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白洛奇便發了三天時間,把拿到的資料和運輸記錄全部整理了一邊,然後,結合他在這段日子以來狩獵御靈獸時,對各種地形的了解和熟悉,最後製作出了一張集合多重路線以及應急路線,撤退路線等等的多功能運輸路線圖。

當劉易看到這份多功能運輸路線圖后,這嘴巴張得都足以塞下一個雞蛋,神色相當的震驚。

「白隊長,這是你做出來的嗎?」劉易很難相信白洛奇真的就發了三天時間,就做出了如此完美的新運輸路線圖。

「有什麼問題嗎?」白洛奇挑眉問道。

「沒有,沒有。我馬上親自送到前線去給副統帥過目。」劉易急忙搖頭說道。

「還要送給副統帥過目嗎?」白洛奇一聽,不由蹙眉說道,因為如果讓柳雲萱看過的話,肯定會問是誰製作的。不過算了,反正接下來的一個月他肯定不在後勤營,就算天塌下來,也和他沒關係。

「那是當然。」劉易點點頭,應道。

「對了,這些路線上的圓心點是什麼意思?」這時,劉易發現每條路線上都有一個圓心點。

「這些圓心點所表示的是接應點,以後所有的糧草運輸,只送到半途的接應點,然後由前線的軍隊接應后,再押送到前線。」白洛奇解釋道。

「這運輸糧草不是我們後勤營的責任嗎?這隻送到半途,未免也太……」劉易聽得極為不解,因為他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運輸方法的。

「具體的解釋我已經寫下來了,你慢慢看。」白洛奇懶得解釋,從懷裡取出一份附帶說明交給劉易后,便轉身離去。

白洛奇前腳剛離開,劉易就帶著白洛奇所製作的新運輸路線圖,趕往前線主營。

「副統帥,這是剛剛完成的新的運輸路線圖。」在統帥大營內見到柳雲萱后,劉易立刻恭敬地奉上了新的運輸路線圖。

此刻,統帥大營內還有包括馬嵐在內的七、八位精騎統領和千騎統領。

柳雲萱將新運輸路線圖攤開一看后,頓時,眸光一震,顯得相當驚訝,立刻對劉易問道:「這份新的運輸路線圖是你製作的嗎?」

「我回稟副統帥,我自認沒有這個能耐,這份新運輸路線圖是白隊長親自製作的。」劉易立刻拱手應道。

「白隊長?白洛奇?」柳雲萱神色一凝,想不到白洛奇又做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看來她真是沒白費她的苦心安排。

而眾統領見到柳雲萱如此神色,都不約而同地看向她手中的新運輸路線圖,不知道這運輸路線圖中究竟有什麼讓副統帥如此驚訝的!

「副統帥,這運輸路線圖有什麼問題嗎?」馬嵐一聽是白洛奇製作的,立刻問道。

「你們也看看吧。」柳雲萱便將運輸路線圖傳了下去。

眾統領立刻圍上來一看,登時,也是嚇了一跳。

「這真的是運輸路線圖嗎?我怎麼看像是進攻演示圖,這麼多條路線,居然還有撤軍的路線……」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複雜的運輸圖。」

「這運輸路線一條不就好了,何必多此一舉呢!」

……

眾統領看完,也是各抒己見,各有看法。

「馬統領,你怎麼看?」柳雲萱看向馬嵐問道。

「我覺得這運輸路線圖制定的十分周密,而且可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比起單一的運輸路線要保險的多,之前我們與木神國交戰,就發生過十幾次被木神國截斷糧草的事情,影響不小。所以,白營長製作這新的路線圖並不是沒有考慮的。不過,這些圓心點是什麼意思?」馬嵐評價道,但很快也發現了那些圓心點。

「哦,據白營長說這些圓心點是接應點。」劉易立刻解釋道。

包括柳雲萱在內的眾人,自然都不理解這接應點是做什麼用的。

「接應點?是什麼意思?」柳雲萱立刻對劉易問道。

「白營長說後勤營新的運輸方法將採用半途運輸的方式,這糧草只運輸這些接應點,然後,再由前線的軍隊在接應點將糧草運回前線。」劉易應道。

眾統領一聽,馬上就炸開了鍋,覺得這白洛奇根本就是在胡鬧,這後勤營的任務就是負責將糧草和物資運輸到位的,哪有隻運送到半途的道理! 「這個白隊長實在是太過於亂來了,他的後勤營不就是負責運輸糧草的嗎?憑什麼他們只運輸到半途,還要再讓前線的軍隊去接應……」馬上就有一位精騎統領面露不悅的問道。

其他統領也是點頭附和,對於白洛奇這種行為感到不滿。

「我想這白洛奇這人大概目中無人慣了,所以,以為自己是有些本事,就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竟然如此狂妄,真是令人笑話!」和白洛奇有所過節的趙兆豐,也是在一旁,立刻趁機一起落井下石的說道。

「白隊長說理由他已經寫這裡面了。」劉易見到竟然是這麼多統領都是對於白洛奇的要求都是有異議,也是感到自己的後背不斷的是在冒冷汗道,但還是顯得非常鎮定,緊接著,徑直取出了白洛奇給他的那份說明,又直接遞給了柳雲萱。

柳雲萱接過之後,仔細的看了一遍,頓時,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若有所思的道:「這傢伙腦袋裡究竟裝得都是些什麼呢?」

眾統領一聽,立刻面面相覷,不知道柳雲萱這話究竟是何意!

「馬統領,你看一下,然後再給各位統領說明一下原因。」柳雲萱將手中的那份說明交給了馬嵐。

馬嵐點點頭,接下之後,馬上看了一遍,馬上是露出幾分驚訝的神色,眼神中甚至閃過一抹嘆服之色。

「這種半途運輸法,主要的目的就是可以減少糧草和物資在進入一些危險地帶時遭遇敵人的阻截的幾率。各位應該也是很清楚的,這後勤營的運輸小隊的實力,畢竟是無法與前線軍隊相比的。而且根據上一次與木神國交戰三個月的運輸記錄來看,其中我軍糧草和物資被敵軍阻截最多的地帶,基本上都是靠近前線,比較容易埋伏的危險地帶,而敵人依靠自己的機動力量,不斷的對我們的糧草進行阻截,導致前線糧草缺失,戰鬥變得緊張,還必須小心糧草缺失,士兵嘩變。而通常的在這種危險的地帶,運輸小隊頂多也只能明哲保身,根本是不可能有餘力保護糧草和物資的。但是如果採用這種半途運輸法,在靠近前線的後半段,是由前線軍隊來押運的話,敵軍看到押送軍糧的隊伍龐大的話,那麼就不敢冒然進行阻截。這樣的話,也是可以大大減少糧草和物資被阻截的幾率,以及糧草在途中的損耗……」馬嵐緊接著開始說明道。

「可是這一來,豈不是要浪費前線軍隊的一部分兵力放在運送糧草之上?若是在一部分兵力在前去接收糧草的時候,我方前線若是萬一在出現什麼緊急情況的時候,前線軍隊必然是分身不及的,而且這樣子的運糧方式,若是讓敵人掌握到的話,恐怕敵人還會藉此,對我方進行埋伏,消耗我軍有生力量。」當馬嵐說完白洛奇的想法之後,立刻就是有統領提出了自己的質疑問道。

「白洛奇的這份說明中也是預計到了這種情況,所以,如果再出現緊急情況的時候,如果負責接應的小隊在兩個時辰內未到達的話,那麼就是由運輸小隊繼續運輸往前線的。」馬嵐立刻解答道。

「如果運輸小隊只運輸到半途的話,那麼擺明了就是加重前線軍隊的福負擔,而他們運輸小隊倒是爽了,這白隊長還真是太會為自己著想了!」趙兆豐不禁在一旁冷嘲熱諷的說道。

「趙統領,我的話似乎還沒說完呢!」馬嵐不由瞥了趙兆豐一眼,接著又道:「如果是按照原來的運輸方法,運輸小隊一次只能是將糧草和物資運輸到一個陣線上,而後勤營只有這三隻運輸小隊,而前線卻有有十幾個陣線,那麼一次來回就是需要兩天的時間,而若是三隻運輸小隊最少也是要花上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完成一次的整個前線的運輸。而這運輸小隊所運一次糧草和物資,卻是只能夠一個陣線十天的消耗,以至於有的時候,前線士兵都是要過上幾天勒緊褲腰帶的日子,這個情況想必各位統領應該心裡有數,試問沒吃飽飯的士兵,拿什麼與敵人拼呢……」

眾統領一聽,也都是紛紛贊同的點頭,因為這種情況確實時常出現,所以,這前線士兵幾乎都是吃不好,穿不暖,這如果仗一打久了,是個人都吃不消。而若是按照這種運輸的方式的話,至少能夠穩定糧草運輸,這樣子自己手下的士兵才能夠更好的戰鬥

「但是如果採用這種半途運輸法,一隻運輸小隊一次最少可以運輸供三個陣線所需的糧草和物資,而這三隻運輸小隊,卻是只需要花幾天的時間,就是可以完成一次運輸循環的,完全是可以避免前線缺少糧草和物資的情況。另外,每個陣線也只要幾天派出一隻部隊到接應點接應,這來回也不過是半天的時間,總好比餓上幾天肚子的強吧!」馬嵐接著說道。

這眾統領聽完之後,這才顯得神色愕然,不由發出陣陣驚嘆之色,因為這種半途運輸法確實大大的解決了,這前線糧草和物資經常短缺的情況,完全不是什麼胡鬧的!

「相信各位統領應該都明白了,之前我們的糧草和物資可是需要一個陣線一個陣線的送,以至於每次糧草和物資,有的時候都是不能及時供應到每個陣線上。但是如果按照這新的運輸方法,那麼就是可以完全保證每個陣線都能得到及時的糧草物資的供給,再加上這新的運輸路線圖,如果我是敵軍的話,也將是會感到十分頭疼的,怎麼阻截我們的糧草和物資了,因為他們根本無從下手!」柳雲萱顯得十分篤定的說道,但是她還是不得不承認白洛奇確實非常有一套,居然能夠考慮到前線的實際情況,並且還是能夠製作出如此完美的運輸路線圖,以及這種新穎的運輸方法。

「那麼如果各位統領沒有什麼意見的話,那從今天開始,就按這新的運輸方法進行糧草和物資供給,每個統領都安排好接應自己陣線的接應工作。」柳雲萱立刻下令道。

「是。」眾統領立刻領命。

「另外,這次後勤營表現出色,解決了前線的一個大難題,所以,我決定封後勤營一個二等功。」柳雲萱賞罰分明道。

眾統領一聽,也是既羨慕又嫉妒,齊齊看向劉易,紛紛心裡暗想,這劉易才是剛剛上任後勤營的營長几天的,就依靠著白洛奇想出的計策,平白的得了一個二等功,這簡直就算是天上白白的掉下了一塊大餡餅。

「其實,這全是白隊長的功勞。我看這二等功還是給白隊長一個人便好了。」劉易不敢居功,立刻是拱手謙讓道。

「這二等功他看不上的,你就直接領了吧。況且,他應該不是無償做的吧!」柳雲萱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以她對白洛奇的了解,他肯定是不願意得這軍功的,免得他又要陞官之類的,她可是很清楚白洛奇的想法,很輕易就猜到了。

劉易立刻顯得極為尷尬的一笑,這份功勞他可是給了白洛奇一個月假期來換來的,不過,現在他看來明顯是穩賺無賠的!

柳雲萱見劉易的神色,就立刻得到了答案,也是沒有追問,留下馬嵐后,便讓眾統領和劉易先退下。

「表妹,我說的沒錯吧,與其強逼白洛奇,還不如旁敲側擊。」柳雲萱見周圍已經是無人之後,便對馬嵐美眸一笑道。

「他就是那種要麼不做,要麼就一鳴驚人的傢伙。」馬嵐不由嗔了一句,接著問道:「那表姐你打算什麼時候把他調到前線來?」

「等時機到了,現在可還不是時候,這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如今我們只能耐心的等待……」柳雲萱美眸凝起的說道。

馬嵐也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得到一個月假期的白洛奇,全副武裝地帶著龍不像、龍赤以及七霞麒麟王,離開**,開始了他的修鍊之旅。而這次修鍊之旅的目的,就是為了突破天宗級而做準備。

因為目前為止,白洛奇除了黑欲卵和山寨龍涎外,已經沒有其他可以輔佐修鍊的奇珍異寶,不過其實這個也已經足夠驚人了。所以,他需要再去找一些奇珍異寶加以輔助修鍊。另外,突破天宗級又不像是升級那麼簡單,這從一個境界突破到另一個境界,除了要達到突破的條件外,也需要奇珍異寶在關鍵時候助上一臂之力,才能事半功倍。

所以,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收集奇珍異寶,以備不時之需。

當然,對於一般御靈者來說,這可是痴人說夢,但對白洛奇來說,這卻像是家常便飯一樣簡單,因為他現在身邊有隻很能找奇珍異寶的饞鬼。現在不好好利用一下,那真是損失,誰知道以後這個麒麟王海輝出現在他的面前嗎?

除此之外,這修鍊之旅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採集各種御靈獸的樣本,然後進行數據分析,收集大量信息,從而對不同的御靈獸種族進行基因組的推測。

當然,這個工作是非常繁雜的,也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就能夠完成,所以,這次修鍊之旅,能夠完成二十種不同御靈獸種族的基因組推測,白洛奇就心滿意足了。

這次,白洛奇所制定帶來修鍊路線,是從**出發,往東北方向而行,最後的目的地,是一個叫萬獸葬地的地方。

這個地方是從大本營回來前,去寶獸閣分號取馬車和東西時,無意中聽人提起的,據說,這萬獸葬地沒有人知道裡面有多大,也沒有人走穿過,越深入裡面就越猶如神秘的世界一般。再者生存著很多不同種類的野生御靈獸,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土裡鑽的,應有盡有,包羅萬象。

不過,因為十分危險,因為裡面的野生御靈獸基本都是三星級以上的,甚至還有四星級的,聽說還有人見過傳說中的五星御靈獸,就算是修為到達了狂神級以上的御靈者都不敢單獨進入,只能在周邊遊動,以免發生意外。

但白洛奇知道越是這種有很多野生御靈獸生存的地方,就說明靈氣丰韻,也容易生長出奇珍異寶,絕對是尋寶的好地方。

轉眼間就走了半天時間,因為有三獸的保駕護航,一路上,白洛奇很順利的就採集了不少垃圾野生御靈獸的樣本,現在後勤營一帶的野生御靈獸,對他幾乎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力,加上如今在後勤營一帶作威作福的惡霸三獸,所以,幾乎所有的野生御靈獸是避之不及,而運氣不好剛好碰上的,還沒等白洛奇出手,就已經被三獸輪番蹂躪了。

因為離那萬獸葬地還有一天一夜的路程,所以,白洛奇帶著三獸被找了一處比較鷹涼的地方,打算休息一回,再繼續上路。

不過,就在此時,七霞麒麟王突然變得蠢蠢欲動起來。

對於七霞麒麟王的這種反應,白洛奇已經很是熟悉,這七霞麒麟王只有在感應到奇珍異寶的時候才會如此,也就說明,這附近應該有奇珍異寶。

「饞鬼,是不是發現什麼奇珍異寶啊?」白洛奇一邊對七霞麒麟王叫道,一邊拿出了一瓶山寨龍涎。這龍不像升級之後,產出的山寨龍涎也從原來的一天五滴,變成了七滴,所以,也算是解決了原來供不應求的情況。

這七霞麒麟王一見到白洛奇手中的瓶子,馬上就雙眼一亮,湊了上來。

「帶我去找好東西,如果找到的話,我就喂你兩滴。」白洛奇誘惑著說道。

七霞麒麟王似乎挺懂了白洛奇的話,立刻在原地躊躇了幾下,不時地看了看白洛奇手中的山寨龍涎,立刻發出一聲嘶鳴,之後,就往一個方向跑去。

白洛奇見狀,立刻叫上龍不像和龍赤,跟著七霞麒麟王而去。

不久后,白洛奇和兩獸就跟著七霞麒麟王,進入了一個草木蔥綠,三面絕崖的山谷之中,而山谷的深處有一處幽深的碧潭。

七霞麒麟王跑到碧潭邊上后就停了下來,回頭看著緊隨其後而來的白洛奇和兩獸。

白洛奇到了七霞麒麟王身旁,看了一眼風平浪靜的碧潭,轉頭對七霞麒麟王問道:「奇珍異寶在這潭裡嗎?」

七霞麒麟王昂著頭,發出一聲嘶叫,鹿般的眼睛對比阿洛奇眨了眨。

「看起來是要水下尋寶了。」白洛奇摸著下巴說道,緊接著將將隨身的東西全部卸下,然後脫掉上衣,一個縱身就躍入了碧潭之中。

白洛奇深吸了一口氣,翻身猛鑽,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這碧潭比想象中的要深,至少沉了幾米,才依稀能夠見到潭底。只見潭底水草茂密,淤泥深積,但奇怪的是,連一隻魚影都沒有,也沒有見到其他的水生物,整個碧潭就像是死潭般沉寂。

隨後,白洛奇便在潭底搜索了一番尋找可能出現的奇珍異寶,可是,找了半天卻一無所獲,最後,只得浮上水面,游回潭邊。

「我說饞鬼,你確定真有奇珍異寶嗎?」白洛奇不由又對七霞麒麟王問道。

七霞麒麟王又昂了幾下頭。

「只有再找一次了。」白洛奇白眼一翻,喘了口氣后,又繼續潛入潭中。

又找了半個時辰火,結果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你這傢伙也有不靠譜的時候。」白洛奇回到潭邊,瞪著七霞麒麟王說道。其實,對這種情況他也習以為常,之前七霞麒麟王帶他尋寶的時候,也經常什麼都沒找到。

七霞麒麟王立刻發出幾聲哀怨的聲音,用十分無辜的眼神看著白洛奇。

「好啦,敗給你了。喂你一滴,算是辛苦費好了。」白洛奇立刻拿出山寨龍涎的瓶子倒出一滴在掌心,伸到了七霞麒麟王的面前。

但奇怪的是,七霞麒麟王竟然沒有吃,而是看向那原本平靜的潭面。

白洛奇覺得奇怪,也隨之看去,就見那碧潭的中央,突然捲起了十分強烈的漩渦,不斷旋轉,整個碧潭一下子變得躁動了起來。

驀地,就見碧潭中央的漩渦,一道水柱猛然噴出,猶如天女散發一般四散開來,水花晶瑩…… 而就在此時,白洛奇就見到一隻像是水怪一般的野生御靈獸,竟然是從漩渦之中慢慢的浮現出來,這隻野生御靈獸的外表,長得就像是一隻大蜥蜴一般,不斷的甩動著他那三條巨大的尾巴,全身居然還泛著奇異的水澤,似乎它的皮膚能根據水色而產生不斷的變化,猶如一層天煞的偽裝一般。

「居然是一隻妖水靈蜥。」白洛奇一見到眼前的御靈獸,登時是眼睛一亮。

因為根據這鑒獸訣上的記錄來看,這妖水靈蜥其實算的上,是一種比較特有的御靈獸,和黑欲天蟲是有點類似的,不過,這妖水靈蜥並不能像黑欲天蟲一樣生產黑欲卵,但它的體內生長著一顆被稱為水靈丹的奇珍異寶,因為它常年呆在水中,不斷的吸收水中的靈氣而形成的。

而這水靈丹根據妖水靈蜥的星級資質,其靈效也就不同,而這妖水靈蜥最高的星級卻是四星級,而且能生長出高級水靈丹,而眼前這隻體內應該是一顆中級水靈丹,但是相信其靈效,可是比中級黑欲卵還要強上不少的。

不過,這妖水靈蜥和黑欲天蟲一般,也是非常少有的一種御靈獸,而且因為它的天生的隱藏能力,只要是在水中,它若是不現身的話,那麼即使就算是到達了狂神級的強者,也都是難以發現它的蹤跡的,甚至是妖水靈蜥就在自己前面,也是不知道的。

「雖然是看它的樣子只是三星三級,不過,它自身的氣息,卻是已經相當於天宗初階御靈者的實力。」白洛奇迅速分析妖水靈蜥的戰力,他可是不會放到近在眼前的獵物。

「開工了!」白洛奇待自己觀察清楚之後,立刻是對龍不像和龍赤下令道。

龍不像和龍赤兩獸也是習慣彼此之間的配合了,聽到白洛奇的命令,立刻是馬上左右分開,而七霞麒麟王則是突然向前朝著白洛奇而去,直接誒是席捲了白洛奇手中的山寨龍涎后,然後,竟然就直接消失了個沒影。

「你這個又饞又膽小的傢伙!」白洛奇對七霞麒麟王這種接近無賴的的作風,也是感到極為無奈,似乎這個傢伙賴定了自己一般,但是便便自己還那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只要是能夠擊殺了這隻妖水靈蜥,那麼自己就能得到一顆比中級黑欲卵還要好的中級水靈丹,這筆買賣自己似乎也是不虧的。

而此刻白洛奇目光不由一凝,立刻是拿著自己手上那個裝著山寨龍涎的瓶子,自己的身形迅速的往後退去,而那浮在潭面上的妖水靈蜥在山寨龍涎的吸引之下,立刻就是踏水而來,很快的就要接近了潭邊,不過之後,妖水靈蜥在潭邊的時候,卻是直接就盤踞在潭邊,止步不前了,但是它卻仍然虎視眈眈的盯著白洛奇。

白洛奇見這妖水靈蜥就盤踞在潭邊,不再上前一步,立刻是對龍不像和龍赤做了個手勢,兩獸也是得到了命令,立刻氣勢洶洶地朝著妖水靈蜥沖了上去。

妖水靈蜥見到兩獸衝來,卻是顯得不慌不忙,碩大的頭顱只是輕輕的搖擺了一下,立刻是一左一右噴出兩團半米大小的水彈,朝著兩獸而去。

轟!轟!

就見到那兩團水球在龍不像和龍赤面前炸開之後,頓時,是爆發出了極為驚人的衝擊力,竟然是將龍不像和龍赤給硬生生給震退了。

「好像這個傢伙是有點難對付的!」白洛奇見狀,不禁緊皺起了眉頭,立刻是翻手抽出霜風,反握在手中,而且同時,吹了一聲長哨,只見龍赤聽到白洛奇的口哨之聲,突然是不退反進,直接向前一個猛撲,正面直接是朝著這妖水靈蜥衝去。

妖水靈蜥張嘴又是放出了兩團水彈,迎面朝著龍赤而去。但是只見龍赤在這個時候,突然是一個轉向,與這兩顆水彈擦身而過。

就在此時,突然有一道烈焰洶湧,只見龍不像此刻全身上下的赤甲,就猶如燒透的鐵皮一般,顯得熱力十足,同時,全身火浪一下子是涌動而起,向左右兩側不斷的延展,就像是憑空插上了一雙火翼般,一個前撲,急速沖向妖水靈蜥。

妖水靈蜥似乎也是從龍不像渾身的熱力,感受到對方實力的強大,立刻就是朝著龍不像噴出水彈,想要阻止龍不像接近,但就在此時,另一道身影卻趁機化作光影,出現在妖水靈蜥面前。

只見霜風猶如燃起的冰焰一般,靈氣騰騰,化作一道靈刃破空衝出,以極盡的距離襲向妖水靈蜥,眼看就要得手的時候,突然,妖水靈蜥身上突然靈光閃爍了一下,一道透明的水膜竟然將它整個身軀籠罩起來。

砰地一聲,霜風破出的靈刃與水膜撞擊在一起后,但見水膜晃動了幾下,就恢復了平靜,而靈刃的力量也被抵消了。

就在此時,妖水靈蜥沖著就在眼前的白洛奇,一口氣噴出三團水彈,眨眼間,就逼近白洛奇眼前,而白洛奇已經沒有任何躲閃的角度。

白洛奇也是臉色一變,立刻施展星雲變,想要強抗下這四團水彈,只見星雲變衝出之後,竟只抵消了兩團水彈,還有一團水彈猶如離膛的炮彈,聲勢猛烈,馬上就要炸中白洛奇。

說是遲,那是快,就見一團烈焰球突然從一側迸射而來,與兩團水彈相互碰撞,頓時,一陣水火交錯。

白洛奇趁機翻身後撤,落在一塊大石頭,伸手摸了一下頭上的冷汗,剛才幸虧是龍不像及時出手了,不然,被那團水彈炸中,可不是好玩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