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的對射比之先前的對射可謂是可怕了很多倍。

這樣的對射不但無比的危險,且也無比的費神,另外還非常的耗費內力。

六脈神劍雖然厲害,在江湖當中非常的可怕,但這樣的攻擊,對於內力的要求也是非常的高,每一次的施展,都必然會伴隨著大量內力的消耗。

若不是枯榮大師對六脈神劍比較的了解,他想要在蕭逸的攻擊當中,躲避攻擊,那是極其困難的。與此同時,蕭逸也同樣是如此一個情況。

你來我往了數道攻擊后,緊跟著周邊的人再次面色大變,只見,蕭逸忽然不再局限於一劍攻擊,而是兩劍齊發……

且這樣的情況,還不是最終情況,兩劍剛一施展出,緊跟著蕭逸又三劍齊發了。

六脈神劍!!

此等攻擊,每一脈的攻擊都非常強,雖然最終大成了后是六脈齊發,但自從這等功法被創走啊出來了后,古往今來能夠六脈齊發的人那是如鳳毛麟角。

就連枯榮都根本做不到。

且就連二脈齊發,三脈齊發,他都感到非常的吃力。

可是……

就這樣的情況……

眼前的蕭逸卻是偏偏做到了……

三脈齊發,四脈齊發……

當蕭逸達到了四脈齊發的時候,蕭逸的面色略微有些蒼白,不過,他的面色雖然蒼白,但其效果也是非常顯著的,一開始能夠和蕭逸相互對射的枯榮大師,已經完全被壓著打了,完全不能在反擊什麼,且,身上在頃刻間,竟是已然浮現出了傷勢。

如此一個情況,頓時讓周邊的其他僧人紛紛大驚,接著只見好幾個僧人身形一動,就向著場中奔襲了上來,竟是準備與枯榮一起合力攻擊蕭逸。

「不好過來!!」

枯榮大師見狀,面色一緊,然後對那些撲過來的僧人開口。

作為六脈神劍的修鍊者,他對六脈神劍的了解是非常高的,自然也就知道六脈神劍有多強的殺傷,有多危險。

周邊這些奔襲上來的僧人,基本上都沒有修鍊過六脈神劍,如此奔襲上來,就算是實力不錯,卻也根本做不了什麼。

果不其然……

在枯榮的呼聲下,蕭逸眼中精芒一閃,手中六脈神劍施展而出,向著那些奔襲上來的人攻擊了上去,只是一個眨眼間,那些奔襲上來的人,就紛紛被射傷,連靠近蕭逸都沒能做到,就栽倒在了地上,一個個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駭然之色。

六脈神劍在江湖上號稱天下第一神劍!

此等名聲自然不是什麼浪得虛名的,如今這等劍法在蕭逸手中施展而出,頓時就展現出了它的強大。

可以這麼說,如今蕭逸六脈神劍再收,就相當於是手握了機關槍的普通人,忽然遇見了其他的小朋友一般。

手中機關槍掃射,小朋友自然就只能撲街了。

如果不是蕭逸不想殺人,這會周邊的僧人們,就絕對不僅僅只是受傷那麼簡單,而是直接被蕭逸給秒殺了。

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是誇大什麼,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實。

「施主,住手吧,你贏了,我天龍寺認輸,施主現在想要離開天龍寺,隨時都可以,我天龍寺絕對不會阻攔什麼。」

眼見僧人們受傷,枯榮大師苦澀的一嘆,然後兩手合十,對蕭逸開口說道。

「想要讓我離開,可以,不過,大師,我有一個要求。」蕭逸微笑的開口。

「什麼要求?」枯榮大師眼中泛起一抹不好。

「我想盡閱天龍寺的所有武功秘籍。」蕭逸開口道,說完不待枯榮大師回答,蕭逸就再次開口道,「大師,也許不知道,我的身上如今掌握著一門北冥神功,此北冥神功,比之江湖上所傳的化功大法,強了很多倍,因為化功大法就是從北冥神功當中所脫離出來的一種偏門功法。此北冥神功能夠吸收他人內力為己用……若是大師不願,那麼,從今天起,天龍寺怕是再無一具備內力之人……」 威脅!!!

蕭逸這話純粹就是赤、果果的威脅!!

他此等話語一出,周邊除了木婉清和夢飛飛以及東方傾城外的其他所有人都面色大變,天龍寺一眾僧侶都用憤怒的眼神看向蕭逸,一副都恨不得出手收拾蕭逸的樣子。

就連那被段正淳給護衛著的段譽,這會都睜大了眼睛的看著蕭逸,眼中後悔更甚。

自己被欺負也就算了,現在看到自己的長輩們同樣是被蕭逸給欺負,這種無力感,讓段譽飛的不好受,使得他更加的後悔自己為何以前不學武功,若是能好好學武,若是能夠擁有強大的實力,那麼這會就不用看著一眾長輩受傷什麼,而是完全可以出手將眼前這人給拿下。

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後悔葯,所以,段譽只能在心中暗自發誓,這一次的事情過了,真的是得好好靜下心練武。一定要將自身實力給提升起來,總有一天,爭取將眼前這人給打敗,清除此人給大理帶來的欺辱。

對於段譽的想法蕭逸並不知道,不過他的眼神卻是被蕭逸給感知到了,感知到段譽的眼神下,蕭逸對段譽微微一笑,念頭略微動了動,就隱隱明白了這會的段譽心中一定想法。

當他明白段譽的一定想法了后,他臉上的微笑更甚。

自己這是不是算段譽的人生導師?

自己是不是應該問段譽談一下學費的事情呢?

且不提段譽心中所想和蕭逸心中的念頭,在周邊眾多僧侶憤怒的時候,枯榮大師的瞳孔也是一縮,蕭逸的話,可謂是讓他的心有了不小的震動。

吸收他人內力為己用!!

比之化功大法都還要強大的功法!!

化功大法僅僅只是從北冥神功分化出來的一種功法。

如果眼前這人所說的話真的是如此,那麼,這一次的天龍寺,還真的是面臨了極強的敵人。

若僅僅只是吸收他人內力的能力,天龍寺的強者眾多,一起出手,不一定就滅殺不了眼前這人。不論再怎麼強大的功法,以枯榮對武學的造詣,他都明白,這些功法都必然有著一定的弊端,破綻,只要抓住破綻,就必然是能夠將其給收拾。

其實,枯榮這樣的想法,並沒有什麼錯誤。

北冥神功雖然不錯,比之所謂的化功大法和吸星大法而言,是強大了不少,號稱完善功法沒有弊端。

但,事實上,這等功法當然也是有著弊端的。

就像蕭逸在這個世界之外,所掌控的吞天噬地神通,以及大吞噬神通一樣,神通雖然強大,雖然能吸收天地之力為己用,但卻是要看身體是否能夠承受的住。

連吞天噬地神通,以及大吞噬神通尚且如此,更別說這比之大吞噬神通而言,遠遠要差很多很多的北冥神功了。

這樣的北冥神功,看似能夠吸收他人能力為己用,但若是不停的瘋狂的吸收,那麼對於掌控這等武學的人而言,絕對也是一種杯具,註定了會身死道消。

他人的內力,始終是他人的。

就算是你從別人的身體當中吸收了過來,想要一點弊端都沒有,那麼也必然是得花費一定時間精鍊,提純,真正的將此等力量煉化為己用。若是,擁有此等功法的人,毫不節制的瘋狂的持續的吸收內力,那麼筋脈盡斷,丹田破碎,必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不過,這樣的功法對於別人而言是這樣,對於早已經掌握了遠比之北冥神功還要強大很多的大吞噬神通的蕭逸而言,他對於這等情況的化解,可是遠超常人的。

當然了,枯榮大師是壓根不知道蕭逸的情況是如此一個樣子,他之所以忌憚蕭逸,是因為蕭逸如今還掌握了六脈神劍這等大殺器絕學。

眼前這蕭逸光是以如今的情況,就能做到四脈齊發,若是他真的能夠瘋狂吸收他人內力,那麼在戰鬥當中,這蕭逸就相當於是擁有了無限施展六脈神劍的本事。

與這樣的戰鬥,對於天龍寺而言,絕對是非常不利的!!

就算對方人很少,天龍寺人數佔優勢,但一旦開戰,死傷慘重的必然是天龍寺。

於是……

枯榮大師遲疑了!!

雖然天龍寺的武學,都是大理段氏傳承武學,本來是絕對不會外傳給他人的,但,如今面臨這樣的情況,不傳,好像也根本沒有用了。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若是可以的話,枯榮大師不介意如此,但若是因為此等做法,會讓整個天龍寺就此毀滅,甚至有可能導致整個大理皇室都因為而滅亡,那麼枯榮大師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他畢竟不是一個人,他不能代表所有人,讓所有人都為傳承武學而喪命。

「施主真的會北冥神功?真的能吸收他人能力為己用?」枯榮大師心中念頭飛速轉動了一番后,有了決斷,不過雖然有了決斷,但他在正式對蕭逸說出自己決定的時候,卻也還是忍不住再次開口對蕭逸問道。

「他確實會一門吸收他人能力的功法,朱四哥,高大哥他們的能力,都被此人給吸收了……」不待蕭逸回答什麼,被段正淳給護衛著的段譽,就忽然開口對枯榮大師說道,他說出這話的時候,表情苦澀,神情痛苦。

若不是因為自己,朱四哥和高大哥他們也就不會被眼前這人給吸收掉一身內力。

雖然他以前不喜歡練武,但卻也並不意味著,他就不明白內力對武者而言有著何等地位,更別提,如今他對練武有了極其強大的渴求后,對此更是明白了幾分。

高大哥和朱四哥他們因為自己,內力全失,他們必然是非常的痛苦。

是啊!

想當時高大哥他們被吸收掉了內力的手,瞬間癱軟在了地上,彼此雙眼無神,一想到那樣的畫面,段譽的心就猛地一抽。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阿彌陀佛!!」

聽得段譽痛苦的回答,枯榮大師開口宣了一聲佛號,然後搖了一下頭道,「罷了,罷了,施主天資聰慧,悟性奇高,且還有著如此一身,驚世駭俗的本事,既然施主你看上了我天龍寺的武學,那我就天龍寺就為施主你大開方便之門,讓你經閱天龍寺一切武學秘籍。」

「呵呵,大師你能如此想,那就很好了,若是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大開殺戒什麼。」蕭逸微笑的說道。 枯榮大師眼睛略微一眯,然後搖了搖頭,接著就對蕭逸道,「施主,請跟我來。」說完,身形一動,就向著廣場的遠處行了去,伴隨著枯榮大師如此,蕭逸招呼了一下夢飛飛和東方傾城以及木婉清一聲,然後就帶著三女跟上了枯榮大師。

其他的僧侶見狀,彼此神情都很苦澀,臉上的表情都很不好,都有著明顯的頹然。

作為大理本土最強的宗派天龍寺,作為在整個江湖上都赫赫有名的天龍寺,如今竟是被如此一個小輩,給逼迫到如此境地。

這樣的事情一旦傳出去,也不知道江湖上會釀起來何等軒然大波。

真的是太過於欺負人,太過於讓人不甘心了一點。

但……

枯榮大師明白妥協的道理,其他的僧侶又何嘗不明白。

一旦蕭逸所說的事情是真的,那麼就算是天龍寺強者眾多,那也絕對是根本難不住蕭逸。

與其被人給全部斬殺后,奪走秘籍,還不如理智點,將秘籍讓他一觀。

這並不是什麼沒有血性,而是最為理智的選擇。

另外,此人的天資如此強大,讓他一觀所有書籍,就當是一種投資吧。

以後此人在江湖上牛叉了,那麼他們天龍寺也算是出了力不是,至少此人學了他們天龍寺的武學。

有了這樣的想法,某些僧侶的不甘的心頓時變得好受了一些。

在列的人,都是皇室成員,雖然如今出家為僧,但對於政治這東西,天生都是懂的。

「父王,我要練武!!」在其他的僧侶不甘心的時候,段譽忽然正色的對段正淳開口說道。

「譽兒你想通了?」

忽然聽得段譽這樣的話語,段正淳可謂是無比的驚喜,視線猛地落在了段譽的身上,神情那是非常的激動,泛著意外的狂喜。

「是的父王,譽兒以前的想法還是太過於幼稚了些。今天這等事情,讓我明白了,這個世界拳頭才是真理,實力才是根本,雖然文能安邦,但武卻也能卡疆闢土,守護家園。我不想再看到今天這樣的事情重現……」段譽正色的對段正淳開口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譽兒你能夠想通,實在是太好了。說得沒錯,文能安邦,但武卻是能夠開疆闢土,守護家園。我大理段氏,皇族正宗,如今就只有你一個子嗣,你伯父的意思,你也明白,不論你願不願意,你都註定了會成為皇太子,未來必然會接掌大理皇位。以前父王都是看你痴迷文學,不喜練武,所以才接連退掉了你伯父封你為太子的事情,畢竟,那樣的你,一旦背負太子之位,很容易出問題……

但是現在,譽兒你既然想通了,那麼父王我就不用再推遲什麼了,畢竟,皇室遲遲不立太子,這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段正淳大笑出聲,笑得那是非常非常高興,在段正淳如此大笑的時候,旁邊的其他僧侶也是聽到了段正淳這樣的話語,但他們聽得這等話語的時候,一個個都同樣是用非常詫異的目光看向了段譽。

段譽資質奇高,根骨非常好,但卻不喜練武,唯愛讀書。

對於這樣的事情,作為守護大理皇室的天龍寺而言,他們可都是知道的。

雖然他們都出家了,但對於這樣的情況,說實話,心中卻也是有著一定的著急。

而現在……

段譽準備開始練武,這對對大理皇室而言,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如此,大理絕學,就又算是後繼有人了。

「譽兒,雖然那人的行事,讓我大理段氏蒙羞,但能讓你幡然醒悟,這也算是一種不小的收穫了。接下來,譽兒你跟我到禪房去,我要好好傳授你一番武學。」段正淳大笑了一番后,正色對段譽說道。

「是,父王。」段譽應了一聲,然後就跟著段正淳向著一處禪房行了去。

……

另一邊,蕭逸等人所在的地方,蕭逸一行跟在枯榮大師的身後,來到了一處藏經閣,這藏經閣是仿造少林寺的藏經閣而建造的。

不過雖然是仿造,但天龍寺這藏經閣當中,卻也同樣是擁有著大量的經書,以及各種厲害的武學。

就連少林七十二絕技,此等藏經閣都是擁有的。

枯榮大師帶著蕭逸等人來到了這裡后,引著蕭逸等人進入了藏經閣,然後對藏經閣的負責人吩咐了一番,接著,就走出了藏經閣。

蕭逸見狀,也沒有在意什麼,而是與東方傾城和夢飛飛等人毫不遲疑的翻看起來了藏經閣裡面的武學。

一門門武學翻閱!!

其中,蘊含有法則的武功秘籍那是非常多。

像什麼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的大力金剛指!!

此等絕技,威力那可非常強大的,能夠在這藏經閣看到大力金剛指,蕭逸在看到的第一眼,也是有著詫異,不過,下一秒,他就釋然了。

因為,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

黃眉僧!!

一個在天龍八部世界,算得上高手的僧人。

此人,如今也在大力境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