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得出來,段正浩對童熙有想法。

好在,童小姐對姓段的沒有意思。

不過,回去后,他也要找機會跟家主提一嘴,讓家主有警惕之心,不要讓人叨走了童小姐。

「不知道。陳叔,你還沒有說你們家主又怎麼了呢。」

「戰爺找過我們家主。」

童熙明白,她笑嘻嘻地問「戰爺把你們家主揍得滿地找牙是吧?」

陳叔「……」

童小姐,你的幸災樂禍太明顯了。

「他活該,我是沒學過拳腳功夫,要是像若晴那樣身手了得,我也會把明楓揍一頓,條件那麼好,隨便找個未婚的女孩子不好嗎?非要搶戰爺的老婆,被揍,活該!」

陳叔嘆口氣,「是挺活該的,童小姐等會兒見了我們家主,能幫我勸勸家主嗎?」

「陳叔,你是他最信任的管家,年紀比他大,算得上是長輩了,你的勸說,他都聽不進去,我在他那裏算什麼東西呀,我勸他,他能聽進去,太陽從西邊升起來,天下奇觀。」

陳叔「……」

童小姐,你就不能說得委婉點嗎?

「童小姐,你說,想讓一個男人忘掉一個女人最好的辦法是什麼?」

陳叔換了一個話題。

童熙想都不想就答道「鍾他頭,讓他失憶,這樣就忘記了前塵往事,可以重新開始。」

陳叔扭頭幽幽地看着童熙。

「陳叔,你別這樣看着我,除了這個辦法,還有什麼辦法?」

「我以為童小姐會說開始新的戀情。」

例如,童小姐和家主戀愛,那樣家主的注意力就在童小姐身上,漸漸地,就會放下對戰大少奶奶的執著。

「就你們家主那執著的勁兒,他會開始新的戀情?天下紅雨的機會還大一點。」

童熙說道,「況且,你們家主也沒有新的對象,怎麼開始新的戀情?他整天傲得眼睛長在頭頂上,也看不上其他女人吧。」

明楓連個正式的追求者都沒有。

趙雅舒倒是追求過他幾天,很快就放棄了。

不是明楓不好,是明楓比戰博更不近人情。

這樣的男人,頭鐵的女人都不敢來試。

反正,童熙覺得自己不會是那個頭鐵的女人。

她可是說過,誰愛上明楓誰眼瞎。

她的眼睛亮着呢。

瞎不了。

陳叔啞口無語。

好半天,他問「戰大少奶奶最近還好嗎?」

「沒有你們家主搞破壞,她就很好。」

陳叔默了默后,說道「她和戰爺感情很深,戰爺為了她,也做了很多。」

「那是自然的,所以呀,陳叔,你要天天在你們家主面前念叨,不要當小三,不要當小三。」

陳叔「……」

話題又不對。

算了,他不說話吧。

免得說了都是錯的。

陳叔把童熙接到明家時,明楓獨自一人在室內的游泳池裏游泳。

他被戰博揍得臉青鼻子腫的,並沒有用冰塊敷。

陳叔心知肚明。

他就是想留着傷,等戰大少奶奶回來看看,並不僅僅是戰爺受傷的。

陳叔心疼呀。

戰大少奶奶是戰爺的合法妻子,人家夫妻倆恩恩愛愛的,她當然會心疼丈夫。

家主在戰大少奶奶眼裏就是個破壞他們婚姻的罪人,戰大少奶奶又怎麼會心疼家主挨揍。

陳叔讓童熙自己過去。

童熙猶猶豫豫的,說道「陳叔,我過去,不會被你們家主按在水裏淹死吧?」

陳叔保證地道「不會的,家主對童小姐的包容力是很強的,童小姐放心過去,要是家主真把你按入池水中,我也會第一時間過去救你。」 沒多久,方瑞的秘書就來了,「顧總,我帶你們去會議室,這邊請!」

會議室內,方瑞已經在了。

「你好,方總!」作為客人,顧澤鑫首先伸出手,和方瑞打招呼。

「你好,久仰大名!」可不就是久仰大名嗎,顧澤鑫可是出了名的。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是,雙方在坐下之後方瑞看了一眼顧澤鑫身邊的顧清辭。

合作什麼的他其實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顧清辭。

「那……方總,我們直接開始吧!」顧澤鑫直接切入正題,他們兩個並不熟,沒有敘舊一說,直接開始就好了。

「好!」顧清辭和方瑞的秘書直接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資料。

「對於這次的合作,其實很明了,我們出錢,你們出方案,所以得先知道貴公司的計劃。」這次合作主要是有關於廢舊小區的改建。

城西有一座老式小區因為年代太久,屬於危房,而且它的存在會影響城市的整體面貌,所以政府就安排了拆遷,然後在老地方重新改造。

方瑞公司花了很大的精力才拿下了這個活,但是因為精力有限缺乏經驗,所以需要合作夥伴。

很巧的是,當初GN也想搶這塊「肥肉」,可是差了一點點,最終敗給了方瑞。

不久之後聽說他們要找合作夥伴,GN的人就主動找上門了。

「我的預想是在那裏重新造一個小區,畢竟那裏原來在拆遷之前就是一個住宅區。」他們並不想改變太大,所以覺得還是重新建造一個小區比較好。

方瑞的秘書遞過來一份策劃,後面還包括了預算,密密麻麻寫了一大堆。

「可是這樣的話,城西那一塊離市中心有點遠,不太會有人願意在那裏買房的。」畢竟,原來住在那裏的人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很多年輕人都覺得離市中心太遠,不方便上班。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小區建好之後,我們還可以在附近建一個商業街,然後對店鋪進行招租,這樣就有人來開店,有店就需要員工,這樣他們就可以不用去市中心也能上班了。」方瑞說的有條不紊。

「店鋪的員工能有多少工資?會買得起房?」

「那就要看您了,顧總!我可聽說,您去年不是剛剛從政府手裏拿了一塊地嗎?」城西的發展確實落後,所以需要發展,但是憑政府的能力又不夠,只能求助於他們這些商界人士。

GN憑藉着自己的關係去年剛剛拿下了城西的一塊地,但是一直沒聽說有什麼大動靜。

「可是,那塊地我另有用處!」確實,他是拿了城西的拿塊地,也早就想好了要拿來幹嘛。

但是現在自己的計劃被方瑞打亂了,那個老小區的活沒搶到,所以一下子還真沒想好那塊地能拿來幹嘛。

「您要是早早有計劃了,也不至於半年了還沒有動靜啊,政府的人沒少催你吧。」政府那批人可是難搞的很,把爛攤子甩給他們了,就等著看結果。

當初把地給了顧澤鑫,卻半年來一直沒動靜,他們不來催就怪了。

。 姜二虎被懟,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眼瞧著夥計們要與難民扯鬧起來,譚從文也是提高了嗓音。

「鏢貨都盤點了嗎?還不趕緊列隊?」

夥計們被譚從文訓斥,也只好都歸列到自己隊伍里站好。

全員準備,鏢隊啟程。

大伙兒連著走了數十日,才堪堪抵達梧州。

這一路風餐露宿,沒有誰不累慘的。

但大家都咬著牙,堅持到了目的地。

梧州算是比較大的城邦了,但這兒也僅僅是東旭幾個物價穩定的大型城鎮而已。

雖有官府和衙役,但軍隊配備其實並不周全。光是整個城鎮的府兵,也不足千人。

若是居住在這裡的人,遭遇到鐵勒的圍攻襲擊,最多三月,城中糧食儲備就會被消耗殆盡。

當然了,遊戲本身就是讓譚青青去渝州城的,所以梧州城並不是她最終的目的地。

只要她多在梧州城待一天,遊戲進度就會遲緩一日。

若是一輩子都通不了關,她怕是一輩子,都只能被卡在這個遊戲里。

所以為了能回到現實,梧州城,譚青青是絕對不會多留的。

大伙兒趕著鏢隊馬車,行徑到梧州城城門口。

譚從文拿了路引,與城門口守門的大哥輕聲交談,想讓守門大哥行個方便。

守門大哥認識譚從文,一邊朝著譚從文使了個給銀兩的手勢,一邊查看譚從文一行人的路引文書。

「原來是譚大哥。又有新活了?又是人肉鏢?哪家的呀?」

「是啊,是新活。是羅河村馮家的。馮氏一家子過來投靠親戚。」譚從文從容應答。

「可你這文書上寫,行路車廂三輛,馬匹五匹。怎麼還多了三匹馬?」

守門大哥說的,就是譚青青從馬匪那兒搶來的馬匹。

譚從文立即往他手上塞了一錠銀子,陪著笑。

「是這樣的,我們途徑烏峰鎮,瞧著鐵勒殘殺百姓,便順手宰了幾個落單的。然後把他們的馬也給搶了過來。」

「是么?」

守門大哥瞥了眼那馬蹄子,「馬蹄釘也給換了?」

「可不是嗎?」

譚從文拍手,「就是怕這贓物給城中百姓引來麻煩,所以才換成了咱東旭的馬蹄釘。」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