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雙刀被毀,十字鏢也所剩不多,最關鍵的是,他不敢衝過去和鄧小閑肉搏。

鄧小閑站著不動讓他打,都能震斷他一隻手,所以下意識的,他就摒棄了肉搏這個選項。

所以他只能選擇攔在這裡,看看鄧小閑到底敢不敢衝過來,畢竟按照鄧小閑之前的表現來看,應該是不敢的。

鄧小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眼看就要游到岸邊,這個小鬼子怎麼突然變聰明了? 形勢很嚴峻,也很詭異。

雙方都有顧忌,都不敢衝過去和對方肉搏,黑衣忍者是出於謹慎,而鄧小閑,則是根本就沒這個能力。

連手都騰不出來,拿什麼跟人家肉搏?

擺在鄧小閑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換一個方向,要麼,繼續衝過去。

表面上看,換個方嚮應該是更安全的選擇,但仔細想想,卻不是長久之計,無論他怎麼游,在水裡的速度都不可能比黑衣忍者更快。

如果對方看穿鄧小閑根本就是無力反擊,情況將變得更危險。

所以說,鄧小閑其實只剩下一個選擇。

那就是衝過去,只要能衝過去,就有希望活下來。

鄧小閑深吸了一口氣,不能再拖了,他也拖不起。

黑衣忍者敏銳的捕捉到鄧小閑眼中一閃即逝的堅決,心中不由一緊,難道自己判讀失誤了?

對方之前的不反擊,只是為了誘使自己做出這樣的決定?

黑衣忍者死死盯著鄧小閑向前遊動的身影,心中突然一動,發現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速度!

對方在水中的速度,遠遠不如自己!

有了這個發現,之前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得到解釋了。

因為速度不夠,所以反擊也就失去了意義,同樣是因為速度不夠,所以對方才想回到岸上。

不過這其中還有一個疑問,對方為什麼在面對十字鏢的攻擊時,不躲不閃?

即使真的躲不開,開啟護身光罩總能夠做到吧?

要知道那個詭異的金色光罩,連他的全力一擊都能擋下來,並且還震斷了他一隻手,怎麼看,都不應該被十字鏢輕易擊中。

除非,這是一個圈套!

以輕傷的代價,讓自己降低警惕,然後抓住合適的機會發動致命一擊?

就好像現在這樣……

黑衣忍者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冷笑著看向鄧小閑,以為這樣我就會上當?

既然你想騙,那我就讓你騙個夠!


黑衣忍者一邊向後退,和鄧小閑拉開距離,一邊不停的射出十字鏢,胡青眉在鄧小閑的前面擋著,所以他只能選擇容易攻擊的位置,鄧小閑的腿和手。

一處小傷或許對行動構不成影響,但傷口多了,誰都無法承受,光是流出的血,就有可能導致死亡。

黑衣忍者正是這樣想的,你不是不躲嗎?你不是想用這種小傷來讓我放鬆警惕嗎?那我就滿足你。

手段無疑是有效的,鄧小閒遊泳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他流出的血實在是有點多,身上已經有了十幾處傷口,鮮血把他四周的水流都染紅了一片。

射出手中最後一枚十字鏢,黑衣忍者已經退到了岸上,看著下方泛紅的河水,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即使他從現在開始什麼都不做,??做,恐怕鄧小閑自己就會流血過多而死。

可能從不停的扔飛鏢的過程中得到了靈感,沒有了十字鏢的黑衣忍者並沒有停手,而是從岸邊撿起石頭,不停的砸向鄧小閑。

準頭居然還不錯,十塊石頭裡面,起碼有八塊都能命中目標。

石頭當然就不具備十字鏢那種迴旋的功能了,所以胡青眉不可避免的替鄧小閑承受了至少三分之二的攻擊。

兩人全都被砸的頭破血流,狼狽到了極點,但總歸是活著爬到了岸上。

一上岸, 仕途巔峰

胡青眉的後背緊貼著地面,這次再沒有水流做緩衝,鄧小閑身下的昂揚,結結實實的頂在了那處溫軟上面。

鄧小閑舒服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而胡青眉則是發出了一聲尖叫。

至於這麼大反應嗎?鄧小閑尷尬之餘,心裡正在奇怪,忽然被胡青眉用力推開。

胡青眉是捂著屁股跳起來的,在水裡的時候,她的屁股就中了兩鏢,但傷的不重,十字鏢只刺進去了三分之一左右。

可剛才被鄧小閑這麼一壓,立刻就進去了大半,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從順序上來說,胡青眉是屁股先落地,然後鄧小閑才壓上去的,所以傷口處傳來的劇烈痛楚,恰好掩蓋了私密處被衝撞的那種刺激。

正是因為這樣,胡青眉才能保持著足夠的清醒,第一時間就化出了本體,身後長尾一甩,便把飛來的石塊遠遠的抽了出去。

然後胡青眉便向著黑衣忍者沖了過去,方才在水下的經歷,對她來說就好像噩夢一樣,此刻她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面前這個傢伙。

黑衣忍者沒慌,儘管斷了一隻手,他的實力還是超出了胡青眉許多,胡青眉只是破煞初期的修為,而他在十年前就已經達到了坐忘後期,只差一點,便能突破那層關卡,踏入返虛期。

眼看胡青眉撲過來,黑衣忍者的身形突然在原地消失,鬼魅般出現在胡青眉側方,五指如鉤,狠狠抓了過去。

胡青眉大驚失色,身子用力一擰,三條長尾彷彿變成了三根鞭子,劈頭蓋臉的抽向對方。

但還是沒躲過去,黑衣忍者從胡青眉身上硬生生的撕下一塊皮肉,雖然在這同時他也被胡青眉的長尾抽中,但這種程度的攻擊,對於坐忘後期的修士來說,至多也就是在臉上留下幾道血痕而已,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了。

如果沒有鄧小閑,黑衣忍者根本沒必要和胡青眉硬拼,但他擔心夜長夢多,所以寧願受點輕傷,也要把胡青眉迅速擊斃。

只是他沒想到胡青眉的反應這麼快,竟然從自己的手中逃了出去。

胡青眉痛嘶一聲,向前衝出幾步,稍微猶豫了一下,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決絕,返身又沖了回來。

「還敢來?」黑衣忍者冷哼一聲:「這次你可逃不掉了!」

胡青眉在距離對方還有四五米的距離時,猛的躍起,居高臨下的撲向黑衣忍者。

黑衣忍者沒動,遠處已經有人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正向這邊趕過來,不能再耽擱了。

必須立刻分出勝負。

他已經做好了硬接胡青眉這一擊的準備。

兩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黑衣忍者動了,抬手便是一拳轟出,他計算得很準確,以胡青眉下落的速度,當他這一拳的威力發揮到頂點時,剛好能夠擊中胡青眉。

可就在這時,胡青眉突然張嘴。

這種狀態下的胡青眉張開的自然不再是櫻桃小嘴,而是一張血盆大口,鋒利的獠牙在口中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寒芒。

用牙齒來攻擊自己嗎?黑衣忍者在心中冷笑,憑藉這種低級的戰鬥方式,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雖然自己的拳頭有可能和對方的獠牙撞在一起,但他並不擔心,頂多就是些皮外傷罷了,而他這一拳,絕對可以把對方的頭打爆。

下一刻,從胡青眉的口中突然飛出一顆拳頭大小的球形物體,上面還散發著一層柔和的光芒。

黑衣忍者頓時神色大變,怪叫一聲:「妖丹!」

然後他就開始後退。

其實以他的速度, 最强農仙 ,之所以選擇了後退,是因為他起了貪念。

妖丹是妖族修鍊到破煞期之後,在體內自然形成的,可以說是妖族修鍊的精華所在。

雖然妖丹的攻擊力非常強大,往往可以發揮出越階的威力,但很少有妖族會把妖丹吐出體外,當作攻擊的手段,因為無論成功與否,都會元氣大傷,運氣稍微差點,還可能被人把妖丹奪走。

這和被人類汲取靈力不同,如果把妖族體內的靈力總量設定為十的話,那麼人類修士能夠掠奪到的靈力,也就是三層左右。

而妖丹當中,卻蘊含著相當於八成的靈力。

並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想要掠奪妖族的靈力,必須要先修習一種邪法,百年前那場大戰之後,由於雙方的共同捕殺,這種邪法已經近乎滅絕了。

而妖丹的使用方法則要簡單得多,直接服用就可以。

這簡直就是一個讓黑衣忍者無法拒絕的禮物。

妖丹離體,胡青眉的神色頓時萎靡了許多,身上雪白的毛髮也變得灰暗了下來,速度也減慢了。

黑衣忍者完好的那隻手就好像是在彈琵琶一樣,一邊飛退,一邊不斷的彈出指風,減緩妖丹的沖勢。

不過他再怎麼努力,妖丹在空中飛行的速度,還是要比他快得多。

也就是幾次呼吸的時間,妖丹便衝到了他的面前,黑衣忍者深吸口氣,探手抓住了妖丹,頓時渾身一震,整個人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

黑衣忍者身在空中,便噴出了一口鮮血,不過和**上的傷痛相比,心中更多的,則是喜悅。

要知道這可是妖丹,完全可以媲美天才地寶的效用,沒想到此行還有這種收穫!

黑衣忍者正在狂喜的功夫,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斷喝。

「兵!」

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襲來,黑衣忍者狂吼一聲,想要施展忍術脫身,但已經來不及了。

狂猛的能量亂流在空中肆虐,黑衣忍者修鍊到坐忘後期的身軀,變得連普通人都不如,被能量亂流撕扯得支離破碎。

鄧小閑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裡,看到這一幕之後,始終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然後就一頭栽倒在地上。

鄧小閑在失去意識之前,隱約聽到了一聲悲鳴…… 發出悲鳴的是胡青眉,她在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還敢再次沖向黑衣忍者,是因為她看到鄧小閑已經艱難的站起來了。

胡青眉當然不會以為憑著妖丹就能擊敗對方,妖丹的確能發揮越階的威力,但只是一階左右,以她破煞初期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殺死坐忘後期的黑衣忍者。

所以她吐出妖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吸引對方的注意力,讓對方不去注意鄧小閑。

這樣,兩個人才有活下來的機會。

還好鄧小閑沒有讓她失望,果真一舉將黑衣忍者擊殺,可是,她的妖丹也在黑衣忍者手裡,避免不了的也遭到了能量亂流的衝擊。

妖丹與心神相通,胡青眉等於是遭到了一記重擊,然而她更擔心的是,如果妖丹被毀,那她這一身修為也就等於廢了。

只能說胡青眉低估了手印的威力,否則寧願用自己的身體承受黑衣忍者的攻擊,也不會選擇吐出妖丹。

煙塵散盡,胡青眉勉強爬起來找到了妖丹,上面遍布著無數細小的裂縫,不停有妖力向外逸散。

這時遠處已經有人聲傳了過來,胡青眉連化成人形的力氣都沒有了,低下頭把妖丹吞入口中,蹣跚著消失在岸邊的草叢裡。

趕來的是水庫的工作人員,看到黑衣忍者的屍體時,臉嚇的都白了,因為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被人殺死的,就好像被一群野獸啃過一樣,身體支離破碎,四周到處都是散落的血肉。

場面極度血腥,有個膽子較大的工作人員膽戰心驚的靠近鄧小閑,發現居然沒死,連忙打電話叫救護車,順便報警。

然後就沒人留在現場了,就這麼一會,都有人忍不住吐了出來,如果一直呆在這裡,估計晚飯都不用吃了。

由於是郊區,救護車來的要稍慢一些,警車是先到的。

看到現場,連警察都非常驚訝,他們是有經驗的,自然能夠看出屍體上面的傷痕根本就不是被野獸撕咬造成的,但也不是利器傷,結果如何還需要先送去鑒定。

不過基本已經可以確定是他殺了,誰也不可能在自殺的時候把自己搞成這樣。

按理說鄧小閑應該是最大的嫌疑人,不過鄧小閑的背上還釘著一堆十字鏢呢,怎麼看都像是又一個受害者。

先摸了摸鄧小閑的頸側,確定人還活著,兩個警察小心的把鄧小閑側過來,發現胸腹間沒有傷口,這才鬆了口氣。

有目擊證人就好,至少可以描述一下兇手的大概相貌,這樣破起案來就要輕鬆很多,水庫地處郊區,附近沒有攝像頭,他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鄧小閑身上。

當然,這並不是說如果鄧小閑也死了,就破不了案,而是牽涉到經費的問題,如果是跨省追兇,經費更高。

那邊一個警察忽然咦了一聲,快步走了過來,看清鄧小閑的面容時,臉色頓時變了。

扶著鄧小閑的兩個警察抬頭看了一眼:「劉隊,你認識?」

「不光我認識……」劉勇苦笑著蹲下來:「你們也應該認識,這就是龍廳長的那個侄子,鄧小閑。」

劉勇是去關帝廟分局辦事,正好遇到出警,聽說是殺人案,一時好奇就也跟了過來。

沒想到會碰到鄧小閑,劉勇的第一反應就是壞了,上次鄧小閑只是被劫走,龍開江就把近江翻了個底朝天,這次傷得這麼重,他都不敢去想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對鄧小閑這個名字,他們一點都不陌生,當初鐵北分局的孫繼海就因為鄧小閑,直接被送進了監獄。

據說公安廳副廳長方明睿被調離,也和鄧小閑有關係。

這樣的傢伙,他們這些小警察根本就惹不起。

可現在不是誰惹誰的問題,鄧小閑出事,龍開江必定會大發雷霆,就是不知道這次輪到誰倒霉了。

唯一幸運的是,鄧小閑的呼吸還算平穩,生命應該沒有危險。

劉勇心急如焚,不停的打電話催救護車,如果不是鄧小閑後背上扎滿了十字鏢,象個刺蝟似的,他早就把鄧小閑抬到警車上面,親自送去醫院了。

這些明晃晃的十字鏢看上去實在是有點嚇人,萬一在運送的過程中,導致傷口撕裂,或者是由於失血過多引起身體功能衰竭之類的情況,他們根本就無法處理。

所以除了等,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時間在這一刻變得很難熬,鄧小閑身上的傷口還在向外流血,看得劉勇等人心驚膽戰,他們倒是懂一些止血常識,但不敢動手,萬一傷口感染了怎麼辦?


只能用紙巾象徵性的堵一下,效果明顯不大。

終於,在過了十幾分鐘后,救護車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