「火焰連珠!」

(未完待續。) 就在眾人剛剛聽到司徒謹嘴裡吐出「火焰連珠」幾個字的時候,只見半空中的司徒謹雙手朝下,下一秒,眾人只覺眼前藍光一閃,接著,無數長著尾巴的淡藍色火焰突然自司徒謹的掌前冒出,如流星一般朝著山口下方直射而去。

剎那間,山口處火光閃動、熱浪如潮。

那處于山口處的兩支洛迦小隊的所有人正因為司徒謹的突然出現而有瞬間出神,還沒反應過來,便見自己頭頂處一下子冒出無數長長的火焰。

這些火焰乍一出現,便銜著驚人的氣勢朝著他們這裡飛射而下,短短一瞬間,山口上方已經是火浪滔天。

這可把這兩支小隊給嚇壞了,所有人大驚失色,想都不想就開始東躲西跳,有幾個人甚至還因此而撞到了一起,還沒來得及」哎喲「出聲,感受到頭頂襲來的熱浪,立馬抬起屁股,奔命一般四散逃開。

司徒謹放出這個魔法本來就是為了打開山口的道路,見眾人四散開來,他整個身子在半空中一個側旋,便已經飛出了山口。

在他身後,傑蘭特、貝狄威爾、加雷斯無不大驚,就連一貫臉上都沒有什麼表情的特里斯坦都有一瞬間的失神。

就在剛剛司徒謹說要衝出這裡時,幾人還有些心裡沒底,但見司徒謹動身,幾人還是硬著頭皮跟上。一下子衝到了山口處,正在猶豫要不要動手的時候,卻見前方半空中藍光一現。

然後便有無數火焰自司徒謹掌前飛出,如流星一般朝著堵在前方山口處的兩支小隊直射而下,須臾,那兩支小隊的所有人便上躥下跳,四散逃開。

司徒謹的這一手不能不讓傑蘭特幾人吃驚,這些時日以來,司徒謹出手的時候總是拿著一把外形醜陋的大劍,所以傑蘭特幾人都以為是司徒謹是個劍士,但哪想到,司徒謹原來還是個魔法師!而且看這魔法的規模,明顯不是一個低級魔法師能釋放出來的魔法。

驚訝過後,見司徒謹已經一個旋身飛出了山口,幾人趕緊壓下心裡的吃驚,疾馳衝出了山口,然後跟著司徒謹的背影,一起躍進了叢林當中,轉瞬消失不見。

山口裡面,古斯塔夫一手捂著另一隻被司徒謹剛剛用暗器割傷的手臂,透過火光獃獃的望著司徒謹五人離去的身影,良久,喃喃道:「魔法師?他也是個魔法師?」

斯朗特自古斯塔夫身後走上前來,看著古斯塔夫道:「老大,沒想到那小子竟然也是個魔法師,而且還是火系魔法師,東華學院有這麼一號人嗎?之前沒聽說過啊!」

就在這時,另外一邊的巫樂也走了過來,聽到斯朗特的話,巫樂道:「東華學院我也算比較了解,以剛剛那小子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如果他早就進入了東華學院,我不可能沒見過他,看來應該是剛剛加入東華的新生。」

聞言,斯朗特轉身看著巫樂:「新生?新生就有這實力?」

古斯塔夫跟斯朗特都是魔法師,所以對於剛剛司徒謹釋放出的那一個火系魔法,二人看得都很透徹。

對於一個魔法師來說,魔法元力是其生存的根本,魔法元力跟魔法之間乃是非常直接的關係,魔法元力充足,釋放出的魔法便要規模有規模、要攻擊力有攻擊力,魔法元力不足,那就好像無源之水,即便能折騰一下,也肯定折騰不長久。

而且觀司徒謹剛剛放出的那個魔法,速度極快,這又是決定一個魔法師生存長久的另外一個重要方面,兩個魔法師對決,出手快的那一個肯定比出手慢的那一個要有優勢,這道理更是不用細說。

雖說大陸魔法師的地位日趨下滑,但是能成為魔法師的都並非常人,對天分跟悟性都要求極高,而且魔法那「無中生有、借大自然之力而生」的特性也決定了哪怕是一個一級魔法師,只要出其不意,也能對敵方造成不小的傷害。

這也正是為什麼魔法師這個職業雖然大勢衰落,但能成為一名魔法師,還是讓人引以為豪的原因。

見斯朗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斷,巫樂又道:「還有一點也能說明那小子是個新生,傑蘭特跟貝狄威爾想必你們也認識,能跟他們二人組隊的必定不會是老生!」

古斯塔夫沒有說話,斯朗特也陷入了沉思。

當年,以沃辛為首、傑蘭特為輔的東華第一小隊,在整個大院沒有幾人不認識,關於後來在他們身上發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略知一二,不過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雖然有很多人為這支小隊的變故感到惋惜,但也只是惋惜罷了,何況這種事情在這片死亡地獄時常發生,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

本來傑蘭特跟貝狄威爾這兩個人都已經快要淡出大家的眼球了,沒想到他們現在竟然又出現在這裡,而且隊伍里還出現了一個身手相當不錯的魔法師,這讓大家都覺得有些恍惚。

見古斯塔夫眉頭緊鎖,斯朗特開口道:「老大,不管怎麼樣,那幾個傢伙竟然敢從我們手裡搶東西,如果我們不追究的話,這事傳了出去我們這個洛迦第一小隊的臉可往哪放啊?」

斯朗特話落,剛剛被司徒謹一個「火焰連珠」給轟散的兩支洛迦學院的小隊已經都跑了過來,一個皮膚略黑的短髮青年跑在最前面,看到古斯塔夫,青年面露愧色:「古斯塔夫老大,抱歉,都是因為我們沒守住山口,把那幾個傢伙給放跑了……」

這時,古斯塔夫終於抬頭,開口道:「你們幫我通告全院,如果誰看到東華學院的一個黑髮碧眼青年,跟傑蘭特和貝狄威爾同為一個小隊,一定要即刻想辦法告訴我!「

聽到古斯塔夫的話,以青年為首的眾人都紛紛點頭,這時,卻聽古斯塔夫又加了一句:「還有,讓大家謹記!沒有得到我的命令,千萬不要隨便出手!」

(未完待續。) 見古斯塔夫說的如此莊重謹慎,斯朗特從旁道:「老大,就算那小子有點本事,也不值得咱們這麼小心謹慎吧?「

古斯塔夫眼睛微微眯起,想到司徒謹剛剛出其不意的先對他放暗器,然後才轉而破山口而出,遂擺了擺手道:「一個人實力再強,如果沒有腦子那也不足畏懼,但一個又有實力又有腦子,那就要小心待之,我這人做事一直是謀而後動,為的就是萬無一失!再小的釘子,如果小瞧了它也會為它所傷,所以即使那小子是個新生,我們也要小心對待!「

確實,古斯塔夫的為人就像是他自己剛剛所說的那樣,善於謀划、工於心計。

在旁人看來,這幾年來古斯塔夫之所以能牢牢把控住洛迦學院靠的乃是其自身的實力,但古斯塔夫身邊的人卻很清楚,古斯塔夫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更多的乃是靠其善於謀划和小心謹慎的性格。

跟古斯塔夫在一起呆的時間久了,斯朗特也知道古斯塔夫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之人,見古斯塔夫如此說,便點了點頭,然後對面前的兩支小隊道:「既然老大都這麼說了,你們就按老大說的去做,告訴大家遇到他們之後先通知我們,不要擅自動手!」

說完,看到前方地上倒著的已經被加雷斯給肢解的暴熊的軀體,自嘲的笑了一聲道:「嘿!這叫什麼事,我們張羅忙活了這麼久,沒想到到頭來卻是白忙活一場,倒是便宜了別人!」

古斯塔夫沒有說話,眼中卻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芒。

就在古斯塔夫他們這邊說話的時候,巫樂就站在另外一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他現在急於見到自己的弟弟巫咸,想知道司徒謹是誰?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會跟傑蘭特跟貝狄威爾一起組隊?所以這會他也沒心思去聽古斯塔夫等人說話。

巫樂卻不知道,別說是他,就算是他弟弟巫咸都沒見過司徒謹。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