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很明顯了,李老師和周老師都是面色發黑,他們不可以反駁,除非認定了監察之眼和萬世之書作弊。

但這兩件長生命器乃是周天聖堂的標誌性命器,說他們作弊,豈不是否定了周天聖堂?

「還好,還好有萬世之書和監察之眼這樣的命器,為我洗刷了清白。」緣封笑了,然後他看著李老師和周老師,「還好我修為有一點點,不然不是死於周老師之手就是被李老師殺掉了。進入周天大牢修鍊,果然有好處,就是可以拖延到公理的彰顯。」

緣封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李老師和周老師此時已經沒有了心情和緣封計較了。他們都在考慮要怎麼解釋,才可以讓自己的罪行更輕一些。

「好了,你們兩個,自己去司法處接受懲罰吧,萬世之書和監察之眼在剛才就已經通知了莫九處長了。」黑袍人看著緣封,不再理會其他,「緣封,你的修為如何了?」

緣封對黑袍人躬身行禮:「多謝大人關心,我已經經過了十多年修鍊,踏入了高段知命境了。」

寧鷹等異族高層神色複雜,象萬山道:「緣封,恭喜你了。不過,還是需要測試一下你的修為。這是命器伯樂,專門用來探測修為的,從來沒有失誤過,你進來吧!」

伯樂?

緣封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知道顏芝他們三個徒弟就是在伯樂進行了修為測試,這是一件可以全面探查修為的命器,也包括了命格。

「進去吧,不用擔心!」黑袍人點頭,緣封化成了一道白煙,飛入了伯樂。

進入了伯樂,只見象萬山已經在裡面等候了:「緣封老師,全力向我出手吧,讓我看看你的修為如何?」

這是一絲意念化身,但通過意念化身,伯樂也可以全面分析數據,評估修為判斷命格。

緣封沒有猶豫,直接就是一式天相變。

在那巨大的毀滅性力量之中,緣封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很熟悉很強大但是很隱蔽的力量,護住了自己的命格。雙天九五之尊的命格,沒有徹底爆發出來。

象萬山輕描淡寫化解了足以毀滅方圓數萬里的天相變,他神情自如,只是內心有點疑惑。按照道理,緣封那九五之尊的命格,只是傳奇等級命格的中下層次,但有如此修為,實在是不應該。可伯樂命器從未出錯,分析出來的結果,緣封的命格就是九五之尊,皇帝的命格。修為也是高段知命境,已經踏入了高段的層次,不用太久就可以衝擊修命境了。

「嗯,不錯,你的修為已經完全達到了我們周天聖堂老師的基本要求了,恭喜你了。從今以後,你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老師了。」象萬山的恭喜,非常勉強。

「多謝象萬山副處長了,那我就先返回一年十班了。」緣封知道剛才是黑袍人出手替自己隱蔽了命格,不然的話,九九天人之命不知道會不會被發現,但雙天九五之尊肯定是暴露了。

此時的一年十班,正在上課,只見顏芝他們三個正在輔導其他學生。不過這些學生如果稍有不聽話又或者不專心,他們立刻就會出手嚴懲、羞辱、毆打、折磨、踐踏、蹂躪、侮辱,絕不客氣、毫不手軟,出手起來輕車熟路、爐火純青。

「很好很好,非常的好!」緣封嗖嗖嗖在教室裡面凝聚了身軀,他看著奧羅旺在痛打李庫斯,非常的滿意。

「啊,師尊!」顏芝他們看到了緣封,都是喜出望外。

「啊啊……老師……」但其他插班生看到緣封,則是如喪考妣,神情暗淡恐懼。

緣封大馬金刀坐在了位置上,拿起成績單就念了起來:「我不在的這幾年……嗯,過去了四年半,我們一年十班的成績,居然從原先的第三名掉落了這麼多?嗯,還好沒有不及格的,這倒是一個好消息。」

「是我辦事不利,所以我們班的成績才……」顏芝負荊請罪。

但緣封卻笑道:「顏芝,你做得很好了。事實上,奧羅旺、鸚火你們都做得很好。如果我不在你們都可以讓一年十班整體排名在第三名,那豈不是說明了你們已經有了做老師的本事了?哈哈哈……」

看到緣封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顏芝他們都是鬆了口氣,奧羅旺立刻道:「老師,這幾年裡面,一直有不少高年級的學生來挑釁我們,但我們都忍住了。還有,那些老師,老是用不善的眼神看著我們。」

緣封的嘴角,微微向左側翹起。他修鍊有成返回周天聖堂,可以顯示高段知命境的實力了,就是要準備好好報復一番當初挑釁自己的那些異族老師。

看到緣封的冷笑,顏芝他們都興奮了,知道緣封準備要開始囂張霸道邪惡不講理了,那些異族有難了。

而那十三個插班生則是惴惴不安,他們知道緣封這樣的表情,就是準備要發飆了。

果然,緣封沒有停留,而是起身吩咐了起來:「嘿嘿嘿,優秀老師選拔制度?很好,現在我就要執行這個制度了。當年王老師、聶老師他們來挑釁我?嘿嘿嘿……現在,就到你們償還的時候了。你們,全部好好學習,待為師出去發泄發泄就回來!」

緣封化成了一道白煙消失了,所有的學生都心不在焉了。

一年九班,今天很巧合的正是巨人王老師講課,他並不知道緣封已經返回了周天聖堂。他只知道,緣封在進入周天大牢之後不久就失聯了。按照道理,緣封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因此,他已經把緣封當成了一個死人,可惜的只是自己居然沒有機會好好教訓一番了。

「看到了吧?這一件一級信念命器,就鍛造完成了!」巨人王老師教導學生鍛造命器,他的確有一套,當眾打造了一件命器,雖然等級低威力小,但怎麼也是一件命器。

啪啪啪——

就在這個時候,教室響起了一陣掌聲,巨人王老師很是高興,他非常享受這樣的掌聲。掌聲連綿不絕,他揮揮手:「好了,現在大家練習一下。」

但掌聲還是沒有停止。

同學們太熱情了呢,巨人王老師心道。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這個掌聲只是來自一個方向,而且這個方向居然是教室外面?他立刻扭頭,透視眼看到了外面,正是緣封。

「你……?」巨人王老師愣住了。

緣封推開了教室的門口,大大咧咧走了進來,他沒有理會下面學生那驚訝無比的表情,直接就對巨人王老師說道:「王老師果然是好本事,這麼快就做出來了一件命器,雖然等級低威力弱,但好歹這也是一件命器。」. 巨人王老師的臉色,立刻就黑了下來:「緣封老師,你回來了?」

緣封點點頭:「不錯。我心挂念王老師,一回來就立刻趕來一年九班,恰好是你在上課。所以,我要立刻執行優秀老師選拔制度,還請王老師你不吝賜教吧!」

「你要來挑戰我?」巨人王老師眯起了眼睛,細細打量緣封。

緣封看起來面孔有點滄桑,很像近三十歲的人類,似乎已經在周天大牢經過了十多年修鍊,而且也有了不小的進步。這一點,從他居然敢大大咧咧當眾挑戰自己就知道了。

「哈哈哈……既然緣封老師你如此有信心,我自然不能拒絕的。我當然不像緣封老師你當年了,這麼沒有勇氣不敢應戰,難怪你教出來的那些學生,一個個都不敢應戰。當真是什麼樣子的老師就有什麼樣子的學生!」巨人王老師嘲笑道,下面的學生也跟著哄堂大笑起來。

「這就是那個孬種老師?」

「除了他還能有誰?現在居然敢回來挑戰王老師了?真是不知死活,據說王老師可以使用多件命器,他這不是找虐嗎?」

「就是就是,我們就跟著看好戲吧!」

「緣封老師,我想你不反對我讓同學們觀摩一下吧?畢竟,觀摩一下老師之間的戰鬥,對於他們的成長可是非常有利的!」巨人王老師此時還不忘記提這一點。

緣封露出了笑容:「當然了,有利於提升同學們成績的事情,我自然是無任歡迎!」

神通廣場,現在因為是上課時間,所以是空空蕩蕩的。但是很快,緣封、王老師和一年九班的全體學生,就出現在了這裡。所有學生,全部施展了神通,開始記錄這一戰。他們紛紛渴望戰鬥快點開始,這樣他們就可以看到巨人王老師是如何狠狠羞辱這個人類的。

「緣封老師,你是新老師,我成名多年了,先出手的話你就沒有機會了,還是讓你先出手吧!」巨人王老師很大度的樣子,表現出來一副前輩的氣度和風範。

「老師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居然讓他先出手。」

「怕什麼?我們王老師修為這麼高,讓他先出手又如何了?」

「老師要是先出手的話,那個人就沒有了機會。戰鬥這麼快就結束的話,不過癮啊!」

一年九班的學生,竊竊私語,暗中譏諷緣封。

緣封表情嚴肅無比,如臨大敵:「難得王老師如此體貼,作為一個晚輩,我希望一會你要手下留情,不要讓我輸得太難看了!」

巨人王老師微笑道:「當然了,我作為一個長輩,不會讓你輸得太慘的,哈哈哈……」

「你們看,這個人現在就要王老師留手了,果然是來找虐的!」

「嘿嘿,我們就看看王老師如何修理這個人類吧!你們猜猜多少式神通結束?」

「我猜十式!」

「太多了,我看六式!」

一年九班的學生,已經開始打賭,猜測王老師要多少式神通可以擊敗緣封了。而且他們聲音很大,根本就不理會緣封。

王老師也聽到了,笑意更濃了,他看到緣封皺眉,於是道:「緣封老師,小孩子在玩鬧呢,這不會也影響你的戰意吧?要是這樣的話,你直接認輸就好了,我不會為難你的。」

緣封走到了一個學生那裡:「我的賠率是多少?」

那些學生看到緣封走近,原本很戒備,但聽到緣封似乎也要加入,於是一個學生大膽說道:「一賠一百。」

「好,那我買我贏。」緣封放下了命晶,然後重新走到了王老師對面,「我也加入孩子們的玩鬧,掙一點小錢。」

王老師笑容消失了:「緣封老師,你還真是自信啊,居然買自己贏?莫非是太看不起我這個長輩了?」

緣封很驚恐的說道:「哪裡哪裡?王老師你說讓我先出手,現在不會要反悔了吧?」

王老師不耐煩道:「我是何等人物,怎麼會反悔?好了,時間也拖得太久了,你出手……吧?」

王老師話音未落,緣封已經噴出了一道閃電,不再跟他廢話了。

噼啪!

熊熊熊——

閃電之後是熊熊的烈焰化成的火焰之河,瞬息之間就席捲了王老師。

王老師大吃一驚,因為緣封的法力之雄厚,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原本以為緣封只是剛剛踏入高段知命境,又或者是只是勉強過了一半的境界。但是現在一交手就發現緣封的法力,根本就是那種很接近修命境的層次,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讓。

「王老師果然是前輩,居然讓我先出手,那我也不能太客氣了,否則就是對前輩不尊敬呢!」緣封的聲音來自四面八方,他的分身變已經是爐火純青,每一個分身都對王老師打出了一式神通。

「好手段,我倒是小看了你這個後輩呢!」王老師立刻就反應了過來,身子一閃,無數道白煙散開,接著一個身高千丈的光頭巨人就出現了,「緣封,搞出這麼多分身有什麼用呢?只有自己的本體,才是最厲害的!」

這光頭巨人,力量無限,一拳打來,光是拳風,都不亞於十二級颶風。拳頭周圍燃燒著劇烈的火焰,將緣封的上百個分身都一拳貫穿。他大喝一聲,音波擴散,又是幾百個緣封的分身紛紛潰散。巨人後背裂開,噴出了強猛無比的冰風暴,再次將緣封的幾百個分身凍成了冰塊,掉落在地咔嚓咔嚓破碎了。

「王老師好厲害啊!」

「王老師威武!」

「王老師無敵!」

一群一年九班的學生,看到王老師大展神威,輕輕鬆鬆就擊潰了緣封的分身變,一個個都是熱血上涌,彷彿是自己在大展神威,痛扁緣封。

吱吱吱——

緣封雙手結印,烏雲蓋頂、電閃雷鳴,一道龍捲風接通了天地,地面立刻結冰,而天上居然一片紅光。

「天相變!」看到這老天爺的憤怒,王老師也不能小覷,「看我也用天相變破你!」

王老師當然也可以施展天相變,而且是完整版本的天相變,威力同樣驚世駭俗。

「哇,好厲害啊,這就是天相變,太厲害了!」

「中段變化之術,就這麼厲害了,那高段變化之術,該有多麼厲害呀!」

一年九班的學生,看到了兩人施展的天相變前奏就已經引發天地劇震、氣象萬千、風起雲湧,一個個都驚駭莫名。對於天罡變的嚮往,簡直到了一種無法遏制的程度了。

兩個天相變猛烈對撞了,天地似乎都在崩潰,簡直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天空一片混亂,刺目的電芒如同憤怒的孽龍在瘋狂咆哮。烈焰像是地獄之火,在猛烈燃燒,彷彿要把一切都給燒成了灰燼。而寒冰化成了一把把利劍從天而降,似乎要刺穿這邪惡的大地。那呼呼的狂風,如同利刃一般切割大地。

感知都在淪喪。

一年九班的學生,在這一刻,都失去了感知,完全不知道兩人的戰況如何。他們只感覺到了五內翻騰,雙目出現了暫時性的失明。

星光撕裂了憤怒而變化無常的天空,降落了下來。兩團裹挾著來自九幽之地的至陰烈焰的人形火焰,吸納著這星光。

天相變硬拼,雙方不分上下。

王老師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發現自己居然無法佔據上風,甚至在剛才的硬拼之中,他直覺緣封似乎還沒有全力以赴。

難道自己要輸給這小子?

不可能的!

王老師發出了猛烈的咆哮,雙手擎天,一把兩千丈長的黑色狼牙棒出現了。這是他的命器,破壞黑棒。

這破壞黑棒一出現,立刻颳起了黑色旋風,星光和至陰烈焰都被黑棒牽引,化成了威猛絕倫的一擊。

在山崩地裂的一棒之中,在那黑色旋風的縫隙裡面,緣封雙手張弓搭箭。但他的雙手卻是一片空空蕩蕩,因為他的武器乃是虛體命器:幽魂弓。

雖然緣封不會去關聯幽魂弓,但這畢竟是三級信念命器,在他使用之下,威力一樣可怕。

王老師只感覺五臟似乎都收縮了一下,直覺在拚命警告自己,立刻躲避。他沒有多想,千丈巨大的身體霎時間散開,變成了一片燦爛的光芒。

虛幻的世界裡面,一道黑箭追上了散開的光芒。

緣封的嘴角,微微向左側翹起。幽魂弓他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果然厲害,要不是沒有關聯自己的命格,這一箭,就足以讓王老師重創失去戰鬥力了。

而現在,王老師則是發出了嚎叫:「啊啊啊……幽魂弓?你為什麼會有幽魂弓?莫非是你在死靈地界得到的?傳說在三千年前有周天聖堂的高手進入了死靈地界深處后失聯,莫非是你得到了他的幽魂弓?」

幽魂弓直接攻擊思維,不會傷害肉身,但就是這樣才叫陰險這樣才最可怕。

王老師的思維,出現了一絲絲混亂,彷彿卡殼了一般。緣封把握了這千載良機,手一指,王老師身軀立刻由虛轉實,同時,他的身軀出現了一道淡淡的黑氣。

這是詛咒術。

「啊你……」王老師終於反應了過來,他對著緣封就是當頭一棒,「你敢詛咒我,我殺了你!」

當—— 一聲巨響,火星四射之中,幽魂弓再度射中了王老師。

他連中兩箭,終於思維一片混亂,腦海中嗡嗡作響,短時間內失去了戰鬥力。

緣封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雖然王老師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但也不能太快擊敗了王老師,否則後面還有不少異族老師哪裡還敢接受自己的挑戰?

他們不接受挑戰,自己就沒有名正言順的說法去修理他們了。

所以,這才表現得「弱」一些,取勝似乎全是仰仗幽魂弓。

「我……我怎麼?我……緣封你!」王老師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全身法力都被緣封擊散,神通也被壓制了,頓時大怒。

但最讓王老師暴怒的,是緣封的左腳,踩踏在了他的臉上:「緣封,你居然敢踩我的臉?」

緣封「咦」了一聲:「王老師,你終於清醒了過來。你不愧是前輩,不但讓我先出手,還讓我贏了你。前輩的楷模,說的就是你這樣高風亮節的前輩了!」

王老師一聽,差點沒有氣死過去。

卻看見緣封一把抓過幾個臉色活像見了鬼一般的學生:「你們幾個,剛才是我贏了吧?」

那幾個學生很木訥點點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