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一說,頓時就把火燒了起來,下面的人看向沐柔的眼神也從開始的好奇慢慢變為不屑。他們這些人都沒有區別,沐柔認為剛才那位公子不配欣賞她的舞姿,豈不是也在說他們不配。不就是個青-樓女子罷了,裝什麼清高。

人在憤怒的時候往往會忘記很多東西,比如眼前這個青-樓女子即將成為天機宮當家大夫人的事實。

「算了算了,沐姑娘既然這般為難,倒顯得是在下的不是了。」莫顏擺擺手,無比遺憾的樣子,轉身就要離去。

在這裡的也都不傻子,見機行事倒是會了個十成十,於是眾人起鬨道:「走吧走吧,今日這清風樓看來是不歡迎咱們咯。」

沐柔臉上的神色一變再變,貝齒輕咬,一字一句道:「站住!」

眾人聞聲頓步,不解地看向她。

不愧是演戲能手,美麗的臉上瞬間堆起笑容道:「沐柔豈是那等不識抬舉之人,大家喜歡小女子的舞步那是抬舉我,高興都還來不及怎麼會有其他想法。」

她知道,今日若是讓這些人走了,那她自命清高、裝腔作勢的名聲明日就會傳遍亂域,到時候不止她自己淪為笑柄,清風樓甚至天機宮都會跟著遭殃。

無論哪種後果,都是她承受不了的。

咬牙忍住心中的怒火,有種揮之不去的屈辱感。

「那在下就靜觀沐姑娘風姿了,來人啊,把最好的酒最貴的菜都擺上來,本公子今日要慶祝!」至於要慶祝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沐柔的舞的確好看,莫大美人一邊享用美酒佳肴,一邊欣賞沒人起舞,好不逍遙自在,還不忘問問旁邊看得津津有味的小夢:「怎麼樣,我說這是個好地方沒錯吧?你現在看到的這個跳舞的美人,可是亂域數一數二的美女。」

「哼,也就跳舞跳得還不錯,美色嘛,比起我家姐姐來差遠了。」小夢傲嬌道,聲音不小,頓時引得周圍的人側目,紛紛朝這邊看過來。

莫顏無語,她終於知道了什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過有人卻忍不住了:「小公子,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在亂域,除了醉春樓那位霓裳姑娘,比得上這位沐姑娘的人可還沒有。」

另外一人不贊同道:「這位兄台,你這話可就說錯了,天機宮以前那位四小姐比起霓裳姑娘來還差了不成?」

有人附和了:「對對對,我當初有幸見得四小姐一面,雖不及霓裳姑娘粉面桃花媚態橫生,但論起氣質來,四小姐清決淡然、容貌傾城,誰更勝一籌還真難說。」

「得了吧,人家四小姐什麼身份,也就夠咱看一眼的份兒……」

莫顏聽著他們議論紛紛,不由有些好笑。

視線轉移到台上去,清楚地看到沐柔舞動的身姿一頓,臉色難看了幾分。心下瞭然,她定是聽到這邊的談論了。

一曲舞畢,掌聲四起,沐柔笑意盈盈道:「各位,沐柔雖然今日離了這清風樓,但還望大家念在往日情誼上多多照顧清風樓的生意。」

「那是自然,沐姑娘放心便是……」

淡淡地看著沐柔與這些人虛與委蛇,莫顏心下不屑:往日情分?開玩笑,在這些人眼裡情分算什麼,要是沒有個像樣的人頂住招牌,這些人絕對跑得比兔子還快。

吃飽喝足的莫大美人心情不錯,好戲已經看完,帶著同樣興緻勃勃的男裝小夢出了清風樓的大門。滿不在乎地瞥了眼身後的尾巴,繼續大搖大擺走在大街上。

「莫姐姐,這些人真笨,還以為咱們看不見呢。」小夢撇撇嘴不屑道:「山主哥哥果然說得沒錯,漂亮的女人-大都心狠手辣,不過這點把戲也太小看我們了,莫姐姐你不用出手交給小夢來。」

驚訝地看著她,從沒見過小夢出手,只是聽邱覓無意中提起過小夢的天賦比起她哥哥華垣還要更甚。

但是在看到小夢徒手將跟蹤的幾個大漢直接提起來轉圈扔出去的時候,她還是被震住了,嘴巴張的大大的,好久才回過神來。

想看怪物一樣看著她,久久不能接受這個現實,腦海中瞬間浮現幾個大字「暴力小蘿莉!」

小夢不好意思地看了目瞪口呆的莫顏一眼,臉紅道:「小夢從小力氣就比一般人稍微大點兒,莫姐姐會不會不喜歡我了。」

您這兒哪兒是比一般人-大啊,簡直就是力拔山兮氣蓋世!

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我覺得小夢很可愛。」她可不想無意間傷害了人家幼小的心靈,而且不知怎的,想到小夢對邱覓說的那些話,突然有種會有好戲看的感覺。

「我們快回去吧,不然等會兒被你山主哥哥發現了又要訓話,咱們之前怎麼說好的,你可別露馬腳啊。」莫顏悄聲道。

「莫姐姐放心吧,我不會出賣你的。」小夢連忙作保證道。

「有眼見,咱們翻牆進去。」莫顏滿意地看著她,孺子可教也。

終身一躍輕輕鬆鬆跳過牆頭,小夢緊隨而上,一大一小四處張望,沒人,莫顏拍了拍胸脯,暗道:幸好!

雖然她不怕邱覓,但是帶小夢去清風樓這種地方總歸有點心虛,她可不想被人說誤人子弟,額……可能已經不需要她來誤了。

「你們在幹什麼?」背後傳來一道淡淡的聲音,突然感覺涼嗖嗖的。

莫顏身子一僵,緩緩轉過身去,看著一臉高深莫測的邱覓欲哭無淚,乾咳兩聲訕訕道:「咳咳……今天天氣不錯,二哥你也出來散步啊,好巧。」

她發誓,這輩子都沒這麼心虛過,想到這裡,莫大美人瞬間不幹了。她憑什麼心虛,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挺直腰板,突然來了底氣。輸人不輸陣,想讓她怯場,沒門兒!

ps:最後一更,還好沒食言,嚇死寶寶了~

… 俞淺本能地心底發顫,唯一的念頭就是奪門而出。

可這人看起來好像很不好惹的樣子……而且盛姐姐也沒個消息,他不好走。

項瑾瑤伸手去解右手的腕錶,抬眸掃了一眼面前的小羊羔,「過來。」

俞淺安慰自己,這人沒有上次那個變態那麼猥瑣下流,應該不會有事的……

可偏偏,他就是邁不開腳。

「我的姐姐……在這裡嗎?」他試探性地問道。

「你的姐姐?」項瑾瑤嗤笑,「怎麼,王浩還教你們玩這些?」

一個不夠,要姐弟兩一起?

「王浩?」俞淺蹙眉,「不……我不是……」

話未完,男人卻已經起身走到了他的面前,抬手從腦後撫上他的後頸,「抬頭,看著我。」

俞淺條件反射地給他來了個抬頭挺胸。

不得不說,面前這個男人的眉宇英挺,輪廓深邃,比那個變態好看太多。

可偏偏他們的本質是一樣的……


「把姐姐還給我!」俞淺雖怕,卻還是幾乎炸毛地狠狠地瞪著他。

盛星闌吃過太多苦了,少年從似曾相識的過往裡找到了一點同病相憐的情愫,他是將她看做親人的。

「還給你?」項瑾瑤冷笑,「我對你姐姐沒興趣,不過你要是可以……城東那塊地我可以考慮給王浩。」

俞淺讀懂了他眼底的意思,只覺得那股惡寒凍結了他渾身的血液。

「放開我……」

他推著男人的胸口,控制不住地渾身發抖。

「我不玩欲擒故縱那一套。」項瑾瑤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惡劣地湊到他耳畔低語,「你聽話點,不會受傷。」

俞淺腦子一空,低頭就狠狠地咬上了男人的手腕。

發狠地咬,直到齒間有一股血腥味。

他只感覺脖子一勒,隨後整個人都被項瑾瑤拎了起來扔到了床邊。

俞淺在地上滾了兩圈,捂著自己的脖子咳嗽。

項瑾瑤眸色極沉,冷森森地看著地上的人,「你想死?」

俞淺咬牙切齒,「我寧可死也不給你們這些敗類當玩物!」

他踉蹌著跑起來去開門,卻發現門已經被反鎖了,無路可退。

俞淺冷笑了一下,朝著隔壁的牆一頭撞了過去。

項瑾瑤站在原地,漠然地看著面前少年的自虐行為,聲響之後,他便沒了動靜躺在地上。

男人蹙眉,走到俞淺面前,卻發現他的額前只有一個血口子,汩汩地往外冒血。

逢時,項濂推開了房門,帶著不太清醒的盛星闌在門前。

盛星闌臉色緋紅,隱忍地緊咬著嘴唇。

他微微愕然地看著手腕流血的男人跟躺在地上的小朋友……

「項爺,您……玩得這麼激烈?」

項瑾瑤冷笑,「把她給我放裡面,讓霍南霆那戲子過來求我。」

他點頭,「是。」

項濂叫了私人醫生,項瑾瑤的身子比誰都矜貴,可偏偏項爺他自己從來不愛惜,每次都得麻煩他們這些當手下的。

他抬手,發完信息之後撥通了奕謙的電話。

「奕先生,你們宋臨小姐在項爺手上,請他過來認領一下。」 「不巧,我看見有人鬼鬼祟祟翻牆進來,還以為家裡來賊了呢。」邱覓略有深意地看著她道。

「那二哥眼花了,我們肯定不是賊。」莫顏一副鄙視他的眼神,彷彿在說:你那什麼眼神,有我們這樣的賊么?

邱覓無語,看著一臉耍定無賴的莫顏,什麼話都被堵住了。

「你們既然不是賊,怎麼今日有雅興放著好好的大門不走反倒翻牆而入?」

「二哥你也說了,今日我們興緻不錯嘛,我帶小夢練練身手。」莫顏厚著臉皮道,還默默給小夢使了個眼色。

「沒錯,莫姐姐帶我練身手。」小夢準確無誤地接收到她傳出來的信號,挺直腰板仰視邱覓,沒有半點害怕的樣子。

拿這一大一小沒轍,邱覓突然有種挫敗感:「一整天都不見你們的蹤跡,難不成也是練身手去了?」

「就是,今天還被好多人跟蹤,不過沒關係,我把他們都打回去了。」

莫顏緋腹:就您小人家那暴力值,今後誰還敢不長眼的跟蹤。

「跟蹤?」邱覓看向一旁嘴角抽動的莫顏,疑惑道。

接收到邱覓眼裡的疑問,臉上的笑意消失,淡淡道:「是沐柔。」

「她怎麼會跟蹤你們,以你的謹慎不可能讓她發現身份才對。」邱覓更不明白了。

被他這麼一說,反倒不知該怎麼解釋好,難道告訴他自己帶著小夢去了青-樓,還順道讓人家出了個丑?

見她表情不對,丘二當家突然想到什麼道:「我記得,今日是沐柔離開清風樓恢復自由身的日子。」

暗道糟糕,果然被他猜中了!

「不要告訴我,四妹你居然帶著小夢去逛青-樓,嗯?」邱覓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個音調,不敢相信。

「咳咳……這個。」她承認,自己心虛了,小夢身體特殊,看上去完全就是個小孩子,帶著小孩兒逛青-樓這種事情,好像的確不太厚道。

「去了又怎麼樣,你和我哥哥都能去為什麼我不能去,我偏要去,你們不帶我去還不準莫姐姐帶我去,憑什麼?」莫顏還沒說什麼,站在旁邊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小夢突然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們不要老拿我當十歲的小孩子看,你和哥哥一樣,從來都沒考慮過我的感受,一廂情願地替我做所有決定。」

沉默,莫顏看著小夢跑開的背影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滋味,她見到的小夢,一直都是偽裝成十歲的小孩子心態,或許是為了和外形看起來不那麼突兀,或許是為了保護自己,但她知道,一個人這麼不斷對自己催眠並是件容易的事情。

十五歲的小女孩,她承受得太多。

邱覓沒有說話,應該是被小夢的話震住了。

過了好久才緩緩道:「我是不是做錯了?」這話是問莫顏的。

莫顏從沒見過邱覓這個樣子,在她眼裡,就算天塌於眼前邱覓也能從容以對,並且同時計算著怎麼把損失降到低。但現在這副模樣,像個失敗者,第一次對自己的決定產生懷疑。

嘆了口氣道:「對錯哪能分得清。」

「分不清?」

「沒錯,如小夢說的,你們雖然替她做出太多決定從未考慮過她的感受,但是也正因如此,你們將她保護得很好不是嗎?不過二哥,她現在長大了。」莫顏看了沉思的邱覓一眼,淡淡道。

長大了,這三個字盤旋在邱覓的腦海,久久沉思。

良久,邱覓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這段時間,就讓小夢跟著你吧。」

並不驚訝他的話,莫顏無奈摸摸鼻子,她倒不是嫌棄麻煩,只是自己獨來獨往的慣了,突然知道後面要有個小跟屁蟲感覺有點怪異。

不過很快她就完全忘記現在心裡的那點彆扭了,因為她發現小夢實在太對自己的胃口了,用邱覓的話來說就是臭味相投,莫大美人自然不干他這種說法,美其名曰志同道合!

她發現,向來心機深沉把所有人都算計進去的丘二當家,竟然獨獨對小夢束手無策。還有就是,小夢那身怪力實在太好用了有木有!簡直就是清除各路蒼蠅的良藥,藥到病除。

於是,跟著邱覓來的九歲山屬下們天天就能見到這麼一道奇景,四小姐和小夢每天清晨必是男裝出門,不到傍晚不歸家,偏偏每次回來都能被山主捉個正著。更誇張的是,向來說一不二無所不能的山主,在這二人面前每次都是被逼得無話可說的地步。

看到自家二哥吃虧,莫大美人絲毫沒有同情的覺悟,反倒心情不錯,所以每天帶著小夢往外跑,樂不思蜀。

這段日子也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實,那就是小夢的實力,居然跟她比都不相上下。要知道她現在的實力比起半年前絕對是天壤之別,而小夢才十五歲啊,十五歲!

當然,要真戰鬥起來小夢不是莫顏的對手,一來是戰鬥經驗,二來也是因為她身體原因,無法對自己的力量運用自如,不過就算如此她也能在亂域橫著走了,凡是有點名氣的高手仗著自己的身份和面子都不會為難個小姑娘。

書房裡,邱覓臉上看不清任何情緒。

許久沒被他叫進書房,莫顏心中已然有了猜測,直接問道:「三哥的事有消息了?」

邱覓點點頭。

自從收到那封信,從九歲山來主城,一直都在靜觀其變。她知道,既然邱盛布了這個局,早晚會有所動作。

「他打算怎麼班?」問話的是莫顏,既然邱覓把她叫來,肯定是邱盛那邊有動作了。

「三日之後,他要公開審訊三弟。」臉色很難看,他實在沒想到邱盛竟然狠心做到這個地步,這樣一來,無論結果如何,邱髯的名聲怕是毀了。

莫顏的臉上也帶了幾分寒意,邱盛這般做法,不可謂不毒,當真是狗急跳牆。這明擺著就是在逼她和邱覓現身,想要除之而後快,只可惜他的如意算盤這次怕是打不想了,不過三哥……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