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只能且打且逃了,不然就會死在這毒狼王山頂了。

……

張偉和龍在天越往山下走,便發現這裡的飛羽是越來越多。

奇怪的是,這裡並沒有,飛羽卻始終都漂浮著,四處緩緩飄蕩。

及至飛羽谷,這些飛羽就更多了!

幾乎是滿天鵝毛飛絮,紛紛揚揚,起起伏伏。

能見度非常低,超過五米就看不見前方了。

這裡究竟是怎麼了?

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的飛羽?

張偉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告訴龍在天。

龍在天搖了搖頭,他對此其實也不清楚:

「無人知道這裡為什麼有這麼多的飛羽,也無人知道這裡究竟何人所造。我只知道一點,那就是在這個飛羽陣中,可見度低,非常安全,你我可以在這個飛羽陣的保護下,進行修鍊。」

這麼一說,張偉覺得還真是個不錯的主意。

此地即便有魔獸,也很難彼此碰到。

在這裡修鍊,要相對安全一些。

正好之前吃了那麼多的內丹,也是該要進入修鍊狀態了。

「嗯,好,那我們這就進去吧,進到這飛羽的最深處!」張偉點頭道。

「走!」龍在天同意道。

此刻,那干天龍在經歷了一頓惡戰之後,終於又一次地趕了過來,距離龍在天和張偉相距已經不過百米了。

他之所以能戰鬥得那麼快、能來得這麼快,最主要原因在於,他的目的還龍在天和張偉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並沒有去用心戰鬥!

他只想儘快甩掉這些毒狼和毒狼王!

他邊打邊退!

他從不招惹新的程咬金們!

這一系列的努力,使得他終於再一次趕到了龍在天和張偉的近處。

但這次見到這師徒倆,干天龍的心情早已沒有了之前的鬥志豪情了,他的豪情早就被路上那些攔路魔怪給消耗光了。

現在的干天龍,只希望龍在天別又跑了。

可是,這下面全是飛羽,這讓干天龍有些頭痛。

再一看——

龍在天和張偉這師徒兩個居然已經開始大步地往飛羽陣中心處鑽,這更讓干天龍是急火攻心,氣急敗壞。

「不好!」

干天龍自語道,提起他的奪日狂刀就往目標仇敵那兒沖。

他心裡很清楚,如果等到這師徒倆都進入了飛羽陣深處,那麼他想再找到這二人,恐怕就很難了。

而保持著一個稍微近點的距離,即便看不見對方,尋不著對方的蹤跡,還可以通過聲音去判斷、去查找……

……

片刻之後,龍在天和張偉便進入了濃密的飛羽陣中。

這裡與其說是飛羽陣,還不如說是飛羽迷霧!

因為放眼看去,四周全是飄在空中的羽絨和羽毛。不沉不揚,不起步落,就在輕輕地漂浮在空中。

張偉如果伸手掃它們一下,它們就會在張偉的掃動之風中打著旋兒流動起來。

但是眼前這一撥流走了,並不代表這裡就空了。

這一撥流走,另一撥還會流過來。

而且,這每一撥流動都是連續而不間斷的。

就像那靜靜的湖水,你伸手一撥,水順著你的手流動,但是你永遠無法撥出一個沒有水的空洞來。

撒旦首席的百日寵妻 「師父,這飛羽陣的最中心會是怎樣的呢?我們現在是否已經到了飛羽陣的中心了呢?」張偉問龍在天道。

「如果根據地圖上標識的路程,你我現在還沒有到達飛羽陣的最中心呢!目前這裡的飛羽算是接近中心了,這裡是『流質的』。等到了最中心,我猜就不是『流質的』飛羽了,而應該是『固態』的飛羽了。那裡的飛羽一定擁擠得讓人都無法動彈!」龍在天解釋道。

「那我們是否現在就在這流質飛羽陣中修鍊?」

「是的!」龍在天肯定道:「等到我們修鍊到最關鍵點的時候,根據這個修鍊聖境里的介紹所說,這個飛羽陣最中心將會有異像出現!」

「什麼異像?」張偉問道。

「呵呵呵,天機不可泄露!」龍在天神秘地笑了笑,接著說道:「好了,現在就在這裡打坐修鍊吧!」

「好!」

…… 說罷,師徒二人當即開始打坐修鍊。

師父龍在天開始醞釀著體內真氣,運轉大小周天,衝擊破天變,而張偉則開始衝擊奪命變。

雖然不知道最終這個飛羽會出現什麼異像,但這個未知的事情並不會影響張偉目前的修鍊。

至於何時才會達到升級的臨界點,何時才會達到頓悟的感覺,何時才會晉級成功,這種事情,師徒倆暫時都無從可知。

也許是一天,也許是一年,也許,是一輩子!

但不管怎樣,作為修鍊者,作為在這個修鍊聖地里的修鍊者,他們所能做的就是——

生命不息,修鍊不止!

不到晉級不罷休!

不然都枉來這個修鍊聖地一趟!

……

張偉這一次的修鍊非常順利,也非常高效。

這可能與他之前已經儲存了大量的靈水有關,與他吃了大量的毒狼內丹也有關。

總之,他沒過一個小時就已經修鍊圓滿了。

達到了升級的臨界點,就差一個頓悟了。

此時,誠如龍在天所言,異像似乎要開始出現了!

在那飛羽的中心處,忽然有呼呼的風聲出現。

這是那中心的被壓擠得成為了固態一大團的飛羽四周刮起來的。

這股旋風嗷嗷直叫,凄厲而驚悚。

那聲音之恐怖,彷彿是來自地獄魔鬼的召喚似的。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弟子,修鍊如此之快!看來你已經達到了修鍊的臨界點了,異像已經有出現的萌芽了!你離奪命變也不遠了!快,快點向那飛羽中心前進!」龍在天暫停修鍊,興奮地囑咐張偉道。

「師父,你確定這是我的異像,不是你的異像?你衝擊破天變,若是你的異像,我去了豈不死翹翹?」張偉問道。

「放心!這異像是因人而異的。你我雖然同是修鍊,但是誰先突破,異像就會為誰量身打造。衝擊奪命變,異像也是奪命變,衝擊破天變,異像便也是破天變。」

「那我倆若是同是晉級呢?那麼異像就會出現兩個,你的異像對付你,我的異像對付我!打敗各自的異像,你我各自就都能成功晉級!加油吧!徒弟!」

「好!」

張偉高興道,聽完師父的講解,張偉現在徹底弄明白了自己接下來要幹什麼。

那就是——

挑戰異像!

……

轟!

忽然之間,一個巨大的腦袋飛竄了過來,風聲強勁,速度高絕。

張偉大驚。

心說,難道是師父口中所謂的「異像」出現了?

而龍在天更是大驚!

他倒是不是擔心「異像」!

張偉的「異像」對於他龍在天來說,那其實就是小菜一碟的魔怪,根本不難對付。

龍在天大驚的是,乃是他看到有一個巨大的腦袋正從側面衝撞過來。

遠處還看不清是什麼大腦袋,這一到近前,才發現,這居然是個猛獁大象頭。

原來是該死的干天龍!

裂天堂總教習干天龍!

奪命變七重的干天龍!

「師弟,你不想活了嗎?膽敢擅闖師兄我的修鍊聖境?我今天必須要按照帝師學堂的校規來懲罰你,不然你他以後還反了天了!」

龍在天不等這猛獁大象頭撞過來,使出了全力,伸出一拳,隔空打出。

但拳頭一出,龍在天便發覺好像有點不對勁。

倘若是平時,自己這一全力出擊之拳,那功力絕對可以震懾萬古!那拳力絕對可以打得猛獁大象頭都粉粉碎,碎成渣!

可是,現在,出拳之時,卻感覺體內有股隱藏的遲滯之氣,突然大大地降低了拳頭的攻擊力。

轟!

這一拳打在了猛獁大象頭的腦袋上,那猛獁連一聲「疼」都沒喊。

龍在天此時終於發現自己的拳頭軟綿綿的,沒什麼力氣。同時他也發現到體內的臟腑似乎隱隱作痛了起來,極大地影響了他的正常發揮。

「想我死?恐怕你要失望了!」

干天龍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沒想到吧,你現在的拳頭軟綿綿,像個娘們兒一樣。想打死我?做夢!倒是老子今天打死你會是真的!」

龍在天想了想道:「我明白了!你給老子下了散功粉!我說我剛才在修鍊時突然感覺到身體不適呢!」

散功粉,乃是江湖上旁門左道常見的毒粉。

雖然常見,卻極其有效。

它是一種慢性葯,當時飲下了這個毒粉的湯水,不會有任何中毒跡象,中毒者也根本發覺不出來。

然後這個毒藥會悄然地沁入五臟六腑各個地方,這個感染的時間可能需要七八個小時,也可能更長,這要與中毒者的運動量決定。

而一天中毒者發現不妙,發現體內有所反應,那個時候即便有解藥並服用,也已經遲了。

功力會在一個小時之內,大大降低!

出招無力,難以正常發揮!

可是,究竟是什麼時候中毒的呢?

龍在天的眉頭緊鎖,火速回憶之前自己幾次喝水的情形。

忽地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疑點!

當即怒了!

「我想起來了,我在練七七四十九道開門鎖的口訣而口乾舌燥時,我的二管家突然進來了說要讓我提神、解乏、止渴,並已經端好了茶水,當時我一時不察,沒發現端倪。現在看來,一定是他下的毒!他事先都沒進來,怎麼會知道我會口渴?哼,師弟,你居然買通了我的手下,來設計陷害我,你可真卑鄙!」

「卑鄙?哈哈哈哈哈……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反正成王敗寇,勝者為王,歷史是由勝者來書寫的。等我把你殺了,這帝師學堂還不是我說了算?卑鄙不卑鄙還不是我說了算?」干天龍得意道。

「想殺我,你做夢!」龍在天說道,

「哼,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

干天龍說著,提起奪日狂刀,一招閃電破空斬,直劈龍在天。

而張偉這邊,原本還正在等待著「異像」的到來,好跟「異像」大打一架,以期有機會戰勝「異像」一舉升到奪命變。既然這干天龍要出手加害師父,那索性就先跟著干天龍干一架!

「不許砍我師父!」張偉怒道。

自知自己不是干天龍的對手,張偉這次幾乎是把壓箱籠的功夫都拿出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