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蘇寧詫異的不是管家襲擊了他,而是管家現在的狀態。雖然已經四分五裂,但是管家剛剛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十分的驚訝。

他依稀記得,管家不過高山境的實力,可是剛剛他的速度不亞於化靈。而且,剛剛那雙目空洞,手舞足蹈的樣子,讓他不由得想起了一個名詞——

喪屍。

「媽的,事情大條了。」

蘇寧揉了揉還不太清醒的腦袋,呼喚了系統,可是竟然沒有反應。這是繼上一次雷劫之後,蘇寧又一次聯繫不上系統。

「嘶……嘶……嘶……」

又一陣詭異的聲音傳來,蘇寧警惕萬分,這種聲音一般只有他最噁心的生物,蛇才能夠發出這樣的聲音來。

「哼,早特么等著你了!」

一道黑影再度襲來,蘇寧渾身散發著聖光。

「天地山青,道法無常,乾坤劍法,邪魔退散,退散,退散!」

哼唱著騷豬之歌,蘇寧輕而易舉的將黑影擒拿,他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沒有出乎發意料,是他府上的丫鬟。原本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竟然變得攻擊性十足。

「嗷嗚!」

「卧槽,還想咬我?」

蘇寧一拳將她的搗碎,掏出一捆繩子將她綁的像個粽子一樣。現在可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時候。蘇寧可是看過喪屍片的,被抓一下或者被咬一口可都是要感染喪屍病毒的!會變成喪屍的!

雖然他現在並不能確定這就是喪屍,因為這些怪物,就姑且稱他們為怪物吧。這些怪物似乎智力驚人,不僅會埋伏,同時也會聲東擊西。剛剛的這道黑影就是在與人配合之下攻擊蘇寧的。

這並不符合喪屍的設定啊!一般的喪屍不都是行動遲緩,漫無目的的遊走,只有聞到人的氣味的時候才會暴躁,才會攻擊的嗎!等到逐漸進化之後,他們才會變得有些智力的啊!為什麼我碰到的喪屍一上來就這麼的恐怖啊!要是這樣喪屍出現在地球上,還不分分鐘統治地球,還有個屁的末世英雄。

「嗯?」

蘇寧在丫鬟的額頭上發現了一朵花的紋身,不,似乎不是紋身,彷彿是從身體中長出來一般。

「喔,黑玫瑰?」

蘇寧從管家的額頭上也發現了這樣的印記,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每個這樣的怪物都有這樣的印記。

畢竟,現在他的獵物就只有這兩個。

「嗯?」

蘇寧豎耳傾聽,一陣地動山搖的感覺襲來。

「媽的,只恨自己沒有長翅膀啊!」

蘇寧嗖嗖嗖的竄上房頂,看著眼前的一切,默然無語。

「媽的,究竟發生了什麼啊!」

黑暗中,一隻紀律嚴明的部隊正在向城中快速行軍,軍旗上大夏二字在風中搖曳。只是,這些原本應該血氣衝天的將士們,身上卻散發著一股令人恐懼的死氣。

而且,無一例外。每名將士的額頭上均有著一朵黑色玫瑰印記,在黑暗中,嬌艷動人,妖艷異常。 蘇寧跳下房頂,一手將正在掙扎的丫鬟擊斃,沉默不語。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壓根就沒有給他反應的時間。他只不過是喝了個小酒,睡了個小覺,怎麼一覺醒來天下就變了呢!這天底下彷彿沒有任何人的蹤跡,只剩下他自己一般。

神之任性 或許,有人還活著,但是他還沒偶遇出現。雖然這一切都很令人詫異,不過這也倒是符合喪屍的標準,末世文不都是這樣嗎,一覺醒來,發現世界已經大變。

可是,這沒有理由的啊!我們這不是末世文啊!我們的賺錢計劃還沒有拓展到整個世界啊!只是征服了周圍幾個國家算得了什麼!我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衝出星球,走向宇宙!

咳咳咳,扯遠了。蘇寧觀察到這些人雖然像是喪屍,但是與喪屍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異,蘇寧能夠感受得到,他們似乎在進行一場非常殘酷的蛻變。

或許,在沒有了普通人之後,他們便會自相殘殺。

「嘻嘻,小傢伙,我終於找到你了。」

一聲妖嬈的女人的聲音傳來,蘇寧精神緊繃,渾身的肌肉爆炸般的湧起。

「嘻嘻,不要這麼緊張嘛,我的寶貝兒。」

詭異的聲音再度傳來,蘇寧的神識探查已經到了極限,可是依舊沒有絲毫的動靜。

「誰?」蘇寧漸漸地冷靜下來,這種情況下,急躁是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的。

「我?」

身處黑暗的聲音似乎有些迷茫,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蘇寧的聲音有些緩和,只要她以這樣的狀態再說一句,他便能鎖定她的位置。

「余妤,我叫余妤。」

「魚魚?」

蘇寧雖然有些好奇,但是現在不是好奇的時候。穩定心神,心中忽然明朗。

「找到你了!」

「轟!」

一陣破碎虛空的猛烈攻擊,被掩蓋的虛空硬生生的被蘇寧撕裂了一道口子。

「呵,狡猾的小傢伙,我喜歡上你了呢。」

虛空中,一道身著紫衣的冷艷女子帶著嬌笑現出了身形,婀娜多姿。蘇寧沒有功夫理會這個冷艷的女子,更沒有時間欣賞這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妙曼身材。

「你何時上過我,臭不要臉。」

蘇寧故作輕鬆,但實際上確實神經緊繃,他感受到了余妤身上那令人恐懼的實力,他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呵呵,牙尖嘴利,姐姐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小弟弟。」余妤忽然露出一絲煩惱,「怎麼辦,真的好喜歡你哦,真的好不捨得殺你呢。」

看著余妤臉上糾結的表情,蘇寧真想給她的那張臉上來上兩拳,若是能夠打過的話……

「你真的好有意思啊,雖然長得丑了點,實力差了點,也沒什麼錢,不過,姐姐我還是很喜歡你的呢!」

尼瑪,有你這樣夸人的?蘇寧差點被氣到吐血,不過也沒什麼辦法,誰讓自己技不如人呢。 永不沉沒的星艦 不行,要找機會撤。

死磕不是他的風格,他的風格是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啊!

「看,飛碟!」

「飛碟?」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余妤還是望向了蘇寧所指的地方。

「沒有東西呀,咦,不見了,狡猾的小傢伙。」

余妤掩嘴輕笑,身形微動,消失在了原地

「媽的,幸虧老子學習了行字秘,否則還真的跑不了。媽的,也不知道那個老女人什麼來歷,竟然比尊者帶來的壓迫感都強!」

「人家不是老女人哦,在背後討論女人的年齡可是很不禮貌的呢。」

就在蘇寧為自己的機智而感到慶幸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清晰的笑聲。抬頭一看,余妤正在他的上方好奇的盯著他。

「這……」

「你在這下水道里幹什麼呢,這裡有什麼好東西嗎?那你讓開一點,我也要下去。」

余妤忽然玩性大發,開心的像是一個孩子,一下子就跳到了蘇寧的身邊。

「你……」

乾枯的下水道雖然沒有異味,但是空間卻很是狹小。蘇寧原本想藉助著這下水道逃跑,人都已經跳下來了,可是……

「咕咚……」

蘇寧吞咽了一口口水,感受著身旁的妙曼女子身上傳出的香氣讓他有些心猿意馬。余妤似乎因為空間狹小的緣故,在那裡不停地扭動身軀,幾乎已經鑽到了蘇寧的懷中。凹凸有致的身材與蘇寧頻繁的接觸,在這一瞬間,蘇寧的臉羞得通紅。

「咦,什麼東西頂到我了?」

余妤感覺有東西正在頂著自己的小腹,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摸去。

「不是,我,我。欸,別動那裡,哦……」蘇寧緊張的阻止余妤的行動。

「呵呵,小弟弟,你不乖哦。」余妤調笑道。

降服狂暴大少爺 「我,沒有……」蘇寧的臉嬌羞的像是一個剛出嫁的大姑娘,紅的像顆大蘋果。

「嘻嘻嘻,小弟弟,你是不是想……」

感受著耳邊幽蘭的香氣,蘇寧都快要瘋了。這個女的究竟是個什麼人啊,怎麼這麼的,這麼的,哦……

「內個……」

「嗚!」

蘇寧的話還沒有說完,遠處便傳來一陣號角的聲音。

「真是討厭呢,小弟弟,姐姐要走嘍。」

余妤輕輕地在蘇寧的額頭上輕吻,雙手撫上蘇寧的胸膛。就在蘇寧心猿意馬之際……

「嘶!」

蘇寧只感覺自己的胸口撕裂一般的疼痛,胸口一片灼燒的熱感,讓蘇寧痛到癲狂。

「拜拜。」

余妤對著蘇寧一道飛吻,嫣然一笑,這一剎那,似乎日月為之陪襯,迷醉眾生。

「媽的,好疼!」

余妤走後良久,蘇寧從這下水道中爬出,扯開衣領,看到自己胸口上的那一株嬌艷的花朵,沉默良久。

曼珠沙華,又稱彼岸花,亦稱黃泉花。

「彼岸花嗎……」

蘇寧沉思良久,不是身往何處,待他醒來之際,身邊已經儘是「喪屍」。

「什麼情況?」

神情緊繃,準備一觸即發的蘇寧猛然感覺到身邊的「喪屍」彷彿沒有任何的敵意,甚至,隱隱約約中還有著一絲……

尊敬?

或者,恐懼?

「是因為這彼岸花嗎?」

蘇寧低頭看著自己胸口的彼岸花,再度沉默。 「叮叮噹,叮叮噹,鈴兒響叮噹……」

「喵了個咪的,這誰啊,一大早上起來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正在熟睡中的蘇寧被鈴聲驚醒,從枕頭下掏出手機,滑動了半天,這才發現,原來是鬧鈴響了。

睜開眼,發現自己依然是在床上,周圍並沒有什麼喪屍的存在。

「呼,原來是夢啊,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會有喪屍出現。」

心情大好的蘇寧準備洗個澡來緩解一下內心的波瀾,一定是昨天和皇上討論了太多關於喪屍的事情,這才在夢中夢到了喪屍吧。

蘇寧自嘲似得搖搖頭,脫光了衣服走進了浴室。

「還什麼彼岸花,我真是看多了,想象力太豐富了。對,沒錯,就是這個,我胸口上的這個和夢裡的一模一樣,真是太奇……」

在這一瞬間,蘇寧彷彿石化了一般。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蘇寧目瞪口呆。說好的是夢呢,坑爹啊!

「啊!老爺……」

蘇寧激動的衣服都沒穿跑出了卧室,引起丫鬟們的一陣驚呼。因為太過激動,蘇寧出門沒有穿衣服,這就有些尷尬了。

「老爺,您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管家……」

「啊?怎麼啦,老爺?」

「呃,沒事,沒事……」

蘇寧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轉身走回卧室。看著一如往常的管家,丫鬟,信號滿格的手機。這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的變化便是蘇寧的胸口,那多妖艷的彼岸花,在鏡子中散發著詭異。

「卧槽,什麼鬼東西。」

有那麼一瞬間,蘇寧彷彿看到了譏笑的余妤!蘇寧試著運轉靈力,發現沒有絲毫的影響。只不過,蘇寧隱約能夠感受到他胸口處聚集著龐大的靈力,似乎稍有不慎便能將他撐爆。

但是,除此之外,蘇寧沒有任何的感覺。他並不能調用這些靈力,這些靈力就像是闌尾,雖然沒用,但是也是身體的一部分。是

只不過,這個手術,蘇寧並不敢隨意的去做。蘇寧很怕這其中蘊含的龐大的靈力忽然爆炸,然後自己boom的一聲被炸成了碎片。

「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蘇寧頭疼的洗漱完畢,走上大街。大街上一片祥和,哪有夢中的那派死氣。

若是這個夢是假的,那他胸口的這個彼岸花該如何解釋。若是夢是真的,那這一切又作何解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