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掙扎著想要跑,卻是被林辰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林辰故技重施,讓黃天驊和趙麗也發不出聲來。然後把他們拖到一起。

他笑容冰冷而又帶著幾分戲虐,猶如揮舞鐮刀戲弄世人的死神。

「我怕你們等下的慘叫聲嚇到外面的夕夕姐,就在你們啞穴上扎了一下。接下來的10分鐘,我會讓你們永生難忘的,你們會覺得很疼,然後暈過去,然後又醒過來,然後又暈過去!」

「哈哈,你們一定會覺得這10分鐘比過去的幾十年都要漫長的,而這10分鐘,也將是你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個夢,噩夢!」 第六章美人心愿

10分鐘后。

林辰從房間里出來,見門外的蘇夕然好奇的看著自己,然後要到房間里去看。林辰直接把門關上。


蘇夕然皺眉,儘管林辰門關得很快,但她卻還是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很噁心很難聞。

蘇夕然驚訝道:「林辰,這是什麼味道?黃天驊他們3個怎麼沒出來?」

林辰笑道:「夕夕姐,你放心吧。我沒有亂來。我就是剛才在裡面嚇唬了他一頓,結果這3人估計是一開始被我打怕了,竟然給嚇得大小便失禁,最後更是再三跟我保證,絕對不會找我的麻煩。」

蘇夕然有些不信他的話,對方哪裡有可能那麼容易就被恐嚇得乖乖聽話的,依舊有些擔憂道:

「林辰,我看你還是先離開月海市吧。劉山華有錢有勢,他如果報警的話,你會被抓到牢里的。我這邊還有些存款,我都給你,你快點跑吧!」

林辰見他臉上滿是對自己的擔憂,心中感動,溫柔笑道:「夕夕姐你就放心吧。他們絕對沒有那個膽子再來找麻煩。」

在夢中時,即便那些軟硬不吃的窮凶極惡之徒,在冷東流的銀針下也被折磨得差點發瘋,何況劉山華3人。

他們現在聽到林辰的名字,估計都會直接嚇得半死,更別說報復了!

那種比千刀萬剮還可怕百倍的痛苦,沒人願意再去經歷一遍,如果不是林辰先護住了他們的大腦,他們3個早已經瘋了!

林辰直接拉著蘇夕然的手到了她辦公室,待到蘇夕然換好衣服,他要拿回自己的襯衫,蘇夕然卻是紅著臉不給,說是要等洗好了還給他。

林辰也無所謂,回到自己座位上,毫不理會別人奇怪的眼神,拿了件抽屜里備用的衣服穿上。

接著他又直接拉著蘇夕然走出公司。路上遇到公司里的人,見林辰這個窮小子竟然拉著公司里男人們的夢中情人,無疑都驚呆了。


蘇夕然反應過來后,見林辰緊緊握著自己的手,旁邊的同事們正對著自己兩人指指點點。

她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見林辰不放手,便也就由他繼續握著了。

粉嫩的小臉紅撲撲的,像個紅蘋果一般。

走出公司大門,在路上慢慢散著步,林辰突然道:「夕夕姐,你是不是很想成為個大模特呢?如果是的話,我可以幫你實現夢想的。」

現在自己讓劉山華解除那份不平等合約,劉山華絕對不敢不答應,甚至於都不用再去找奇星模特公司的大老闆譚恆興了。

林辰如今獲得冷東流的傳承,他不可能再一直呆在這模特公司里當個打雜了,以後可能也無法像現在這樣每天都和蘇夕然朝夕相處。

蘇夕然幫過他太多,甚至於那本《東流秘藏》也是蘇夕然送給他的。

她簡直就是他生命中的貴人。所以林辰問蘇夕然她的夢想,便是想要報答她。

他自信現在的他能幫助蘇夕然實現夢想。

蘇夕然看著拉著自己手的大男孩,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第一次見到他時,他衣著老土,拿著個板磚把要輕薄自己的醉漢砸倒后,過來拉著自己就跑。

等自己對他表示感謝時,他卻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一樣,和那些看著自己時眼中帶著赤裸獸慾的男人完全不一樣。

他傻裡傻氣的,簡直可愛極了。

而現在的他,和那時又完全不一樣了,甚至於感覺和前兩天相比都變了太多,變得成熟,深沉,自信,讓人想去依靠。但卻又有著一種讓自己害怕的感覺,彷彿他很快就要離自己而去了。

這個小廝初養成 :「我並不想成為什麼大模特。你也知道,我是從小縣城來這個城市打拚的,又沒讀過大學,唯一的優點也只有長得漂亮些,所以最後才當了模特。要說夢想的話,我說出來你可別笑。

我的夢想啊,就是開一家很大很大的花店,每天都在一堆鮮花里工作。還有……還有一個溫柔疼我的老公,他不必多麼帥,不必多麼有錢,但他一定要把我當成世上最重要的人。」

林辰沒想到蘇夕然的回答竟然是這樣。

他笑了笑,道:「夕夕姐,花店的話,我一定可以幫你實現的話。至於老公的話,嘿嘿,要不你看我怎麼樣?」

說完林辰對著蘇夕然搞怪的眨了眨眼睛。

蘇夕然卻是根本沒把林辰說會幫她實現花店夢想的話當成真的,倒是聽到他說他來當她老公怎麼樣時,心跳一陣加速,臉頰發熱。

她嬌嗔道:「你個臭小子,現在連夕夕姐都敢調戲了?小心等下我掐爛你屁股!還不快點把手鬆開。」

這話聽起來似乎在生氣,但語氣卻又像是在撒嬌。

林辰這才發現自己握著人家的手走了一路還沒放開,嘿嘿一笑,把手鬆開。

蘇夕然又道:「林辰,我感覺你好像不一樣了。」

林辰一驚,道:「夕夕姐,你怎麼突然這麼說?」

蘇夕夕道:「雖然有可能你以前就很會打架,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但總覺你要變得更加自信了,而且,也要比以前霸道多了。」

林辰聽對方竟然把自己的能力說成是「很會打架」,感覺有些哭笑不得。又聽對方說自己要比以前更加自信和霸道了,他不作回答,相當於默認了。

一個男人的自信和霸道,都是源自於他的能力。要是一個男人沒錢沒勢普普通通的話,又怎麼可能自信霸道的起來?所謂的內心強大就行,純屬胡扯。

而林辰本來就不是自卑的人,現在得到傳承,有所依仗,又見證了冷東流那似仙似魔的經歷,自然不知不覺中,身上的氣質也就變了,在人們面前也就顯得更自信與霸道了。

見對方不答,蘇夕然也不再追問,兩人在散著步,就彷彿一對情侶般。

過了幾分鐘,蘇夕然開口道:「林辰,過段時間你陪我回老家一趟,當……當我男朋友吧。」

「啊?」林辰嚇了一跳。

蘇夕然紅著臉道:「你別誤會,我說的是假裝的,假裝我男朋友。」

林辰還是有些疑惑,「怎麼突然想到讓我陪你回老家假裝當男朋友?」

蘇夕然無奈道:「還不是我家裡那邊,好像我沒人要一樣,整天說我不小了,老在那兒幫我張羅著相親。這次好像都和人家約好了,我要是不回去一趟的話,估計家裡要被氣瘋了。怎麼,臭小子讓你假裝我男朋友,很委屈你么?」

說到最後,蘇夕然雙手叉腰似乎有些生氣。

林辰見對方好像生氣了,連忙搖頭,嘿嘿笑道:「怎麼可能!假裝夕夕姐男朋友這麼榮幸的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只是在想,如果不是假裝的,是真的男朋友就更好了!」

蘇夕然聽到林辰的話,俏臉發紅,就要去打林辰,「臭小子,膽子肥了連你姐姐都敢調戲!」


林辰嘿嘿笑著,朝著前面跑了起來,不過也沒跑太快,剛好讓蘇夕然追不到他,但是又能一直跟在他身後。

兩人一陣打鬧,又一起吃了頓午餐后,林辰便把蘇夕然送回了家。

蘇夕然站在家門口,看著林辰的身影慢慢走遠,笑容有些甜蜜,「哼。臭小子。要是你到時的表現讓我滿意的話,我就考慮給你轉正!」

她似乎在幻象著未來的場景,越想笑得越是甜蜜,「女大三抱金磚,姐姐這是相當於送你一塊金磚了。嘻嘻。」

她有著魔鬼一般的性感身段,偏偏臉上笑容純真得像初戀的小女孩,那種巨大反差帶來的誘惑,足以讓所有男人瘋狂。

而其實,這真的就是蘇夕然的初戀。 第七章街頭唱追夢人的少女

傍晚公園一個沒人注意的角落。

林辰閉著眼,回憶著夢中冷東流的一拳一腳,特別是他最後的那一拳。

林辰的身體也在不斷動著,時而剛猛的一拳擊出,時而凌厲的腿鞭掃得空氣呼呼作響,腳步輕移,然而身體卻有著很大篇幅的移動,如果此時有人盯著他的腳步,估計會越看越頭暈。

然而,儘管林辰拳腳展現出來的威力很是剛猛霸道,但是他的眉頭卻越皺越深。他一次次的演練著同一個動作,猶如寫字時寫了一個筆畫,但卻是不滿意,然後不斷的重寫著。

一直這樣重複著大概一個小時,林辰滿頭大汗,臉色漲紅,拳腳不自覺顫抖著,他終於停了下來。

「不對!為什麼每一拳每一腳我都模仿了冷東流的每一個細節,可那一拳一腳出來時,效果卻是天差地別!」林辰有些苦惱的道。

這種感覺就像是臨摹一個書法大師的作品一樣,儘管每一筆每一畫似乎都和他一模一樣,可差距卻巨大,一個是書法大師,一個卻連入門都沒達到!

「罷了,這種差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追上的,當務之急是儘快提升身體素質,現在的身體素質太差了!」

林辰感覺著身上傳來的虛弱還有酸痛,「現在的我,身體太弱了,算是處於『聖魔逍遙訣』第一層的入門階段。不過憑藉著各種武功招式的理解和運用,戰鬥力也要比普通人強許多。」

「聖魔逍遙訣」,冷東流偶然得到的一部功法,也是憑藉著這部功法,他才有了那毀天滅地一般的力量。

「聖魔逍遙訣」一共3層,第一層為煉體,林辰現在便相當於煉體的入門階段。

「通過『聖魔逍遙訣』的煉體篇可以快速提高身體強度,不過煉體篇對身體的負荷太高了,如果身體能量的補充無法同時跟上,反而會把身體壓垮。現在要做的,就是買到煉製天寶丹的藥材,那樣的話,有了天寶丹補充能量,那麼就通過煉體篇來提高身體強度了。」

這般想著,然而林辰卻是尷尬的發現別說買藥材的錢了,現在身上就剩下幾百,下個月的生活費都還沒有著落呢。


他是不打算再回去模特公司當助理了,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那實在沒什麼意義。

可是要怎麼弄些錢呢?

林辰一時想不出頭緒,總不能自己跑到大街上,看出誰有病就上去自我推銷吧。

林辰從公園裡出來時,已經日落西山。

大街上人群密密麻麻的,月海市這座繁華都市就是一座不夜城,永遠沒有安靜的一刻。每天都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從五湖四海而來,希望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出人頭地,衣錦還鄉。

路過一個天橋時,林辰突然聽見一個女孩的歌聲。

聲音年輕,空靈,乾淨,讓人覺得很舒服,但這年輕乾淨的聲音卻又似乎帶著讓人心疼的迷茫和傷感。唱的是一首老歌,夢飛飛的《追夢人》

春去秋來紅塵中

誰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語寒夜的你

那難隱藏的光彩

看我一眼吧

莫讓紅塵守控枕

青春無悔不死

永遠的愛人……

林辰有些好奇,這個唱歌的女孩是長什麼樣子的。她唱得不怎麼專業,卻偏偏讓人很容易被感染,聽得有些心酸。

林辰向前走了幾步。

一個女孩坐在一張矮腳凳上,拿著吉他彈唱著。她低頭彈著吉他,一頭青絲遮住了她的臉,只能看到白皙的小部分側臉。

她衣著樸素,穿著洗得有些褪色的牛仔褲,和長袖白色上衣,身材看起來纖細柔弱。

在她面前,打開著的吉他袋子里放著幾張五塊十塊的紙幣,一旁只有稀少的幾個人在聽著她唱歌,但她依舊唱得很投入。

林辰在一旁聽了一會兒,也有些被感染了。女孩或許不怎麼專業,但她卻是在用心歌唱,在歌聲中附上了她的感情。

追夢人。這個城市裡有著太多的追夢人,可是又有幾個能美夢成真呢。大多數不過就真的是做了一場夢而已。

一曲終了,林辰從已經沒有多少錢的錢包里掏出十塊,放在她身前的吉他袋子里,她抬起頭對著林辰笑了一下,大眼睛很清澈,笑容靦腆含蓄。

林辰看到了她的臉,看到了她的笑容,突然想起童年時老家的藍天白雲,沒有一絲一毫的污染,一絲一毫的雜質。

女孩十五六歲的年紀。她長得很美,這種美沒有蘇夕然那般嫵媚,冷寒嫣那般驚艷,但卻是一種純粹的乾淨,就像她是青梅竹馬天真的鄰家女孩一般。這種美,讓人心生憐惜,想去保護。

一瞬間的愣神后,林辰便回過神來,也對著女孩笑了笑,然後便轉身離去。女孩再美,他們彼此也不過是路人,在這城市裡,每天都要和無數的路人相遇與離別。

走了幾步,林辰突然聽到一個有些輕佻的聲音嬉笑道:「哈哈,小妹妹,你長得這麼漂亮何必在這裡賺這幾張五塊錢十塊錢?你晚上和哥哥去玩,到時哥哥給你個幾百,比這個好多了!」

林辰回頭,幾個染著頭髮,不良社會青年模樣的男人,站在女孩面前,其中一個賊眉鼠眼的人正對女孩嬉笑著。

那裝著錢的吉他袋子已經被他們踢到了一邊。

女孩白皙的小臉上帶著驚慌,怯怯道:「不……好意思,我不想和你們去玩。這些錢雖然不多,但我已經很滿足了。」

那男的朝著女孩噁心的咧了咧嘴,掃了女孩的身體一眼,然後盯著她的臉,淫笑道:「哈哈。這你就滿足啦?那你以後跟著哥哥,哥哥天天都讓你『滿足』,怎麼樣?」

他身邊的人聽到這話,也都笑了起來,神色猥瑣的附和起來,污言穢語。

原先在聽女孩唱歌的幾個路人,見這幾個凶神惡煞的混混出現,想也不想就都走了,顯然都怕惹事。

女孩被氣得小臉漲紅,就想收東西走人,然而這時其中一個人卻是把她的吉他搶了去。然後嬉笑道:「小妹妹別走啊,哥哥還在跟你聊天呢,你今晚陪哥哥去玩怎麼樣?」

「還給我!」女孩顯然不善於和人吵架,性格也有些柔弱,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要去搶回吉他,但是卻被另外幾人包圍了起來。

一時間,她急得眼睛發紅,快被氣哭了。

那個被叫做熊哥的人,笑嘻嘻道:「小妹妹怎麼哭了啊?喲,這小臉蛋真是又嫩又好看,哭都能哭得我心臟亂跳。你是不是想打我呀?是不是好氣啊?來,用你的小嫩手摸摸哥哥的臉,哦不對,來,哥哥的臉給你打。」

說完他賤笑著把臉伸到女孩面前,臉上一副猥瑣的表情。

一隻手突然出現,啪的一聲響把這熊哥抽得頭暈腦脹! 第八章冷寒嫣求助

「CNM,你小子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熊哥晃了晃腦子,終於沒那麼暈了,他盯著突然出現的林辰咆哮道。

林辰一臉無辜的樣子,「不是你讓人打你的嗎?」

「老子是讓你打嗎?老子是讓這個小美女打!你小子絕對死定了!」熊哥大怒。

「哦,原來你不是讓我打啊。」林辰臉色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反手又是一巴掌,把那熊哥抽的搖頭晃腦有些站不穩。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