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休息之後,羅瀚和紫月兒便去刷新生存任務去了。二人再一次積累了8次復活機會,兩周后,就可以進行再次幸運抽獎。

晚上二人回城之後,在紫月小築里陪伴許久后,方才下線休息。

因為,明天,羅瀚就要動身前往滬北紫月兒的家中,這是兩人第一次現實中的見面。

第二天一早,羅瀚便起床收拾一番,穿上一身得體的休閑衣裝,將一頭長長了些的頭髮也梳理的整整齊齊。不過在照鏡子之時,羅瀚發現了一些異常。

那就是,自己的相貌與遊戲中的相貌,竟是趨於完全一致。要知道,遊戲中羅瀚的角色是一夢天羅,是霸龍的血脈和天雷淬鍊過的身體,整個人都顯得俊逸如仙,身材亦是無比健美,肌肉不算誇張,可是卻呈跟為美觀的流線型。就是那種典型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男神類型。

可那是遊戲之中啊!

現實之中,原本的自己相貌雖然很不錯,但是離那仙氣飄飄自是差了老遠,頂多算是當紅小生的那種帥氣。至於身材,沒有贅肉而已,要論健美姿勢風馬牛不相及。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羅瀚看著鏡子里那個俊美的男子,那個赤著上身健美有型的身材,下意識的摸摸臉,又抓了一下胸肌,拂過那搓衣板似的腹肌,甚至還拉開短褲看了看某個器官,然後就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以往自己每次下線之後,就是沖澡吃飯,也不怎麼照鏡子。如今細細看來,竟像是一夢天羅從遊戲中穿越到現代社會,好神奇!

不過,羅瀚對此喜聞樂見!廢話,如果你不用去做美容手術就可以有完美的容顏,你不用去健身也有健美的身材,你也會喜聞樂見。

羅瀚想不通,那便不想。打開卧室床頭的一個暗格,從中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盒子,打開之後,看著裡面的那個物件,羅瀚竟是一時間發起了呆。

中午時分,從飛機場徐徐走出的羅瀚,拖著一個大行李箱,裡面是自己的遊戲頭盔和換洗衣物。頭上帶著一個黑色的帽子,演著一副黑色太陽鏡,帶著一個大口罩。沒辦法,如果你一路上被無數人像看神仙似的看著,你也會手足無措。這一路上,從做計程車,到機場,在飛機上,羅瀚就一隻在沐浴著各種目光的注視,甚至還有不少小到十五六歲的少女,大到三十幾歲的姐姐上前搭訕要聯繫方式,就連空姐都不斷殷勤為其服務,一會送毯子,一會調座椅,還贈送咖啡零食。把飛機上的乘客看的目瞪口呆,有人嚷嚷說服務有差異,不過待那乘客站起身來看到羅瀚的剎那,就嘟嘟囔囔的坐下再不言語。

這個看臉的世界!可惡!

沒辦法,羅瀚只得將自己全副武裝起來,這才消停了下來。

在滬北的機場之外,一輛限量版的布加迪車前,站著一男,一女。

男的看上去三十多歲,身高175左右,相貌儒雅英俊,一身上位者的氣勢渾然天成,一看就是長期執掌權柄之人。身側則是一個身高168左右的嬌俏少女,看年齡約二十歲上下。一頭黑髮紮成了一條高馬尾,露出了欣長的玉頸,以及閉月羞花的容貌。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更顯得身材凹凸有致。

此時這個少女正滿臉緊張,還帶著一絲紅暈。她拉了一下身邊的男子,低聲問道:「哥!我好緊張!羅瀚會喜歡我現實中的樣子嗎?」

男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月兒,今天你都問八十遍了!你放過我吧!」

這兩人,正是幽冥戰神和紫月兒,也就是現實中的林紫祥和林紫月,今天專為接機而來,接的自然是遊戲里的一夢天羅,紫月兒的未婚夫,現實中的羅瀚。

林紫月撅起了紅嘟嘟的嘴巴。什麼嘛,一點都不理解人家現在的心情。第一次見面,一定要展現最好的自己嘛。

正在腹誹自己兄長的林紫月,目光突然一滯,視線就看向機場的出口方向,竟是再也難以移動分毫。順著紫月兒的目光望去,林紫祥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出來。

180左右的身高,俊逸非凡的面容,行走間昂首挺胸,步伐不急不緩,面色沉靜,雙眸如星,衣著乾淨整齊,打眼望去,如見謫仙,天然幾分從容,無形倍感親近。

此人,正是摘去全部偽裝之後的羅瀚。

羅瀚走出機場出口之後,視線微微一掃,就發現了那明顯鶴立雞群一般的兩人。

微微一笑后,羅瀚伸出手揮了幾下,便拖著行李箱走了過去。林紫祥則拖著緊緊挽著自己胳膊的林紫月,也迎了上來。

兩個大男人都是久經磨練的人物,見面相互擁抱一下,大哥、兄弟的一聲稱呼,哈哈一笑后便再無生疏之感。

接下來,羅瀚便轉向那個紅著臉俏生生站在那裡的林紫月,視線碰撞之後,便移不開了。

羅瀚嘴角一掀,張開雙臂,輕聲說道:「月兒,我來了!」

紫月兒依舊紅著臉,但雙眸中似乎有淚花閃爍,看著情郎那張開的雙臂,嚶嚀一聲就撲進了羅瀚的懷裡。

一旁的林紫祥便哈哈大笑起來,再次打量一番這對璧人,越看越是滿意,越看就越滿心歡喜。

「走!回家嘍!」 第180章夫君,我就依了你

盛大的戶外燒烤婚禮,即將開幕。

節骨眼上,趙美琪突然玩消失!

她肯定圖謀不軌,準備展開刺殺行動。

林宇對趙穎兒說:「今日非同尋常,如果遇到危險,你和莉娜可以使用武功!」

趙穎兒笑吟吟地說:「我拿着一把殺豬刀,莉娜扛着一根狼牙棒,如此拉風地參加你的婚禮,不太合適吧?」

林宇吩咐:「你倆的兵器,用紅布裹起來,免得招人矚目。」

說完,林宇登上馬車,駛向上官婉兒的府邸……

主幹道,站滿了人。

路邊的樹,全部掛着紅色的綢緞,隨風飄舞。

整座洛陽城,充滿了喜慶的氣氛,比過年還熱鬧。

上官婉兒一身華麗的鳳冠霞帔,與林宇手牽手,坐入一輛高大的敞篷馬車。

唐朝的女子出嫁時,沒有戴着紅蓋頭的習俗。

因此,上官婉兒的臉龐前,僅用一層透明的薄紗遮擋。

她的笑容非常燦爛,猶如一朵嬌艷的牡丹花,在薄紗的後方盡情地綻放,極具感染力。

林宇一副新郎官的打扮,笑得也十分開心。

只要順利拜堂,完成戶外燒烤婚禮,便可獲得8000點的燒烤積分。

如果失敗,將會扣除16000點積分。

林宇必須成功,否則,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費!

婚車沿着主幹道,緩緩地行駛。

老百姓們熱情地歡呼,不停地拋灑鮮花。

眾多忠實的女粉絲,沖着林宇亢奮地叫喊。

有人衷心祝福林宇而歡笑,有人嫉妒上官婉兒而斥罵,有人因偶像娶妻而痛哭……

趙穎兒和狄莉娜,手持裹住紅布的兵器,分別騎着頭戴紅花的駿馬,位於「敞篷婚車」的兩側,警惕地戒備。

婚車巡城的途中,是刺殺上官婉兒的良機。

太平公主可能派出武功高強的殺手,混跡在人群之中。

當然,也不排除黑鷹幫的人藏在暗處,企圖擾亂婚禮,達到報復林宇並搶走萬兩黃金的目地。

敞篷婚車,即將抵達城門。

此處區域,圍觀的人更多,場面更熱鬧。

突然,一隻燃燒的火球從天而降,險些砸中婚車!

駿馬受驚,揚蹄嘶叫。

緊接着,又飛來兩隻火球,攻向林宇和上官婉兒!

千鈞一髮之際,狄莉娜亮出狼牙棒,疾速擊落兩隻火球,化解了險情。

上官婉兒嚇得花容失色,抱住林宇的胳膊!

趙穎兒舉起寒鐵殺豬,命令駕駛婚車的馬夫:「快走!」

話音剛落,從人群中竄出一個蒙面的黑衣人,連續射出六隻飛鏢,飛向林宇!

呼……呼……

林宇一手摟着上官婉兒,一手甩動衣袖,連續卷中六隻飛鏢。

蒙面黑衣人偷襲未果,轉身鑽入人堆里,消失了蹤影。

馬夫駕車疾馳,路邊的百姓們驚叫後退。

趙穎兒和狄莉娜騎馬緊隨,保護婚車。

「駕!駕!」馬夫大聲吆喝。

剛駛出百米,從人群中竄出一個蒙面黑衣人,同樣也射出六隻飛鏢。

啪……啪……飛鏢被狄莉娜用狼牙棒擊落!

林宇撿起婚車裏的一枚飛鏢,射中蒙面黑衣人的後背,他慘叫倒地。

誰知,前方又出現十幾名蒙面黑衣人,手持砍刀,擋住道路。

顯而易見,巡遊的婚車陷入黑鷹幫的包圍。

趙穎兒忙說:「林宇!你和上官婉兒先衝出去,別耽誤了婚禮!」

林宇笑着問:「你倆能搞定嗎?」

狄莉娜說:「黑鷹幫的人即使多三倍,也不是我和穎兒的對手……」

話沒講話,再次飛來一隻火球,攻向上官婉兒!

嘭!

趙穎兒舉起寒鐵殺豬刀,攔截了火球,迸發無數的火苗,點燃了掛在樹梢上的紅色綢帶!

狄莉娜叫喊:「林宇!趕緊走!」

此刻,馬夫已經嚇尿了褲子,摔在地面。

林宇說:「婉兒!坐穩了!」

他放開上官婉兒,親自駕車,揚鞭抽打駿馬,沖向前方的黑鷹幫!

見婚車來勢兇猛,十幾名蒙面黑衣人不敢以身抵擋,被迫閃開。

趙穎兒和狄莉娜趁機反攻,與黑鷹幫廝殺!

咔嚓!寒鐵殺豬刀砍掉一個黑衣人的腦袋。

砰!精鋼狼牙棒砸斷一個黑衣人的大腿!

婚車擺脫困境,直奔皇家園林。

很快,抵達婚禮的現場。

三千禁衛軍,全副武裝,負責守護,十分安全。

參加大型戶外燒烤婚禮的賓客,超過五百人。

李治和武則天,坐在龍椅上,正與大臣們說笑聊天。

太平公主獨自站在樹下,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新郎和新娘駕到!」

嘩啦!眾人紛紛過來。

上官婉兒驚魂未定,臉色蒼白,瑟瑟發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