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現在的實力,念頭一動,豬肉就能變成臘肉。

質疑?沒關係,當著眾人的面做一次,誰又能看破端倪?

時間如流水,這天上午,陳宇去學院拿了畢業證,又開著車來到唐氏汽車店。


「小宇,你來就來了,還拿什麼東西?」慕容燕笑著招呼道。

「慕容阿姨,這是我做的臘肉和火腿,給你們嘗嘗。」陳宇說道。

「顏色真好看。」慕容燕贊道。

「都是用野豬肉做的。」陳宇說道。

「你來了。」唐詩笑著走了過來。

「我看你們也沒心情在這裡吃飯了,記得早點回來。」慕容燕說道。

「嗯。」二人點了點頭,結伴離開汽車店。

「去哪裡?」唐詩問道。

「你想去哪裡,我就陪你去哪裡。」陳宇說道。

「你來找我耍,還沒想好去哪裡?」唐詩白了他一眼。

「我這不是尊重你嗎?」陳宇狡辯道。

「我們去逛商城吧。」唐詩說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

二人來到西南府最大的商場,漫無目的地四處閑逛。

「那條裙子不錯,你去試試。」陳宇笑著說道。

「太貴了,還是算了吧。」唐詩看了看后說道。


「也是,裙子是外國人的牌子,我們去支持國產。」陳宇說道。

「切,買不起就買不起,還說什麼支持國產。」營業員范雅芝嘲笑道,說話不犯法,不管對方有沒有錢,譏諷一下有利無害,對方花錢買了,她就有提成了。

男人愛面子,喜歡在女人面前表現,心態如常人的陳宇也不例外。

「我們走吧。」唐詩拉了他一下。

陳宇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找人查了一下商場的老闆。

半個小時后,商場外面的一個茶樓之中。

「張老闆,你那個商場,多少錢?」陳宇說道。

「小兄弟想買我那個商場?」張瑞峰笑著問道。

「開個價吧。」陳宇說道。

「我那個商場總共八層,是西南府最大的商場……」張瑞峰說道。

「價格合適,我就買了,價格不合適,我就在你商場旁邊,弄個更大的商場。」陳宇說道。

「商場不是我一個人的。」張瑞峰皺著眉頭說道。

「你問一下另外幾個老闆,如果價格合適,我們現在就可以簽合同。」陳宇說道。

張瑞峰打了幾個電話,然後說道:「看在肖局長的份上,我也不要多了,十五億,如何?」

商場地下兩層,地上六層,地下有八萬平方米,地上有十二萬平方米。

商場日賺斗金,但張瑞峰他們欠了銀行不少錢,貸款利息都不是一個小數目,若能把商場以市場價格賣出去,還清銀行貸款之後,他們每個人還能分到一大筆錢。

這年代的房地產都是無本買賣,找關係弄塊地,隨便修個售樓中心,就可以預售房子……凡事有利有弊,一旦某個環節出了事,房產公司就會關門,老闆也只能跑路。

「沒問題,我們現在去簽合同。」陳宇說道。

由於沒有身份證,陳宇只好把商場掛在父親陳衛國的名下。

「陳兄弟,我有一個房地產公司,回報率超高,你要不要投點錢?」張瑞峰問道。

「我對房地產不感興趣,對賺錢也不怎麼感興趣。」陳宇搖了搖頭。

「那好,有空常聯繫。」張瑞峰說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轉身說道:「走,我們回商場。」

坐在副駕駛上,唐詩問道:「這樣做值嗎?」

「人爭一口氣,佛搶一炷香,商場又不會虧錢,把它買下來,既能賺錢又能出氣,像這種一舉兩得的事,何樂而不為?」陳宇說道。 「但是次元素在一定條件下也可以像主元素一樣使用出來,只不過效果只有主元素的一半而已,只有一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小藍故意強調了一下,也是在提醒夜曦,如果次元素有主元素一半的威力,那已經是極限了。

「那一般情況下應該沒人會去動用次元素的呀,那我還去學次元素控制,有什麼意義?」

「小曦,剛說完聰明你就變笨了,我剛剛不是說過嗎,每種元素都有自己代表的性格,主元素為主,次元素不斷影響,就造就了修鍊者現在的性格。」

「同樣,修鍊者本身的屬性也是,你認為單單一種水元素可能會有這麼強的攻擊和速度嗎?這都是因為你的風和雷在體內影響著水。現在你並沒能發揮出次元素的真正威力,如果能把次元素控制的和主元素一樣,那你的實力肯定會更強。」

「那,怎麼樣才能證明自己的次元素控制得很好了呢?還有就是要怎麼訓練呢?」

「我剛剛說,現在已經把你的主元素壓制到了和次元素一樣的程度,而我本身的防禦不變,也就是說,只要你能以現在的實力打破我的防禦,這個訓練就算成功了。」

「假設你現在的水元素就只有一半的能力,也就是五十;而風元素和雷元素最多也就只能發揮主元素一半的能力,同樣都是五十,但是水元素和其中一種元素完美配合在一起,威力絕對是大於一百的。不過要提醒你一點,元素屬性配合不是融合,不要想著能擁有新元素,最多也就是能增加新元素產生的幾率而已。」

夜曦點了點頭,已經上了岸,「明白了,那我是不是應該先研究一下怎麼控制風和雷呢?」

「不用!」小藍一口回絕了他的提案,「沒有多少時間讓你自己領悟了,而且你不是常常說實戰歷練人麽,就從實戰中領悟吧。」

「呃……這也行?」尷尬地看著小藍,但是小藍似乎並不想理會自己,已經站到了夜曦十米外的位置。

「小曦!你要好好加油咯,我要攻過來咯!」朝著這邊打了一聲招呼,無數水珠突然出現在了小藍的身周,就懸浮在空氣中。

「嘩」小手揮出的同時,無數水珠已經朝著夜曦席捲而來,大範圍的攻擊,已經是避無可避了。朝著頭頂瞥了一眼,同時催動體內的魔力,狠狠地朝天空躍去,躲開了水珠的衝擊。


但是在下一秒,水潭中兩道水舌激射而來。冷冷地瞥了一眼身下,自己控制水的能力已經被小藍壓制住了,所以在上空是沒有辦法動彈了。

右手成刀,緊盯著越來越近的水舌,揮斬而下。「啪啪」兩條水舌先後被夜曦打散成了水花。但小藍的攻擊並沒有結束,漂浮在空中的水花就像接受到命令一樣,朝著夜曦衝撞而來。「噼噼啪啪」地打在他的身上,身體在空中失去了平衡。

就在同時,倒飛的夜曦感覺到腳腕已經被水舌纏住,猛地一拽,迅速朝著地上墜去。「嘭」狠狠地砸在岸邊,已經陷入了土地中。

這也太狠了吧。心裡埋怨著,但因為岸邊的土地稍微軟一點,身體又有魔力防禦,所以並沒有感覺到劇痛。水舌依舊纏繞在腳上,緩緩將他拎出了地面,看樣子還要在砸第二輪。

見狀,夜曦弓起了腰,鎖定了身後的水舌,單手一揮狠狠地斬在水舌上,水花四濺,從束縛中掙脫。穩穩地落在地上,夜曦不敢停留,朝著側方撲去。下一秒,無數水珠打落在夜曦剛剛所在的位置。

這哪是訓練?這不是在要命么。夜曦看了不遠處的小藍一眼,小藍也正冷冷地看著自己。雖然不知道小藍為什麼要這麼認真,但是他總感覺在這之中肯定有什麼原因的,而這個原因,必須在打敗小藍后才能知道。

注意到身後水潭的異樣,身體連忙朝側邊跑去,一道道水柱朝著岸邊打了,追逐著夜曦。光是躲避和防禦完全不是辦法啊,這樣下去本來就不多的魔力很快就會耗光的。

冷冷瞥了一眼小藍的位置,夜曦在躲開一道水柱之後直直地朝她衝去。看著小藍身旁直衝而來的水蛇,不閃不避、猛地加速,與水蛇交錯而過,就在尾巴掃來的瞬間,朝著天空躍了上去。

就這樣飄浮在天空,看著四周濃厚的霧氣,夜曦感覺自己身體充滿了力量,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找到了那種感覺,那種控制魔力的感覺。

右手緊握,朝著小藍墜去,速度越來越快,「小藍!接招吧!」右拳狠狠揮出,兇狠地砸向小藍, 從零開始競選總統 。「啪」一道水牆出現在了小藍的上方,四目對視,夜曦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艱難,看樣子自己的攻擊已經威脅到她了。

但是下一秒,他就感覺自己的雙腳被牢牢地纏住了,猛地向後拽去。「嘭」再度砸入地上,身體已經痛得動不了了,身上僅剩的藍光緩緩消散,魔力已經耗光了。

「看樣子今天已經不能訓練了,好好休息吧,先把傷養好,明天繼續。」小藍的聲音很淡,淡得無情,說完之後就躺到在了一邊。

「哎。」嘆了口氣從地上爬起來,脫掉了已經破爛不堪的上衣,雖說叫自己休息,但是身上的壓制可依舊沒有解除,無奈地坐到生命之源中,泉水恢復體力和治癒傷口的效果的確不錯,只是短短一會兒,夜曦就感覺自己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就只能堅持這麼一會兒嗎?」獃獃地看著聖地上空,回憶起剛剛的情形,自己的右拳上竟然泛起了金光,還有自己躍到空中的高度也比平常高出很多,「已經進入節奏了嗎?看樣子很快就能結束這個訓練了。」

……

「風,靈動;雷,迅猛,這就是兩種屬性在身法上的區別;攻擊上,風則是千變萬化、無形無相;而雷卻是驚天撼地、氣勢磅礴,兩種屬性可以說是擁有完全相反的性質,所以,修鍊者如何運用就是成功的關鍵!」

「相同的開始,不同的結果,這才是契約者所要做的,創造出最適合自己的戰鬥方式,就能永無止境地進步下去。」

夜曦一邊閃躲著小藍全方位的攻擊,一邊又要聽她的所講的話,雖然心裡極其不平,但卻不敢漏聽一點點,這些信息對自己可是非常重要的。

訓練著自身魔力的使用方式,如何有效地利用體內的每一絲魔力,這就是夜曦所要完成的兩件事;至於用最少的魔力,發揮最大的威力,對於這一點,他開始有些不理解。

每次使用魔力的時候,魔力都會習慣地流向身體各個位置,雖然效果的確不錯,但是消耗太快了,也就這樣,在和小藍僵持了幾輪之後,就敗下陣來,不是輸在實力上,而是輸在魔力不夠用上。

怎麼控制,對於這個夜曦完全摸不著頭腦,小藍也只是撇下一句「靠自己參悟」就不理會自己了。雖然次元素的控制越來越熟練,但小藍似乎並沒有按照約定的那樣保持自己的實力,而是不斷將水的威力向上提高。

夜曦也是在猶豫,如果自己不能參悟出完美的控制方法,那這種修鍊到底何時是個頭啊。

「嘭嘭嘭」不斷跳竄在岸邊躲避著小藍水柱的攻擊,夜曦身上的藍色的光芒突然轉變成了青色,突然加速衝到了小藍的面前,身影一閃躲開了正面的攻擊,抬起了右手,身上的光芒轉變成了金色,狠狠朝著水牆砸去。

「噗通」水花四濺,夜曦成功落入了水潭中,魔力耗盡,今天又輸了。一個多月的對攻戰,夜曦完全落入下風;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身上的傷勢不斷加重,即使有生命之源恢復,傷勢還是沒能完全好。舊傷加新傷,這種感覺是他至今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想起前世那種神奇的恢復能力,心裡就覺得有些可惜。

「小曦。」看到夜曦獃滯地漂浮在水面上,小藍低聲呼喚了一聲,將他從失神中喚醒,「看樣子你已經失去鬥志了呢。」

看了眼岸邊的小藍,夜曦開始有些想不通,這段時間,小藍對自己越來越嚴厲,可以說就是在虐待自己。

攻擊重傷也就算了,還要用各種冷言冷語嘲諷自己,從前乖巧可愛的小天使模樣瞬間就變成了陰冷邪惡的小惡魔。

是不是睡覺睡的呀?心裡嘀咕著,緩緩從水潭裡站起來,無奈地撓撓後腦勺,乾笑起來,「沒有,只是有些想不通為什麼魔力消耗地那麼快,我真的有在好好控制的。」

「好好回想一下,其實你在不久前就做到過的。」小藍淡淡地說了一句,轉身就向一旁的草地走去,剛走兩步,似是想起了什麼,回頭重新看向了夜曦。

「這個修鍊階段過去后,我會給你一個小小的驚喜,是你一直想要找的,那個……」小藍在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沒有出聲,是用唇語表達的。

朝發愣的夜曦微微笑了笑,轉身離開,「好好努力吧,我知道你很想要那個。」

夜曦愣住了,看著小藍離開,一動不動站在水潭裡,心跳的速度越來越快,他很慶幸自己能讀懂唇語,因為剛剛小藍沒有出聲的那一段話就只有五個字。

——涵瑤的信息。

(周六、周日會有相應的爆發,請大大們支持~) 十幾億大漢紙幣,對別人來說是一筆巨款,但對陳宇而言,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人生在世,只要有那能力,誰不想我行我素?誰不想快意恩仇?

在外面吃了午飯,回到鴻宇商場,陳宇給商場的經理打了一個電話。

「你們是?」劉玉柱走了過來,神情疑惑的問道。

「看看這個。」陳宇把合同遞了過去。

劉玉柱看完合同之後,笑容滿面的叫道:「你是老闆?」

「不,老闆是我爸。」陳宇說道。

「見過小老闆。」劉玉柱笑著叫道。

「哭泣的租期還有多久?」陳宇問道。

「下個月到期。」劉玉柱說道。

「到期就不續簽合同了,讓哭泣、愛馬屎之類的外國品牌,全部給我滾蛋。」陳宇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