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好在他們人多,是這邊的幾倍;而且此時不拚命,根本就沒有退路。

雙方避開三個土包,瞬間戰鬥到一起;一上來就是殺招,完全是不死不休之勢。

一時間魔氣縱橫,劍氣亂飛;運氣不好的被十幾個聖階同時擊中,瞬間便會被殺死;即使受了重傷,也根本就活不下去。

雖然聖階的恢復力很強,但是周圍的人完全不介意落井下石;所以不過片刻的功夫,就只剩下八個人相互對峙。

八個人都是聖階,都領悟了法則之力;一時倒是分不出勝負,所以只能對峙。

悉尼,小女孩,凱諾,還有八個人;在沒有其他人隱藏的情況下,還多出一個人來。

攻擊凱諾,殺死悉尼和小女孩,這顯然不靠譜;甚至於有變形機甲在那裡,他們都不敢靠近。

剛才十幾個人的魔氣斬,都沒有傷到變形機甲分毫;傻子也知道,對方防禦力恐怖到了極點。

而與變形機甲相對重傷,那肯定會被人聯手殺死;甚至於此時的八個人,都不敢動手;誰動手,那就是出頭鳥。

八個人不急,凱諾也不急;他現在巴不得八個人慢慢打,讓他多領悟一些法則之力。

出乎凱諾意料的是,聖龍居然領悟了黑暗法則之力;那輕而易舉的樣子,彷彿什麼法則到他面前都不算回事。

而黑暗閃電鼠,則是領悟了土之法則;隨著土之法則的領悟和提升,它居然想要將土之法則與黑暗法則和雷電法則融合。

如此舉動讓凱諾驚訝不已,然而也僅僅是驚訝罷了;因為這樣做非常的困難,即使是在神界,兩種法則融合的幾率也是億萬分之一。

在這其中,需要很多的機緣巧合和領悟;更多的,則是天賦;畢竟兩種法則之力融合為一種,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而凱諾在這段時間之中,黑暗法則和土之法則的確提升了很多;而且隨著時間的推遲,他領悟的只會更多。

聖階強者的耐性,那自然是不用說;誰都不想動一下,哪怕是動下眼睛。

如此這般僵持之下,八個聖階漸漸的有一絲不耐;畢竟繼續耗下去,並不是什麼好事。

旁邊還有一個至強者,一旦其真的出手;他們這邊,恐怕不會只死去一個;就像剛才的雷電攻擊,誰知道是蓄意而發,還是隨手一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即使是聖階強者也撐不住;畢竟如此壓抑的氣氛之下,實在是太消耗心神了。

唯一的基礎就是,誰動誰死;所以,他們全部保持平靜。

「咦,這次主神通道選拔的時間有點長,看樣子出現了什麼意外;把裡面的人全部傳送過來吧,反正是送到死神空間的。」

「我看行!」

一個百丈祭壇之上,兩個魔族靜靜地站立在那裡;其神色中滿是不耐,似乎也等的不耐煩了。

其中一個開口,另外一個點頭附和;隨後兩人同時口中念念有詞,漆黑的魔氣灌注那百丈祭壇之上。

原本正在僵持的幾個人,只感覺周圍魔氣快速轉動;緊接著眼前畫面一轉,居然出現在了一處百丈祭壇之上。

此祭壇由無數漆黑的骨頭搭建而成,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每一個符文,看上去都是異常詭異。

然而當他們看向周圍的時候,卻發現兩個魔族面露古怪之色;其身上氣息極其壓抑,他們根本就看不出其實力。

神級! 以他們一眾聖階的實力,還看不清對方的實力;毫無疑問,這裡的兩個人必然是神級;而且,最少也要是下位神。

百丈祭壇,下位神;這說明一個結果,那就是他們已經離開主神通道了。

通過了,所有人心中大喜,壓抑不住的興奮;此時的他們,終於徹底的放下心來了。

只是兩個下位神,看向下面的一眾人卻是面色古怪;只因為祭壇中的人數,實在是超過他們的想象;一個個擠在那裡,原本只能夠站下十個魔族的祭壇上居然站了二十一個人。

二十一個,比十個多出了十一個;而且在這其中,居然還有五個魔導師;這樣的實力也能夠活下來,還不知道躲哪個角落中呢。

凱諾自然也在其中,不過他的嘴角卻是勾起一絲微笑;原本他還怕暴露自己,沒想到居然又多出十個人。

如此一來,甘默等人自然不知道他的身份;就算只是懷疑,在這個人生地不熟隨便一個都可以捏死他的地方,也不會隨意開口的。

「人數挺多的,真的讓我很意外;看樣子你們是走差了,都沒有遇到。」

「不過既然能夠出現在這裡,就說明你們已經通過考驗;領悟黑暗法則和土之法則的,可以到我身邊來。」

開口的是兩個神級中的一個大漢,其渾身肌肉爆起,一道道魔紋閃動著金色的光芒;看起來,非常的詭異而強大。

他的話說完,立刻有十三個聖階走了過去;似乎除了凱諾和另外兩個運氣差點的聖階,其他的聖階全部是領悟了黑暗法則。

當然,這些人都是在外面領悟法則,然後在主神通道慢慢的參悟;最後,才有現如今的境界。

「嗯,人數還不錯,你們之後會加入魔神殿;如果千年之內進階神級,就會被留下來;否則,會被踢出魔神殿自生自滅。」

「至於你們嗎,按照規定是要送入死神空間的;不過主神是仁慈的,所以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在這魔靈城活動;能夠得到什麼,就得到什麼;一天之後到這裡,我給你們送到死神空間。」

「當然,你們也可以不過來;不過你們身上沒有特殊身份牌;到了夜晚,會被執法隊直接殺死。」

「好了,去吧。」

那大漢隨意的揮了揮手,凱諾便直接轉身離開;一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也給他足夠的準備時間。

從羅塞那裡,他也弄到了一些神晶;如果可以的話,自然是買一些神界的魔法金屬。

神界量產的礦石,肯定比神魔大陸好;因為這裡充斥著精純的法則之力;他到時候隨意的找個地方領悟一陣子,都可以實力大增。

離開祭壇附近,凱諾很快就發現身後跟著兩個人;這人不是別人,自然是悉尼和小女孩。

兩人不過區區魔導師,在神魔大陸還算是高手;但是在這魔靈城,什麼都不算;剛才一個邋遢的酒鬼從凱諾身邊走過去,其實力赫然都是聖階。

不過凱諾一路走過來,卻並沒有真的發現有什麼神級高手;似乎這條街上的人都是聖階,連一個魔導師都看不到。

難不成這些人都是下界魔族的,只不過天賦不好,沒有辦法進階神級;然後留在這裡,以保證自己的安全?

凱諾如此想著,卻也是差不多;這個魔靈城佔地方圓百里,看起來很大,但是在神界就是一個小村鎮;停留在心裡的人,也都是下界過來的「天才」。

只不過領悟法則的路並不是那麼平坦,所以自然有人碌碌無為;只能在這裡苟延殘喘,弄一些營生活下去。

「我建議你們兩個回去,等到晚上直接傳送去死神空間;這裡,並不安全。」

「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為交換的話,也可以拿出來;或許,我可以幫你們。」

兩個魔導師,在凱諾看來絕對是累贅;因為在這裡他已經是自身難保,不可能有餘力照顧兩個人的。

悉尼和小女孩一陣面面相覷,卻是微微點頭;緊接著,落寞的轉身離開。

凱諾滿臉的苦澀,卻也沒說什麼;因為此時兩邊的商鋪,就是他也一陣鬱悶。

魔獸蛋批發!

凱諾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個簡單的攤位,看上去非常的破舊;但是在裡面,亂七八糟的魔獸蛋居然完全當做垃圾的扔在那裡;凱諾精神力一掃,便發現那些基本上都是九級魔獸蛋。

被擺放好的,基本上都是聖階魔獸蛋,大地爆熊,黑龍,黃金龍甚至是火焰鳳凰;而這些魔獸蛋的價格,也不過僅僅是一塊神石而已。

其對面的店鋪出售各種各樣的魔獸材料,居然差不多都是聖階的;只不過價格便宜的出奇,一塊神石可以買一大堆。

還有一個店鋪,居然賣的全部是破碎的神器;隨意的堆放在那裡,標價一塊神石一個碎片。

凱諾看的那叫一個鬱悶,這樣的地方居然能夠形成商業區;說是破舊市場,還差不多。

基本上從頭到尾,全部都是垃圾;這讓他,不免露出失望之色。

「怎麼,兄弟對這裡的東西都看不上眼,需不需要在下幫忙。」

和善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凱諾隨意的看過去;卻見一個老者眯著眼睛,對著凱諾微笑不已。

「我剛到神界,對這裡不太熟悉;所以可以給我簡單的介紹一下嗎?」

「可以,不過我可以得到什麼?」

凱諾隨意揮手之下,一個聖階魔核直接出現在手中;緊接著遞給老者,說道:

「這個可以嗎?」

「我要十個聖階魔核。」

老者略微猶豫,開口說道;看他那不確定的樣子,似乎不認為凱諾可以拿出十個。

然而凱諾淡然一笑,直接拿出十個聖階魔核;送到老者手上,隨意的笑道:

「如果回答的讓我滿意,我再給你十個也可以。」

凱諾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讓老者神色微變;緊接著,露出獻媚之色。

一看凱諾的樣子就知道,是剛剛到神界;不過以其初級聖階的實力,可以拿出如此多的聖階魔核,足夠說明其實力;以他高級聖階的實力,都有些忌肆。

略微沉思,老者笑道:

「這個魔靈城並不是真的魔界城市,不過就是一個下界廢物聚集地;除了少數的幾個神級強者之外,基本上都是聖階。」

「他們依靠收集周圍的零散物品,勉強在這裡活下來;說是苟延殘喘,再合適不過了。」

老者滿臉的苦澀,估計其在下界也是一個天才;只不過在這神界沒實力沒背景,再不拼一下,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神界用什麼交易的?」

「神界的基本交易是神石,神石之上是神晶;一百塊神石可以換取一塊神晶,只不過通常而言沒有人會交換,因為神晶中蘊藏法則之力;即使拿到手,也多半會選擇領悟。」

「當然,這是對於我們而言的;對於那些有錢的人,神晶就是交易物品。」

「這個神晶也分等級,最下品神晶的是給聖階用的,中品神晶是給下位神用的,上品神晶是給中位神用的,極品神晶是給上位神參悟的;只不過有神晶也不一定可以參悟,畢竟這些人的天賦不見得跟得上。」

「神晶的兌換比例是一比一萬,但是有神晶一般沒人會兌換;尤其是中品以上神晶,那可是可遇不可得,基本上都在一些亡靈的古獸的體內,想要神晶就要殺它們。」

「而且中品以上神晶,根本就有價無市;偶爾出現一個,也會被大勢力搶奪;其他人,根本連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老者說著,語氣中滿是羨慕;看他的樣子就知道連神石都沒有,更別說神晶了。

而凱諾想到自己空間戒指中的神晶,估計就是羅塞用於領悟法則之力的;不過,應該是最低等的神晶。

神晶只有亡靈和古獸體內才有,應該屬於魔核一類;這樣的話,去死神空間那就更是非去不可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神石和神晶就都屬於能量體;用來製作亡靈機甲,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想要買一些神界的魔法金屬,級別要遠遠高於下界魔法金屬,在哪裡可以買到。」

「神界的魔法金屬被稱為神金,也算是最普通的魔法金屬了;通常一塊聖階魔核可以買一方,我就知道一個地方,看兄弟投緣就帶你去好了,給你算個便宜價。」

老者眼中露出一絲異色,似乎起了貪婪之心;畢竟凱諾的實力只有聖階,而看起來身上的聖階魔核卻是不少。

事實上凱諾身上的聖階魔核並不多,也就是從死去的聖階魔族那裡搶來一些;滿打滿算一兩百塊。

最重要的是,他有聖階光明玉,其價值,應該在聖階魔核之上,而且足有幾十塊。

他現在只想購置一些神金,然後製作出機甲戰士;要不然憑藉他的實力硬拼神級,完全是自尋死路。

打不過可以跑,凱諾可不想一直跑下去。

儘管眼前的老傢伙有些貪婪,明顯在打其他的主意,但是凱諾沒有太多時間;一天的時間,根本就來不及熟悉神界。

至於再去問其他人,這些生活在飢餓邊緣的墮落者,哪裡會有什麼好心人;到時候只會多生事端罷了。

如此這般,凱諾微微點頭;便跟著老者,向一個材料店走去。 跟著老者來到一個破舊的材料鋪,剛到門口,就有一個侍女打扮的少婦迎了上來;其實力不差,居然也有中級聖階的實力。

如此情形,讓凱諾一陣鬱悶;看樣子在神界,這聖階的確不怎麼值錢。

如果不是自己有些身價,估計這些聖階根本就不會搭理自己;而周圍人看到凱諾,卻是露出一副惋惜的樣子;似乎,是因為不能夠宰他而惱怒。

凱諾神色如常,直接進入材料店之中;一眼看過去,各種各樣的材料堆放在那裡;雖然看起來擺的不錯,但是其中明顯有一些濫竽充數。

其中還有一些五顏六色的礦石,雖然看上去似乎還不錯;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法則之力,也不存在任何的屬性,完全就是一些顏色特殊的石頭罷了。

這樣的東西都擺出來,明顯有些居心不良;估計,專門就是對付他這樣剛到神界的。

甚至於凱諾還發現了一塊散發著金色光芒的礦石,雖然看上去非同一般,但是其礦石上面不過有一個詭異符文;似乎是借用幻術,讓礦石發光的。

「我時間有限,我要的神金呢?」

凱諾話音剛落,一個面相精細的老者從裡屋走了出來;看到凱諾身邊的老者頓時面色一喜,大笑道:

「亨利老夥計,這次來幹什麼;上次賣給你的東西可是真品,我可是虧大了。」

「貝克曼老兄,哪一次我真的讓你吃虧了;這是我給你帶來的小兄弟,他想要購買神金;一塊聖階魔核一方神金,你可千萬不要多要啊!」

那貝克曼一聽,頓時面色大喜;頭也不回,大聲的喊道:

「把庫里最好的神金拿過來。」

幾個呼吸的功夫,一個小孩拿著一個儲物戒指飛快的跑了過來;其身上氣息不穩,赫然是剛進階聖階。

凱諾嘴角一陣抽搐,他是真的被打擊個不輕;這個小孩的年齡頂多也就是十四五歲,卻有聖階實力;這份天資,居然在這裡打雜。

看到凱諾目光中的異色,貝克曼不由露出一絲微笑;緊接著將空間戒指拿到手中,從裡面拿出一塊黑色的金屬。

「小兄弟,這可是我們魔界特產的神金;其他的特點沒有,但是堅固程度絕對沒得說;即使是神級強者全力一擊,也不見得可以將其一分為二。」

貝克曼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毫不在意的將黑色的礦石遞到凱諾的面前;凱諾那在手中,感覺重量的確還不錯。

下一刻其手上用力,居然瞬間在礦石上留下五個清晰的手印;如此情形讓貝克曼一愣,亨利的眼中也露出驚訝之色。

要知道這塊黑魔金雖然算不上真正的神金,但是僥倖程度絕對沒得說;神級一擊不能毀掉那是真的,但是絕對不至於被一下捏出五個手指印。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凱諾的力量非常強大;甚至於單憑肉身,已經快要接近神級強者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