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轉機在於,夏恆太自信了,我們發現了破綻,他那天慌了,才綁架你,想躲過這一劫。」

林昊楓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尤葉,尤葉馬上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夏恆全程知道,你在背著殺人犯的黑鍋?」

「我想,是的。」林昊楓緩慢說出這四個字。

尤葉半天沒有說話,她預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甚至也曾想過夏恆有可能殺了人,但在她的承受範圍內,夏恆即使殺人,也只是誤傷,夏恆的本性沒有那麼暴戾。

可現在,夏恆不但殺了人,而且嫁禍給林昊楓,他口口聲聲最愛的姐姐的丈夫!

「他想幹什麼?」尤葉痛楚地問。

林昊楓沒有說話,伸手,將她摟過來。

她不需要答案,她現在需要的,是他的溫度與力量。

。 郁翰黎朝着她靠近了一些,惹得晏夢凡心跳加速了些。

心中有些期待郁翰黎對她做些什麼。

「晏小姐。」他倏然靠近,語氣卻在下一秒變冷:「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他立刻往後面退去,拉開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我不吃你那一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心裏清楚的很。」

晏夢凡臉頰一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但又不敢出聲反駁。

蘇安晨見氣氛差不多了,主動挽起了郁翰黎的胳膊,歪著頭帶着甜甜的笑意:「我跟郁總去那邊轉轉了,就不在這裏找晏妹妹的不痛快了。」

她說的倒是有自知之明,晏夢凡聽了臉氣的更紅了,心中又不肯服輸。

「姐姐這麼着急去做什麼啊?褚老師不是還沒有回來,咱們在這裏等他不好嗎?」

不想讓蘇安晨單獨跟郁翰黎走在一起,讓他們兩個人單獨呆在一起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她話音剛落,褚豫也回來了。

晏夢凡眼睛亮了亮,立刻開口邀請:「褚老師結束演奏會之後有沒有時間?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褚豫的地位就擺在這裏。

如果能在蘇安晨面前邀請到褚豫的話,一定能讓蘇安晨心中不痛快。

「我就不去了吧,等下還有些事情要忙。」

褚豫疏冷的回答,讓晏夢凡愣在了原地。

這,褚豫的反應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比平日裏要冷上好幾分了。

察覺到了對她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而就在此時,蘇安晨笑了出來,晏夢凡看到之後更加覺得那笑刺眼的很。

「褚老師,我跟郁總要去那邊參觀參觀,就不打擾你跟晏小姐說話了。」蘇安晨挽著郁翰黎的胳膊。

後者則有意無意的看着胳膊,心底生出了一股欣喜。

這是蘇安晨主動靠過來的,他心裏想着。

「嗯,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褚豫很明顯的想要撇清楚跟晏夢凡的關係,聽出來這一點的晏夢凡一點辦法都沒有,只站在原地語塞。

演奏會終於徹底結束了,晏夢凡開心着的過來,氣憤的回去。

她直接去了姚青絲的家裏,大力的敲著門。

門被打開,姚青絲微蹙眉頭:「按門鈴不就好了,為什麼要敲門。」

但又見晏夢凡的臉色實在不怎麼好看就閉上了嘴巴。

「怎麼了?有人得罪你了嗎?」

晏夢凡的樣子很反常,這一點她看出來了。

「進去說。」她推著姚青絲,自顧自的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面,倏然瞪向了她。

「是蘇安晨那個賤人!她又惹我不痛快了!也不知道她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找上了郁翰黎!」

如果不是蘇安晨跟郁翰黎突然出現在那裏,褚豫也不可能對她這種態度,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兩個人的錯。

姚青絲心有餘悸,但也明白晏夢凡現在瞪着的不是她,而是蘇安晨。

「我要你幫我調查調查,蘇安晨跟郁翰黎都要調查。」晏夢凡眼神堅定的看着她。

姚青絲察覺到了什麼,問:「你是懷疑什麼嗎?」

「對,我懷疑蘇安晨傍上了郁翰黎,怕不是直接找了他當金主。」晏夢凡咬牙切齒,這是她最不希望的結果。

「我會好好調查的,到時候有了結果告訴你。」

姚青絲立刻就明白晏夢凡為什麼過來,聰明的接下了話。

「行,我先走了。」晏夢凡來這邊發泄了一通,現在心中也稍微舒坦一些了。

此時此刻,蘇安晨正坐在郁翰黎的副駕駛上,看着窗外的風景。

今天雖然她沒有跟褚豫有什麼合作,但是看剛剛褚豫的反應,他跟晏夢凡的合作估計也是懸了,所以今天這一趟沒有白來。

「安晨。」在偷瞄了她好幾眼的情況之下,郁翰黎終於開口叫了她。

「嗯?」心情很好的蘇安晨一臉笑意的看着他,隨後反應過來才收回了笑意。

捕捉到那抹笑,郁翰黎說道:「有一點我很疑惑。」

「嗯哼?」

「你好像知道很多東西,」他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蘇安晨的表情,又接着說道:「關於晏夢凡,還有劇組裏的是事情,但你知道卻不說。」

蘇安晨稍微有些驚訝,不知道為什麼郁翰黎連這一點都觀察到了。

「你多想了吧,我怎麼會知道很多?」她含糊的準備糊弄過去。

可就是她這副模樣,讓郁翰黎眯起了眼睛細細的打量着她。

這會剛好是紅綠燈,所以郁翰黎能直接地看着蘇安晨。

被盯得心裏發毛,她冷哼了一聲,說道:「能不能看路?馬上就綠燈了!」

「你是不是有很多的秘密瞞着我?」他輕笑出聲,重新開啟了車子,又說:「你別擔心,我沒有說現在就要知道,不過我很期待你日後告訴我的那一天。」

蘇安晨沒有回話,她重新看向了窗外。

秘密?

確實有秘密,她怎麼能說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呢?

而且,就算她真的說出了真相怕不會被當成瘋子!

郁翰黎將蘇安晨送到劇組之後就離開了。

私人演奏會結束沒多久,網絡上就傳出了褚豫和晏夢凡取消電影合作的消息,知道后的沈笙然興奮極了,一把抱住了蘇安晨。

「嫂嫂,你真的是神了!只是跟哥哥去了一趟演奏會,你看,他們的合作取消了!」

早就料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蘇安晨一點都不覺得意外,但還是一臉寵溺的看着她。

「你收斂一點,被人看到會以為咱們多盼不得別人好呢。」

沈笙然立刻看了看別處,說道:「我怎麼會盼不得別人好呢,還不都是因為晏夢凡本身就很討厭!」

這一點確實說的沒有錯,如果一開始晏夢凡沒有來招惹他們的話,也不至於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不過,褚豫跟晏夢凡的合作取消了,蘇安晨心裏也高興。

「好了好了,先收拾收拾吧,等會還要去工作呢。」

她又看向了依舊開心的沒邊的沈笙然,突然發覺自己有些苦口婆心的。

「嫂嫂,你怎麼回事?我這正開心着呢!你難道不應該跟我說咱們去慶祝慶祝嗎?」沈笙然拍了拍她的肩膀說。 宋娉婷滿臉尷尬!

陳寧則似笑非笑:「大型加工廠老闆,很有錢嗎?」

邱富鴻得意洋洋的豎起兩根手指:「不多,市值兩個億,怎麼也總比你這個吃軟飯的廢物優秀一點!」

陳寧點點頭,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十分鐘之內,我要邱富鴻變成一分錢都沒有的窮光蛋。」

什麼?

邱富鴻睜大眼睛!

旋即,他就冷笑起來:「呵呵,你他娘的以為你是誰呢?」

「十分鐘之內讓我變成窮光蛋,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變成窮光蛋。」

不但宋娉婷滿臉尷尬!

就連周圍的其它家長們,也全部面面相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就要十分鐘了。

邱富鴻看了看手錶,正想得意洋洋的對陳寧說時間到了。

可是,就在這時候,他的手機卻瘋狂的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他工廠的負責人打來的電話。

他的心不由自主的猛然一顫,有種不祥的預感,連忙接通電話。

手機里傳來他工廠負責人帶着哭腔的聲音:「老闆,你到底得罪什麼大人物了,你把咱們工廠都整倒閉了。」

轟隆!

邱富鴻感覺一聲晴天霹靂!

他整個人都傻了!

半響他才喘過氣來,驚疑不定的咆哮道:「不可能,無端端我的工廠怎麼就倒閉了,你耍我呢?」

負責人哭喪著臉道:「老闆,真的!」

「剛才來料加工方面來電,說以後都不跟我們合作了,咱們這個加工廠以後沒有貨幹了!」

「緊跟着,我們貸款的銀行,還有我們工廠的債主,全部打電話來要錢!」

「咱們工廠現在要破產了,如果破產,老闆你還要負資產呢!」

負資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