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不久,將龍軀變修鍊到九重至高境界的四號,橫空出世,引得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的千丈魔神天地異象,再度幻化虛空,賞下三品寶器黑蛇槍。

但最終,四號還是悲催了。

他就好像秋後的螞蚱,還沒有蹦躂多久,就被葉無殤滅殺當場,接管了一切。

在滅殺了四號之後,葉無殤體內的龍晶數目,達到了驚人的五十八枚。

然後,他每次晉級突破時,所幻化而出的十八翼百丈黑sè魔龍,在這個超過了總數一半的時刻,第一次展現出了它強橫無匹的戰鬥力。

緊接著,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賞賜下三品寶器黑蟒刀,使得葉無殤手上的三品寶器數目達到了兩把。

並且,葉無殤通過詢問,還得知了十八翼百丈黑sè魔龍,乃是正處於逐步完善中的天地異象,這一驚人事實。

這個時候的葉無殤,已經極其厲害,一身靈力渾厚如海,完全超越了普通神通秘境第一境異象境後期的高手。

相信就算是立刻去單挑一號,也已經沒有什麼問題。

但為了將勝利幾率儘可能的拉大,葉無殤並沒有選擇這麼做。

他憑藉著體內魔龍九變八大臻至五重境界以上的變化神通,在感應到五名龍晶持有者后,以雷霆萬鈞般的強勢姿態,將其先後滅殺,奪得五枚龍晶,吞噬入體。

至此,葉無殤於殺戮第三天的行動,告一段落。

他在一棵茂密大樹的枝葉中,開始了休息。

等到明ri,他jing神,體力,靈力,都恢復至巔峰十成狀態后,便將拉開與一號的最終決戰。

……

九天之巔。

凌厲的勁風如刮骨利刀,狂暴席捲,攪亂雲霄。

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背負雙手,抵天而立,脊樑挺直,滿頭黑髮狂亂舞動,目光遊走間,虛空生電,絕代霸主之雄風,展露無疑。

他靜靜的俯視著山谷盆地中的一切,那冷漠倨傲的神情,就好像是一尊正在俯視著地上螻蟻的天界至高神祗。

執掌萬里山河,乾坤社稷的帝皇般威嚴,飛揚於眉宇之間。

「唰——」

虛空破開。

一名黑髮白衣,面如冠玉,眼若星辰的俊逸青年男子,突然從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的身後,顯化而出。

出現之前毫無徵兆,就好像是與虛空完全融為了一體。

「尊主,您召喚屬下前來有何吩咐?」白衣青年低下頭顱,單膝跪倒在虛空之中,恭敬的開口問道。

「虛空,明ri清晨時分,你去為本尊把這幅畫像上的女人,從北斗大陸天樞大洲潛離國葉家中抓來,不得有誤。」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轉過身,冷冷的看了一眼被他稱之為「虛空」的白衣青年後,屈指一彈,唰的一聲,一副古sè古香的捲軸,從他袖中飛出。

「屬下定不辱命。」白衣青年虛空伸手接過捲軸,身形一動,恭敬了退了下去,銀光閃爍之間,豁然消失不見,無形無蹤,仿若化為了虛無。

此等身法,已經超越了速度的概念。

; ?山谷盆地其實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這裡綠樹環yin,溪水潺潺,四面山壁巍峨,遠離塵世喧囂。『雅*文*言*情*首*發』

清晨時分,驕陽東升,金sè晨曦透過雲霧灑下,映照在搖曳婆娑的枝葉上,如染碎金,美輪美奐。

偶爾水汽略重,霧氣升騰,朦朦朧朧,奇花帶露,雲霞五彩,更是營造出了一處彷彿瑤池仙境般的景象出來。

然而,吟詩作對,賞花賞月這種事情,從來都只是不知人心叵測,生死一瞬為何物的文人墨客,世家貴公子們的專利。

山谷盆地中的葉無殤,一號二人,都沒有這個福氣去欣賞山谷盆地的美麗。

此刻,已經是第四ri清晨時分。

炫目的陽光從天空映照而下,璀璨金黃,與昨ri沒有一絲改變。

這就是自然,萬古長存的自然,從不在乎誰生誰死,局面如何轉變。

相信,就算是混沌世界的人族全部覆滅了,它還是會一如既往的這般運轉下去。

對它來說,人族與螻蟻一般無二,毫無區別可言。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想來講的就是這個意思。

就是不知這究竟是公平還是無情。

「轟——」

山谷盆地之中,一棵參天大樹的茂密樹冠,豁然間,猛地炸裂了開來,恐怖的氣勁席捲出百丈距離,盪起滔天煙塵。

葉無殤手持黑蛇槍,黑蟒刀,兩大三品寶器,懸空而立,目光如電,滿頭黑髮無風自動,脊樑挺直,猶如有承載上蒼之勢。

他jing赤著的上身,染著點點血污,這是他三ri來血戰的功勛。

此時的葉無殤,已非昔ri吳下阿蒙,一舉一動間,都透發出了萬馬奔騰馳騁之浩蕩氣勢。

與昔ri在葉家之時,根本不可同ri而語。

就算是脫胎換骨,都難以形容出他的巨大變化。

葉家當代第一人葉萱萱,孫家當代第一人孫長戎,都已經遠遠無法與他並肩比高。

「嘩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魔氣涌動,狂風驟起!

葉無殤武者秘境第四境飛天境後期靈力透體而出,凝聚於身後,剎那間,十二隻巨大暗黑龍翼,幻化而出,稜角分明,鱗片堅實。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葉無殤六重龍翼變全力催動,十二隻巨大暗黑龍翼鼓盪翻飛之間,御空飛行神通加持其上,.

所過之處,隆隆風雷音爆之聲,撼天動地,如千百氣彈一同炸裂開來,勁氣席捲四面八方,犁地三尺,碎石斷岩。

一個閃爍,那就是恐怖的千丈距離。

「我等你很久了,七十四號!」

一道如雄獅嘯天般的大吼聲,從五百丈外樹林間,豁然傳出,震動大片山林,驚起無盡飛鳥。

「唰——」

勁氣破空。

一道墨sè流光衝天而起,攪亂風雲,瞬息百丈,攜帶滾滾火焰之力,如天界火神般向葉無殤強勢而來。

正是一號!

此時的他,傷勢完全復原,雙目健全,身軀強健,龍翼變神通施展,背後一雙巨大暗黑sè龍翼伸展之間,浮光掠影,輕靈敏捷。

哪裡還有一點兒昨ri病怏怏,動不動就吐血的半死不活摸樣?

「唰——」

一號右臂一震,揚手就是一道百丈墨sè劍氣。

武者秘境第四境飛天境後期修為提升至極致境界,火靈載體特殊體質加持其上,三品寶器黑蛇劍全力催動。

剎那間,一股彷彿能夠斬山斷岳的凌厲之氣,籠罩住整片虛空。

神通秘境第一境異象境中期戰力!

正宗二十倍於武者秘境第四境飛天境後期的力量水準!

一上手,一號就將本身修為,火靈載體,三品寶器黒蛟劍,盡數催動。

這足以看出他心中對葉無殤的忌憚,連試探都沒有什麼必要了。

「一號,你的傷勢果然已經痊癒了。但就這種程度的攻擊,還奈何不了我!」葉無殤目光一閃,躲也不躲,周身暗黑sè靈力涌動翻騰,磅礴如海,瀰漫四面八方,渲染九天蒼穹。

足足五十八倍靈力混厚度,霸道得無法想象,一經催動,立刻就好像數十萬大軍奔騰馳騁開來,浩浩蕩蕩,仿若能夠撼動天上ri月星辰。

葉無殤左手三品寶器黑蟒刀,右手三品寶器黑蛇槍,高高揚起,墨光四shè,剎那間,又齊齊振臂攻出,鋒芒凌厲。

「唰——」

黑蟒刀三品寶器之力催動,百丈墨sè刀芒縱橫激蕩,大有橫掃世間一切有形之質的架勢,剛猛無鑄。

正宗神通秘境級數戰力,十倍於武者秘境第四境飛天境後期的力量水準。

「唰——」

黑蛇槍三品寶器之力催動,百丈墨sè槍芒破空呼嘯,完全凝結為實質化,猶如百丈靈蛇游曳虛空,洞穿乾坤。

赫然又是一股正宗神通秘境級數的戰鬥力,十倍於武者秘境第四境飛天境後期的力量水準。

「砰——」

一道猶如山河崩塌般的巨響聲中,狂亂如怒海翻騰般的勁氣攪亂風雲,震蕩方圓千百丈虛空。

葉無殤的黑蟒刀刀芒,黑蛇槍槍芒,與一號的黒蛟劍劍芒,強力碰撞在一起,針尖對麥芒,猛虎對雄獅,紛紛炸裂虛空,爆發出陣陣駭人的力量波動。

「唔……」

「嗯?」

葉無殤,一號,同時悶哼一聲,倒退出百丈距離,長發狂亂舞動。

這一次的交鋒,二人不分勝負。

這就是如今葉無殤的戰力。

他雖然沒有如一號那般的火靈載體,無法迫發出兩倍於本身修為的力量,但憑藉著黑蛇槍,黑蟒刀,兩件三品寶器,他一樣能夠正面擋下一號的劍氣。

此等情形,與昨ri面對一號黒蛟劍劍氣時,狼狽躲閃,無法硬抗,束手束腳的樣子,大為迥異。

葉無殤的一身戰力,有了驚人的提升。

「七十四號,你果然是好手段!竟然連得到三品寶器黑蛇槍獎勵的四號,都死在了你的手上,成為你的墊腳石,為你徒添嫁衣,使得你魔龍九變九大變化集全,得到了三品寶器黑蟒刀的獎勵!」一號雙目中光華一陣劇烈閃爍,神情極其複雜,彷彿是在為昨ri沒能成功滅殺掉葉無殤,而感到後悔惋惜。

「其實我覺得你最應該後悔的事情,不是昨ri沒有孤注一擲,賭賭看能否一劍秒殺於我,而是後悔在第二ri,對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出手。」葉無殤目光一閃,沉吟道:「一號,你不是白痴,你應該明白自己與神秘黑袍中年男子北邙的差距有多大。為什麼?你為什麼在明知毫無勝算的情況下,還要對他出手?」

「為什麼?呵呵……七十四號,我問你,你有至親至愛之人嗎?」一號仰起頭,慘然的凄笑了起來,就彷彿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兩行男兒清淚從眼眶中滾下,滴落虛空,眼中閃爍出了心碎的光華。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葉無殤默然不語,就這樣靜靜的懸空站立著。

「我……是火曜大洲霸主,火曜世家的旁系一脈,家世顯赫,父母又因為只有我一個兒子,所以更是對我百般呵護。」

「我至今還記得,七歲那年,我被測試出為火靈載體的一刻,父母,族人,眼角閃爍出的喜悅淚花和希冀神采。」

「特殊體質,就算是在五行大陸中,都是極其罕見的特殊例子。」

「雖然我只是三大火屬xing特殊體質中,等級最低的火靈載體,遠遠比不得火王載體和萬年難出的火曜載體。但有了它,我未來必定能夠成就神通秘境高手。」

「我好高興,好高興……」

「因為嫡系一脈,為了拉攏我,將倩蓉表妹許配給我作為未婚妻。」

「家庭和睦,父慈子孝,身世顯赫,妻子賢淑,貌美如花……那時候,我覺得,我已經得到了世界上的一切。」

「可是……」

一號話風驟轉,左手用力抓住臉龐,指甲刺入血肉,鮮血滴下,眼眸中綻放出了縱然傾盡四海五湖之水都無法洗凈的滔天怨恨。

「我的一切,都在七個月前,在我的新婚之夜上,被北邙親手毀了!」

「他殺我父母,族人……愛人……當著我的面,將我的世界全部崩毀,而這一切只是為了讓我心懷怨恨,讓我能夠成為九九八十一名九幽魔龍王血脈傳承者中的一號!」

「但……我卻無能為力……只能痛苦的匍匐在地,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然後……就像只落敗的喪家之犬般向他亂吠……」

「我恨!」

「我好恨!」

一號滿頭黑髮狂亂舞動,面容完全扭曲,喉嚨中發出了好似受傷野獸般的咆哮聲。

他圓瞪的雙目中,留下了兩行觸目驚心的血淚,臉上充斥著絕望,無力,痛苦,悲哀,癲狂的神情。

愛之深,恨之切!

只有真正愛過,擁有過,才能夠明白到失去之時,究竟有多麼的痛苦。

葉無殤一言不發,臉上面無表情,就好似只是一名毫無感觸的冷漠聽眾,心中沒有泛起一絲波瀾。

然而,不知何時,他緊握住兵器的雙手,已經攥得骨節發白,十指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掌心血肉之中。

殷紅的鮮血從中潺潺流出,滴下,劃破虛空,猶如杜鵑啼血般凄艷。

「只能……無力的匍匐在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親人慘死在面前嗎?」葉無殤神sè一黯,額頭一縷青絲垂下,劃過眼眸,帶起一抹令人心碎的憂傷。

他發現,自己很能明白一號的感受。

; ?「哈哈哈……我到底是在說些什麼啊?在向敵人哭訴嗎?太難看了!」一號突地自嘲似的搖了搖頭,好像已經從如cháo水般的悲傷記憶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