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雲潮雙眼爆睜,殷虹的血液從他的喉間流淌出來,他抬起左手捂住喉嚨,想要阻止血液的流淌,卻只是徒勞。

視線迅速模糊,終於歸入黑暗!

望著生機消散。落入山谷中的傅雲潮,韓辰輕輕吐了口氣,雖然這三人的實力不如他,但也絕對不弱,以他如今足以媲美半步劍尊的實力,依然到現在才將之斬殺,足可見一斑了。

雙劍歸入劍鞘,韓辰抬手對著下方一揮。點點顏色不同的真意碎片飛了上來,融入韓辰的識海之中。

「七千六百多段真意碎片。這三人到底掠奪了多少人!」感受著的識海中那陡然暴增了一倍的真意碎片,韓辰被狠狠震撼了一番。

烏修和徐永武兩人各兩千多段,傅雲潮一人,直接擁有三千多段真意碎片,而且這才一天而已,當真駭人!

不過現在這三人的真意碎片。卻全部都歸韓辰一個人了。

韓辰原本就有六千兩百段真意碎片,此時加上這三人的七千六百段,韓辰此時擁有的真意碎片,數量達到了一萬三千八百段,幾近一萬四千段了!

恐怖!

「真意碎片可以累加。而且達到了一定的數量,定然可以獲得額外的獎勵!」深深吐了口氣,韓辰輕聲說道。

雖然他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獎勵,但對此,現在他幾乎可以完全肯定!

將傅雲潮三人的空戒,以及之前那第一個被斬殺的青年的空戒收起,韓辰沒有多耽擱,身形一展,循著和赤練的一抹心血聯繫,趕了過去。

片刻后,韓辰便看到了一座閣樓,矗立在一座山峰頂端。

只是情況和韓辰料想的有些不一樣!

閣樓上空,三道殘影分身,以及赤練,正在和三名青年激戰著,閣樓前是那逃走的五人,不過赤練遵循了韓辰的囑咐,只殺了四人,留了一個活口。

畢竟那真意碎片的玄秘,他還要從這北州分院的人口中知曉。

因為那四人是赤練所殺,赤練又非考核之人,身上沒有真意碎片,不具備吸收真意碎片的資格,所有那四人身死,識海中的真意碎片浮現出來,漂浮於空中,並沒有被吸收。

那三人恐怕是看到了這些真意碎片,所以起了搶奪之心。

三人的實力都很強,都達到了九星劍宗境界,兩人為後期,一人為中期。

赤練的實力雖然已經達到了七階巔峰,但畢竟還沒有渡劫,沒有跨入八階。面對這三人的聯手,赤練雖然佔據上風,但一時之間,卻無法結束戰鬥。

「殺!」

韓辰眼眸冰寒,根本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既然敢出手搶奪,那便是敵人,是敵人,那便殺!

「什麼人!」

韓辰的突然出手,讓那三人-大驚之色,面對這頭蛟龍,他們就感覺壓力巨大,難以抵抗了,現在竟然又出現了一人,而且修為竟然絲毫不比他們弱,如何不驚。

韓辰根本不理會三人,雙劍出鞘,八重寸斬式轟殺而出,那名九星中期的青年,直接被紅的吐血飛了出去。

「吼昂!」

一聲咆哮,赤練抓住機會,口中噴出滔天火焰,直接將那人焚殺至虛無。

「誤會,都是誤會,兄台還請停手!」

韓辰出手,竟然瞬間就殺了一人,剩下的那兩人頓時慌了,趕忙出聲道。

「你們出手搶奪我的真意碎片,現在不敵就說誤會,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冷笑一聲,韓辰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一人身前,八重寸斬式再度轟殺而出。

「欺人太甚!」

那人怒吼一聲,提劍迎了上去,只是當真正碰撞了,他才感受到了韓辰這一劍的可怕。

兵器被斬飛,整個人吐血倒飛出去,赤練張嘴噴吐出一道紫色的粗大雷霆,轟在那人身上,直接將之轟成血霧,屍骨全無。

又殺了一人,轉瞬間三人就只剩下最後一人。

那人此時已無戰鬥之心,心神驚懼,直接轉身想逃,但哪裡能逃得掉。

「吼昂!」

赤練巨大的身軀一擺,瞬間追了上去,張嘴噴吐火焰,將他焚殺。

一對三,赤練尚且能佔上風,此時僅僅一人,而且只顧奔逃,赤練殺他,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未完待續。。)

… 戰鬥結束的很快,從韓辰出現,到三人被殺,不過十數息的功夫,強勢的碾壓,三名九星劍宗沒有絲毫抵抗之力,身死隕落。

「哥哥,赤練有些累了!」巨大的身軀迅速縮小,落在韓辰的肩頭,赤練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疲憊。

那三人都為天才俊傑,一同聯手可戰半步劍尊,赤練與之一戰,也是消耗不小,此時戰鬥結束,難免感覺的疲累。

「嗯,你先回去休息吧!」韓辰點點頭,將之收入體內,回到眉心上丹田之中。

呼!

輕輕吐了口氣,韓辰將雙劍也收入鞘中,隨後將那三人的真意碎片、空戒收起,身形一展,落了下去,站在那閣樓之前,點點顏色不同的真意碎片漂浮在半空中,很是絢麗。

韓辰抬手一引,這些真意碎片滾滾而動,連成一線,盡數融入韓辰的識海之中。

「兩千五百多段真意碎片!」感受著識海中,那膨脹了一圈,達到一萬九千多段的真意碎片,韓辰心中發出一絲驚嘆。

這北州分院的人,每個人都擁有數百真意碎片,最少的都有五百多,六七百的也有,當真富有。

當然,剛剛那三個青年所擁有的真意碎片更多,每個人都擁有一千多段,三個人足有三千四百多段真意碎片,如今被斬殺,歸韓辰所有,使得他識海中的真意碎片,直接增加了五千多,幾近兩萬的恐怖數字。

近兩萬的真意碎片,這個數字著實駭人,而且這似乎還不是頂點,若是繼續掠奪。仍然可以繼續向上累加,沒有上限。

只是,這麼多的真意碎片,究竟有什麼用?或者說用什麼獎勵?韓辰很想知道。

目光一轉,落在那最後一個,沒有被殺。刻意留下的北州分院弟子身上,臉上帶著一絲笑容,提步走了過去。

「求求你,不要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我的真意碎片,空戒都可以給你,求你不要殺我…」青年臉色非常蒼白。眼中充滿了驚懼,看著韓辰過來,慌忙求饒。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好好回答!」站在那青年身前,韓辰低頭俯視對方,淡淡說道。

「只要你不殺我,你想要知道什麼,我全部都告訴你…」那人趕緊點頭。

「你們北州分院的人。為什麼要殺我東州分院的弟子!」

對於這個問題,韓辰心裡一直想知道。他可以確信,他們和北州分院沒有恩怨,甚至連摩擦都沒有,南州、西州分院的人對付他們,可以理解,畢竟之前在城外。他曾踐踏過對方,而北州分院的人,卻依舊對他們下殺手,就有些不理解了。

「這個…」那青年面露難色,有些遲疑。

「說!」韓辰目光一冷。

感受到韓辰身上的氣息。那青年身體一顫,臉上露出一絲恐懼,不敢在遲疑,趕緊道:「是西州分院的院主雷炎,還有南州分院的院主屠海,他們二人曾經找過我們院主,讓我們在這考核秘境里,照顧他們學院的弟子,同時對付你們,只要遇到,能殺就殺,不要留手!」

「你們院主答應了?」韓辰心中閃過一絲殺意,拳頭握緊。

「嗯,院主沒有拒絕!」青年點點頭,說道:「東州分院勢弱太久了,院主實力不強,弟子實力更加孱弱,被三大分院視為廢物,殺幾個人,無足輕重…」

「好一個三大分院!」韓辰目光冰寒,身上殺意涌動,冷冷出聲。

僅僅因為自己在城外踐踏了對方,兩大分院就要對他們下殺手,更聯合北州分院,一同出手,在考核秘境中誅殺他們。

好一個三大分院!

四大分院,同氣連枝,可笑,當真是可笑!

感受到韓辰身上的怒意,那青年臉色慘白,眼中滿是恐懼,大氣都不敢喘!

「我再問你,你們不斷掠奪真意碎片是為了什麼?」心中怒意收斂,韓辰繼續問道。

「這是第二關考核里的一種額外獎勵!」那青年不敢隱瞞,如實說道,「集齊一百段真意碎片,可換取自己所需要的真意碎片,將至融合完整,歸自己所有,同時也將通過考核,進入東靈院!」

「不過真意碎片可以繼續往上不斷累加,達到三千段真意碎片,可以額外再換取一種屬性的真意碎片,歸自己所有。達到一萬段真意碎片,又可以再換取一種真意碎片。之後達到兩萬段,就可以換取第三種真意碎片…」

「真意碎片的累加,沒有止境,也沒有上限,只要擁有足夠數量的真意碎片,還可以額外換取第四種、第五種、第六種…等等!」

「不過越到後面,所需要的真意碎片,數額也會也恐怖,換取第三種真意碎片,需要兩萬段。而換取第四種真意碎片,就需要五萬段了。至於第五種,那更是需要十萬段…」

「這是考核前,院主告訴我們的,不過我們也有自知之明,傅雲潮他們的目標是一萬段真意碎片,而我們的目標只是三千段…」

青年的講述很詳細,原原本本,全部說了出來。

「原來真意碎片,竟然還有如此用途!」青年聲音停下,韓辰目光閃爍,開始沉吟了起來。

真意碎片累加,達到一定數額,居然可以換取其他屬性的武道真意。

要知道,那石碑上的武道真意,可都是東靈院的先輩強者所留,每一道武道真意,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得到一種,參悟煉化,都受用無窮了。

現在居然還可以額外獲得更多的武道真意,這誘惑實在太大了,難怪北州分院的人,集齊一百段真意碎片,不願離開,仍要繼續掠奪。

「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現在可以放了我嗎?」望著沉思的韓辰,那青年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問道。

「抱歉,留你不殺,我會麻煩不小!」低頭望著青年,韓辰目光冷漠,聲音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唰!

抬手一劃,可怕的劍氣斬出,劃過青年的喉嚨,沒有讓他感受到任何的痛苦,瞬間斬殺。

撲通!

生機消散,青年倒在了地上,死透。

真意碎片從青年眉心中浮現,足有七百段之多,融入韓辰識海之中。

頓時,韓辰識海中一陣翻滾,真意碎片達到了恐怖的兩萬之數!(未完待續。。)

… 「兩萬真意碎片,可額外再換取三種武道真意。而想要再換取第四種武道真意,卻需要五萬真意碎片!」

閣樓前,韓辰皺著眉頭,微微沉思。

他現在有些猶豫,到底是現在就進入閣樓,以兩萬段真意碎片,換取四種完整的武道真意,直接通過考核,離開這裡,還是繼續掠奪,等湊齊五萬真意碎片,換取五種真意碎片,再行離開。

「三天的考核,現在才過去一天半而已,還有一天半的時間,拼一把!」眼中閃過一絲鑒定,韓辰沒有踏入閣樓,轉身,直接騰空離開。

如此好的機會,他可不想就這麼浪費了,三萬真意碎片看似嚇人,但未必沒有機會。

接下來的一天半時間,韓辰沒有休息,開始了瘋狂掠奪,不管對方實力高低,只要被他遇上,盡數被他掠過。

上至九星劍宗後期,下至一二星劍宗,幾乎沒有人能夠倖免,韓辰全力出手,再搭配七階巔峰的赤練,鮮有人可當。

當然,這也並不意味著韓辰就縱橫無敵,為所欲為了。

在韓辰所遇到的人里,還是有那麼幾個人物,沒有遭到韓辰毒手,逃過一劫的。

這些人都是實力極其可怕的天才人物,比之那傅雲潮要強橫太多,二者完全不可相提並論。

共有四人,葉無涯,來自中州一個超級宗門的青年天才,韓辰和他大戰了一場,平分秋色。

當然,這是韓辰沒有爆發劍丹的情況下,不過,韓辰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對方也有底牌保留,沒有全力出手。


如此天才,未來成就絕對不會低,進入東靈院不久后,必然會掀起一番風雲。

為了區區真意碎片,得罪此人。著實不智。

激戰過後,韓辰便罷手,沒有再戰,對方也不惱,兩人各自報出了姓名,便都離開了。

第二個人,名為連城雲,是個刀客,和那葉無涯一樣。同樣是實力強橫之輩。

在不爆發劍丹的情況下,韓辰勝不了對方,同樣放棄,相互認識了番,各自離開。

第三個人,是個女子,來自不明,名古晴月。容顏絕世,姿色無雙。比之韓靈兒也不遜色多少了。

實力和前兩人一樣,強橫的驚人,在不爆發劍丹的情況下,韓辰一樣勝不了,沒有再出手,各自離開。

至於最後一人。韓辰卻是認識,先前有過一面之緣,東方蒼狼。

兩人-大戰了一場,如預料中的一樣,兩人誰也勝不了對方。東方蒼狼手中的一桿方天戟,厚重無比,一招一式,都充滿了力破山河的氣勢,強橫的可怕。

若非韓辰掌握雙劍術,更擁有劍術禁區,還當真未必能擋得住他。

這一次,韓辰依舊沒有使用劍丹。

以他如今的實力,即便不使用劍丹,都可媲美半步劍尊,這四人能夠和他戰至如此,勢均力敵,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何況,四人可能都還藏有底牌手段,根本沒有必要得罪。

除了這四人,接下來的一天半時間裡,韓辰沒有再放過任何一人,所過之處,如狼入羊窩,瘋狂劫掠。

一座閣樓前,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正是韓辰。

「距離考核結束,只剩下一炷香的時間,我也該換取所需要的武道真意,離開這裡了!」微微吐了口氣,韓辰提步,徑直向著閣樓走去。

「不好,是那傢伙!」

「媽的,真是晦氣,趕緊走!」

閣樓前,此時聚集了不少人,都是集齊了真意碎片,準備換取完整的武道真意,通過考核的人。

此時見得韓辰走過來,頓時所有人臉色大變,不敢停留,騰空而起,遠遠避開。

現在整個考核秘境里,沒有誰不認識韓辰的,這是一個瘋子,所過之處,掠奪一切,沒有人能夠倖免,這裡的眾人,都遭遇過韓辰的毒手。

對於韓辰,他們直恨得牙根直痒痒,但現在真正看到韓辰,卻又畏懼無比,根本不敢面對,如見虎豹一樣,只想遠遠避開。

韓辰看了眼眾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抱拳道:「抱歉了各位,先前各為其主,才會出手搶奪,現在考核即將結束,我不會再出手!」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