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卓石軒並沒有在乎他此時外貌的狼狽,也沒有去查看數百米外東門遠的傷勢,而是直接快速的向著風天涯飛射的方向掠去。

他剛才的一擊,雖然沒有盡全力,但是攻擊力卻依舊是極其的恐怖的,其中所蘊含的力量,足以將一名化神境小成強者瞬間秒殺,他隱隱有些擔心,他是不是出手太重,已經將風天涯打成了重傷,或者……有更糟糕的事情發生。

「呼……」

所幸卓石軒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當他看到正在地面盤坐,恢復傷勢的風天涯時,當下是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確實,此時風天涯的摸樣,也是極為凄慘的,渾身上下鮮血遍布,衣衫破爛不堪,氣息也是低靡到了極點,若是不仔細聆聽感覺,根本是感覺不到風天涯身體上有絲毫的氣息波動。

身形輕輕落在地面,看著正在調息恢復中的風天涯,卓石軒臉色同樣是涌著一些歉意,在歉意之後,又是有著一絲震撼之意稍縱即逝,對於風天涯,卓石軒已經是無話可說了,風天涯所帶給他的震撼,他似乎已經麻木了。

「不簡單啊……此子絕非池中之物啊。」在兩人戰鬥時,同樣是有著兩雙眼眸在暗中偷偷觀看這,便是那布衣老者與藍音。

如今的藍音,與布衣老者的關係可謂是非比尋常,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下,布衣老者對藍音也是愈發的疼愛起來,簡直是將藍音當成了孫女般看待,只要是藍音所求之事,布衣老者從來都沒有拒絕過。

「空爺爺,天涯沒事兒吧。」藍音的語氣有著一些擔憂。

布衣老者臉龐有著一抹笑意,「你這丫頭,難道會不清楚他的本事兒?你可是找了個好夫君,他將來必然可以問鼎那修鍊巔峰……真神境。」

「好吧……」藍音嘻嘻一笑,她自然是知道風天涯沒事,不過知道歸知道,她依舊很是擔心,畢竟這可以說是自他認識風天涯以來,受傷最嚴重的一次了。

「丫頭……剛才在能量衝擊時,你身體上瀰漫著金光,似乎與你夫君有些相似,莫不是你們二人修鍊過同樣的煉體之術?」布衣老者眼神偏轉,一臉好奇的看著藍音。

「對啊……我夫君天涯教我的呢,算起來,這門煉體之術我只是入門而已,現在我身體的防禦力,也只能抵擋住宙階以下玄寶的攻擊……」

聽著藍音語氣中夾帶著的些許不滿之意,布衣老者眼睛頓時眯成一條黑線,畢竟,以他虛神境大成的修為,也只能勉強抵擋住宙階初級玄寶的攻擊而已,藍音的話,直接便是將他狠狠的打擊了一番。

「呃……」藍音美眸一閃,似乎感覺到了布衣老者的異樣神色,當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空爺爺,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打擊你的。」

聽聞藍音帶著歉意的言辭,布衣老者眼前當下一黑,若不是他修為高深,恐怕此時已經是被藍音的話,給生生刺激的昏厥過去了…… 兩個時辰后,風天涯漸漸的從調息中醒了過來,而這時,藍音、布衣老者、東門遠,以及南宮博也都是靜靜的站在了他的身旁。

見著風天涯醒來,藍音快速的向著風天涯走了過去,眼中儘是濃濃的關切之意!

「你沒事兒吧……」卓石軒率先開口問道。

「你倒是挺聽話……」風天涯看了看卓石軒淡淡的說了一嘴。

卓石軒臉色當下尷尬起來,好在是風天涯沒有追究他的責任,不過,他倒是不得不佩服風天涯的恢復速度,之前受傷那般嚴重,風天涯竟然用兩個時辰便能站起來,而且,就連之前無比低靡的氣息,此刻,也是正以一種颶風般的速度恢復著。

又是一番短暫的交談后,卓石軒與東門遠父子二人,便是離開了,至於南宮博,卻並沒有離開,風天涯打算讓南宮博跟著他去玄域角,如卓石軒所言,玄域角魚龍混雜,又是極度的危險重重,他怕萬一遇到什麼事情,無暇顧及藍音的安危,有南宮博在,藍音的安全也能多一份保障。

……

「哇……這便是南斗城么?」

「果然不愧是東部地域最大最繁華的城市呢。」一聲帶著一些驚奇的低喃聲,自南斗城百米之外的一名少年口中緩緩吐出。

少年眉清目秀,眼瞳烏黑深邃,身材並不是很高大, 女鬼合租記 ,此時,他的一雙眸子正在不停的打量著,不斷進出城門口的來往人群。

「嘿嘿,若是姐姐知道我來了,一定會大吃一驚吧。」少年得意的嘀咕一聲,旋即,一步踏出,便是是快速向著城門口處走去。

咚咚!

就在少年剛剛踏足城門口時,忽然便是感覺地面開始輕微的顫動起來,連忙回頭,便是見得一名華袍青年騎著一頭三米之高的巨狼,正肆無忌憚的向著城門口衝來,在道路上行走的人,趕忙開始向著左右兩邊避讓,不過,依舊是有著幾人避讓不及,被巨狼腳掌踏地所產生的勁風,給掀翻在了道路兩側。

「小子找死,趕緊讓開!」眨眼間,華袍青年便是騎著巨狼到了劇烈城門口十米之處,見著依舊沒有退開的少年,華袍青年當下便是出言喝斥。

少年眉頭微微一皺,眼神一沉,緩緩後退開來!

噌!

巨狼猛然停下腳步,華袍青年微微側首,不屑的看著少年道:「小子,看你很不服氣么?」

「這裡都是來往行人,你騎著這麼個大傢伙,如果傷到人怎麼辦,難道南斗城這麼沒有規矩么?」少年眼神淡然,質問著華袍青年。

「哈哈……」華袍青年大笑一聲,旋即,帶著嘲笑的口氣道,「在南斗城與我楊眾談規矩,你以為你是誰?」

「來人……將這小傢伙給我帶回楊府,我好好教教他南斗城的規矩。」

待著華袍青年話語剛剛落下,站在城門口的四名銀甲侍衛,便都是猛然踏出一步,將少年瞬間圍住。

這番情況,使得進出城門的人群,陡然都停住了腳步,眼瞳中有著一抹惋惜之色。

「喂喂,你們誰敢妄動,小心我姐夫收拾你們。」少年眼神淡然,沒有絲毫的慌張之意,在說道「姐夫」兩個字兒的時候,眼瞳中湧出一抹崇拜。

「哈哈……我當時什麼硬骨頭呢,原來也是個狐假虎威的傢伙,既然如此,那我更要帶你回去了,我倒要看看你姐夫是個什麼貨色。」華袍青年大笑一聲,旋即,手掌對著四名銀甲侍衛隨意一揮,便是見得四名銀甲侍衛,同時伸手向著少年的肩膀抓去。

「媽蛋!」少年暗罵一聲,拳頭一握,一股驚人的氣息陡然自他身體暴涌而出,就在四名銀甲侍衛的手掌剛剛要觸碰到他的身體時,一道能量光圈,便是猛然自少年身體瀰漫而出,直接將四名銀甲侍衛抓來的手掌快速彈開。

幾個踉蹌,四名銀甲侍衛才是穩住身形,眼中當下湧出一抹震驚。

「咦……怪不得這麼有恃無恐,小小年紀,修為居然跨入了天玄境大成。」華袍青年眼中閃過一道詫異的光芒。

「不過,你這種手段,在本少爺面前可不夠看的。」言罷,華袍青年雙腿用力一夾,身形閃掠而起,一掌便是向著少年拍去。

少年臉色一變,身體連忙向著後面撤退起來,不過,速度依舊是慢了一些,直接便是被華袍男子一掌拍倒在了地面之上。

「嘩!」

在周圍觀看的人群,臉龐上有了一些難看的動容,一陣雜亂的議論聲,也是快速的響了起來。

「這楊眾真是無恥,竟然對個下孩子下手……」

「哎……自從楊柳山當了天極宗分部的話事人,這楊家的人也是越來越囂張了……」

「燕林少宗主也有將近一年沒有在南斗城出現過了,不然,那能輪的到他楊眾這般橫行霸道……」

這些議論之聲盡數傳入了華袍青年的耳中,見得他當下眼神射出一道怒光,旋即,人群頓時又都是閉口不言了,眼神偏轉,便是全都凝聚在了被華袍青年一掌拍到在地的少年身上。

少年重重倒地,悶哼一聲,牙關緊緊咬住,強行忍住要吐出的鮮血,然後,從地面一躍而起,再一次的站立在了地面上,見得他眼眸快速抬起,眼中湧出濃濃怒意,當下手中印法便是開始變幻起來。

隨著少年手中印法的變幻,六道巨大的藍色掌印,便是陡然自少年的身體周圍成形,緊隨著,一股極其驚人的力量波動,便是快速的自六道巨大的藍色掌印中瀰漫而開,使得周圍觀看的人,以及華袍青年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轟天風神掌!」

少年眼神冷毅,腳掌輕輕一點,身體便是快速掠向半空,然後,雙掌同時對著華袍男子拍出,霎那間,六大巨大藍色掌印,便是陡然暴掠而出,帶著一股極其驚人的威壓,向著華服青年狠狠拍去。

見著狠狠拍來的六道巨大藍色掌印,華袍青年臉色一凝,拳頭重重一握,一股澎湃的玄力波動,陡然自他拳頭瀰漫而出,旋即,身形掠動,一拳暴轟而出。

砰砰!

兩波攻勢瞬間在半空相撞,一股驚人勁風瞬間席捲而開,少年身形飛速後撤,腳尖重重劃過地面,最後在百米之外緩緩停了下來,一口鮮血終於忍不住從他口中噴出。

這時,在席捲而開的勁風下,華袍青年也是有些狼狽起來,身上華袍瞬間出現無數破洞,原本整齊的頭髮也是開始顯得無比的凌亂起來。

「找死!」當著這麼多人面兒,被一個小孩子弄得狼狽不堪,華袍青年臉色當下無比難看起來,隨著一聲暴喝,身形再度掠動而起,直接向著百米外的少年暴沖而去。

然後,就在華袍青年的攻勢,即將要攻擊到少年時,一名布衣老者陡然出現在了少年身旁,見得他袖袍一揮,華袍青年便是直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面。

「爺爺……你怎麼……」華袍青年快速爬起,一臉疑惑的問著布衣老者,很顯然,這布衣老者便是楊家家主,以及如今天極宗分部話事人楊柳山。

未曾理會華袍青年,楊柳山快速轉身便是看向了臉色有些蒼白的少年。

「這套掌法是誰傳授給你的……」楊柳山急促問道。

「要你管,要殺就殺,廢話真多。」少年冷冷回應。

「你是不是叫藍天……?」對於少年極其不恭敬言辭,楊柳山並未露出絲毫惱怒之色。

「你怎麼知道。」少年眉頭一挑,帶著一抹疑惑道,「難道你認識我姐姐跟姐夫?」 「噗通!」

少年話音剛剛落下,那在楊柳山身後的藍袍青年,身子當下一軟,便是癱倒在了地面,眼瞳涌著一絲驚懼,口中不斷的喃道著,「完了……完了……他居然是藍天……」

「嗯?」華袍青年的舉動,使得少年藍天當下心頭一動,忍不住嘀咕道:「為什麼一聽我的名字,他就嚇成這樣呢?」

就連圍觀的人群都是立刻露出一副極為震驚的面容,顯然,他們也不知道這楊家爺孫兩葫蘆里賣著什麼葯兒,剛才還威風凜凜的花袍青年楊眾,為何忽然一下便是出現了一臉的驚懼。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眼前的少年,有著讓這爺孫倆極為忌憚的身份。

「難道是我姐姐跟姐夫在這南斗城地位很高?」少年疑惑的表情,不經意間閃過一道亮光。

藍天的神情盡數落入了楊柳山的眼中,當下楊柳山便是不在保留,將風天涯與藍音在南斗城的地位,跟藍天大致的形容了一下,當聽到風天涯在這南斗城擁有的崇高地位后,藍天當真是被嚇了一跳。

不過,當聽到風天涯與藍音已經離開南斗城后,藍天心中又不免有些失望,這種失望使得他直接便是將剛才與華袍青年的恩怨沖淡了,隨後,他也沒有將那華袍青年如何,便是跟著楊柳山離開了。

毋庸置疑,這藍天雖然是初到南斗城,但是,由於有著風天涯這層關係,他的地位同樣也是水漲船高,在跟著楊柳山回到了天極宗分部之後,楊柳山便是將藍天的身份,在整個天極宗分部公開!

並且,當著所有人將華袍青年楊眾狠狠的批鬥了一番,藍天自然知道,他所受的一切優待禮遇,都是因為風天涯的關係,所以,並沒有為難楊眾,也沒有擺什麼架子,而是對所有人都極為客氣,使得整個天極宗分部的弟子,都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姐姐啊……你倒是給我找了個好姐夫呢。」在天極宗分部一間乾淨整潔的房間內,藍天抬頭望著房頂,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那般神情與略帶成熟的聲音,完全不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該有的。

……

在藍天感嘆之時,遠在天玄大陸南部地域的風天涯與藍音,也是悄悄的離開了雲山城,經過數日的休整,風天涯之前與卓石軒比斗所受的傷勢,也是完全恢復了,並且風天涯隱隱感覺,他的實力似乎又小小的提升了一下。

多一份實力,自己就多一份保障,尤其是他將鴻蒙誅神決第一式,「大風之境」施展出來后,風天涯更加是有了底氣,他僅僅是將第一式修鍊到第二重,便能給化神境圓滿的卓石軒造成不小的麻煩,如果是修鍊到第四重,那這第一式的攻擊力的恐怖程度,他簡直是有些無法想象。

風天涯暗自猜測,如果他能修鍊將第一式修鍊到第四重,再與卓石軒比斗,到時候,卓石軒就算贏,也不會贏的那般的輕鬆了。

不過,這貌似又有點不太現實,如果他想修鍊到第四重,那他的修為至少也需要跨入化神境大成才可以,這是修鍊的硬性條件,他根本無法左右。


船到橋頭自然直,索性風天涯也不再多想了,旋即,凌空一用力,將自己的速度又是提升了幾分,他現在極為著急趕往那玄域角,他想儘快打聽聽出,關於北部地域那黑煞大人的消息,為日後自己去往北部地域多做一些準備。

不過,趕路是一件讓人非常頭疼的事情,也是極為枯燥的,經過幾日的快速行走,風天涯與藍音,以及跟隨他的南宮博,也算是徹底離開了南部地域的地界,按照風天涯的估算,以他們的這種速度,至少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到達那玄域角。

一月的時間說多不少,如今風天涯化神境小成的根基,在與卓石軒一戰之後,也是徹底穩固了,而他也正好利用這一月的時間,爭取在多煉化一些鴻蒙之氣,以他現在所煉化的鴻蒙之氣,只能將第一式「大風之境」勉強施展出來,如果想增強「大風之境」的攻擊力,除了煉化更多的鴻蒙之氣,他根本沒有別的辦法可用。

但是,煉化鴻蒙之氣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情,只要風天涯煉化一開始煉化,便會遭到這鴻蒙之氣的強力抵抗,並且會瘋狂的在他的神海,以及身體骨骼四處開始暴虐起來,而在這中暴虐下,一股股通天徹地的鑽心劇痛,便是瞬間在他的身體瀰漫而開,若不是風天涯將太虛神體修鍊到第二重大成的境界,他早已經被暴虐的鴻蒙之氣活活折磨而死了。

儘管如此,那種劇痛依舊是讓風天涯退避三舍,若非他修為突破到化神境小成,本身的防禦力又提高了不少,他是萬萬不敢隨便煉化鴻蒙之氣的。

畢竟實力雖然重要,但也得有命施展才是。

眨眼間,半個月的時間,便是在三人的這種飛速趕路中度過了,在這半月當中,出於對藍音的考慮,風天涯儘可能晚上不趕路,讓藍音好好休息。

當然,在這一路上,三人自然少不了遭遇諸多強大的玄獸攻擊,不過,結果可想而知,在風天涯的白變典剛剛施展出來的時候,那些想將風天涯三人下酒菜的強大玄獸,便是只能落荒而逃了。

所以,在這半月中,三人倒是沒有遇到過任何的麻煩……

幽暗的樹林,透著森森寂靜,抬頭仰望,點點繁星透過茂密的枝葉,照射而下,一道道虛幻的霧氣,便是在繁星照射下,快速的顯現而出。

「公子,你休息一會吧,我來守著吧。」樹林下,南宮博看著神情肅穆,筆直而立的風天涯,小聲說道。

「你歇著吧,我習慣了。」風天涯淡淡說了一嘴,旋即,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看了一眼已經熟睡的藍音,緩緩的盤坐了下來。

南宮博點了點頭,當下也是不在多言,便是就地坐了下來,雙手合十,眼眸緩緩合閉,便是進入了入定養息的狀態當中。

「黑袍男子已死的消息,想必那黑煞已經知曉,他再次派出抓拿我的強者,也已經從北部地域出發了吧。」一道冷光,快速閃過眼眸,風天涯的臉色,也是在繁星的照射下,顯得無比的可怕起來。 烈日高懸,炙烤著大地,樹木無彩,花草失色,乾枯的地面,直冒灰煙,隨著一陣沙沙的腳步聲,三道身影緩緩走出了樹林。

這三人自然便是風天涯、藍音、南宮博三人,經過將近一月的急速趕路,三人總算是到了玄域角的地界。

唰唰!

三人剛剛走出樹林,隨著一陣劇烈的破風聲,十餘名衣著怪異的男子,便是陡然出現在他們對面十米之處。

「來人止步!」一道帶著戲虐之意的聲音,下一霎響徹起來,聞聲,三人腳步快速停了下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