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金光一氣蠱」通常被「百毒洞」弟子,封禁在琉璃瓶里,當成光線的來源,也能短暫的取代價值不菲的水晶燈。

楊林敢肯定,「蠱池」容納千萬蠱蟲,一定有這種蠱。

「取蠱必須要老祖手諭,拿出來吧。另外,我看你面目陌生,不會是姦細吧?!」


其中一名首領模樣的弟子,神情狐疑。

另外幾人,也死死的盯著楊林,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顯得警惕十足。

「老祖手諭?沒有!」楊林不動聲色,「至於我的身份,你們也休想知道。」

話音未落。「七殺劍」已然揮動,碧海青天升冷月的異象,出現在楊林身後。

劍芒接連閃爍,卻沒有太劇烈的震動空氣。帶著一片清冷肅殺的氣息。

「冷月劍法」走的還是奇詭的路子。出勁略微偏向陰柔,威力卻是不容置疑。

鮮血不停揮酒。兩三息的時間內,守衛者居然都身首異處,當場隕落了。

「什麼情況?!」

潛藏在暗處,另一拔守衛者也被驚動。極快的朝這邊飛掠過來。

不過,他們看到的,僅是楊林的背影。一時之間,還誤以為是自己人。

「有人闖了進來,想毀掉『蠱池』。」

楊林淡定回應道。

「誰?!在哪裡?!」

看到一地血腥,這拔守衛者也觸目驚心,目光四下掃視。卻沒有任何發現。

甚至還有兩人,走到了楊林身畔,打算詢問更多的細節。

「這位師兄,我看你的劍還在滴著血。似乎傷了那名闖入者?」

有人留意到了「七殺劍」上的血痕,立即發出疑問。

「咦!這口劍品階不低,恐怕在玄階以上,咱們『百毒洞』弟子中,居然有人能擁有?!」

另外的幾人,也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都別找了,那個人就是我。」

楊林轉過身來,手臂平伸,「七殺劍」微微顫動,寒光迸射如雨。

「百毒洞」的弟子,多半倚仗強力的蠱蟲,自身的實力很普通。

所以,楊林突然出劍,這些人根本抵敵不住,頓時就象割麥子那般伏倒了一大片。

「不堪一擊!」

楊林搖頭嘆息,腳步邁動,似慢還快的來到「蠱池」前方。

眼前,是一個通向地底的入口,不但封鎖嚴密,更有禁陣的光芒偶然閃現。平常人若是想要打開,恐怕要花費不少功夫。

楊林觀察片刻,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得硬著頭皮,擲出了「毀滅之矛」。

這樣的真氣長矛,本來洞穿力就極強,以楊林如今的雄厚真氣積累作支撐,威力更是駭人之極。

轟~

地面猛的一顫,大地都開始龜裂,出現一個漆黑幽深的洞穴。

楊林也並未急著衝進去。

鬼才知道,裡面究竟暗藏著什麼兇險。

眨眼之間,一尊「金甲傀儡」,數十尊「銀甲傀儡」被放了出來,盡數沖入「蠱池」。

它們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大肆破壞!

反正,這些鋼鐵之軀,並不畏懼任何蠱蟲,而且力量也霸道之極,一拳打出去,巨岩都要粉碎。

數息時間。

地底不停震動,那是傀儡們揮動鐵拳,砸碎了一座座石塔,摧毀了蠱蟲們賴以生存的環境。

楊林有「虛空蠶」護持,就那麼堵在入口之處,運轉了「紫炎三玄變」,千餘朵紫色的小火苗,就將此地封鎖住了。

滋滋滋滋~~

不斷有蠱蟲逃竄出來,卻沒能衝破紫火的阻隔,當場被燒成了焦炭。

也有天賦異稟的蠱蟲,硬是衝破火焰陣,卻被「虛空蠶」的氣息壓迫,慌不擇路的逃向別處。

楊林早有打算,不能讓這些蠱蟲都飛出來,否則的話,將在「五行大陸」上造成一場空前的災難。


據說,「蠱老」和「蟲老」曾經無比得意的宣稱,若是「百毒洞」傾力一戰,放出豢養的千萬隻蠱蟲,至少能讓大陸的一半地域,陷入無邊的黑暗中,成為骸骨累累的無人區域!

「蠱池」的異常動靜,已然引起了「百毒洞」弟子們的注意。

不少人離開府邸,飛速的趕來。

說實話,他們也害怕這裡出現什麼差池。

畢竟,「蠱池」中孕育大量極端嗜血和異常兇殘奇蠱,主人也另有其人,若是傾巢飛出來,「百毒洞」弟子們也要面臨滅頂之災。

空氣被撕裂的聲響,不斷的傳入楊林耳中。


越來越多的「百毒洞」弟子正在接近,數量成百上千。

楊林知道,「百毒洞」上下,弟子總數不過五千,很多都是「蠱老」和「蟲老」強行擄來的。與其說他們是弟子,不如說是奴隸。每天都要從事各類雜役,幾乎是苦不堪言。

楊林雖然有意摧毀「百毒洞」,卻也沒有辦法,將這些人一個不漏的殺光。

那樣太不現實。也沒必要。

所以。他立即抽身而退。

撤離之前,楊林曲指連彈。打出了一蓬「雷火硫磺彈」。

驚人的爆炸,頓時產生了。

黑紅相間的火雲騰起,磚石四濺,塵煙湧起達到三十餘丈。整個「百毒洞」似乎都震顫了數息時間。

如此一來,通往「蠱池」的入口,被完全炸塌。

不但近千萬蠱蟲被掩埋,還有一部分,也被這波爆炸燒灼至死。

「蠱池」深處,傀儡們卻沒受什麼影響,而是繼續破壞個不停。

任由傀儡們破壞下去。「蠱池」遲早要完全損毀。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天爺!二位老祖才離開不久,『蠱池』就被嚴重破壞,這還了得?!」

「剛才的爆炸,是誰弄出來的?我看。似乎是『雷火硫磺彈』造成的!還好堵住了這個入口,否則,咱們全都要被蟲群淹沒!」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這下徹底完蛋了!宗派最重要的『蠱池』被弄成這樣,二位老祖雷霆震怒,誰承受得起?!」

「好象有人闖進來,有意針對咱們『百毒洞』!快,分頭去找出此人!要不然,無法向『蠱老』和『蟲老』交差!」

眾多「百毒洞」弟子,畏畏縮縮的湊上前來,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來。

當然,也有人留意到,之前楊林離開的身影。但是,現場實在太亂,有好些人趁機逃走,誰有興趣去追究。

外邊亂成一團。

楊林卻是抓住了機會,朝「蠱老」和「蟲老」的居所闖去。

沿途上,只要有人攔路,楊林就毫不猶豫的遞出「七殺劍」。

寒芒吞吐之際,幾乎無人能擋。

至少屠滅了四五十人,楊林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出人意料,「蠱老」和「蟲老」的居所,並不如何的寬敞,也稱不上奢華,陳設卻是非常詭異。

地面上,鋪著一張張蛟龍皮,時隔多年,附著皮上的眾多鱗片依舊鮮亮,透出一絲絲凶煞之氣,彷彿能夠藉此窺見它們生前的雄姿。

房間內,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桌椅,全都是一具具碩大的蟲屍拼接組成器具,其中不缺乏「替身蠱母」的,滿是細密的絨刺,看得人頭皮上象是過電般,一陣陣的發麻。

除此之外,牆壁上的飾物,竟是一具具乾屍。

看這些屍骸的裝束,有不少是「百毒洞」弟子,還有好些來自其他氣宗勢力,應該都是二位老祖親手擊殺的。

楊林甚至看到了一位「戰神學院」的天驕弟子,也已經遭到毒手,被製成乾屍,就那麼掛在了牆角。

沙沙沙~~

不時有古怪的聲響,從房間角落中傳出,那是色彩斑斕的各類蠱蟲在不停爬動。

「世上還有這樣的地方?簡直象是『閻羅殿』!」

楊林皺眉。

如此邪氣凜然的地方,他一刻鐘也不想呆。

放出精神力,楊林很快確定了一些有價值東西,究竟存放在哪裡。

不到五十息時間。

無敵龍婿 ,能帶走的物事,搬到了「儲物星戒」中,最後還放了一把火。

不多時。

他的身影,又出現在好幾處「百毒洞」重地,如法炮製,都是能拿走的拿走,能毀掉的毀掉,能燒光的就燒光。

等一部分「百毒洞」弟子趕來救火,已然是來遲了,火勢異常的猛烈,幾乎把這片宮殿群燒成了焦黑廢墟。

楊林並沒有立即退走,反正「百毒洞」已陷入巨大的混亂中,他就四處遊盪,有機會就放一把火。

以他的戰力,「百毒洞」的人想攔住他,根本就辦不到。

於是。

在眾多弟子鬼哭狼嚎的慘叫聲中,昔日輝煌一時的「百毒洞」,漸漸的化為一片火海。

洶湧的火雲,甚至連接了天上的雲霞,映紅了遠近百里。

整個南荒,震動了。

…… 「九鼎城」的天空,一如既往的蔚藍。

就象是一塊純凈無暇的藍水晶,讓人看了心緒寧靜,感覺十分舒坦。

無盡的浮雲之上,「百毒洞」的二位老祖,「蠱老」和「蟲老」怔怔的發著呆。

接到「百毒洞」遇襲的消息,他們的第190章各種異蠱,努力想成為煉蠱界的第一人。

「蟲老」不吭聲了,顯然也是默認了對方的身份。

他們之前,把夜獨醉視為衣缽傳人,給夜獨醉極大的便利,甚至任由他發展自己的勢力,從宗外招攬來煉蠱人才。

所以,夜獨醉身旁,總是跟著一幫點頭哈腰的隨從,人數太多,二位老祖也記不太清楚。

名字呢,卻是有點印象,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編造出來的。

或許是夜獨醉拉攏進「百毒洞」,充當弟子的那群人中間的一個?

「弟子冒昧趕來,只因為,偶然發現了那名戴著半截面具的神秘人!」

「莫邪」又說道。

「什麼?幾時發現的。現在人在哪裡?」

「蠱老」頓時激動起來。

就連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蟲老」,都全身輕顫了一下。

「就在之前發現的,大約有一刻鐘左右,弟子遠遠的看到,不敢確認。」「莫邪」解釋道,「弟子戰力低微。生怕敵不過他,就想在附近找些強援。誰料,意外撞見了二位老祖!」

「喔?!快,帶我們去!只要誅殺了此人,你就立了大功。日後老祖們再挑選親傳弟子,一定有你的名額。」

「蠱老」簡直急不可待,他歷來就是這麼個火爆性格。

「蟲老」沒有吭聲,而是做了個手勢,讓「莫邪」帶路。

片刻之後。

一行三人。落在一片布滿七彩瘴氣的蔥鬱山谷中。

「就在那邊的半山腰上,那個神秘人曾在宗派與師兄們拚鬥,大約受了重傷,支撐不住了。想找個地方躲藏……」

「莫邪」指點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