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將靈石草藥,風猴屍體二一添作五,瓜分乾淨。

金剛符一人一張收好,楊辰不提那修士的劍器,代楓也閉口不提那年輕修士的屍首。

二人翻看起地上那幾本冊子。

除了些記錄修仙奇聞怪志的書籍,還有兩本記錄了些許法術的冊子。

不過價值不大,都是些粗淺法術,對楊辰來說有點作用,剛才還覺得自己基礎法術會的少了些,這其中就有凝水決送上。

代楓拿出一個空白竹簡,神識沉進其中,刻錄了一番,遞給楊辰。

「給,一人一份。」

楊辰接過,其中記錄的正是那些粗淺法術。

瓜分乾淨收穫,楊辰已經有了去意。

不管代楓是什麼來路,自己都不想過多招惹她,剛才出手,代楓也沒有藏拙。

練氣四層的修為袒露無疑。

代楓明明是四靈根的資質,較自己也強不了多少,怎麼會修鍊的如此之快。

想不通便不去想,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師妹,為兄此行收穫頗多,這就要回宗修鍊了,就不與師妹同行了。」

代楓笑盈盈的說道:

「師兄自便,我還要在這狩獵些風猴,宗門內再見。」 王棟知道自己最近在公司升遷的有點快,所以很多同事對自己都有意見。

他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要把事情說明白。

畢竟……明天主要是請葉凡吃飯,這事兒不能耽擱。

「部長,實在不好意思,明天的飯局是……」

「飯什麼局飯局。」蔡部長冷著臉看着王棟,「這幾天你天天請假,天天請假,要不你跟老爺子說一聲,直接掛着,每個月給你開錢得了。」

「……」

王棟無語。

「請假,你可以說是你之前的欠休,去看自己從前的老師。現在呢?又特么是飯局!」

「你王棟應酬挺多啊!」

「出去,抓緊時間把這次的業務完成。」

王棟幾乎沒有說話的機會,蔡部長說起話來像是機關槍一樣突突突的,暴風驟雨一般把王棟打懵。

出了部長的辦公室,王棟苦笑。

這怎麼辦?還是抓緊時間工作,到了明天再說明天的。萬一要是工作做完了呢?

王棟心裏有一絲幻想。

其實他也知道,幻想就是幻想,根本實現不了。

所謂加班,大多是摸魚而已,只不過為了彰顯自己勤勞,為了公司的業績勤勤懇懇。

所有人都在「表演」,把自己塑造成勤奮、踏實、肯乾的角色而已。

……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王棟的活依舊看不出來有任何進展。

他負責的工作早已經完成,但是想要走的話……王棟自己也知道會有無數的其他工作壓上來。

沒辦法,已經快到約定的時間,偷偷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一直盯着表在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下班的時間到了。

王棟整理好自己的東西,假裝去衛生間,直接轉身出門準備刷卡下班。

至於明天,大不了再挨部長一頓訓,沒什麼了不起的。

王棟並不想矛盾激化,畢竟這名部長是秦老爺子從神都挖來的大公司的職業經理人。

對職業經理人,秦老爺子有着很高的期許,盼望着她能帶着公司打開省城的市場。

真要是有什麼矛盾……王棟想一想都覺得腦袋疼。

他心裏有一個簡單、樸素的觀點——自己不能單純靠着葉凡往上爬,總要有自己的價值。

一邊胡思亂想,王棟一邊偷偷溜出公司。

就在刷卡的一瞬間,冷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王棟,你要走?」

似乎是一個問句,但王棟聽在耳朵里變成了一個肯定句,還是陰陽怪氣的那種肯定句。

王棟的手凝固在半空中,隨即擠出來一絲微笑,轉過身:「部長,我的工作做完了,現在到了下班時間。」

「做完了?你還有沒有一點集體榮譽感!」蔡部長惡狠狠的吼道,「項目在不斷推進,你的活肯定會越來越多。你現在走,別人怎麼辦!」

王棟苦笑,他很清楚所謂項目推進只是一個虛幻的假象。

今天自己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就把所有工作做完,白天都在無實物表演,「顯得」自己很忙。

到了下班點,還要繼續表演。

不過王棟不想惹麻煩,他很客氣的說道,「蔡部長,今天我是和……」

「你和誰吃飯都不行!」蔡部長毫不猶豫的打斷了王棟的話,她抬起下巴,鄙夷的看着王棟,「秦老爺子能和你吃飯?別特么扯淡,趕緊滾回去工作!」

「我……」

「你什麼你!」蔡主管十分強勢的指著王棟的鼻子,「你特么的今天要是不加班,我不管你是誰的關係,明天馬上夾着包走人!」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最討厭你們這些小地方的人,一個個好吃懶做。加班是什麼?那是福報,別人想加班都沒班可以加。」

王棟啞然。

他雖然並不認可這一點,但蔡部長說話語速極快,氣勢極強,把他壓的透不過氣。

走?明天怎麼辦?

不走?接下來怎麼辦?

王棟在蔡部長瘋狂的語速下大腦有些短路。

他怔怔的看着蔡部長,無言以對。

「哈哈哈,王棟那小子還以為是從前呢。」

「就是,下班就走,他以為他是誰?」

「我聽說王棟和秦家少爺的關係不錯呢,別是和秦家少爺吃飯。」

「別扯淡,都是吹出來的。他一個普普通通的白領,怎麼可能和秦家少爺的關係不錯。」

「我就說你腦子有病,要是和秦家少爺一起吃飯的話還不早就說了?」

「我聽王棟說是老師病好了,他們同學在一起吃飯。就這,還想着不加班?做夢去吧!」

公司里的職員們交頭接耳的小聲議論著。

對於王棟這麼一個「異類」,所有人都擺出來看熱鬧的心態。尤其是王棟最近半年之內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接二連三的升職加薪,讓人眼紅不已。

最近還想不加班,這不是開玩笑么!

大家一起留下來無實物表演難道它就不香么?

就算是不香,大家也要同甘共苦的吧。

所有人都在看熱鬧,看王棟怎麼處理這件事。

王棟無奈,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告訴葉凡一聲。

手機屏幕上有兩條微信提示,一看就知道是葉凡發來的。王棟剛要打開,就聽到蔡部長的聲音陰冷的傳過來,「王棟,給你臉了是不是!」

「……」

「我讓你去工作,你特么當着我的面玩手機?你可以走了,明天也不用來。」

「蔡部長,我不是這個意思。」王棟低聲說道,他是真不想惹麻煩,只想讓蔡部長知道秦家少爺估計在樓下等自己呢。

「你是什麼意思?」蔡部長仰著下巴鄙夷的問道。

「今天要吃飯的……」

「你還能認識什麼大人物么?說來聽聽,是省城首富還是神都四大家?」蔡部長鄙夷的說道。

「那個……秦……」

一句話沒說完,又被蔡部長打斷,她血紅的指甲指著王棟的鼻子,「滾回去加班,今天你要是在我下班之前邁出去一步,你以後都別想着回來!」

說着,蔡部長隨手抄起身邊的文件,徑直砸向王棟。

王棟下意識的一躲,文件夾飛到身後。

剛巧有人進來,砰的一聲文件夾砸在頭上。

「幹什麼!」秦連成被打愣了,憤怒的問道。

。 臨山上,亂石崩塌,靈力震蕩。

山峰上閃耀著各色的光芒,神光曜日蓋過了太陽的光芒。爆炸的聲響震徹天際,看似整座臨山都要被夷為平地。

神光境強者的力量!

臨山下想要一探究竟的各個家族的強者紛紛忍住了先前的念頭。

此時此刻九城山主真當是遇見了強敵,他們去了反而是拖後腿。

「嚴符,二十年前的孽債,今日就用你的性命償還!」

模樣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女孩長發飛揚,衣袂飄揚,雙瞳化作白眼,身後黑白光芒神輪綻放,恍若魔女降世。

九城山主嚴符立於山巔之上,背負雙手,額頭上青筋畢露。經營許久的臨山在剛才的片刻之間已經化為了虛無。

嚴符望著腳下倒塌的廢墟,心中一陣肉疼。後山山崖里收藏著許多天材地寶,當然還有那魂落泉。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