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他被謝霖感動了兩次。

一次是她準備為他清除詛咒的聖水;一次就是他一問,她就說出了異能的事,半點沒有推辭隱瞞的意思。

她沒有主動告訴他新異能的事,他能理解。他還跟她在一起時得到的治癒異能,卻沒給她,而是給了可可。哪怕他當時覺得這是沒辦法的事,他要讓可可去救郭冬冬,又不想給她太厲害的異能,所以才只給了她一個保命的。

他不告訴她也是因為她愛吃醋,知道後會發火。

可跟謝霖今天做的相比,他就更加後悔當時給了可可半個治癒異能還瞞着她。

可可不值得。

他一直都堅持寧可別人欠他的,他不能欠別人的。

這樣別人對不起他的時候,他才能更輕鬆的離開。

可現在是他欠謝霖的。欠她的情意,對不起她的真心。

這讓他怎麼能轉身走呢?

「郭冬冬有詛咒異能。他現在恨我,也恨你。他認為是你害死了他的妻子。」他說到這裏,看到謝霖的眉毛都快挑上天了,他笑道:「是戰長沙的挑撥,不過也是因為郭冬冬本身的性格。他慫,不敢恨戰長沙,就對着你和可可出氣。」

「可可?」這裏怎麼會又冒出一個可可來?

簡青林:「郭冬冬要殺可可,我曾給過可可半個治癒異能,這才救了可可的命。」

謝霖:「……」

貴圈真亂。

他意義不明的看了她一眼,「我給可可的半個治癒異能是從戰長沙手裏拿到的,異能叫人魚肉。當時戰長沙挖下一塊肉給我吃。」

謝霖覺得這個異能名字很耳熟……她拿手機搜,很快搜出了漫畫《人魚之森》。

原來是高橋大神的作品,她就說熟。

簡青林:「我吃了她的肉,就接收了這個異能。然後我輸了一半給可可,讓她去救郭冬冬。本質上,我是想給戰長沙找麻煩。不過沒想到可可確實成功救了郭冬冬,但郭冬冬卻認為她跟了我,反手就砍了她,現在正準備來殺我。」

「至於你。」他看謝霖,「當時戰長沙要抓向藍沒抓成,她就對郭冬冬說向藍已經死了,她派去的人是你殺的。郭冬冬就恨你,認為是你殺的向藍。其實你殺沒殺向藍不重要,他只是要找個人遷怒,好推卸掉他妻子無辜慘死的罪惡感。戰長沙他報復不了,就找上了你。」他握住謝霖的手,柔聲道:「你別覺得是自己的錯。」

謝霖甩開他的手,「我才不會聽這種小人放屁!」

她更想殺郭冬冬了。

不過殺郭冬冬前,她需要搞清他到底還有沒有底牌。小龍身上詛咒的事一直讓她不安。她之前以為郭冬冬就是個懦夫,可發現他竟然會詛咒小龍后,她就有點發毛了。

他的惡毒超出了她的想像。

那這個惡毒的人會不會還有別的後手呢?異能是多種多樣的,萬一他再搞一個活體替身異能,可以將自身的傷害轉移到小龍身上呢?或者再邪惡一點,他這邊死了,那邊靈魂轉移到小龍身上復活呢?

這不是不可能的啊。

在發現小龍身上的詛咒后,她就想用草人詛咒幹掉郭冬冬,干不掉他也要出出氣!

可後來她沒這麼干,就是因為想到了上面的後果。

萬一上面的事有一件是她猜中了,那小龍怎麼辦呢?

她還想給小龍做一個更全面點的檢查,可她手上根本沒有類似功能的異能。她還有個萬花筒,可讓她想像她也想不出來什麼異能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簡青林:「你要小心郭冬冬找上你,現在比較好的是他應該對你不熟,所以暫時還不會找上你。」

謝霖思前想後,沒有對他說出小龍的事。

「他是怎麼詛咒你的?」她問。

簡青林:「是九尾狐發現的。它擋下詛咒后,我的草人也有了感應。」

九尾狐被叫過來。

謝霖問它:「當時那一道詛咒是什麼你知道嗎?」

她本來不抱什麼希望,誰想得到它還真知道!

九尾狐:「蠱咒。」

聽起來就很嚇人。

不過——

「蠱?是苗疆那個?」她馬上想到了。

武俠小說中最常見的苗疆巫咒!

這個是很有群眾基礎的。郭冬冬如果熟讀武俠著作的話,當會對此有所了解。

「不過,蠱毒是不是要吃下去?」她看向簡青林……的肚子。

簡青林也看向自己的肚子。

開始渾身竄雞皮疙瘩。

「我這裏還有幾瓶聖水,你先喝喝看,我再回家去拿,看能不能催出來。」她把格子裏的聖水全拿出來催簡青林快喝,她趕緊瞬移回倫敦找謝媽媽拿聖水。

十分鐘后她氣喘吁吁的瞬移回來——把聖水一箱箱裝進格子也是個體力活,因為謝媽媽準備了許多不同容量的容器,從500毫升到五加侖都有。

簡青林正趴在廁所吐,九尾狐蹲在門外圍觀,笑嘻嘻的。

「怎麼樣?」她問狐狸。

九尾狐:「喝下去有一點用,但用處不大。」

謝霖:「喝?」她叫簡青林,「吐完了漱漱口出來,喝!」

她咚咚咚在桌上放了一排,簡青林前胸半濕,擦著臉出來,坐下就開始往嘴裏灌。

「喝了有什麼感覺?」她問他。

「會舒服一點。」他說,「我懷疑可能不是吃下去的。」

什麼意思?

她不解,看他喝完兩瓶水后拿出手機打電話。

電話接通,他說:「喂,可可嗎?」

謝霖翻了個白眼,想走,不過接着聽下去她就不想走了。

「可可,你把我的什麼給了郭冬冬?」簡青林平靜的問。

那邊的可可渾身一抖,立刻站起來左右看,怕簡青林突然冒出來。但他沒出現,她也敢在他的地盤待了。

他果然發現了!

她匆匆從別墅出來,一邊電話還不敢掛,求饒道:「青林哥,你別恨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哇,刺激。

謝霖聽得聚精匯神的。

簡而言之就是當初可可來找簡青林時,取走了簡青林衣服上的頭髮。她「一點也不知道」郭冬冬用這個幹什麼,交給郭冬冬時「也非常不安」。

但她最後還是把簡青林的頭髮給郭冬冬了。

然後,郭冬冬就可以精準定位簡青林並詛咒他了。

防止詛咒的辦法有兩種。

九尾狐說:「要麼你就一發現不對就喝聖水泡聖水。要麼你就一直把我帶在身邊。你的草人是抵抗不了詛咒的。他現在等於是已經咒了你了,但咒物還沒爬到你身上,等咒物附身,詛咒才算成功。」

那個飛來的黑色霧氣就是詛咒的道具,蠱毒。郭冬冬將蠱毒送到簡青林附近,釋放蠱毒讓它來找簡青林,他自己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這才符合郭冬冬的人設。

她之前也覺得郭冬冬會跑來找簡青林報仇有點太有勇氣了,他竟然敢跟簡青林正面肛。

結果人家只是過來放個蠱毒,哪怕這回不成功,他手裏有簡青林的頭髮,想咒任何時候都能咒。

那他是怎麼咒小龍的也知道了!

謝霖立刻問九尾狐:「那要是蠱毒已經附身該怎麼辦?喝聖水能行嗎?」

九尾狐:「喝聖水可以吐出已經附身的蠱,但施蠱之人那邊應該是母蠱,只要它再放小蠱出來,被咒的人還是會中蠱。辦法只有徹底殺死母蠱。」

那就還是要幹掉郭冬冬。

不知道小龍身體里有沒有毒蠱……

「這些聖水都給你,你帶着以防萬一。萬一沒察覺到蠱毒被附身了就趕緊喝。」她說。

簡青林也沒有再客氣,這是謝霖關心他。他收下聖水,叮囑她:「你在上海的事辦完了就快走吧。我懷疑郭冬冬就在蘇州。還有,張東海也想殺郭冬冬,他想養新人異能者搶異能,你不要被他知道你有虛擬屏。我會找張東海一起來對付郭冬冬。」

他說完就帶着九尾狐走了,謝霖關上門就趕緊去找小龍了。

小龍的病剛好,仍在休息。赫敏不想讓小龍再在放暑假前去上課了,等到暑假結束再讓他去幼兒園。再過兩年小龍就要上小學了,她還打算這個夏天帶小龍回一趟美國。

小龍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對赫敏說:「阿姨,我想去超市買新的水彩筆和圖畫本。」

赫敏看一看時間說:「好,那我去開車,今天我們晚上就在外面吃批薩好不好?叫叔叔下班了來找我們。」

她一直很鼓勵小龍自己做決定,只要是小龍提出正當的要求,她都會滿足。

等赫敏去換衣服,小龍趕緊給謝霖發了一個信息和定位。

赫敏開車來到超市,小龍推著高大的推車就往文具區去,赫敏跟在他後面,這一對漂亮可愛的母子吸引了眾人的視線,赫敏生性愛交朋友,她不去管束小龍該挑什麼樣的文具,只是站在一旁等他選完。

小龍拐過轉角就遇上了謝霖。

謝霖蹲下,伸出手:「來,玩一局剪刀石頭布,我輸一個格子給你,格子裏是瓶裝的聖水,你回家就喝,多喝點,喝完可能會吐蟲子。那是蠱毒,可能是你爸爸喂你的。他就是靠這個來找你的。你吐出來之後,可能以後還會有,你察覺不了就每天喝一次聖水。」

小龍瞪大眼睛,乖乖伸出手跟她猜拳。

赫敏察覺到這邊的動靜走過來,正好看到謝霖笑着跟小龍握手:「我輸了,你好厲害。」

謝霖站起來,「你好,你的寶寶真可愛。」

赫敏笑着說:「謝謝。」

這時赫敏看到小龍撲到謝霖的腿上。

赫敏:「托尼?你頭暈了嗎?」她蹲下來想扶住小龍。

小龍抬頭看謝霖,驚恐的說:「爸爸……」

謝霖馬上說:「寶寶跟你媽媽回家哦。」

然後把小龍推給赫敏,她一手一翻,拿出一個草人。

不咒死他,咒成別的就可以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