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自己那個孫女是求到人家頭上,還不清楚孫女或者孫女婿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才讓人家過來。

看那丫頭傲慢的樣子就知道人家絕對強勢,沒本事的也不敢過來呀。

陴粵合估如是想著,再不敢於語言上挑釁對方。

在阻止了自己身邊的人之後,又一次重複方才的話:「九個人,一個人以舉報者的身份把我們舉報了,這是我們的共同決定。」

「明白,犧牲四十三個人,而成全一人,那個人應該是打入了敵人的內部,對不?」娜拉莎跟著說道。

陴粵合估點頭承認。

娜拉莎又問:「你們現在有什麼想法?離開,還是繼續呆在這裡?」

「離開。」陴粵合估神態堅定地回答。

他想好了,舉報的人已經成功,即使自己等人跑掉,也和舉報的人無關,真要找責任人,找的應該也是負責關押的人。

「好吧,我暫時原諒了你剛才對我的冒犯,現在……我這人真是太善良了,你們要記得感激我哦,以後找你們辦事的時候你們不要推託,不然我會生氣的。」

娜拉莎盯著陴粵合估說道,她感知到了,對方沒有說實話,少說了一個人,還有一個人隱藏得更深。

她本可以揭露這個事情,但又將心比心,換成自己,似乎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出來。

如果對方真是那樣的人,自己反而不放心了,雙方剛剛接觸,指望對方把一切事情全部交代,明顯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是這樣,單勾?奈羅爾家族也就不是單勾?奈羅爾家族了。

「大家現在都聚集在我身邊,人太多了,我帶你們離開,會產生波動,我得壓制一下,瀆神者他們在這裡面還放了三十個帕爾帕蘭,我不想傷害她們,所以大家擠一擠,我控制範圍。」


娜拉莎向四十三個人招招手,對他們解釋下當前的情況。

孩子們看向大人。

大人中的三個人看向陴粵合估。

陴粵合估點點頭,他別無選擇,他連質疑的資格都沒有,對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當一群人圍攏在娜拉莎的身邊后,娜拉莎發動了靈魂傳送能力。

四十三個人恍惚間,眼前的景色變了,不再是潮濕、陰冷、昏暗的洞穴,而是一處明亮、輕鬆、開闊的大廳。

「咖瑪琳菲夫人,人我全帶來了,除了十個已經打入到敵人內部的成員。我們走了哦,去看看武器的製造,有時候有些話我不願意多說,你跟你的親人們好好好聊聊吧。」

娜拉莎把話點明了,她此刻不願意做一個政客,所以明明人家說九個人,她卻刻意說出十個的數字。

然後她和公孫慕容消失在餐廳當中。

四十三個人的突然出現,無論是比西萬邁斯,還是出現的人,相互之間都是大眼瞪小眼,他們並不認識,唯一認識的人是咖瑪琳菲。

但這個時候的她卻處在激動境況當中,她看著久違的祖父和祖母,看著自己的妹妹,還有自己的二伯,一時間只有因激動而顫抖的身體,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在雙方對眼的時候,瀆神者們卻亂了。

他們囚禁人的地方是很隱蔽的,沒有其他人會刻意詢問,凡是打聽消息的人全被他們監視著。

但娜拉莎壞呀,他把人帶走了,緊怕人家不在知道,於是她留下了一個同規則的炸彈,很大很大的炸彈,一個直徑有著一立方米的炸彈。

在轟鳴聲中,炸彈爆炸,不僅僅告訴瀆神者那裡發生了爆炸,而且還涉及到了一些非同尋常的人。(未完待續。。)

… 單勾?奈羅爾家族的星球上在爆炸發生后升起了一朵蘑菇雲,星球上面用來隱藏星球本身的儀器被毀壞,露出的星球的樣子。==x=

瀆神者安排在監獄外面的高手全部死亡,太空上來回穿梭的飛船有不少受到脈衝影響而失去作用。

瀆神者們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是不相信,他們覺得關押單勾?奈羅爾家族成員的地方絕對安全。

他們關押單勾?奈羅爾家族成員的目的是為了吸引其他對方家族的成員來救,然後一個個全部抓起來,堅決不讓這個家族的人繼續發展壯大。


單勾?奈羅爾家族的人太危險,他們可以自由來往兩個地方。

兩個地方有著無數相同的東西,但還有著很多不同的物質,而那些不同的物質一旦相互配合著製造武器或幫助單勾?奈羅爾家族人員提升實力的儀器,再想打滅他們復辟的計劃,兩邊的人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之前找到四十三個人,還是因為他們其中有人想要進到帕爾帕蘭,結果遇到了強盜的搶劫,在強盜人數眾多,實力又不弱的情況下,他們的兩個人使出了他們家族獨有的武器——神光震殺幻。

那是兩個空間的知識總合製造出來的武器,是一把神杖,神杖的頂端卻是一個能量吸收球,它可以利用自己一方的能量積蓄光束向四周攻擊,但攻擊出去的光束卻帶著惑教徒那裡的科技體系的規則力量。

當它向四面發射細小光束的時候,其實發射的是無數的規則力量,要比自己這邊掌握的規則厲害,也比惑教徒們那裡規則攻擊的時刻速度更快,消耗精神力更小。

這便是兩個地方的物質和技術結合的產物。

那一次他們雖然殺掉了所有的強調,卻沒能阻止強盜把消息出去,單勾?奈羅爾家族人人喊打。

然後才順著情報找到他們的大概範圍,就當以為找到他們具體躲藏的地點。抓住或殺掉他們時要付出更大的傷亡時,有個人卻提前找到了他們的位置,並且膽子很大地給他們在食物中下了葯。

那個英雄在他們沒完全失去抵抗力的時刻,被他們打成重傷。才使自己一方的抓捕行動沒有人員傷亡。

可看樣子他們已經跑掉,否則關押他們的地方又怎會發生爆炸?

四十三個人跑掉,其中還有三十九個孩子,等孩子們成長起來……那實在是太可怕了。

找到他們,必須找到他們。

瀆神者們在瘋狂地尋找。

而被他們尋找的人正呆在比卡波底星神殿的餐廳中與親人一同進餐。

四十三個被關押起來的人在監獄里只有發霉的餅,喝水他們自己從山洞中收集滲下來的。

有時候幾天沒有人給他們送食物,他們就吃自己的糞便。水收集不夠時喝尿,為了生存下去,他們什麼都可以做。

在那等環境中,他們依舊頑強地保護著孩子,教孩子修鍊,讓孩子學習知識。

如果瀆神者們一直無法發現他們做的事情,或許等他們死到剩下幾個,甚至是一個成長起來的孩子后,那孩子很可能憑藉自己的實力衝出牢籠。

為了家族的崛起。所有人都願意為他付出一切代價。

此刻桌子上擺滿了豐盛的食物,全是神殿的人跟公孫慕容學來的菜譜,他們學習的時候讓公孫慕容很苦惱,因為他們想要具體的材料配比。

就是做一道菜。裡面放多少肉,放多少油,加多少其他的調料和輔料,火溫控制在多少度。放菜的順序,還有每樣東西加入的時間。

公孫慕容對此很無語,他知道神殿的廚子們永遠成為不了特級廚師。因為詳細的方法根本是錯誤的,每一樣的東西都不同,即使是一萬隻艾泊羅卡獸,也找不到相同的一塊肉,對於頂尖的美食家來說,差一點就能嘗出來。

還有炒菜時候菜在鍋里的位置呢,你能學得一模一樣?掂勺時菜飛起來的速度和落下的順序誰能絲毫不差地模仿?

所以神殿的廚子們學到的是一套快餐製作方法,而對廚到的內涵卻一點沒學會,如果他們能夠熟練起來,以後賣盒飯還是沒問題的,至於說某天有機會請銀河文明過來交流的高層吃國宴……還是算了吧!

但盒飯對於四十三個吃了許多苦的人來說卻是無上美味。

當咖瑪琳菲的祖父陴粵合估學著用筷子笨拙地夾起紅燒『帶魚』,很疑惑地望向自己的孫女和孫女婿,還有曾外孫女。

旁邊負責侍侯的人一邊詫異什麼時候過來的大群客人,一邊盡到自己的責任,介紹道:「這是一道紅燒叵條魚,首先把叵條魚去頭除尾,再切成五拉可米長的一段,一道菜需要用二十段,在用兩碗面給魚段掛糊,放到三分之一鍋量的油中炸……」

侍者按照順序一樣樣說出製作紅燒叵條魚的方法,它長的像帶魚,所有公孫慕容教的時候按照紅燒帶魚的方法教。

「好了,你們全去休息,這裡我來說,我也學過。」希雅諾吉娜看侍者送是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眾人,等他把一道菜的製作方法說完,就把他們全部趕出去。

陴粵合估看著夾在這種叫筷子上的魚段咽咽口水,他從為想過製作一道菜的過程如此複雜,又是炸又是炒的,各種東西不停地按照順序加入,然後才成為冒著香氣,紅色汁掛在上面的魚肉。

他嘗了一口,登時眯起眼睛,回味幾息之後,對孫女問道:「如此好吃的菜,為什麼不邀請強大的、救了我們的兩個人品嘗?」

咖瑪琳菲的身體正在逐漸恢復,面色好看多了,聽到祖父的文化,臉紅了一下,回答:「桌子上的菜全是那個公孫無名教的,之前也想宴請他們,但被您的事情耽誤了。後來回來,那個公孫也無名發現吃的菜是這些,就到實驗室里製造武器去了,估計他們在那邊自己做東西吃。」

「為什麼?」陴粵合估很自然地追問。

「因為她嫌棄我們做的不好吃,我吃過他們做的菜,確實比桌子上的美味,同樣的菜,他們做出來就比我們的人做出來香。」希雅諾吉娜略顯無奈地說道。

後來的四十三個人皆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他們承認救他們的兩個人實力強大,強大到讓他們生不出絲毫對抗的心思。

關押他們的地方。人家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他們覺得自己琢磨出來的替代別人送出生機的方式,人家看一眼就會。

強者呀,絕對的強者,為什麼強者還要自己做飯?他們要浪費多少時間用來學習做菜的事情上?

比西萬邁斯見太安靜,端起酒杯,說道:「首先為了慶祝大家能夠成功從苦難中脫離出來,我們干一杯。」

於是眾人暫時放下強者為什麼會做飯的事情。紛紛舉杯,剛抿上一口,見比西萬邁斯仰頭喝盡,便更著學。

酒喝到嘴裡的時候感覺度數並不高。味道似乎不怎麼習慣,但喝完后卻發現身體熱乎乎的。

「這是公孫也無名帶來的黃酒,喝習慣後會喜歡上它的味道,由於桌子上的菜有許多海鮮。所有喝它最好,桌子上最大的罈子不是我們的人做的,裡面的菜也不是。是公孫也無名從另一個地方搬來的。

是她那邊的一道名菜,醉蟹,裡面用的就是黃酒,她說是從什麼中華萬系歸宗閣里取來的,還說一道菜換成我們的錢,至少需要二百萬元才能買到,是一隻,不是一罈子,還要看身份,像我這裡五等神殿的,其實是沒資格去吃的。」

比西萬邁斯介紹著情況,說到資格問題,看他的樣子很不服氣。

四十三個被救的人一聽介紹,吃驚地盯著那個大罈子。

對於鼎盛時期的單勾?奈羅爾家族來說,二百萬是錢么?但要是放到一隻蟹身上,那就不對了,花拿些錢,還需要身份?真有身份的人用花錢么?

眾人的心神全被吸引到罈子上。

一個孩子指著桌子上的菜,說道:「桌子上有蟹,是……」


「是蒸的,對,先嘗這個。」希雅諾吉娜接過話,然後一人分了點,一共就五隻,有的只吃個小爪子。

清蒸蟹入口,所有人全露出享受的神情,香、鮮。

那個孩子閉著眼睛說道:「是我吃過最好的蟹了,真鮮。」

別人同樣點頭。

然後大家再看向那個罈子。

希雅諾吉娜親自把罈子打開,一隻只夾出來,裡面一共裝了二十隻,並不大,碟子大小而已。

依舊是每人每一部分,接著大家開吃。

陴粵合估一口咬上,然後就不會動了,嘴裡含著肉,口水順著嘴角流下來,眼睛瞪得溜圓,但瞳孔似乎沒有焦距,整個人處在一種特殊的狀態下。

其他吃了的人同樣如此,像被施了定身術一般。

過了足足兩分鐘,才有人長出口氣,捨不得地咀嚼一番,咽下后,卻捨不得繼續吃碟子里的那點醉蟹了。

他們只有一個感覺,鮮,世間鮮味無出其右,好狂的中華萬系歸宗閣。不就是一隻二百萬元么?值!太便宜了,果然得身份足夠才能吃,不然大家全會去搶的。

******

「哼!便宜他們了,要不是我們面子大,都別想把菜從裡面帶出來,我們應該是頭一個能把菜帶出來的,哎呀,可惜,我沒吃到,我不願意被一大群人在餐桌上圍觀。」

實驗室中娜拉莎正吃臊子面呢,同樣是從中華萬系歸宗閣里拿的,那裡哪怕一個拍黃瓜都能給你做絕了。

公孫慕容一晚面已經吃完,他很少去那裡吃飯,因為他去別人就得往後讓位置,別人都是排隊,提前預定才行。

他滿意地摸摸肚子,看著又一把淡青色的刀做出來,然後帕爾帕蘭繼續添加材料製作下一把,血刀一直飄在那裡鎮著。

他對還在慢慢品嘗面的娜拉莎說道:「等處理海盜的時候,我們要讓帕爾帕蘭們幫忙製造暗夜颯沓流星,至少造出一百萬架,我打算把銀河文明的機甲師們叫過來,身體實力強的,讓他們體驗下被壓制的感覺,順便熟悉熟悉規則戰鬥。」

「嗯哪!」娜拉莎快把臉埋碗里去了,正宗臊子面那個碗可不小,等她又吃了兩口,抬起頭說道:「喋血飄零的訓練還要增加難度。」(未完待續。。)

ps:外面鞭炮聲一直不停,碼字那叫一個鬧心,大家給投投票吧,安慰我一下。謝謝!

… 兩個人商量著派部隊過來和關於喋血飄零訓練難度的時候,餐廳中的人也在震撼中享受完了一頓飯。

他們被比西萬邁斯安排到神殿的一個平時沒有人會去的倉庫中,改造一下,間隔出一個個房間,又等他們洗過熱水澡,便都幸福地睡去。

比西萬邁斯忙完事情,嘆口氣,他算是上了賊船了,想下來是根本不可能的。

別說他不會舉報自己的女兒和夫人,即使舉報,神店的人也不會放過他。在舉報的時候,神殿或許會誇讚他一番,等人全收拾后,他就等著被神殿和各個勢力的人不停找麻煩吧。

神殿會說,你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出賣,你又如何保證對神殿的忠心?萬一哪天你再出賣我們呢。

所以自己只能支持單勾?奈羅爾家族,期待他們重新奪回曾經的權力,然後自己跟著撈好處。

當然,自己還要加強與公孫無名的合作,以免單勾?奈羅爾家族強大起來后,他+.們有別的地方的領袖出現,自己可不願意當旁支。

當天晚上,比西萬邁斯在半夜的時候又起來製作烤肉,把夫人叫著,兩個人慢慢喝著酒,慶祝夫人的身體恢復,相信幾天後,就能健康起來。

在天明之前,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一人拎一把淡青色的刀出發,公孫慕容的背後還背著裝進刀鞘中的血刀。

他倆出現在比卡波底星上,直接進到太空,太空中可不像星球上那樣黑暗,恆星的光能輕易照過來,輻射很強,普通能掌握神力的人不使用罩子把自己保護起來,會死得非常痛苦。

兩個人的目標是昨天白天剛剛在星球外面搶劫了一支商隊的海盜,這波海盜的頭領叫遜劍。根據比西萬邁斯的說法,遜劍是巨百罕星神殿的殿主噢希男多養的狗。

遜劍的團隊一直在星球管轄範圍之外活動,與其他的海盜團關係並不好,他會在比卡波底星神殿拿錢求援的時候,幫著比卡波底星去消滅別的海盜。

不過他消滅完別的海盜,那伙兒海盜搶走的東西他不會送還給比卡波底星,有時為了維護比卡波底星神殿的尊嚴,比西萬邁斯還要花更多的錢把被搶的貨買下來,然後送給被搶的商會勢力,以此來告訴別人。我比卡波底星神殿很厲害。

其實就是打腫臉充胖子,希望人家的商會還能繼續與自己合作。

如果某個海盜隊伍不但搶了貨物,還殺了人,比西萬邁斯又要花一筆錢,把海盜的屍體買來。

對於某些合作態度不好的商會,甚至是逃難來的人,比西萬邁斯同樣會派和自己有合作關係的海盜去搶,但不殺人。

他是沒辦法,缺錢。

一個是他並不擅長內政。對經濟玩的也不好;另一個是他的心思全放在實驗室中,期待找到治療自己夫人的辦法。

他不像別的神殿殿主有好多女人,他只有一個。

以前他一直生活在緊張的氛圍當中,現在他輕鬆了。當公孫慕容和娜拉莎離開的時候,他還專門起來把兩人送出神殿,期待著兩個人-大殺四方。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