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他想問的倒是葉家的情況。據說當年有傳,葉家就是上古四大世家的將家。甚至現在不管是聖殿還是很多世家之中,都已經有這個說法,可這些年,葉家都沒公開承認。具體如何,無人得知,潘黎當然也好奇……只是,這種事算是私密了,潘黎張了張嘴,但最後想想,還是沒有問出口。

之後又是一番寒暄,潘黎倒是精神頭兒不錯。而待差不多的時候,葉鈞也不廢話,直接抬手一翻,當下將一個木盒拿出來,隨即送到潘黎面前。

「老相爺,這次晚輩過來,一來是奉家主之命,給您賀壽,添些喜慶。而二來,則是特意給您送一樣東西過來,許是會對老相爺有些幫助。」

家主之命?

那個葉夕瑤的爹,葉家大爺葉景寒?

呵呵,別逗了,就那渾人,還有這心?

估計是葉家二爺還差不多。

潘黎一愣,隨即心中吐槽。不過面上不顯,客氣的將盒子收下,接著伸手將木盒打開。

這木盒,表面看起來平平無奇,再平常不過,但顯然是經過特殊材質製作的。而待瞬間打開的剎那,一股奇特的味道和力量,瞬間從木盒中,勃然而出。

帶著葉鈞進來的潘家大爺始終始終站在旁邊,一聞到這味道,瞬間渾身一顫,當下本能的轉頭看了過來。 但只見,此時那不過巴掌大的木盒中,竟放著一個通體近乎透明的果實。

果實不大不小,如同一個小桃子。

卻帶著詭異的流光。

晶瑩剔透,美麗非常。

更要命的是,自那果實本身,更是發出一種奇異的力量,讓人只吸一口,便渾身舒暢!

「這,這是……」

潘家大爺一驚,陡然瞪大雙眼。

而此時的潘黎,更是早已渾身顫抖,激動的不可抑制。

延壽果!

竟然是延壽果!

要說潘家如今也是家大業大,潘黎照理說什麼都不缺。可唯獨有一件心病,那就是登聖。

可登聖何其不易?

他已經一百五十歲了,眼看著希望渺茫,只能等死。可如果有了這一顆延壽果,就不一樣了……雖然只是十年份的,可十年啊,足以讓他再拼一把!

要知道,延壽果這東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即便是十年份的,放出去都是千金不換,有錢難得。一流世家都未必能拿得出手的!

潘黎的激動溢於言表,但同時更多的則是瞬間而起的勃然鬥志。

見此情形,葉鈞輕輕一笑。隨即起身,恭聲道:

「家主之託已成,晚輩就不久留了。恭祝下次相見,潘老相爺能青雲平步,登聖事成!」

葉鈞走了。

而等著人一走,潘黎這次猛地回神。

當下也顧不得再去追葉鈞道謝,隨即立刻命令道:

「吩咐下去,我要閉關,立刻!任何人不得打擾!」

潘家大爺這會兒也激動非常,可一聽這話,還是有些躊躇道:「是,祖爺……可前院的客人……」

「客人你們看著辦,不要煩我!」

話落,潘黎拿著木盒,直接轉身而去。

聖城,不墜峰上。

恢弘的聖殿,一如往昔。

陽光之下,分外耀眼。

百年之前這般,百年之後,還是這般。

聖殿聖樓中,佟聖端坐東殿閣內,雙眼微闔,陷入冥思。

如今的佟聖……不,應該說是東聖。先東聖簡惜之在多年前已經壽終隕落了,緊接著,西聖南聖等人也先後隕落,如今的聖殿,已然重新洗禮,成了一派新格局。

畢竟百年過去了啊,時間是最好的利器。不論是凡夫俗子,還是逆天的天驕,都難逃時間的流逝。

即便是繼承了先東聖簡惜之遺志的佟聖,此時也垂垂老矣。拿他自己的話說,之所以能坐上這個位置,不過也是還有口氣,活的夠久罷了。

而此時的東聖佟廉意,雖是冥思,卻並非修鍊,而是在想最近各個古地的異動。因為自打百年前那場大戰後,雖然當時洛九天將蠻霸打的半殘,可後來洛九天忽然心脈斷絕,瞬間昏倒,而那蠻霸又有血脈天賦,使得不過瞬息,便又重新站了起來。

之後,真龍九子的睚眥和蠻霸又是免不得一場大戰,最後在唐家神器青羊獸的助陣下,雖然將蠻霸壓制,可最後的的最後,還是真龍九子的睚眥捨身和蠻霸同歸於盡,墜入溺水河,才將那場大戰徹底平息。 從此,人族和妖蠻的邊界溺水河,也徹底封禁,直到現在。

只是,在蠻霸瀕死之前,曾放出狂言。

說是即便它死,古妖一族也將重現天日。

上古將家萬年氣運已然消逝。

再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將古妖一族再徹底封印。

十年,二十年……最多不過百年。

一旦古妖一族現世,整個聖靈大陸,將瞬間被踏成平地。

蠻霸的喪心病狂般的嘶吼,言猶在耳。

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如今剛好百年。

事關整個人族危難,東聖佟廉意自然不敢小覷。

只是,真若是古妖一族現世,人族真的有還手之力嗎?

再有就是將家……

當年不管是唐家家主還是雷家家主,甚至是蠻霸,都一口咬定葉家就是將家。

對此,當時還是佟聖的他,也對此堅信不疑。甚至不只是他,連同當年的先東聖簡惜之和西聖等人,也不覺得這種說法有何不妥。

畢竟,自打葉夕瑤和葉家出現后,這整個家族就引起了聖殿的高度重視。

傳承久遠的武將世家,莫名斷裂的傳承家族手札,以及家族嫡系皆天驕的種種異象……除了將家,幾乎再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

尤其是,這些年葉家人不斷有人登聖……你說一個兩個也就罷了,數十年間,竟然接連出現六個!甚至可以說,葉家嫡系除了現在生死不知的葉夕瑤,整整四代人,竟然全部登聖了。

對了,葉無塵的兒子,現在還在閉關,看樣子估計用不了多久,也要成了。

到時候,就是整整七位!

這種逆天的近乎百分百的成聖率,簡直不可想象。

唯有將家血脈,才能如此。

畢竟,那可是人族的戰神世家啊!

可不知為何,這些年不管外面怎麼說,葉家卻從沒承認過。說是少了一樣東西,後來葉家有人去雷家的藏書閣,開啟那個當年將家先祖留在雷家的世家印。

結果當真沒打開!

可究竟缺的是什麼呢?

難得真的是當年海族龜聖說的那個什麼血魂?!

可血魂究竟是什麼?

而如果葉家不是將家,待過不久,真如蠻霸預言的那般,古妖一族重新現世,人族又以什麼力量來對抗?

愁啊!

想到這裡,東聖佟廉意忍不住伸手摸了下額頭。

而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接著房外有人開口道:

「東聖大人,我來了。」

說著,開門聲響起。隨即只見一個身穿聖位長袍的老者,從外面走了進來。

老者頭髮皆白,但面目不老。

些微的皺紋,刻畫著歲月的痕迹,卻依舊能看出年輕時風華無限的俊美容顏。

即便是此時此刻,來人眉眼依舊平和溫潤,一如往昔。

當年的玉公子林玉珏,如今已然也是年過百歲的老人。二十年前登聖,從此踏入聖道,讓整個聖城林家再次復興。可以說,除了葉家那一群不像話的妖孽外,林家這位玉公子,算是唯一能和對方比肩的存在。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終生未娶,令人嘆息。 看著林玉珏進來,東聖佟廉意微微抬眼。

「古地情況如何?」

這次林玉珏離開聖殿,就是去和聖靈大陸相鄰的各個古地。

表面上目的,是看看各個古地,人族的情況。

實際則是暗中調查,古地各處是否有變動,和其他異常情況。

而林玉珏,雖然登聖不久,將將二十年,但在年輕一輩的靈聖中,卻也是佼佼者。

東聖佟廉意派他去,也是相當信任的。

而此時一聽這話,林玉珏隨即回道

「各個古地如今看起來倒也沒什麼變化,不過最近聽一部分居住古地的百姓說,近幾年妖獸的出現,頗為頻繁。

之後晚輩查了一下,妖獸倒是還好說,算不得什麼。

但有異族活動的跡象,而且不少。」

「異族?」

東聖佟廉意聞聲眼神一動,看向眼前的林玉珏。

林玉珏點頭,道:

「晚輩有看到三頭鬼族,異人族,還有暗域族。」

「有巨人族嗎?」

當年溺水河大戰,就是由巨人族挑起,然後唆使妖蠻大軍壓境。甚至連妖祖蠻霸破除封印,都有巨人族活動的影子。

再則,如果古妖一族真的重現天日的話,巨人族必然還會趁機四處為虎作倀。

「暫時沒有發現。」

「哦?」東聖佟廉意一愣,但隨後卻若有所思的沉吟道:

「其他異族都出現了,巨人族照理說只要沒有滅亡,必然也會出現……如今卻沒有興中,要麼是藏起來了,要麼就是……」

「和當年的天芒族一樣,另有隱蔽之地!」

林玉珏介面,直言道。

東聖佟廉意隨即點頭。

「不錯,上次的大戰,最後功虧於潰,估計那群畜生也是長記性了。這次反而隱蔽起來,估計是想一擊必中……不可小覷啊!」

之後,東聖佟廉意和林玉珏又說了一些事情,隨後林玉珏便起身道:

「如此,那晚輩之後再去兩界城查看一番。」

「嗯,也好……對了,那你現在這是……」

「哦,晚輩聽說最近金家隱隱有大氣象,所以想去看看。」

「金家那個胖子啊?嗯,確實快了。行,那你去吧。」

說著,東聖佟廉意一擺手,林玉珏隨即告退。而隨後眼瞧著林玉珏離開,東聖佟廉意卻不由得暗嘆了口氣,接著小聲道:

「去什麼金家啊,還不是想去望龍山看看……哎,這麼多年了,終究還是放不下啊!」

自打當初金胖子跟著葉夕瑤來到聖靈大陸后,沒多久,金家也在葉家之後,跟著來到了聖靈大陸。

當時的金家,家裡出了有錢,什麼都沒有。

若非有葉家照著,估計家裡的錢銀,早就被周圍的那些世家豪族給搶光了。

好在金家也不是單憑葉家的照應,而且金胖子也算爭氣。雖然在靈上尊的位置上,頓了不少時間,被死黨孟顯文嘲笑了不下十幾年,可前些年終於開始閉關,突破登聖。

而金家這邊,金老爹天生就是做商人的料。來了之後,知道自家兒子不讓自己操心,就開始拚命給兒子攢老婆本。 在聖靈大陸,單單有金子銀子是不行的。

金老爹很清楚這個道理。

可金老爹心裡更清楚的是,沒有金子銀子,更不行。

因此,在來到聖靈大陸后,金老爹一方面藉助葉家的庇護和人脈。

同時由葉家搭橋,聯絡海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