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社的上班西服下,身材也不錯。

謝青荷一進家門,愣了一下,「這是?」

沒等回答,聽到孩子們的哭聲,心就緊了,趕緊往裡面沖,「明明,虹虹,怎麼回事?」

一邊走,一邊又瞪了丈夫一眼,似乎又在詢問。

林大河卻冷淡的一笑,沒管老婆,而是看著宋三喜,「有話你說啊!你不說,我就轟人了!」

謝青荷到了裡屋門邊,不禁皺眉,扭頭一看宋三喜。

這一表人材的年輕人,衣著不俗,氣質不凡,誰呀? 想到這,陸嘉怡咬咬牙,沖了出去。

還沒等到陸細辛跟前,就被她身後的男人攔住。

陸嘉怡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探過頭:「辛辛姐,是我,嘉怡啊,你還記得么?」

陸細辛轉頭,慢吞吞抬眸,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又冷又清,彷彿地下深處入至冷至寒的泉水。

凍得陸嘉怡心臟一哆嗦。

她下意識後退一步,驀地低頭,不敢看陸辛辛。

好奇怪,明明是同一個人,相同的樣貌,但是怎麼會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呢?

陸辛辛給她的感覺是溫和自然,如微風拂面,相處之間是極為舒服的。

但是,眼前的女子卻透著一股難描難繪的從容大氣,彷彿只要被她看上一眼。

所有的心思在她面前都無所遁形。

「是你。」陸細辛認出眼前的少女,在被今豫和催眠的那段時間,白芷給她找的假妹妹。

「你來參加繪畫協會比賽的複試?」陸細辛問了句。

陸嘉怡忙不迭點頭。

「那你這段時間進步很大。」陸細辛記得陸嘉怡的畫,中規中矩,少了點靈氣,以她的水平是絕不可能通過初試進入複試的。

聽到這句,陸嘉怡眼中有慌亂閃過,指甲死死掐入掌心,才勉強穩住情緒。

眼前的陸辛辛氣勢實在是太強了,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身體的顫|抖,如果不是事關前途命運,硬生生靠着一口氣撐著,她早就腿軟了。

「辛辛姐,我、我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陸嘉怡哆嗦著。

「說吧。」陸細辛口吻淡漠。

陸嘉怡咽了口口水:「能換個地方么?這裏人來人往的,不方便。」

陸細辛淡淡掃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陸嘉怡身體頓時一僵,感覺自己的小心思已經被發現。

她咬了咬牙,開口:「是關於雲念念的,她出事了。」

聽到這,陸細辛驟然抬眸,眼中閃過一抹極致的冷意。

直接轉身向旁邊的休息室走去,語氣冷靜:「過來。」

到了休息室,陸嘉怡的身體放鬆稍許,但精神仍然緊繃着,磕磕巴巴講述雲念念的事:「你走了之後,雲念念家裏就發生了一場火災,家裏所有的東西都燒光了,連人也消失不見。

我以為她去了別的地方,就沒放在心上,但是半個月後突然接到她的電話,她在電話里惶恐不已,哭着叫我救她,我剛想問她的情況,但是還沒等我開口,那邊就掛斷了。

之後我又打回去幾次,但是都打不通。」

說完,陸嘉怡拿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遞過去:「你看,就是這個號碼。」

林志上前掃了一眼,將號碼記下,隨後拿出手機撥了過去。

鈴聲響了兩下,就被人接通了。

是一個中年女聲:「您好,這裏是杜公館,請問您是哪位?」

林志低聲:「你好,我想找雲念念。」

聽到雲念念三個字,中年女聲女氣驟然變化,從之前的隨和自然變得警惕小心:「你是誰,你找雲念念做什麼?」

林志:「我是她的朋友。」

「朋友?」中年女聲語氣徹底冷了下來,「我警告你,不要在打過來,也不要再找雲念念,你要是再多管閑事,就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

說完,啪地一聲掛斷電話。

林志轉向陸細辛,低聲:「陸老師,那邊態度不對,雲念念可能要出事。」

陸細辛當機立斷轉身,向外走去:「走。」 當那欣兒緊閉着雙眼,死死捉著胸前的銀鈴等待罪惡之手降臨時,周圍的一切都彷彿靜寂了起來。那些壞人的猖狂聲,人質們的驚恐聲,外面的炮火聲,在這一刻都彷彿消失了一樣。

喵嗚!

「你們所有人都該死!」

在欣兒等待命運的審判之時,一聲宛如自九幽之下傳來的喵叫聲響起。那聲音冰寒刺骨,似是能把人的身心都凍住,讓人聽到后就如同站立在寒風之中,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最為讓人心驚肉跳的是,明明只是一聲貓叫,但所有人卻不由自主的明白這叫聲中所蘊含的意思。

欣兒內心一驚,本能的睜開了雙眼,立時被眼前的一幕震驚得叫不出聲來。

只見她眼前的那些人類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樣,不但各個臉色蒼白,眼中帶着一股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恐懼。

碰!

這時有一個人如同失去力量支撐般無力的往地下倒去,這如同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樣,一個個人影紛紛向地下倒去,眨眼之間整個地下室就只剩下這個叫欣兒的小女孩站在這裏。

放眼一望,屍橫遍野,景象十分駭人。尤其那些人死前臉上帶着的那股恐懼,足以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本來這恐怖的一幕肯定會嚇得這小女孩驚叫起來,但是此時此刻這小女孩被她身前不遠處的一道獸影給吸引,一時間竟對那恐怖的一幕沒有反應過來。

原來她看到自己外婆屍體旁邊,在這種時候竟然有一隻詭秘的貓出現在那裏,而且這隻貓她感覺並不陌生,好似是她外婆養的那灰貓。這讓小女孩吃驚得不知該用什麼言語表達,一時間只能用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灰貓沒有理會周圍那僅有的活口,在它追尋到此處看到阿婆那冰冷的屍體時,憤怒之下的它立時一個魂技就把周圍的所有人類靈魂撕碎。要不是它還有一絲理智,恐怕這個和阿婆有着血緣關係的小女孩都無法倖免。

它此時心中的悲傷無法用言用表達,阿婆那慈祥的笑容彷彿就在它眼前浮現,讓它的神情都不由恍忽起來。

它剛剛來的這世界時的一幕幕彷彿就在昨夕,那時它身受重傷,腹中飢餓難忍,身體十分虛弱,可以說是處於它身體最為虛弱的時候,生死只在一瞬之間。

原本就因變成了一隻貓而惶恐不安的它,還來不及接受這忽然而來的變故就得慢慢的體會一次死亡的來臨。

在它放棄希望,麻木的等待死亡降之時,是上山採藥的阿婆如同天使般降臨,把它的生命從死亡的陰影中拖了回來。

阿婆的細心照護讓它的生命得到拯救,她溫暖的笑容讓它接受現實尋回活着的意義。並且它還擁有了它在這個世界第一個名字芋頭,讓它真正成為了這世界的一員。

雖然與阿婆相處得只有一年多時間,但是在灰貓心裏阿婆就是它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也是它灰暗世界的一道陽光。

如今這一切都消失了,在看到阿婆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時,它內心的世界就已經被黑暗吞噬,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冰冷起來。

它憎恨這個世界的人類!是他們害死了善良的阿婆。

體內那邪惡的魂力不斷自它體內湧出,整個地下室都在它的力量顫顫發抖。

啵!啵!

如同承受不住這股強大力量的壓力,那些懸掛在頭頂之上的電燈紛紛暴破開來,讓整個地下立時陷入一片黑暗。

「啊!」

這突然的黑暗彷彿壓斷了那小女孩欣原本在苦苦支撐的脆弱神經,驚恐地叫了一聲,立時嚇得暈倒過去。

雖然身處黑暗,但是這一切都沒有影響到灰貓的視力。小女孩的聲音似時驚醒了沉醉於自己思緒中的灰貓,讓它那雙冰冷無情的眸子出現一絲感情波動。

它轉頭看了那昏迷過去的小女孩一眼,它明白這是阿婆的外孫女,感受着阿婆屍體上方飄蕩的殘魂所散發的殘念,灰貓的內心不由有些觸動。

阿婆生前的念頭唯一就是讓她外孫女活下去,這恐怕是阿婆生命終結時最後的執念,連死了也不曾忘卻。

喵嗚!

灰貓那充滿哀意的聲音在這靜寂的地下室中響起,似是在為阿婆送別,也似是告訴阿婆讓她放心有它在,她的外孫女不會有事。

轟!轟!

炮火轟擊聲不斷響起,整個地下室震得不斷顫動,周圍的牆壁都彷彿被這炮火震得龜裂開來,不斷有塵埃自頭頂方向掉落。

喵嗚!

「阿婆,我一定會讓你復活的。只是,復活的你還是你嗎?」

看着眼前阿婆那失去意識的殘魂,灰貓不由輕輕一嘆。正常死亡的生物,其靈魂都是殘缺的,尤其是那最為重要的意識會在生命終結的那一刻消散。

那怕灰貓把阿婆這道殘魂轉換成陰靈重新誕生意識,恐怕那時的她也只是一個新的生命,不在是它熟悉的阿婆。

灰貓此時的心情顯得異常陰鬱冰冷,好似如那寒冰地獄般沒有一絲溫度。它那幽暗的眸子掃了周圍一眼,看着那些牆壁上的裂痕越來越大,它明白不能在這裏呆下去了。

而且,這些害死阿婆的人都得給她陪葬!

貓嘴輕輕一張,立時阿婆那道殘魂就被它吸入體內,用魂技暫時封存在它肉身之中。

隨後它的魂體顯化,變成一隻比東北虎還要大上一分的巨貓。如觸手般的魂力把阿婆的屍體托起安放在它的背上,正準備轉身離開此處時看到那昏迷的小女孩,它發動魂力須手把她也安置在自己背上。

隨後邁著貓步,如同幽靈般向地下室的門口踏去。

「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外面有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地下室出口處那些倒在地上失去生命的黑幫份子似是被人發現。

灰貓托著阿婆她們剛剛出去時,立時看到外面一群武裝人員正拿着槍械緊張的對着地下室的出口。那些人看到自裏面而出的灰貓,紛紛面帶驚愕,似是一時間對這情況沒有反應過來。

······

。「我這不是怕你把我給忘了嘛。」沈硯星垂下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孟廷昭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來沈星是怕自己忘了她,所以才染上金髮畫上厚厚的妝,打扮得和從前一樣來找他啊。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孟廷昭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腦袋,卻又覺得太過唐突,默默收回了手。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168章短暫的分別是為了長久的以後 逐漸深入秘密通道之後,艾嵐慢慢發現,在地下通道中行走,並沒有想像中的這麼簡單。

首先,光線就是一個大問題。

黑暗係為什麼可以從這麼多種族之中殺出來,成為九大陣營之一。

正是因為地下世界的特殊環境,生活在地上的種族根本很難適應。

好在雷恩因為被人追殺,身上帶了許多物資,幾個火把很快被點了起來。

藉著黯淡的火光,他們在這條神秘的地下通道中,緩慢前行着。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