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趕忙打開code頻道,邊開始收拾客廳。

「c.c,求幫助。」他邊在code頻道里呼叫c.c,邊去撿到處落著的斧頭。而c.c卻沒有回應,到他把所有的斧頭都撿過來拔過來堆成一堆時,才數的清楚,這些斧頭有足足一百來把,有落地折斷斧柄的,有插入牆壁地面時崩裂開刃口的,在客廳里蹲成了很不小的一座小山。

而這時候,c.c才終於說話:

「你的記憶我瀏覽過了,事情的始末我都已經知道了。」她在code頻道里對莫雷說:「對由乃的方法,你處理的還算不錯呢,搭檔。」

「不……不錯!?」

「其實你即使記得開啟code問我,針對那個女孩,我也只能勉強想出兩種方法。」c.c像是沒有聽見莫雷的感慨,只是自顧自地又說:「那個女孩太過偏執,這三天來在神聖教堂一個人,沒法見你,怕是也積蓄了不少的負面情緒,而後回來家裡,才突然爆發的。」

「那麼你想到的是哪兩種方法?」莫雷邊問著c.c,邊一回一回地抱上斧頭往自己的房間跑。這些斧頭扔出去被人看到,可不怎麼合適,因此他只能在蘭尼回來家前把斧頭先運回自己房間里,隨後怎麼處理,則到時候再想。

「所以呢,對她有兩種方案,一種就是從根源上解決。」c.c回答莫雷的問話,說道:「這個叫由乃的女孩,從平時就可以看得出來,的負面情緒之所以積累得多了,又爆發出來,根源多半在你,按照你記憶力的話,解鈴還須繫鈴人。要想讓她平復下來,就是按照她的心意,承認自己是獨屬於她的。」

「這個……」這個方法,先前還真是因為情況太過危急,沒有想到。現在經c.c提示,卻又想起姐姐蘭尼,一時猶豫難決,說道:「這可不好辦,我妻由乃的畢竟不是小孩子,我騙沒騙她,就算當時沒認出來,事後發覺了,卻又該怎麼辦?」

「所以說,那就只好第二種方法咯。」

c.c在code頻道里悠閑地說。

********

半夢半醒之間寫完。

困死了,睡覺去。 第100章情商低是硬傷

「你是怎麼進來的玫瑰莊園?沒有我的允許,保鏢竟然敢放你進來?」余珉一副『我是這裡主宰』的表情看著孟莜沫。

孟莜沫也驚訝不小,「對哦,我進來怎麼沒人盤問,我直接走進來的啊!」

「呵,唬人都不是這麼唬的好不好?這裡是玫瑰莊園,你以為是餐飲店嗎?隨便就能放人進來?」突然,余珉眉頭一皺,「你不會又打著我的旗號,在這裡亂玩吧?」

孟莜沫心裡那叫一個無語,「你的旗號能值幾個錢?」

余珉正要說,就見一位禮儀小姐走了過來,立即握著孟雨薇的手走了出去,問向禮儀小姐,「小姐,這個女人是不是在這裡闖了禍?」

禮儀小姐標準試的對三人都笑了笑,才回答余珉的問話:「孟小姐並沒有闖禍。」

余珉有些不相信,又問:「那她是不是打著我的名號混進來的?」

「並不是。」

「那她是怎麼混進來的?」

「這是客人隱私,抱歉,我不能透露。」

余珉俊朗的臉上兩道長眉豎起,看著孟莜沫的目光帶著一抹審視。

這時,禮儀小姐雙手遞上一個手機,「孟小姐,您的手機掉到花圃裡面了,還有陸先生讓我給您帶一句話,他不急著要答案,您什麼時候同意了,隨時告訴他就是。」

孟莜沫擦了把冷汗,接過手機,「謝謝,我知道了。」

余珉聞言,立馬聽到了訊息,問道:「陸先生是誰?」

「抱歉,這是客人隱私。」

余珉冷冷一哼,看著孟莜沫的目光微微有些深意,「看來你這是傍上金主了?」

孟莜沫把手機放進包包里,笑眯眯地道:「是啊,大金主,比你厲害幾百倍呢,所以我不喜歡你了,你有多遠滾多遠吧。」

說著,孟莜沫大步朝外走去,背影透著瀟洒。

余珉氣的手緩緩攥緊,直到孟雨薇痛的吸了口涼氣,拍打著他的手背才回過神來。

「余哥哥,都捏疼我了。」孟雨薇鼓著腮幫子不滿的說道。

余珉立即捧起她的手輕輕吹著,「不好意思,剛剛是被那個女人氣的。」

「真是的,榜上金主也就算了,還在我們面前顯擺炫耀,不就是余哥哥甩了她嘛,至於這麼眥睚必報嗎?回去我要讓我爸爸好好教訓她一下,竟然瞞著爸爸傍金主。」孟雨薇不開心的嘟囔著。

余珉眼睛微微眯了眯,突然問道:「你大姐的婚事進展如何了?」

「還能如何,龍頭看不上她,退婚了。我媽還打算把我二姐嫁過去呢,這幾天二姐在家裡鬧事,還好我有餘哥哥。」

……

此時的五樓,沈子軒焦躁的來回走著。

看得出來他也細心打扮了一下,一身藍色手工西服,頭髮也做了造型,非常的帥氣和陽光。

手上捏著手機,糾結的不行,卻又不敢打電話詢問情況。

心裡,臉上,都滿是緊張和期待。

突然,一陣腳步聲轉來,沈子軒立即看向自己的衣著,覺得沒問題了才坐上自己的位置,表情微微緊繃。

結果,本以為出現的會是孟莜沫,卻不想是小包子一蹦一跳的跑了過去。

小包子跑近后,不顧沈子軒的奇怪目光,四肢並用的爬上高椅,小手指捻起桌上蛋糕里的小草莓,另一隻手取出了鑽戒。

「包砸,你要幹嘛啊!趕緊給我放回去,小沫沫快到了。」

小包子無奈的聳了聳肩,「表白失敗了,因為媽咪不會來了。」

「什麼?」沈子軒驚的跳了起來,「怎麼可能?你打的電話,她怎麼可能不來?」

「是啊,我打的電話啊,但是媽咪就是來不成了,失敗了失敗了,走吧,我們回去吧。」一邊說著,一邊拽著一臉懵逼的沈子軒。

沈子軒還是不敢相信,「不可能,我都這麼悉心布置了,她怎麼可能不來?」

小包子看著面前蹩腳的布置,嘴角扯了扯,說道:「子軒叔叔,我覺得你還是去六樓看看吧,那才叫布置,你這算什麼啊?」

沈子軒一臉陰霾,「什麼意思?」

小包子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看來情商低是硬傷啊,男人情商低註定追不到女人了。」

「……」沈子軒默了一會,立即撥通孟莜沫的電話。

電話一通,帶有極深怨念的聲音就問道:「小沫沫,你去哪了,怎麼還不來玫瑰莊園?」

孟莜沫頓了頓,才滿含抱歉的話語道:「不好意思啊,我來不了了,你那什麼忙我也幫不上了,下次再說吧,下次我一定鼎力相助。」

「還有下一次?你知不知道這一次我找你來是幹什麼的?」沈子軒氣的差點摔了手機。

「哎呀,不就一個小忙嘛,幫不幫都無所謂啦,下次吧下次吧,我還有事先掛了啊。」

掛斷電話后,沈子軒無比氣餒的坐在了地上,一張臉鬱悶的不行。

看著小包子眨著水濛濛的大眼,怨念極深地道:「小沫沫知不知道這裡有多難包樓啊?我好不容易包下一層樓,就這麼被她錯過了,哎呀,哎呀!哎呀我這個氣啊!」

小包子走上前,輕輕拍著沈子軒的肩膀道:「子軒叔叔,其實你和媽咪做好基友也非常好啊,好閨蜜?好男顏?好哥們?這麼多選擇,你為啥非要和媽咪做情侶呢?」

沈子軒發牢騷的抓著頭髮,「你個小破孩,懂個屁。」

「好,我不懂,反正我不幫你追我媽咪了。」

沈子軒一愣,一秒認慫,「包子,我錯了,我才是小破孩,你給我說說下一步該咋辦好不好?」

小包子傲嬌的仰起小下巴,「媽咪說了,做人要說話算話。」

媽咪也說了,擇優選擇。對不起了子軒叔叔,你雖然很優秀,但是呢,媽咪需要情商高的人保護哦,你情商實在是太低了……

小包子心裡道著歉,小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沈子軒的腦袋,如安撫一隻受傷的小寵物。

過了會,見子軒叔叔還鬱悶的不行,小包子又道:「沒關係啦,等你以後遇到喜歡的女孩,我一定幫你追到手。」

「可是我喜歡的女孩就是你媽咪啊。」

「但是我也說過啊,機會只有一次,你已經錯過了。」

「……」 「第二種方法……」莫雷沉吟了一下,便問:「是什麼?」

c.c輕笑了一聲,卻沒有直接回答莫雷的話,而是說:「其實呢,莫雷,你成為code持有者沒多久,現在這樣子,已經勉強合格了。但是做為我的搭檔,卻還是不夠吶。

「你太不善於捕捉信息,我剛才說的話裡面,其實已經提到過第二種方法,而且你也已經付諸實踐了,卻還要我再來解答么?」

「呃……啊?」

莫雷愣了一下,隨即才反應過來,c.c所說的第二種方法,原來就是用強。

他使用令咒把羽川翼的障貓人格喚醒,然後藉助黑羽川的力量把我妻由乃捆綁起來,這樣子用強,自然就是付諸實踐了。

「原來是這樣。」他吐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只是可惜了,令咒只有三個,這次怕要全部費完了。」

「你是在想,或許那時候再嘗試召喚人物,能幫你解決這件事?」c.c又是一聲輕笑,在code頻道里說:「這樣子啊,是完全不可能的。」

「為什麼?」莫雷皺了皺眉。

「看來你只注重研究了魔法師境界以下的召喚師常識,等級以上的,卻沒有多加留心呢。」c.c只是這樣說了一句,卻沒有回答莫雷的問題。

莫雷撇了撇嘴,沒有說話,算是默認。當初在柏克達拉索城,他實在太迫切地想要達到魔法師的境界,以召喚出第三個人物來,應對當時的危急,為此他努力地研究如何將實力提升的魔法師境界的方法。自然,這些方法只可能是應對魔法學徒的,魔法師境界的一些理論知識,便被他先選擇性地忽略了。

幸好他身邊還跟著一個以對一切都無所謂的心態來看書的c.c,現在卻正好充當了他的移動書庫。

他就這麼沉默著,聽c.c繼續說:「就和你記憶里那些rpg遊戲一樣,人物的升級是從簡單速度到困難漫長的一個過程,一到十級可以很容易地不用多長時間就提升上來,而到了三十級四十級,那時候提升一個等級,便會消耗前十級多少倍的時間。

「而升級帶來的實力漲幅,在這個世界里,從前期到後期,完全是呈指數增長的。越到後來,提升一個等級所增長的實力,便更多上許多。魔法師的實力提升路途比之魔法學徒時,要難了不少,而且境界間的特徵劃分,也更為明顯。初入魔法師境界的你,就算再怎樣天資卓著,也最多智能召喚三個……嗯,來。那個雙重人格的少女,也只是伊莉雅的咒語召喚來的,你只是不明不白地佔了個便宜,讓她成了你的英靈。」

「這樣么……」莫雷腦子裡閃過黑羽川「喵哈哈哈」神爪狂笑的模樣,忍不住低頭捂臉。

……這傢伙,哪裡像個英靈?

c.c卻不打算回答莫雷這個疑問,只是繼續將她要說的話所完,又就剛才的話下了總結,她說:「而且你的召喚術在這個世界上完全就是特例,像是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召喚出來的人物都是不確定的,而且性格特意,如果不出意外,都不會把你的話太當回事。

「所以呢,你選擇使用令咒,把那個羽川翼的障貓人格喚出來,其實是唯一的方法。至於令咒,你其實可以保留最後一個,讓羽川翼的主體人格不被喚醒就可以了。」

「這樣怎麼行?」莫雷頹廢地捶了捶腦袋,「那隻貓在這一方面也算是偏執的,我已經答應了她把羽川翼喚醒,如果做不到的話,怕是會被她的貓爪撕了玩。嗯……她或許會認為撕了我進行一番破壞能有效地幫助羽川翼紓解壓力,讓羽川翼早日醒來……也說不定。」

他深吸口氣,又氣哼哼地說:「還有,你給我解釋一下,不把我的話太當回事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吶。」c.c又是一聲輕笑。這在她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但現在卻不知道怎麼回事,她時常發出輕笑,令莫雷總是有些不習慣。

就聽她說:「其實啊,莫雷,你把第三個令咒也用了,也沒什麼事的。」

「怎麼說?」莫雷皺了皺眉頭,有些想不通。

就聽c.c說道:「在這個世界里,將實力層次以十個等級一大級,三個等級一小級分開。你現在需要的是努力修鍊,在達到三級魔法師境界時,就能夠進行第四次召喚。」

「可是你不是說我召喚出來的人物不定,很不保險么?」莫雷眉頭皺得更緊了些。

「是啊。」c.c回答。

「那為什麼……」

「我是讓你撞大運嘍。」c.c說道:「身為召喚師,你的實力就在你召喚出來的人身上。而你呢,現在的目標又是要回到紫荊花帝國,將你姐姐蘭尼的父親留下來的玫瑰酒吧重新入手,單以你現在召喚出來的人物,足夠應對你在紫荊花帝國的大敵阿倫公爵么?」

莫雷搖了搖頭,眉頭鎖起,卻才想起自己這裡搖頭,code頻道另一頭的c.c卻看不到。

c.c又說:「而且羽川翼的那個障貓人格是為了破壞而存在的,你覺得讓她以這樣子的狀態跟在你身邊,不會給你捅下簍子么?」

「那你還給我提議不用喚醒羽川翼的正體人格。」莫雷頭冒黑線,眼角跳了跳。

「只是逗你玩而已。」c.c輕笑。

莫雷沉默,臉色有些發黑。

「所以呢,你最終還是得再召喚。」c.c說道:「以目前在這個克倫威爾城的狀況,你並沒有什麼大敵,平時有些困難,我妻由乃就足夠應付了,還不需要用到那個障貓人格的羽川翼。」

「問題是以現在的狀況,由乃比那隻貓還要不穩定。」莫雷轉頭往我妻由乃那個房間看了看,有些心煩。

「對付那個對你痴心一片的怪女孩么,很簡單吶。」c.c輕笑說:「就像你昨天晚上……嗯,按你的說法,是說吃……就像你昨晚吃了蘭尼一樣,吃了她就可以了。」

「喂!」莫雷趕忙喝止c.c,恨恨地說:「你能不別啥也看啊。」

「我也沒辦法啊。」c.c如是回答,淡然的語氣里卻沒有一絲無奈,「觀看你的記憶之前我也不值得是什麼內容。」

「……」

「對付我妻由乃,這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c.c見莫雷不說話,便又說:「按照你記憶力的資料,這個女孩在和心愛的人交流這一方面的話題時,智商會急劇下降。你只需要再以一些假話把她安撫住了,就一切都好說。」

「……」

「好了,我就說這麼多了,你要怎麼做,你自己選擇。」c.c說完了話,然後以一句祝福語結束了這場code無線電里的交流——

「還有,祝你像昨天晚上一樣玩得愉快。」 雖然一堆斧頭已經被清理到了莫雷房間里,而打鬥時被撞開的東西也都物歸原地,但客廳里到處都有斧頭留下來的傷痕,有深深鑿下去的斧形坑洞,有或深或淺或長或短的划痕,有的交叉有的重疊甚至有的玩了個九曲十八彎,形狀千奇百怪,慘不忍睹。

莫雷瞧著客廳,有些頭疼地撓了撓腦袋,最終決定先不去想了。這件事情又沒法瞞過蘭尼,在收拾好客廳以前,先拒絕外人來訪就是了。

那麼現在的困難就是,怎麼樣來緩解我妻有奶的情緒,讓她從這種黑化狀態中脫離出來。

他在客廳里的椅子上坐了小半天,揉著太陽穴尋思,忽然聽到我妻由乃的房間里黑羽川的聲音高高響起。

「喵哈,人類,喵有想到你這喵小,就這喵會騙喵。你不要想啦,人類,你的計謀連我都能識破,真是太笨啦喵,喵哈!哈!哈!」

「笨蛋貓!」

伊莉雅的聲音夾雜在黑羽川的笑聲里,聽得不怎麼清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