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露出的程度剛剛好,完全遮住了胸前的光景。可是哪怕如此,胸前的豐滿程度,仍可以從外面看得出來,就算是成年女性,也無法與她相較。

柔軟而渾圓,這絕對是上天賜予她的最完美誘人的部位。

下面穿著一條黑色的短褲,裸露著修長的雙腿,圓潤而筆直。腳上是一雙高跟涼鞋,將原本就已經修長的雙腿襯托得更加完美。

三個女人,三種不同的穿著和打扮,卻同樣擁有讓人驚艷的魅力。談不上誰比誰好看,誰比誰吸引人,站在一起,都同樣的可愛美麗,各有優勢。

李學浩已經見慣了,所以不覺得什麼。

但澤井優子卻是第一次見,畢竟剛剛吃早餐時見到的都是幾人最隨意的穿著,而且起床之後只是刷了牙洗了臉,根本沒怎麼在意儀錶,所以看起來顯得普通了一些。

但現在經過一點精心的打扮之後,容光煥發的姿色完全無法掩蓋,原本她內心裡還有些小得意,此刻見到三人的樣子,也略略覺得無趣起來,甚至還有那麼點嫉妒。

不過想到她現在還小,等長大一點,肯定也會有這麼漂亮的,說不定比三個「姐姐」更加可愛呢。

「好了,我們出發!」瓜生麻衣高高舉起右手,大聲說道,臉上也顯得非常興奮。

……

一行五人從家裡出來,步行去櫻野高中,在路上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畢竟一男四女的組合實在太少了,尤其還是那麼讓人驚艷的。

櫻野高中舉行文化祭的事,已經在附近傳開了,加上今天是雙休日,很多人都趕去了櫻野高校。所以一路上的人很多,年輕的,年長的都有,甚至很多小孩都一起隨行,穿著漂亮的衣服,浩浩蕩蕩地向櫻野高中出發。

趕到櫻野高中,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通往教學樓的大路,更是擠滿了人,幾乎都擠不過去。

每個攤位面前,都簇擁著一堆人,李學浩甚至見到昨天門可羅雀的鐵板燒「店」,也有很多人擠在那裡。

畢竟今天不止是學校的學生參加,也有很多校外的人參加,生意自然與昨天大大不同,鐵板燒也不再是「奢侈品」了。

「浩二哥哥……」澤井優子有些楚楚可憐地看著他,原本打算吃「很多很多」零食的,現在看到這麼多人,擠都擠不進去,還怎麼吃?

「我先帶你們去我們校舍參觀一下,那裡有很多有趣的店,還有咖啡館和妖怪茶屋。」見到這麼多人,李學浩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先將人帶到教學樓裡面去。

「好!」聽到有咖啡館和妖怪茶屋,澤井優子也不「可憐」了,那裡應該也有吃的吧,至少點心是不會少的。

李學浩擠開人群,將幾人帶到教學樓前,今天是文化祭期間,可以不用換上室內鞋,校外的人也盡都可以自由出入。

正準備領著幾人上樓去,突然發現前面不遠一個穿著校服的女生,身材高挑,從背影看去,非常像鈴木美娜子,尤其是那頭長長的及腰黑髮,如瀑布般披散而下,走路的時候,雙手有規律地擺動著,那是她獨有的標誌,想認錯都不行。

而既然見到了,那正好將戒指要回來。昨天還那麼「囂張」在郵箱里炫耀得到了另一個媲美「收魂瓶」的「神器」,不要回來簡直是天理難容。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作為神武大陸東州人族之中僅次於紫玄皇朝的一個龐大勢力,紫玄國教通常顯得十分神秘而低調。【,

既無紫玄皇朝的巍巍皇氣,也沒有神武七大宗門一樣霸氣凌人。

紫玄國教的勢力幾乎遍布神武大陸東州的絕大部分角落,不論是紫玄皇朝境內還是八百諸侯國,甚至七大神武宗門內,都有大小祭司,負責各地各勢力每年最為隆重的祭祀活動。

祭司們對諸天聖神的虔誠信仰和獻祭,換取聖神們賜予他們超凡絕倫的聖神力量,這令祭司們成為神武大陸最難以預測的一股神秘而低調的力量。

在絕大部分的時候,他們低調的幾乎像是隱形人一般,毫無存在感。

但是每當一年一度的祭祀之時,以及神武大陸歷史上重大事件爆發之時,他們卻又高調的橫空出世,無人能遮擋他們的光芒,無人不對他們感到敬畏。

不只是人族祭祀,包括獸盟的祭司,又或者是鬼族的祭司,靈族的祭司幾乎也大都如此,神秘低調,極少出現。

紫玄國教的總部宮殿,坐落在紫玄皇城的南半城,聚集了來自神武大陸各地數千計虔誠的最頂尖天才祭司們在此地求學修行。

國教宮殿群的宏大和壯美,規模之大並不亞於紫玄皇宮。

國教宮殿的前宮殿群,是祭司們學習修行之地。

後宮殿群,教皇修鍊的星皇殿。

殿內寂靜,一座高達百丈的九星祭壇上。

一名白髮鬚眉身穿教皇紫袍的老者負手站在祭壇上,悠長的氣息如深淵大海,寂寥的望著深邃的瀚海星空。

絕大多數閑暇時,他喜歡站在這裡仰望星空。

深邃而靜謐的星空。讓他忘卻了煩雜的世塵,心中只存下少量的念頭,令自己任何時候都牢記一名祭祀的使命——探尋偉大的星辰之路,為億萬人族指引方向。

此人正是神武人族三大傳奇武皇之一的紫玄教皇尤星辰。

他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瞳之中,倒映出神武星辰塔射出的一道通向深邃星海的光柱。

「神武人族千年以來的第四位傳奇武王誕生了,人族歷史的車輪又向前滾動了一步!這次又是誰。登上了神武星辰塔之巔,即將成為人族新的領袖?!」

紫玄教皇低聲呢喃,似在自語。

他還不知道究竟是誰登上了星辰塔之巔,但這不妨礙他做出一個驚人的判斷。

在億萬人族茫茫人海之中,有能力做到推動整個人族邁出腳步的領袖,屈指可數。

而登上星辰塔之巔的傳奇武王,無疑是最有可能在未來做到這一點的人物——至少已知的率隊登上神武星辰塔之巔的傳奇武王,只要不中途夭折,幾乎全都如此。

紫玄教皇的身後數丈。恭敬的站著一名絕美空幽的女子。

她俏美的臉龐完美無瑕,紅唇齒白,肩披青絲,身穿一襲雪白色的女式祭司長袍,頸脖間露出若隱若現的一抹雪膚玉肌,細腰配美玉,顯得冰清而華貴。

就像一朵綻放在山谷中的雪白幽蘭,傲然絕世。美的令人窒息。

有資格不經通稟便出現在這裡的,整個紫玄國教內也只有紫玄教皇尤星辰唯一的親傳弟子王珞丹一人。

只是。王珞丹此刻黛眉微蹙,冰清的眸瞳之中,略帶著些許迷茫、困惑和苦惱。

「師父,弟子剛剛在神武廣場看了,是祖神古地的獸皇閣閣主谷心月、副閣主葉凡,以及曹府世家的三位煉器王。以曹府小隊之名,一起登上了神武星辰塔千層之巔!領隊之人應該是葉凡!」

王珞丹輕聲稟報道。

她眼神中的迷茫、困惑和苦惱,並非沒有緣由。

擁有武王後期修為,戰鬥力在紫玄皇朝、紫玄國教年青一代武王之中,堪稱是最頂尖之輩。不論是絕世的美貌、尊貴的地位,又或者是綜合實力,國教之中能夠跟她並肩的寥寥無幾。

在一年前,她曾經集合了一支堪稱是頂級豪華的陣容隊伍,包括紫玄皇室、武聖世家和紫玄國教內的幾名頂級武道天才,一起衝擊神武星辰塔。

這是她最好的戰績,結果依然是止步於星辰塔第八百五十層,小隊再也無力寸進。而這已經非常好的戰績了,大部分武王後期隊伍連八百層都無法突破。

那時候,這支豪華陣容小隊所有人都無比沮喪的覺得,神武星辰塔之巔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標。

她心中很清楚,哪怕再修鍊二三百年,只要依然停留在武王境界,那麼最好也不過是止步於第九百層大關而已。

而在九百層大關之上,還有更為恐怖的千層大關,那是紫玄教皇的坐騎金玉龜皇親自坐鎮,何人能撼動其分毫?!

第九百層大關到一千層大關之間,難度翻了至少有一倍以上。

她想要像她的師父紫玄教皇一般,突破星辰塔千層之巔的可能性始終是微乎其微。

王珞丹迷茫而不解,這支名不見經傳的曹府小隊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這樣的雜牌弱隊,在皇城遍地都是,今日之前恐怕連聽都沒聽過!

偏偏,就毫無徵兆的突然橫空出世,驚世駭俗,令她只有震撼到無以形容的份。

「葉凡…有點熟悉的名字,應該就是滄藍諸侯國的那名少年聖神祭司、猛獁象馭獸師葉凡?看來曹府小隊能夠登頂,應該就是他的功勞了!」

「正是!」

「此子突破武王之境,來了紫玄皇城,竟然還能一舉登上星辰塔之巔,令人匪夷所思。這些年,對他的情報收集過於疏忽了!

紫玄國教的監控網遍布整個東州大陸,卻偏偏漏掉了這最有潛力的一尊人物。這個錯,不該犯!」

紫玄教皇望著星空的臉龐,沉靜如水。

他的語氣並無叱責。但卻多了幾分沉重。

十分罕有的沉重,如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壓在了王珞丹的心頭。

王珞丹冰清的臉色頓時多了幾分蒼白之色,感到無比愧疚,立刻請罪道:「師父,這都是弟子的失誤。昔日我前往滄藍國見過他一面。但是未能鑒定出他的成長潛力。據說後來他去了祖神古地待了五六年,但是他成為武王后的情報,未能及時收集!

直到他來了皇城之後,並且以獸皇閣副閣主的身份跟皇庭談組建猛獁象兵團一事,弟子才注意到他。弟子定吸收教訓,對其嚴密監視。」

「這也不怪你疏忽。他那時還只是一介武侯,連武王境界都尚未突破,未來潛力難料,無法突破武王便沒有多少價值。

不過。既然他已經成為武王,而且登上了神武星辰塔千層之巔,已經是武道系的一等一的傳奇武王。

只要他不死,日後的神武大陸必有他的一席之地,必須加以重視。把他列入第一等情報收集對象,並且竭盡全力爭取他成為我們紫玄國教中人…或是盟友!」

紫玄教皇卻是搖頭,沉吟許久,才說出盟友兩字。

「盟~友?」

王珞丹聞言。錯愕抬起瓊首,卻是神色一震。

為了神武人族的前途。對整個神武人族最頂尖的一批武王進行監控、籠絡和扶持,這是紫玄國教的基本使命。

第一等情報收集對象,自然是是紫玄國教對武王的最高級監視、籠絡、扶持的對象。

這些年以來,紫玄教皇親自下令監控的人多達上百位。經過她之手,也多達二三十名天才武王。

可以說,神武人族絕大部分頂級天才武王。都在紫玄國教的密切監控視野範圍之內。

但僅限於籠絡和扶持而已。

可是,紫玄教皇卻說出「盟友」兩個字,卻是令她眸中大為震動。這已經遠遠超過了籠絡和扶持,將其視為同等地位的合作對象。

紫玄國教是何等的強大勢力,誰有資格當國教的盟友?!

恐怕也只有紫玄皇庭、神武七大宗門這樣的龐然大物。才有資格擋得起紫玄國教的「盟友」兩字。

只是因為漫長歷史積累下來的種種原因,紫玄國教只和紫玄皇庭建立起了長達萬年之久,最為鞏固、穩定的聯盟。這種盟友已經雙方陣營的深入骨髓,任何情況下不會有絲毫動搖。

而紫玄國教和神武七大宗門之間,在歷史上有過不少的睚眥,目前雖非敵人,但也一直並不是親密的盟友。

甚至連紫玄皇朝也頂多以人族共主的名義,讓神武七大宗門提供一些協助,而無法直接命令他們。

如果七大宗門不聽,皇朝也無可奈何。

「師父,我曾和葉凡打過交道,雖然不多,但卻知道此人心氣極高。他遇到麻煩寧可自己找出路,也不會輕易向任何人低頭。想要籠絡他,只怕並不容易。」

王珞丹十分吃驚,不解道。

「這般傳奇武王人物,放眼整個神武大陸也寥寥無幾,心志極高,那是自然。不過,他成為千年之內率第四支小隊登上星辰塔之人,又牽扯到猛獁象的巨大利益,勢必成為不少人的眼中釘,難免不了遭到各方的壓制,他遲早會需要一位足夠強大的盟友。

如果有朝一日他持令符來國教總部,向我國教提出請求,不管任何請求,本皇都可以滿足他,以爭取他成為我紫玄國教最密切的盟友之一!」

紫玄教皇回頭看著王珞丹,深邃的目光中蘊含深意。

他已經通過坐騎金玉龜皇,在神武星辰塔千層之巔留下了一個伏筆。

任何一位率隊通過星辰塔千層之巔的武王,都會得到一件令符信物,可以向紫玄天子、或者是他這位紫玄教皇提出一個任意的請求。

這種請求當然不會是隨意的一件事情。

只要葉凡願意提出請求,那麼和紫玄皇朝、紫玄國教的淵源,將會變得無比深厚。

他願意為此付出足夠大的代價。

他也希望王珞丹,能明白他說的任何代價的深意。這個代價,需要她親自去執行。

「師父,這個代價,有多大?」

「神武人族需要團結一致,才能在這片大陸生存下去!紫玄國教背負太多使命,只有爭取儘可能多的人族大勢力成為我們的盟友,我們才能彌合人族大勢力之間的分歧,共同進退!

葉凡是一名聖神祭司,如願入我國教,那是最好不過。二三百年之後待本皇退位,可扶他接掌我紫玄國教教皇之位。

若他不肯入我紫玄國教,想自建一大新勢力之首領,不會比神武七大宗之首的問心宗更差。竭力爭取他成為我國教之堅定盟友,要比爭取神武七大宗門容易許多。為此,付出足夠大代價和他為盟,是值得的。」

紫玄教皇解釋道。

王珞丹聞言不由震動,嬌軀幾乎微不可查的一晃。

她身為紫玄教皇唯一的親傳弟子,國教第一天才祭司,一向被所有人視為紫玄國教未來教皇的最佳人選。

但紫玄教皇卻在得知葉凡率隊登上神武星辰塔之巔的這一刻,毫不猶豫將葉凡排在了她的前面,考慮扶持其作為國教的下任教皇的第一人選。

她現在終於明白,紫玄教皇說的「足夠大的代價」,究竟有多大。

連教皇之位都肯授予,付出其它代價,包括她這位唯一的親傳弟子,有何足惜!

對於絕大部分的結盟,最密切的莫過於聯姻!

有些話師父不便直接說,但是她身為弟子必須領悟。

王珞丹很快平靜下來,恢復了冰冷清幽神色,毅然決然道:「是,師父!弟子明白了,弟子不惜一切代價執行您的意志!任何人都不能阻攔!」

「很好,在需要之時願意果斷付出一切,才是我尤星辰唯一的親傳弟子。若你能爭取葉凡入我國教,自然是再好不過。若葉凡不願入我國教,另立其它大勢力的話,紫玄教皇之位自然是非你莫屬。

國教新教皇和一位新崛起的大勢力首領聯手,這樣的結盟,一樣鞏固而悠遠!人族也必定更能走的更遠!」

紫玄教皇蒼老的臉頰上,終於露出欣慰的笑意。(未完待續。)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曹宏、邢丑和唐大鵬三位武王瞪著金玉玄龜,得知他們成為最近一千年內的第四支通過星辰塔一千層之巔的武王小隊,不由都傻了。

「我們曹府小隊成了千年以來第四支登上神武星辰塔之巔的傳奇小隊?!」

「這下我們幾個豈不是要載入紫玄皇朝的史冊,成為整個紫玄皇朝最為顯赫的武道系武王了?!咱們回去見老爺子,他老人家非要高興壞了不可!」

他們三人樂不可支,笑的合不攏嘴。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