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外界認為的奪冠熱門,而且在蔡健記憶里,曼聯好像確實是奪冠了。

但是看了阿賈克斯的陣容,他竟然有一點虛了。

因為阿賈克斯的陣容確實挺強的,挪威前鋒多爾貝爾也是有名的天才球員了。

只是他後來沒有達到大家的預期,他後來加盟了法甲的尼斯。

然後是兩名中後衛,這個桑切斯也就是未來熱刺的哥倫比亞中後衛。

而德里赫特就不用說了,未來轉會加盟了尤文圖斯。

然後就是中場齊耶赫,他未來轉會到了切爾西。

除了首發名單外,替補席還有兩名猛將。

他們倆就是范德貝克和德容,他們倆未來一個去了曼聯一個去了巴塞羅那。

不得不說阿賈克斯確實出人才,他們陣容里的年輕球員如果都成長起來,曼聯絕對不是對手。

隨著主裁判的哨響,比賽隨之正式開始了。

曼聯獲得了開球權,足球開出來后兩腳傳球來到了斯莫林的腳下。

斯莫林接球后直接開大腳,足球飛向了對方半場的偏右路。

陶佳將對方的隊長克拉森死死的卡在了身後,然後跳起來朝著落下來的足球一點。

足球隨之往前飛了過去,雖然馬塔確實接到了傳球,但是很快就被對方搶斷了。

阿賈克斯想要隨之發起反擊,但是兩腳傳球后,足球又回到了曼聯的腳下。

足球再一次來到了馬塔的腳下,馬塔在禁區外右側45度的位置拿球。

他先踩住了足球,然後果斷起腳傳中。

足球飛向了禁區里,姆希塔良全力的往落點跑去。

但是阿賈克斯的左邊鋒尤尼斯一直和姆希塔良身體對抗著,姆希塔良很難追到足球。

而門將奧納納也非常果斷,他直接選擇了出擊。

此時足球落了下來,三名球員距離落點都非常近。

但是奧納納可以用手,他朝著落下來的足球雙拳擊去。

姆希塔良見狀非常的遺憾,如果不是尤尼斯的話,他絕對可以率先碰到足球。

「比賽才剛剛開始,曼聯就發起了一次威脅進攻!」劉家園解說道。

「如果不是尤尼斯卡好了位置,阿賈克斯可能比賽剛開始就丟球了!」

「誒~!等一下!場上發生什麼了?」徐洋發生了異樣。

此時尤尼斯竟然倒在地上,來回翻滾著顯得非常的痛苦。

原來尤尼斯之前注意力都在姆希塔良身上,他全力的卡著姆希塔良的位置。

所以並沒有注意奧納納的位置,當奧納納跳起來擊球的時候。

奧納納的膝蓋打在了尤尼斯身上,幸好這只是硬傷。

「還好還好!應該是沒有大礙。」徐洋解說道。

「這比賽開始還沒到1分鐘,如果就受傷了那也太倒霉了。」劉家園接著解說道。

現場曼聯的球迷發出驚呼聲,他們還以為比賽才開始就要進球了。

場邊的蔡健重點關注著陶佳,但是因為他的踢球風格。

很難成為球場上的焦點,因為他更多是擔任防守的職責。

今天雙方防守都做得很好,一直到15分鐘雙方都沒有射門的機會。

到了第15分鐘,阿賈克斯一腳勉強的射門終於打破了僵局。

其中陶佳表現很好,他成為曼聯值得信任的後防球員。

在第19分鐘的時候,阿賈克斯的齊耶赫突然往前送出挑傳。

他的這個傳球非常有想象力,打了曼聯一個措手不及。

再加上特勞雷跑位也非常好,竟然讓特勞雷跑出了機會。

特勞雷停球后往禁區里突去,此時他附近只有陶佳一個防守球員。

而陶佳位置更靠近禁區一些,此時他面對著特勞雷。

他雙腳一前一後身體側向,面向本側的邊線。

這也算是防守球員的基本功了,這樣做的好處是當對手下底突破時,能夠快速的跟上防守。

特勞雷帶球突進了禁區里,陶佳也隨之後撤著。

因為位置站得很好,所以他很好的跟上了。

特勞雷此時也是沒有辦法,首先沒有隊友跟上,所以根本無法傳球。

其次他後面的防守球員也跟上了,如果再不射門他就被夾擊了。

所以他現在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強行來一腳。

然而陶佳還是穩健,他直接朝著足球鏟去。

成功將足球剷出了底線,化解了阿賈克斯這一次進攻。

隊友布林德上前趕緊拉起了陶佳,這個球幸好有陶佳。

否則還真不好說,陶佳冷靜的站了起來。

竟然有點大將之風,現場觀戰的蔡健非常的欣慰。

「來自陶佳精彩的防守,他的防守讓阿賈克斯無功而返。」劉家園解說道。

「曼聯這一次防守問題太大了,一個挑傳竟然就打穿了他們的防線。」徐洋接著解說道。

「他們需要注意一下防守了,如果繼續這樣踢下去,這一場比賽可能就危險了。」

之前是曼聯球迷遺憾,而這一次輪到了阿賈克斯。

而且這一次阿賈克斯的進攻更有威脅一些,畢竟特勞雷接到傳球了。

如果不是有陶佳,他們就真的領先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 看著錶面已經有幾道裂痕的江詩丹頓,白易寒心想若真是老伍弄斷的,只有賠錢了。

這份錢,老伍應該是拿不出來的,他拿出來就好。

「我沒有弄碎你表!」這時,伍初一開口道。

「老伍,怎麼回事?」錢斌一把拉過伍初一,詢問道。

「他手中的表,不是我弄碎的!」

伍初一搖搖頭。

「呵呵,我的表之前還好好的,就剛才在衛生間門口,你不小心踩到水滑了一下,撞到我的身上,我的手錶就碎了,不是你還有誰?在我面前,你還想狡辯么?我這塊表,價值三百六十萬。」身材高大的男子冷笑道。

「天,三百六十萬!」

「這是江詩丹頓,確實很貴!」

「窮玩車,富玩表,這句話可不是開玩笑的!」

「真正的有錢人,都玩頂級手錶!」

「這麼多錢,伍初一怎麼拿得出來賠償?」

不少同學趕過來之後,都聽到了身材高大男子的話,都震驚不已,不由得小聲議論起來!

「表弟,是你?」

這時,鄒永正也趕了過來,看到身材高大的男子之後,他一臉意外的喊了一聲。

表弟?

聽到鄒永正的聲音。

在場的同學們都情不禁讓出一條道來。

「永正表哥?」身材高大的男子看到鄒永正之後,臉上也露出意外之色。

「怎麼回事?這位是我同學,伍初一!」鄒永正過去之後,就開口詢問。

「表哥,他是你同學?」

身材高大的男子看着伍初一,微微皺眉。

「嗯!」

鄒永正說着,看向眾同學,介紹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表弟,范軍。表弟,這些都是我的大學同學,今天我們來同學聚會!」

「原來是鄒永正的表弟!」

「既然是鄒永正的表弟,應該不會有什麼麻煩!」

「不過,伍初一弄碎的表價值也太貴了,這恐怕還是需要賠償的!」

聽着眾同學的議論。

嚴經緯站在一旁,心中冷笑,知道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表弟,到底怎麼回事?」鄒永正看向范軍。

「表哥,是這樣的,你這位同學剛才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腳下踩到水,一滑,摔向我這一邊,他身上好像有什麼硬質的東西,恰好撞到了我的手腕位置,把我的手錶給撞壞了!」說着,范軍將手錶遞給鄒永正。

鄒永正結果手錶后,看了一眼,道:「表弟,伍初一是我同學,他估計也是不小心才把你的手錶弄碎,我看不如就這麼算了?如何?」

「表哥,要是一般的手錶,也無所謂,但……這塊手錶,是我奶奶去年送給我的禮物,我奶奶她老人家幾個月前去世了,所以這塊手錶對於我來說有很大的紀念意義!」范軍說道。

「表弟,這樣吧,我替你把手錶修好。」鄒永正一副做好人的樣子,道:「伍初一是我同學,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件事你就不要計較了,行吧?」

范軍遲疑了片刻,道:「行,看在表哥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他計較,不過我有個要求,讓他承認錯誤,給我道歉!」

范軍這麼說。

鄒永正也就看向伍初一,道:「初一,你給我表弟認個錯,道個歉,這件事就算解決了。」

伍初一抬起頭,看了范軍一眼,道:「他的手錶,不是我弄壞的,我為什麼要認錯道歉?」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