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眾人都以為聽錯了,看向唐元的眼神滿是不可置信,是不是昨晚吃了什麼毒藥,導致精神致幻,話都說不清了?

就兩個人去埋伏,雖然是探聽消息,但是對面可是一萬人,你們是去送人頭的么?

唐元看着他們的表情,無奈道:「你們沒聽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蕭寒皺了皺眉,道:「小七,現在不是魯莽的時候。」

唐元苦笑道:「蕭伯伯,我也不是魯莽的人啊,您放心吧,我有把握的,這樣吧,讓唐龍大哥陪我們去,作為傳令官,我敢保證,只要我到達了冉山地界,遇上了武魂帝國聯軍,一天之內,我就能傳回最新的情報,如何?」

「少盟主,這可不是兒……」之前那個說「人手有限」的一名中年人,在唐元說完此話之後,便急着脫口道。

可他話還沒說完,則被身邊的一名老者暗中碰了一下手肘,登時閉口,回過頭去,看見那名老者一番帶有警告意味的眼神,在瞪着他。

中年人也回過神來,覺得自己說錯了話,訕訕地低下頭,不再多說一句。

那名老者的心思,比開口說話的中年人更加成熟。

他知道,唐元不僅是盟主之子,是滅魂聯盟的少盟主,而且還是昊天宗的嫡傳,唐門門主的弟弟,單憑他這幾個身份,隨便丟出一個來,都不是他們能抗衡的。

而且,唐元能夠憑一己之力殺死鬼豹斗羅,且不說有沒有人幫忙,但是鬼豹斗羅死在他的手下,這是武魂殿自己說的,做不了假。

想想鬼豹斗羅是何等實力?

那可是封號斗羅!

他們之中,最強的人也就魂斗羅罷了,怎麼敢和唐元正面衝突?

老者也是和那名中年人的關係好一些,才會提醒他,否則的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過,那名中年人沉默低頭之後,發現唐元似乎沒有聽見他說的話,其他人也沒怎麼在意,這讓他鬆了口氣。

實際上,唐元的耳力驚人,精神力更是橫掃天下,哪裏聽不見,只不過是他沒有興趣去糾結此事罷了,他剛才所說的話,其實就如同軍令狀。

這軍令狀都下了,還管別人怎麼說?

這時候,唐龍站了出來,道:「長老,屬下願隨少盟主前往冉山,刺探敵情!」

眾人一看,果然,昊天宗的人自然會站在唐元那邊。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昊天宗對唐元的了解,比他們這些初次見到唐元的人來說更加深刻,在星斗大森林伏擊戰中,唐元的表現,甚至連九十七級的嘯天斗羅都自愧不如。

只是刺探敵情而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而且有了唐元那詭異的控制敵人的魂技在,想要什麼情報要不到? 蔡清冷聽到門外的敲門聲,頓時驚坐起來。

棉被從她的身上滑落下去,露出她的香肩,她滿是驚恐的看向門口。

庄塵揉了揉他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蔡清冷胡亂的穿着衣服。

他嘴角勾起會心一笑,直接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一把摟在自己的懷中。

庄塵的下巴放在她肩膀上輕輕的摩挲著,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你是我名正言順的女朋友,你怕什麼?一切交給我就可以了。」

庄塵輕點在她的額頭上,安撫好她的情緒后。

隨便抓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走到門口。

「吱呀!」

邱雪滿眼淚痕的看着庄塵的身影。

庄塵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邱雪激動地抓住他的手腕就往外面扯去。

「庄大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她現在的情況危機。」

庄塵明白她這番舉動都是為了女兒,他直接反手抓住她的胳膊。

制止了他的舉動輕聲的對她說道:

「現在他們還不會有太大的危險,我們必須去找到一個完善的計劃。」

「我太明白我父親的手段,我的女兒在她手上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我一刻都無法與她分離,求求你救救她好嗎?」

邱雪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劃過她的臉頰,她幾番哽咽的對庄塵解釋著。

她直接雙膝跪地,雙手交織在胸前向他坐着祈求狀。

因為哭泣而導致肩膀劇烈的抖動着。

她已經陷入了絕望的邊緣,不斷的哭吼著。

這裏的大動靜引起農莊裏面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紛紛踏着步子走了過來。

眼神中滿是對她的不忍。

「求求庄大救救我們的孩子,我實在是放心不下他。

他還那麼小,不知道那天殺的有沒有給他喝奶粉?」

林意被周棟攙扶著走過來,吼著嘶啞的聲音對庄塵說道。

他掙脫周棟對她的攙扶,狼狽的朝着庄塵爬過來祈求。

周棟滿是心疼的看着林意,隨後抬起眼眸看向庄塵。

庄塵太明白她們此時的心情,趕緊俯身抓住她們的胳膊想要把她們給拉起來。

「這兩個孩子都是我看着他們慢慢成長的,我肯定不會就這樣坐視不理。

不過對於當下來說,我們需要好好的策劃。」

庄塵的耐心勸導讓她們逐漸平復下心情。

所有人都跟隨在他的身後來到農莊的前院,坐在客廳中聽着庄塵的吩咐。

氣氛降至了冰點,他們心臟加速的跳動着,緊張的雙手來回的扭動着。

蔡清冷羞紅著臉,最後一個進入了房間。

她找了一個角落坐起來,庄塵看着她進來后不動聲色地勾起唇角。

「現在我們要面對的東西,不僅僅是孩子的丟失,還有推翻惡勢力與面臨外星生物的再次降臨。」

庄塵此話一出他們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可是據我的小道消息,現在的外星生物不是已經全部被解決掉了嗎?」

「外星生物之間都是會有感應,他們雖然被滅掉。

但是他們星球上的人已經察覺到這裏的情況,肯定會再次派人手過來的。」

庄塵低聲回應着黃風的疑惑,其他人也是充滿了無奈。

「現在我們究竟該怎麼做呢?不可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吧?」

「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現在我們需要一一的攻克困難。」

「可是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根本就無法同時解決。」

「接下來就是我要說出關於這一次的計劃。」

庄塵知道他們的心中有着眾多的不解。

他儘可能的讓他們平復下心中的躁動,聽他緩緩道來。

在經歷長達一個小時的交談,他們紛紛開始行動了起來。

「你們切記不要輕舉妄動,有任何事件的發生,都要記得及時通知我。」

在臨走之際,庄塵叫住他們囑咐著。

庄塵雙手背在身後,緩緩的踏着步子走出去。

感受着陽光將他的身子籠罩着,溫暖的感覺讓他十分的懷念。

「相信末世之前的繁榮很快就要來到。」

庄塵微眯着眼直視着天空上掛着的太陽,低聲的呢喃著。

他獨自來到了工作室,聽到了裏面產生碰撞的聲響。

打開門看着五花大綁的喪屍,像是一個毛毛蟲一樣挪動着身子。

不停的用他的腦袋撞擊著牆壁,在牆面上留下了一攤血跡。

喪屍注意到庄塵的到來,她兩眼閃過了一陣綠光。

張開她的血盆大口,不斷的湧出口水劃過她的嘴角。

她擺動着身子向他靠近,興奮地想要將庄塵吞入腹中。

庄塵的面上毫不着急,他輕而易舉的踩踏在她的後背上阻止她的舉動。

「吼……」

聽到喪屍的嘶吼聲,庄塵側着腦袋仔細的打量着她的模樣。

「如果真的能夠把你變成真正的人類,那麼末世就有救了。」

庄塵看向她的眸子出現了一絲希翼。

他立即把地上的喪屍給提起來,把她綁在椅子上面不允許她亂動。

他開始調動身體內的金系異能,他感覺到一點點金色的光芒劃過他的四肢百骸。

最後彙集成小小的一團。

在這個過程中是十分的艱辛,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嘗試這股力量。

有時控制不住,還會導致金色的光芒猶如調皮的動物亂竄。

他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將它控制下來,此時他的額頭已經滲出密密麻麻的汗水來。

他無視喪屍的張牙舞爪,在手掌中開始凝聚出金系力量。

「轟!」

他一個沒有控制好力量,手掌上的金光像是瀑布一般的傾瀉而出。

直接金光大閃的把喪屍籠罩在其中,耀眼的光芒完全看不清喪屍的容貌。

庄塵心中大驚,趕緊停下手中的力量,一臉無措的看着陷入昏厥中的喪屍。

「第一次使用這個力量,沒有想到這麼難搞。」

庄塵像是打了霜的茄子一般焉嗒嗒的,他伸出食指去戳了戳喪屍的肩膀。

在確認他沒有任何的反應時,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吐槽著。

對於現在他也只能夠靜觀其變,看這個喪屍到時候會有怎樣的變化?

「砰砰……」

就在他踏着步子正要走出去時,門口就傳來了急切的拍門聲,把他嚇得後退了一步。

他現在聽到這個敲門聲,感覺心裏都有了陰影。

。「喂,余歡,要到冰架大陸了沒?」

連吃十多天BB爆米花后,身形已經猛增到2米左右的九尾,有一口沒一口的塞著爆米花問道。

其他尾獸的體型現在跟它也差不多,現在都分散在遊艇上。

自從余歡又將一片冰川海域搬回念力空間用罩子罩住后,尾獸們才知道自己又錯過了一道夢幻美食。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十章:這是我的湯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的閱讀地址:https:///162190/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最新章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全文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txt下載、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免費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

桃之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