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看到黎蠻自創功法成功後,燭龍纔打消了這一念頭,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看看!

或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即便發現了也不會承認,經過與黎蠻的相處,被他潛移默化的影響了!

“龍哥,你說自己是絕世強者,我接受的都是最低端的教導,我想聽聽你的見解!”

沉思許久,黎蠻在這足以影響自身武道的嚴肅問題上,沒有輕率下決定。

如今的他,可不是那初出九黎城的少年郎,而是屢經生死考驗,能夠自創武技的天才武者,知道多聽聽他人的意見,尤其是燭龍這等不知深淺的‘老怪’的真知灼見,絕不會有錯。

“我的武道境界太高,離你太遠,遠到窮盡一生都未必能觸及皮毛!”

讓黎蠻失望的是,燭龍搖頭否決,轉而讓他眼睛一亮的接着說了下去,“不過,我也是從最低階段修煉上來的,雖然不能替你做決定,但最基本的東西還能告訴你一點。

武道萬千,萬變不離其宗,一個武者的強大與否,最關鍵的便是自身條件。”

“身體條件?”

“身體條件又有虛實之分,爲本身軀實體強大,虛爲精神意志強大。

以你的意志論,確實屬上等,身體條件也極佳,功法又是最適合,所以你本身就已經在武道的最基礎階段處於上等了。

只要善加引導利用,找出最適合自身的武道延伸,就可以將實力發揮至極限!”

“什麼是武道延伸?”

“兵器!”

燭龍目中精芒一閃,肅然道,“兵器爲武者的第二性命,乃是武道的延伸,兵鋒所指,所向披靡,便是以兵器發揮武道的最強狀態。

古語云,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就看你自身怎麼選擇!”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

黎蠻聽的入神,呢喃自語,腦海中閃過以往的戰鬥。

他是黎家着重培養的九黎城第一天才,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就是爲了找到趁手的兵刃。

只不過,他天生神力,輕兵器也不過練了個純屬,遠說不上精通,用的最順手的莫過於重兵器,或長矛,或鐵棍,或鐵錘。

最後,便是最擅長的拳法了!

“我與陳匡泰交手之時,起先仗着鐵棍長,被他近身後,瞬間處於劣勢,若非他太過大意,絕不會死於我手。

所以,兵器長短各有利弊!”

“不錯,你能想到這一點,說明你的武道確實已經走上了正途!”

“你說過,兵行險着,屢次對敵,我也是行險,孤注一擲才取勝!”

“不錯,但你不能每次都冒險,因爲沒有人會一直好運下去,你也不例外!”

“你說過,武者最強大與否就是自身,既然我天生神力,何不加以利用,將自身練成人形兵器?”

黎蠻看着雙手,目中越發清明,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武道之路在何方!

“你還真是讓我意外!不過,你可知道自己選擇了怎樣艱辛困難的一條路嗎?”

燭龍審視着黎蠻,似乎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我知道,但不是還有你嗎?”

黎蠻嬉皮笑臉,瞬間將之前的嚴肅拋灑一空。

“臭小子,你……這不是在開玩笑,你要知道,將自身煉成人形兵器,那需要將自身的力量開發到極致。

古往今來,確實有很多強者選擇這條路,但真正有成就的卻是寥寥無幾,這條路名曰——靈武雙修!”

“靈武雙修!”

黎蠻眼睛一亮。

“不錯,靈武雙修便是煉體與丹田雙重開發身體。

在武道的最低階段,無論是內息或真氣,都有着蘊養血肉的功效。

換言之,在最初階段即便不是元武雙修,肉身與丹田也會同時進行。

只不過,真氣的效果同樣有窮盡之時,當蘊養的肉身達到極限,再也無法從中得到滋養之時,便會停止增長。

哪怕有天材地寶煉化,也很難有大的進步,因爲人力有窮時,便是指肉身的潛力有極限。

而這便是靈武雙修的最大限制!”

“兇獸之所以比同階的人族武者強大,就是因爲它們的肉身強大,它們怎麼能同時進行?”

黎蠻還是沒有放下對兇獸的仇恨,而且選擇這條路,就是爲了復仇!

“哼,人族天生靈長,生來擁有靈智,兇獸雖然強大,卻也不過有着趨吉避凶的本能,沒有誰更強大與否!”

燭龍冷哼一聲,嚴肅無比道,“既然你選擇了自己的武道,我也可以放心的告訴你,你自創的先天功法,本身就有元武雙修的特質。

雖然還不明顯,但只要你稍加改進,便會同時進行!”

“真的?那麼說,我可以練就如兇獸般強橫的身體?”

黎蠻驚喜道。

“不錯,但你也要清楚,這條路異常艱辛,無論你有怎樣的心理準備,也無法想象其中的困難!”

“我既然有條件,爲何不練?我不想將來僅僅侷限在北辰劍宗,蠻荒億萬裏遼闊大地,終有一天我會一一走遍!”

黎蠻的雄心壯志,自創出功法後,就在不知不覺中,增長到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地步! elias丟下這兩個字之後,便往裡面走去。

他得要進去看看,他的一些東西還在不在,若是不在的話,那麼這些人一定是沖著他的東西來的。

西野金跟著他的身後,想要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便見elias直接進了原先自己的那個至尊房間,裡面的一切還算好,房間里雖然被弄得很亂,並沒有人死在這裡面。

elias走至一邊的保險柜,望著雖然有被人動過的保險柜,可卻沒有能將這保險柜給打開,他便也就跟著稍稍的安心了一點兒,但沒有被開過,並不代表這些人不清楚這裡面放著東西。

他們一定是清楚這保險柜里有著什麼東西放著,所以才會來此一趟。

看來,這次的殺戮跟他有著脫不了的干係。

elias拿出手機,直接給法國那邊打了一個電話,隨後問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elias,你想說什麼?」話筒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周邊還有著一些女人的調笑聲。

「於蘭齋的人被殺,你安排在於蘭齋這邊的人手,不可能沒有跟你說過。」死了這麼多的人,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哦?是嗎?真是可惜我沒有在現場,不然的話,應該可以做一鍋的人肉湯。」那頭傳來欠扁的聲音。

elias一下掛掉了手中的電話,隨後打開了保險柜,將保險柜裡面東西取了出來。


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從口袋裡拿出了打火機,點染……

直接的丟到一邊的沙發之上,沙發馬上便燒了起來。

「你做什麼?」西野金一見他居然直接把沙發給燒了,趕緊的上前救火。

「不想死就讓這火燒起來!」言罷,elias便走了出來。

西野金雖然很心疼,但最終還是跟著跑了出來。

他不明白elias到底做什麼,但或許他這麼做,有著他的道理,他再怎麼阻止也沒用,既然如此的話,何不讓elias做呢?

西野金趕緊的跟了出去,但還是先跑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將自己所有的錢全部都給收進了袋子里,還好昨日剛到一大筆的現金存到了銀行里,不然的話,今天這種事情發生,他還真不清楚自己死得會有多麼的慘。

到時候那麼多的錢燒掉,政府怎麼可能會賠給他多少的錢?

更何況歐市長還一直的找他們要錢,如今沒錢就什麼都不是。

「你還不走?」elias回頭,見西野金還在收拾著自己的錢,以及一些貴重的東西。

「要不把這些東西帶走,我怎麼東山再起?」趕緊的收拾了一下,看著收拾了差不多的時候,西野金這才跑了出來,還好elias的房間是在最裡面,他的辦公室卻的在另外一邊的最裡面,這般一來他的時間還算是足夠,只是跑著跑著,便會不小心的踩到屍體,害得西野金好幾次差點兒的摔倒。

出了於蘭齋後門,他們便折去車庫取了車,直接離開了於蘭齋。於蘭齋在這條街上,本身就是一條獨立的店面,此時這火燒了起來……elias丟下這兩個字之後,便往裡面走去。

他得要進去看看,他的一些東西還在不在,若是不在的話,那麼這些人一定是沖著他的東西來的。

西野金跟著他的身後,想要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便見elias直接進了原先自己的那個至尊房間,裡面的一切還算好,房間里雖然被弄得很亂,並沒有人死在這裡面。

elias走至一邊的保險柜,望著雖然有被人動過的保險柜,可卻沒有能將這保險柜給打開,他便也就跟著稍稍的安心了一點兒,但沒有被開過,並不代表這些人不清楚這裡面放著東西。

他們一定是清楚這保險柜里有著什麼東西放著,所以才會來此一趟。

看來,這次的殺戮跟他有著脫不了的干係。

elias拿出手機,直接給法國那邊打了一個電話,隨後問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elias,你想說什麼?」話筒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周邊還有著一些女人的調笑聲。


「於蘭齋的人被殺,你安排在於蘭齋這邊的人手,不可能沒有跟你說過。」死了這麼多的人,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哦?是嗎?真是可惜我沒有在現場,不然的話,應該可以做一鍋的人肉湯。」那頭傳來欠扁的聲音。

elias一下掛掉了手中的電話,隨後打開了保險柜,將保險柜裡面東西取了出來。

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從口袋裡拿出了打火機,點染……

直接的丟到一邊的沙發之上,沙發馬上便燒了起來。

「你做什麼?」西野金一見他居然直接把沙發給燒了,趕緊的上前救火。

三界走私商 不想死就讓這火燒起來!」言罷,elias便走了出來。

西野金雖然很心疼,但最終還是跟著跑了出來。

他不明白elias到底做什麼,但或許他這麼做,有著他的道理,他再怎麼阻止也沒用,既然如此的話,何不讓elias做呢?

西野金趕緊的跟了出去,但還是先跑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將自己所有的錢全部都給收進了袋子里,還好昨日剛到一大筆的現金存到了銀行里,不然的話,今天這種事情發生,他還真不清楚自己死得會有多麼的慘。

到時候那麼多的錢燒掉,政府怎麼可能會賠給他多少的錢?

更何況歐市長還一直的找他們要錢,如今沒錢就什麼都不是。


「你還不走?」elias回頭,見西野金還在收拾著自己的錢,以及一些貴重的東西。

「要不把這些東西帶走,我怎麼東山再起?」趕緊的收拾了一下,看著收拾了差不多的時候,西野金這才跑了出來,還好elias的房間是在最裡面,他的辦公室卻的在另外一邊的最裡面,這般一來他的時間還算是足夠,只是跑著跑著,便會不小心的踩到屍體,害得西野金好幾次差點兒的摔倒。

出了於蘭齋後門,他們便折去車庫取了車,直接離開了於蘭齋。於蘭齋在這條街上,本身就是一條獨立的店面,此時這火燒了起來…… 於蘭齋在這條街上,本身就是一條獨立的店面,此時這火燒了起來,雖然對於很多東西有著一定的損壞,但是對於其它店而言,卻是一個好處,而且於蘭齋本身就比較隱密,沒人帶路,或是沒有熟人的話,也不可能知道,原來這條街上還有這麼一間的店。

當火起來的時候,elias和西野金正站在離於蘭齋不遠的一處高樓之上,這兒可以完整的看到於蘭齋被大火吞噬的面畫。

西野金痛心疾首,看著自己這麼一家好好的店,就這樣的燒了,真是太心疼了。

「不是說要報警的嗎?為什麼最後還是直接把於蘭齋給燒了?」西野金怎麼也不明白。

「直接燒了,會讓人覺得只是那些人燒了,若是留著,只會給警方更多查到我們的下落,二選一,你選哪一個?」雖然於蘭齋被火吞併,是他們並不想要看到的,但是對於他們而言,若是於蘭齋留下來的話,對他們而言,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於蘭齋這些年以來,生意雖然很好,可終歸是一間見不得光的店。

雖時不時的都警員上門來查,可是他們隱藏的好,一直都沒有讓他們查出什麼。

如今死了這麼多的人,真查起來的話,他們也會進去吃幾年的牢飯,最終想過之後,他還是打算直接燒了於蘭齋,讓他們覺得這於蘭齋被燒,也是那些殺人之人做出來的,而不會想到他們二人的頭上來。

「我選後面的!」西野金覺得elias說得沒錯,若是於蘭齋被查,接下來他們二人也同樣會被查,現如今的警察沒什麼可相信的,他們看重的不是真相,而是花多少的錢。

elias把手裡一個袋子,摔進了西野金的胸口,西野金趕緊伸手去接。

「什麼東西?」看似很沉的樣子,也不曉得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為什麼elias別的什麼東西都不拿,獨獨拿保險柜里的這兩包的東西。

「這裡面應該有一千萬的現金,夠補你於蘭齋的損失了。」這些錢,雖然有一半是他自己的,但大多數都是這些日子以來賺到的。

錢是賺得多了,可是對於他而言,一切都沒有自由來得更加的好。

以後有了自由,他想要多少的錢沒有?

但是現在沒有自由,他要這麼多錢又做什麼?

相同的一個道理。

「你哪兒這麼多的錢?」西野金有些意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拿這麼多的錢出來。

「你不用管我哪來的,讓你重新開於蘭齋,或許你會清楚,不過現在我們是離開a市。」elias看了西野金一眼,隨後拿著手機打了一通的電話之後。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左右,一架私人的直升飛機落到了他們身後的平台上。

「走吧!」西野金雖然清楚elias的身份不一般,可像種事情他都能一通電話搞定,他還真覺得,elias何止不一般啊。

這壓根就是相當的不一般嗎!於蘭齋在這條街上,本身就是一條獨立的店面,此時這火燒了起來,雖然對於很多東西有著一定的損壞,但是對於其它店而言,卻是一個好處,而且於蘭齋本身就比較隱密,沒人帶路,或是沒有熟人的話,也不可能知道,原來這條街上還有這麼一間的店。

當火起來的時候,elias和西野金正站在離於蘭齋不遠的一處高樓之上,這兒可以完整的看到於蘭齋被大火吞噬的面畫。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