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大人好會玩兒,寶寶一點都看不懂。”一旁的小九看着叫的不亦樂乎的夜無回,茫然道。

聽到夜無回的慘叫聲,夏天終於忍不住,猛的打開了衛生間的門,大聲道:“妍姨,您別打夜華哥哥,夜華哥哥他沒、沒有欺負我。”

見到夏天出來的夜無回立刻上前抱住夏天,生怕她再躲進去,然後道:“夏天,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好不好?”

夏天才反應過來二人如此這般就是爲了把自己騙出來,不由得“哼”了一聲,就想掙脫夜無回的懷抱。

“夏天,夏天,是我錯了,我錯了,你別生我氣了好不好?”夜無回不敢用太大力,怕傷着夏天,又不敢鬆開,就怕夏天又躲起來不理自己。

“說,你錯哪兒了?”夏天氣呼呼道。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錯哪兒了啊?”夜無回哭笑不得道。

“你不經過我允許,就擅自亂動我的貼身衣服,這是罪一;你和妍姨一起演戲,狠狠的把我騙了出來,這是罪二;現在還箍着我,限制我人身自由,這是罪三。”夏天十分氣氛的看着他,“我生平最討厭別人欺騙我了,我沒想到有一天你竟然也會騙我!”

“夏天,我……”聽到夏天這樣說,夜無回不由得鬆開了手,放開了因爲生氣還有點顫抖的夏天。

“你騙了我,竟然還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裏,”夏天冷冷的看着他,展現出從未有過的怒氣,“夜無回,我討厭你!”

“夏天……”夜無回伸出手,想要 住夏天的肩膀,可是夏天卻冷冷的“哼”了一聲,甩開了他的手,氣呼呼的上了樓,走進了夜清妍和小九的房間。

“妍姨,我今晚在你房間裏打地鋪,明天我回宿舍住!”在房門即將關上的前一刻,夏天冰冷的聲音忽然從樓上傳來。

夜無回從來沒有見夏天發過這麼大的火氣,心中隱隱有點難受起來。

“哎,無回,這件事兒,妍姨我也有責任,不是我,你不會這樣配合我演戲騙夏天的。”夜清妍此刻倒是覺得有點對不起自己的外甥和自己內定的外甥媳婦兒夏天。不是自己,夏天也不會這麼生氣,最多不過會有點害羞而已。

“妍姨,不怪你,都怪我這破手,”說着,夜無回不由得用力打了一下自己右手的手背,“怎麼就會去拿夏天那麼私密的東西呢,賤手!”

“無回,你別自責了。從我今天一天的觀察來看,夏天還是很喜歡你的,她這麼生氣不是因爲別的,是因爲你騙她,照妍姨的這麼多年來的經驗來看,這孩子以前肯定有過什麼被欺騙的慘痛經歷,這纔會因爲欺騙而發這麼大的火。”夜清妍輕輕拍了拍夜無回的肩膀,勸解道,“你放心,等會兒妍姨去幫你給她疏導一下,套出夏天爲什麼會因爲被騙而生這麼大氣的理由,也順便勸勸她。這小兩口的,哪裏來的隔夜仇啊,明天就好了,放心。”

“那就謝謝妍姨了。”夜無回看着被夏天關上的房門,略有點失魂落魄道。

“傻孩子,妍姨做這一切原本就是爲了讓你和夏天的關係能更近一步,結果反而弄巧成拙,是妍姨對不住你啊。”夜清妍輕嘆一聲,“你先回房間休息吧,我去幫你勸勸夏天。”

“嗯。”夜無迴應了一聲,失魂落魄的回了房間。

“姐姐,大哥哥和夏天姐姐爲什麼吵架?他們吵架,吵的小九好怕怕。”小九也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走到夜清妍身邊,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他們吵架了,是不是以後就會不要小九了?” “姐姐,大哥哥和夏天姐姐爲什麼吵架?他們吵架,吵的小九好怕怕。”小九也是一副難過的樣子,走到夜清妍身邊,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他們吵架了,是不是以後就會不要小九了?”

夜清妍看到小九這樣,也不由得心疼的把她抱起來,安慰道:“沒事兒的,小九,他們只是一點小誤會而已,明天就會好的。我們現在去勸勸夏天姐姐吧?”

“嗯。”小九擤擤鼻涕,用力的點了點頭。

“乖孩子。”夜清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腦袋。

********************************************************************************************************

夏天躺在地上,雖然墊着厚厚的墊被,但是她依然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怎麼了,夏天,是不是地板太硬?”夜清妍轉過身,看着她,一雙漆黑的眼睛在夜色裏閃爍着動人的光芒。

“沒有。”夏天原本下意識的搖搖頭,忽然想起來現在房間裏已經關了燈,一片漆黑,夜清妍可能看不到,便開口道。

“那你怎麼睡不着?”夜清妍天階修爲,自然把夏天的所有動作都看的一清二楚,不由得有了些笑意。

“忽然想到了一些事兒,”夏天轉過身,看向夜清妍,雖然在她看來,只是一團漆黑,“妍姨,你小時候有沒有什麼很深刻的經歷,難過的那種?”

“當然有。”夜清妍忽然想到了什麼,驀然的嘆了口氣。

“能和講講嗎?”夏天看着夜清妍,目光灼灼,雖然她看不清夜清妍的樣子。

“無回的母親是我姐姐,這事兒你是知道的。”夜清妍輕聲道,在她身旁已經睡着的小九轉了個身,砸吧了一下嘴。

“嗯。”夏天點點頭。

“其實我和姐姐從小並不太合, 她又漂亮,修煉上面又是天才,所以我們父母的所有目光都在姐姐身上,那時候的我真有點爹不疼娘不愛的感覺,”夜清妍的目光裏隱隱透露着一絲絲懷念,“所以,我所有的怨恨都轉移到了姐姐身上,認爲都是她的優秀才搶走了父母本應該對我也有的關注。”

“可是,我這麼恨姐姐,但是姐姐依然對我很好,有什麼好東西都會分享給我,但是被嫉妒充斥着的我卻絲毫不以爲意,只是以爲姐姐這麼做不過是因爲感覺對不起我,想要補償我而已。”

“終於有一天,姐姐遇上了那個男人,那個讓她最後不得好死的男人!”說到這裏,夜清妍的牙關不由得緊緊咬住,眼神裏的懷念也被仇恨所替代,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她身上溢出,“如果不是那個男人,姐姐現在一定會是我們夜家的家主,我們夜家也會在姐姐的帶領下走向輝煌!”

夏天自然知道她所說的那個男人就是葉天,當下心中也不由得黯然了幾分。

夜清妍沒聽到夏天說話,又轉過頭去看她,卻見她臉上的悲鬱之色愈加沉重。

“夏天,”她輕喚她的名字,“妍姨和你說這個,不是爲了讓你難過,只是想告訴你,珍惜眼前人。姐姐在的時候,我恨她,恨她奪走了所有的一切;可是,當姐姐真的不在這個世上的時候,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已經不在了。”

“嗯。”夏天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茫然的點點頭。

“如果姐姐還活着,看到無回有你這麼一個女朋友,她一定會很高興的;雖然你們在相貌上沒有一絲相像的地方,但是你們的性子卻毫無二致,溫柔善良,卻又那麼堅韌。”夜清妍說着,便站起身,走到夏天身邊,坐下,溫柔的撫着夏天的臉,“夏天,今天你爲什麼會對無回那麼生氣呢?雖然妍姨今天才認識你,但是卻也知道,這不是你原本的性子啊。”

“妍姨,其實在我小時候發生過一件事兒,被自己最喜歡的人欺騙過,所以我現在都很討厭被騙。”夏天也坐起身來,輕輕的將自己的腦袋靠上夜清妍的肩膀,“每次想起那件事兒,我都覺得心寒。”

“能和妍姨講一講嗎?”夜清妍輕撫着夏天的秀髮。

“那妍姨您能不和別人說嗎?”夏天問道。

“妍姨答應你,不和別人說。”夜清妍的語氣十分鄭重。

“好吧,其實這件事發生在我五歲的時候……”夏天開始講訴她心中一直塵封着的那件到現在爲止也不能釋懷的往事。

原本散發着皎潔月色的月亮也躲到了雲的身後,萬籟俱寂。

****************************************************************************************************

夜已大深,夜色涼如水。

夏天和小九已經睡着,發着輕微的鼾聲。

夜清妍慢慢的坐起身來,目光冰冷的盯着窗外。

“哼,竟然會有西方來的小蝦米窺視,看來這些年華夏**的軟弱行徑確實讓這些歐洲人不把我們華夏人放在眼裏了。”夜清妍冷哼一聲,身子忽然一閃,驀然的從房間裏消失。

一個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離夜無回家不遠處的一座高樓頂上,寒冷的目光死死盯着夜無回房間的那扇窗戶。

月亮依舊躲在黑色的雲之後,只有幾縷昏暗的光從雲最薄的地方吃力的穿透出來,讓人依稀能稍微看的清。

“西方來的小蝦米,說說,你是哪兒派來的,教會,奧林匹斯山,還是黑手黨?”夜清妍清冷的聲音從那個披着斗篷的人身後傳來。

這個披着斗篷的人,身材看起來十分高大,強壯,但是全身都被斗篷包裹住,完全看不到他的容貌,也看不出他或者她的性別。

聽到夜清妍的聲音,那個身影驀然回頭,看着夜清妍,一張臉隱藏在斗篷的帽子之下,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他雖然轉過頭了,卻依然不發一語。

“呵,看來你是不願意開口了,”見對方不答話,夜清妍的嘴角爬上了一絲冷笑,“那就讓我打的你開口吧!”

“唰!”夜清妍說動手就動手,一道冰冷的光從她手間射出,甩向那個穿着斗篷的身影。

那人不虞夜清妍動起手來這麼幹脆,壓根沒有防禦,竟然來不及閃避,那道光便已經擊中了自己。

夜清妍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刀身漆黑的刀,而這把刀,就是隻屬於她一人的修羅刀。

剛剛她發出的那道寒光自然就是刀光,在那一刀的刀光之下,那個身影身上的斗篷被完全割破,月亮從雲中衝出,那個人原本的樣子便呈現在夜清妍眼前。

“果然是奧林匹斯山的聖徒,竟然還是白銀級別的。”夜清妍握緊了手裏的刀,十分戒備的掃視着四周,雖然眼前這個人自己可以輕輕鬆鬆打敗,但是在對方的周圍,一股若隱若現的威脅卻始終存在,讓她不敢再輕易動手。

那人將身上被刀氣撕裂的斗篷甩掉,一身銀色的盔甲在月光的照耀下,看上去竟然有幾分神聖的感覺。

“華夏果然臥虎藏龍,沒想到隨隨便便就可以看到一個天階修爲的華夏強者,真是我美斯狄的榮幸啊。”這個身着一身銀色盔甲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完全被夜清妍壓制,但是他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或者恐懼。

“哼,你一個小小的白銀級別的聖徒,在我眼裏和一隻螻蟻無異,”夜清妍舉起了修羅刀,指着對方,“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呵呵,我自然知道你殺我很容易,但是你到現在爲止都不敢動手,說明你也知道我身後有比你更強大的存在,所以,我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路是你離開,我不爲難你,畢竟我們的目標只是夜修羅那個臭小子,另外一條路就是……”

聽到對方的目標是夜無回,夜清妍的眼神已經徹底冷了下來,“我選擇殺了你!”一個閃身,人便和刀一齊彈出,直劈向美斯狄。

“隕石龍捲!”對方完全不講究的殺上來,美斯狄不禁有點慌了,連忙把自身的力量提升到最高,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絕學。

“噗!”二人的攻擊相碰,美斯狄毫無疑問的彈飛了出來,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

“好、好厲害!”靠翻了幾個跟頭卸掉了幾分力氣的美斯狄勉強站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着夜清妍。他完全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年齡不大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強的戰力,自己原本因爲知道對方是天階強者所以已經全力以赴,卻沒想到在對方面前依然不堪一擊,直接被對方打飛。

“哼,還能站起來,看來我剛剛力氣還是小了點。”夜清妍手舉着修羅刀,站在原地,氣勢不動如峯,“這一擊就讓我送你去見你們的宙斯吧!”

一股慘烈的氣息從她體內噴涌而出,那氣息有如實質般的散發着漆黑陰冷,尋常人只要碰到這股寒氣便已經凍僵了。

“空氣防禦壁!”美斯狄連忙拼盡全身靈力,在自己身前築起了一道無形的防禦牆。

“轟!”修羅刀砍中空氣防禦壁,發出一聲震天價的巨響,美斯狄的雙手虎口瞬間崩裂開來,溢出鮮血。

“再吃一刀!”夜清妍將刀高高舉起,就要向美斯狄的腦袋上砍去,而空氣防禦壁已經被震碎的美斯狄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這把漆黑的刀砍向自己的腦袋。 “再吃一刀!”夜清妍將刀高高舉起,就要向美斯狄的腦袋上砍去,而空氣防禦壁已經被震碎的美斯狄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這把漆黑的刀砍向自己的腦袋。

“沒想到我蜥蜴座的美斯狄竟然第一次被神王派出來執行任務就要命喪異國他鄉,他媽的我也太背了吧!”在修羅刀即將砍到自己的腦袋上的前一刻,美斯狄的腦海中這般想着。

“既然知道是我奧林匹斯山的人,竟然還敢動手殺他,你這可是準備選擇與我們奧林匹斯爲敵?”一聲暴喝傳來,隨之而來的一個身影擋在了美斯狄和夜清妍之間,徒手擋下了夜清妍的修羅刀。

“黃金聖徒?”夜清妍收回修羅刀,猛然向後撤回一步,十分警惕的看着對方。

來人亦是一襲黑色斗篷,把自己全身都籠罩在斗篷底下,只有剛剛擋刀的那隻手還露在外面,而這隻手則被金色的手甲包裹住。

“吾等奉神王亞當斯之命,前來取夜修羅的命,你是何人,爲何要阻止我們?”來人的一張臉藏在陰影之中,只剩一張嘴巴勉強能看到,可是卻沒看到他嘴巴怎麼動,聲音卻傳了出來,語氣十分冰冷。

“哼,想取他的命,你們先問問他的阿姨答應不答應!”夜清妍冷哼一聲,調動起體內的全部靈力。

“你是他的阿姨?”那人頗有點意外,道。

“少廢話,要動手就趕快!”夜清妍神色已經十分不善,隨時準備再動手。

“米瑞思大人,這個女人實力很強,屬下完全不是她的對手,您千萬要小心一點。”蜥蜴座的美斯狄站在那人身後,恭敬道。

“奧林匹斯山的米瑞思?你就是那個傳說中以己身爲劍的黃金聖鬥士,摩羯座的米瑞思?!”聽到美斯狄喊出那個人的名字,夜清妍終於變了臉色。

“噢,沒想到在遙遠的東方,吾的名聲竟然也有人知曉,看來你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米瑞思隨手甩開身上的斗篷,顯露出他原本的模樣。

一襲金燦燦的黃金聖衣在月光下散發着無比高貴的氣息,而身着這件摩羯座聖衣的米瑞思也傲然而立,右手平舉,一股金色的靈力圍繞着他的手臂與手掌,形成一把無比鋒利的劍的模樣。

“傳說中的聖劍,艾克思開裏伯!”夜清妍看着米瑞思手臂上的金光,瞳孔微微縮了縮。

“不錯,吾之拳便是聖劍,傳說中亞瑟王從石中拔出的王者之劍。”米瑞思將右手的指尖對着夜清妍,“今日,便讓你死在吾之聖劍之下,也算讓你死得其所。接招吧,聖劍,艾克思開裏伯!”

一道猛烈的劍氣從他手掌之上迸發,一直朝夜清妍衝擊而去,而劍氣之鋒利,在它的運行軌道上面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像被利劍劃過的痕跡。

夜清妍立刻一個閃身,躲開了這道劍氣,可是,米瑞思在發出一道劍氣之後並沒有停下,而是又接連甩出了好幾道更加強悍的劍氣,這些縱橫交錯的劍氣讓夜清妍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完全躲開的可能。

“唰!”雖然夜清妍極力躲閃,但是仍然有三道劍氣在她的大腿和兩條胳膊上都各自留下了一道不淺的傷口,殷紅的血立刻就染紅了夜清妍的白衣。

“不愧是奧林匹斯山位於頂點的十二個黃金聖徒之一的摩羯座聖徒,你的聖劍果然也如傳聞中所說的那般鋒利。”夜清妍撕開袖子,迅速的將其作爲繃帶把自己的傷口給紮上了。

“這不過是盛宴前的開胃菜罷了,既然你也是夜修羅的族人,那吾今日必不會放過你。”米瑞思往前踏出幾步,身上的氣勢也隨之升高了幾分。


“哼,你以爲這麼容易就能殺了我?”夜清妍的嘴角染上一絲諷刺的笑,“我夜之修羅一族能存世千年,自然有我們一族的過人之處,今日或許就是讓你見識見識我們夜之修羅一族的強勢之處了!”也不知道夜清妍幹了什麼,米瑞思只看到她雙目忽然變得血紅,渾身上下的氣勢和之前完全不同,變得讓他也覺得心驚起來。

“修羅覺醒!”夜清妍暴喝一聲,全身白衣無風自鼓,慘烈的氣勢從她體內猛然迸發出來,令人驚駭不已。

“什麼?!短短几十秒內,竟然能把實力硬生生提高到如此強悍的地步,”米瑞思原本一直古波不驚的臉龐瞬間變了臉色,“說,你到底是何人?!”

“呵呵,我夜修羅一族避世已久,看來世人都已經不記得我們了呢。”夜清妍的嘴角彎起一絲殘忍的弧度,目光不帶絲毫溫度的看着米瑞思,“我以修羅之名,必斬殺你於我的修羅刀之下!”

“哼,你以爲你如此便可以打敗我了嗎?天真!”米瑞思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將大部分靈力都注入右臂之中,猛然衝向夜清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