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爭強之心,那個人沒有,這個會長當年也是一個天才,自然會那自己和對方相比了。

陸青冥的目光始終看著對方,等待著對方說下去。

「我花費了四十年的時間想要研製的東西,如今在我的眼前出現,你們可知道,老夫感覺如同做夢一般。這個靈丹的設想是穹天雲提出來的,他當初沒有做到,我想要做到,證明自己……不比他差。」老者說著忽然緊緊盯住了陸青冥。


「前輩。」陸青冥遲疑了一下,愣愣的看著對方的眼睛,很深邃,彷彿一片大海。

「小聚靈丹是你煉製出來的。老實說,是你研製出來的,還是你師傅研製出來,或者是你如何得到了?」老者迫切的問道。

陸青冥頓了頓,才終於回答道:「晚輩偶然所得。」

「偶然所得……」老者忽然往後一坐,坐回到椅子上,呢喃了兩句才說道:「小子,你可是認識穹天雲?」

他的眼睛穿透了陸青冥的眼睛,彷彿要窺探到他的內心裡去。

「穹天雲是何人?」陸青冥表現出一臉的迷茫。

老者卻沒有罷休,直直的看著對方,看了許久,才終於嘆了口氣,放棄繼續追問。

會議室頓時又沉寂了下來,好久好久,雙方都沒有說話,那個青年人也是有耐心的人,一直坐在那裡,等著老者開口吩咐。

「我要買你的小聚靈丹丹方。」出乎陸青冥的意料,沒有絲毫的鋪墊,老者直接開口了。這個情況,恐怕是袁雪桐也沒有想到的吧。

陸青冥怔了一下,忽然果斷的說道:「不可能。」

「別急著拒絕,你還沒有聽過師傅提出的條件呢。」青年人代替老者開口了。

「你們應該知道小聚靈丹的價值,若是被宗門弟子大量所得,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個檔次。」

「老夫自然知道。」老者沉吟了一下說道,「星辰石,老夫付出三塊是星辰石來換你的丹方。」

老者忽然神色一動,雖然陸青冥沒有變現出什麼,但是他分明感受到了對方一瞬間的心跳加速,心中暗想:「看來有戲。」

「不行。」但是,陸青冥果斷拒絕了。

星辰石,高階材料,而且是一種萬能材料的,煉製進靈器中,可以提升靈器的硬度,使得靈器就是在躍階戰鬥的時候也不會被毀滅。

這是一種珍貴的煉器材料,但是這不是令陸青冥心動的原因,原因是這星辰石正式幽兒讓他尋找的六種高階材料中的一種。

「還不夠代價?」青年人眉頭一皺,這星辰石之珍貴,在情域是很難得到的,一般就算得到了,也大多數是被乾坤境大能得到了,他的師傅之所以有這東西,還是因為當初為千秋門煉製靈丹所換得的。

「星辰石雖然珍貴,但是前輩應該知道,這東西對於化神境武者並沒有多大的用處。」陸青冥瞥了青年一眼,對於老者說道。

老者頓時明了,繼續沉思片刻:「你說的意思是,只要我出了足夠的代價,便可以換的丹方?」他沒有立即回應陸青冥,卻問出了這個問題。對此陸青冥不置可否。

「好,老夫便再加上三百種中階藥材,不知如何?」老者想來一會兒忽然做出決定。

雖然是一個極高的代價,但是陸青冥卻也沒有立即答應,而是沉思了起來。

老者見狀,便繼續說道:「老夫知道,你前些日子一路行來,一直在收集藥材,就算是到了太夫城開始做生意,也同時不忘記收集各種材料,所以,我想這個代價是夠了吧。」

他調查的倒是仔細,陸青冥抬了抬眼,才說道:「是足夠代價了,只不過,晚輩想要知道,前輩要這丹方要作何打算,我想,這小聚靈丹對於兩位也應該是沒用的吧。」

「確實沒用,但是這不妨礙老夫從中研究的心思。」老者倒是沒有打算隱瞞,直接說道,「你也放心,老夫不會用此靈丹來盈利,印象不到你們的生意,你們大可放心的繼續營生。」

「前輩說笑了。」陸青冥拱了拱手,點頭算是答應對方的交換要求。 協會的會長在於小聚靈丹的丹方,這個在陸青冥沒有見到對方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而要什麼樣的代價與對方交換他也早已經想到了。所以,他猶豫考慮的時間並不長。

若是一般情況下,他是絕對不會答應對方的要求的,畢竟這東西確實比較秘密,而且上古丹方,本身就珍貴無比,輕易不能夠示人。可是,要購買丹方的是化神境巔峰強者,他無法拒絕。

既然無法拒絕,那麼就以此來獲取一些好東西。打定了這個注意,他和袁雪桐就決定大力推廣小聚靈丹來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這一次的收穫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他這一次吸引對方的注意力本就是為了和對方換取材料,意料之外則是因為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有那六種高階材料中的星辰石。

雖然目前僅僅獲得了一種,但是至少也是有了一些進度了。

協會會長龍大師果然沒有騙他,對方並沒有將丹方透露出半分消息,而是自顧自的去研究去了。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百草堂的生意終於按照袁雪桐兩人的計劃進行了。

一切都很順利,每日替別人煉製七份靈丹,同時賣出九顆小聚靈丹。

日子在這樣平淡中過去。

而陸青冥和袁雪桐畢竟是以修鍊為主的,這段時間裡袁雪桐有了資本,便又雇傭了幾位工人,同時也招募了兩位初級煉丹天師。

陸青冥不明白袁雪桐為何這麼用心,一副要講百草堂打造成商會的樣子,但是既然對方這麼做了,他也沒有在意。

進階化神境,這是武道修鍊的一個坎,很多天才能夠在年輕時就修鍊到凝元境巔峰,但是卻有九成九的人被擋在化神境的門外,這個淘汰率是可怕的,所以稀少的化神境才被稱為強者。

而要晉級化神境,其中有兩個重要的要素,一是分化元神,二是凝練金丹,轉化真氣。

兩個條件,都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在被淘汰的九成九人當中,又有一部分人被卡在了這兩個條件中。

達到凝元境巔峰之後,陸青冥才終於知道,當初不如練氣境所需要的元神功法到底是多麼重要了。

原來元神功法也是分層次的,普通的元神功法有九重,優良的有十二重,就最頂尖的有十五重。而要分化元神,則至少需要將功法第一重修鍊完成。

混沌訣有多麼高的品級陸青冥是不知道的,但是幽兒說過這部功法是她的,而她的可怕陸青冥是知道的,而且,這部功法能夠讓他在凝元境就開始修鍊元神力量,這讓他知道,這部功法絕對是頂尖的,甚至比頂尖的元神功法還要厲害。

經過幾個月的修鍊沉澱,他的真元已經達到了凝元境極限,終於來到了化神境的門前了,而不出他所料,袁雪桐的修為也已經達到了,甚至比他還要快了一步。

此番百草堂的生意已經穩定,他終於開始修鍊元神功法了。

尋找了一個靜寂的房間,他盤腿而坐,用心感悟著腦海中關於混沌訣的一切。之前或者是修為未到,他對於混沌訣有很多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原來混沌訣分了層次。現在踏足這一步,他的腦海中對於混沌訣的了解忽然深刻了起來。

「不出所料,這是頂尖的元神功法,總共十五重,每一重對於元神力量的修鍊強度都不同。」

這個發現,讓陸青冥心中有所感悟,當即開始修鍊,修鍊之法和之前一樣,但是很快他發現了不同了。

「修鍊速度比之前要高得多了,這麼說來,之前我的修鍊的應該算是第零重,雖然有些牽強,但是應該就是如此。也許是因為之前修鍊過的原因,所以現在輕而易舉就踏足第一重,想來其他人不會有我這麼便利了。」陸青冥說著笑了笑,這是一個巨大的優勢,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宇文路現在應該也才剛剛踏足第一重的修鍊。這樣一來,兩人的進程應該是差不多的。

「呵呵,如此甚好,我到要看看,我們是誰先踏足化神境。」陸青冥笑著自言自語,宇文路是一個厲害的對手,在他沒有到來之前,也是情域天才的第一人,他有和對方比試的心理太正常了。

宇文路的身份太重要了,相信他一旦踏足化神境,整個情域沒有人會不知道的,他想要和對方比一比,也就很容易了。

搖搖頭將雜念拋開,陸青冥閉上眼睛,沉浸到修鍊當中,元神的修鍊比真元的修鍊更加需要靜,需要進入無我之境。

時間流逝,一片安定中,春去秋來,不知不覺,太夫城的春天和夏天已經過去,秋季來臨,袁雪桐和陸青冥來到此處,竟然已經十個月了。

如此算算,陸青冥又長了一歲,時光悠悠,二人竟然不是當年的少年了。

靜靜的房間內,陸青冥依舊閉目盤坐,這是他每日必修的功課。這個時候,他的臉上一片古井無波,但是腦海里卻已經波瀾起伏了。

一片混沌中,陸青冥彷彿看到了一個光點在閃耀,欲要靠近,卻始終無法接近,煥然醒悟,才發現原來這就是自己。

元神是一個人的根本,陸青冥的也一樣,但是,一般人只有一個元神,他的元神卻有一個的半。而且,在這元神當中,還寄宿這另外一個強大的元神——幽兒。

此刻陸青冥終於將混沌訣第一重修鍊完畢,來到了分化元神的時候,整個識海風雲動蕩,似乎將有暴風雨一般。

幽兒的身影在海上顯現,她的目光清澈,看著遠處那個充斥這鋒芒的身影,那個是陸青冥的元神。

他的身上白光閃耀,身周還有鋒芒之意涌動,四周的萬物彷彿以他為中心,迅速聚攏。

「八個月分化元神,不算快的也還不錯。」幽兒看著遠方的一幕,緩緩點頭,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陸青冥雖然將心神沉浸到了腦海中,但是由於他還為分化元神,故而對於是無法探入識海的,此刻的他只知道,他的腦袋很痛,痛入骨髓的痛,彷彿有另外一股力量在刺激著他。

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他不在意,他的劍意涌動,強大的鋒芒之一比之金榜奪運時合適強大了數倍,這威能已經不是一般的上層劍意可以比肩的了。

陸青冥的劍意,出乎他意料的在這十個月修鍊元神中突破到了上層,加上殺戮的屬性,其威能遠超上層劍意。

頭腦彷彿要裂開了一般,他不知道其他人分化元神的時候是不是這麼痛苦,但是他知道若是這樣的話,肯定有很多人受不了,尤其是一個沒有受過苦的天才,比如靈夢兒算是一個。

還好陸青冥不是那些嬌貴的公子哥,他經歷過殺戮已經奪得讓他數不清了,這樣的痛苦又算得了什麼。

頭部的脹痛在刺激著他,縱然他不怕痛苦,但是臉色也蒼白了許多。

「轟!」

終於,他冥冥中聽到一聲轟鳴,眼前一陣迷濛,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海上,身子是漂浮著的,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自己可以主宰這個世界的一切。

「起。」鬼使神差,他的念頭一動,整個海面便升騰起來了。

「竟然是真的!」他有些驚駭,甚至掐了自己一把,以為這是在做夢。

「當然是真的。」熟悉聲音傳來,他猛然回頭,卻看到了幽兒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這裡是?」

「笨。」幽兒白眼一翻,狠狠的敲了陸青冥一下,令他駭然的是他竟然閃不開,由此可見,幽兒就算是不動用一絲一毫的實力也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幽兒打了他一下后嚴肅說道:「看來你之前接觸的修鍊知識確實太少了。這裡是你的識海,是你元神寄宿的地方,這樣你可明白了?」

陸青冥聽后一愣,雖然未曾理解過,但是他的理解力十分強大,自然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

「你且看那裡……」順著幽兒所指的方向,陸青冥彷彿看到了一個自己一般,儘管那裡僅僅是一團白色,但是他就是覺得自己與那東西有關。

「那就是你分化的元神了,分化出來的元神是沒有實體的,僅僅以一團意念存在,而這道意念就與你本身的元神相連接,這也是你接下來凝結金丹所需要的東西了。」

「什麼意思?」陸青冥不解,知道如今他都不知道如何凝結金丹。

「唉……你……凝結金丹就是將你一身真元在丹田壓縮凝結,同時將分化的元神融合進去,如此一來,才能凝化金丹,而這金丹中儲存的就是你的一身修為了。」

「原來如此,而金丹中的力量十分精純,瀰漫到經脈中就成了精純無比的真氣,這真氣比之練氣境的真氣還要強大無數倍。」陸青冥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頓時對於未來的化神境充滿了興趣。

「理解力不錯,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你們將練氣境的元氣說成了真氣,但是我告訴你,練氣境那種力量應該稱為元氣,而凝元境的真元介於元氣和真氣之間,取二字而被稱為真元。」幽兒似乎心情還不錯,開始給陸青冥講了很多他以前從來不知道的東西,這個時候他才終於了解到了化神境的諸多秘密。 化神境強者,之所以被承認為是強者,便是因為他們的戰鬥力以及戰鬥手段,到了這個地步已經初步接觸到天道的力量,雖然依舊被稱為武者,但實際上卻已經不是單純的武者了。這個層次掌握的力量已經蘊含了精神的力量,那便是意境的力量,所以,唯有從圓滿玄法中參悟出意境才有晉陞化神境的資格。

這些在以前都是陸青冥所不知道的,如今了解到這些,卻是讓他心生振奮,對於未來的路更加充滿了期盼。

幽兒看了他一會兒,忽然雙目一凝,越過陸青冥看向了他的身後,彷彿有什麼東西吸引她的注意力。

陸青冥顯然也發覺了對方的目光,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了海上懸浮著的一株蓮花。

「天心寶蓮?」陸青冥看到那東西后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這東西顯然是當初師傅放到他的體內天心寶蓮,當時是為了壓制他體內與境界不符合的力量,但是後來他獲得混沌訣之後,就沒有再用到它了,這麼幾年來,他倒是將這東西給忘了。

「原來你知道這東西。」幽兒短暫的驚訝后便恢復正常了,淡淡說道。

「這不是藏在我的丹田中嗎?怎麼會到這裡來了?」陸青冥疑惑的自語道。

幽兒看了他的一眼,說道:「看來你也不是特別了解這東西,這是天心寶蓮,在這世上,只有一株。」

「只有一株!」陸青冥震驚了,在幽兒的眼中,這個世界顯然包括了仙界,連仙界都只有一株,那這東西真是太珍稀了,只是這東西除了鎮壓力量又有什麼用?

「天心寶蓮,溫養精神,怪不得你當初只剩下一縷魂魄還能夠活到現在,還將靈魂創傷修復了,原來是這東西的功勞。」

「什麼意思?」對於此事,陸青冥也不是很了解,反正當初他醒來之後就看到師傅了,只知道是師傅救了他,還不知道原來師傅是用這個東西救了他。

「這東西是一種天地至寶,能夠溫養一個人的精神,甚至修復靈魂,你當跳崖確實已經死了,但是因為青冥的殘魂吊住了你的生命,而後有了這個東西,你才活了下來。」

「竟然如此!」陸青冥驚訝了,原來自己真的已經死過一次了。

「那個人選的果然是你啊,竟然連這東西都到這裡來了,這東西你好好研究。它的作用是溫養精神,對於你參悟劍意可是有著極大的效用,而且,我元神的修復還要靠它呢。」幽兒說著瞥了一眼懸浮著的天心寶蓮,見陸青冥一臉疑惑,索性繼續說道,「我的元神有所創傷,需要修復,之前是藉助玄晶的星空法則,現在有這東西,就更好了,不夠這東西目前品級有些低,待以後進階之後才對我有用。」

「還可以進階?」

「當然,不過不簡單,需要大量溫養溫養精神的材料。」

「哦。」陸青冥也醒悟過來了,這東西既然這麼厲害,恐怕這個「大量」不是普通的大量了,況且溫養精神的材料實在太稀少了。

「好了,好好感悟一番吧,我看那個小女娃也該要晉級化神了,比你還要快一步。」幽兒的目光看向極遠,似乎可以透過陸青冥的識海看到莊園內的一切。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