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沒毛,仍舊散發著焦酥香味的趙邁從丹爐中走了出來,刀鋒女王立刻擋住了索卡的眼睛,直到趙邁迅速完成了蛻皮和更換衣服的動作。他變出鏡子來照了照臉,有些失望地說道:「怎麼沒有變成火眼金睛?」

「那需要在爐子裡面呆上七七四十九天,而且你還得是個猴子,別想了!」老頭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問道:「怎麼樣,都好了嗎?」

「都好了,都好了。」趙邁撓撓脖子,活動一下身體:「這次真危險,差點就真把自己變成耐括斯了。幸虧我了斷得早,丟了一雙手,然後再靠您二位幫忙,重新錘鍊身體,這才恢復過來。不過現在回想一下,當時如果繼續轉化下去,估計也沒辦法變成完全的耐括斯狀態,肯定會卡在最後的關頭——除非那條龍徹底消亡,讓出唯一的耐括斯超脫者的位置來。」

伊露維塔點點頭,說道:「幸好你當機立斷了,時機掌握得也是恰到好處。那陰影龍以為你也可以變成和它一樣……唉,只是不知道能偏它多久。」

「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當時的戰鬥消耗太大,我不斷從心靈空間中取出藍色水晶來吃,差不多整整吃掉了一顆中等太陽。繼續打下去,其實結果是一樣的:我吃掉整個宇宙,或者黑譜讓一切消亡。」趙邁搖了搖頭:「如果那樣,我寧可不打了,還不如好好抓緊時間和家人多生活些日子。反正我不是超脫者,我肯定能堅持到多元宇宙的最後一刻。」

「不要這麼說,就算是天地大劫也總有解法,這世上沒有圓滿完美的東西。」老頭子將那一摞紙還給索卡:「天使,現在還不是計較環之聯盟隱瞞殺手鐧的時候,你先說說這陰影龍的根腳是什麼如何?」

「稍等,我需要計算一下。」索卡拿回那摞紙,在上面東湊西拼,羅列起非常複雜的算式。趙邁見她心算困難,就變出一盒粉筆給她,讓她在石板地面上書寫。她是在解密,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方法來解讀零號裝置計算出來的結果。

超脫者的根腳就是超脫過程中最關鍵的幾個步驟。每個超脫者總需要「做對」一些事情,才能夠一步步積累,從量變到質變。在特定的條件下,在特定的時間和地點,唯一者終於點燃了智慧的火花,產生了「正確和關鍵」的念頭,從而讓他具備了成為超脫者的條件,這就是根腳。在那之後,需要的只是積累和等待,以及尋找到合適的本源力量與超脫者王座。

「根腳」與特定的外界刺激有關,但更重要的是自己找到了正確的道路。對於趙邁來說,根腳就是他綜合各種知識,產生製造Z蟲源質構想,並為整個多元宇宙任意本源力量提供智慧火花的瞬間。本源力量以獲取知識和豐富自身規則為唯一目的,它會運用自身對時間和命運的操控能力保護這些重要的「根腳」。任何超脫者——包括他自己——都沒法解析。環之聯盟能夠依靠零號裝置對這些跟腳進行推算,這已經是非常了不得事情了。

索卡在地上計算,大家卻沒有關注那些神秘的公式,而是在互相交換眼色。趙邁、刀鋒女王、老頭子和伊露維塔之間,正在通過心靈和腦力隱秘的進行溝通。趙邁看上去躍躍欲試,刀鋒女王面色平靜如水;老頭子一個勁地搖頭,還將嘆息壓回胸膛里;伊露維塔則異常嚴肅,臉色冷若冰霜。

「抱歉,這條路走不通。」索卡終於完成了計算,從地上爬起來:「那陰影龍的根腳實在是太久之前了,連環之聯盟都還沒有出現,更是在您幾位超脫者之前。耐括斯聖堂消滅了所有超脫者,就是為了防止有超脫者超脫於他根腳之前。」

趙邁做出一副不太明白的表情,老頭子便說道:「時間旅行需要藉助本源力量,而本源力量必須要有超脫者操控,因此旅行需要超脫者同意,這個你應該知道。其實還有另外的限制,比如超脫者沒法把東西傳送到自己超脫之前。目前整個多元宇宙就剩下你眼前的兩個超脫者,而環之聯盟也沒法把東西送回自身誕生之前。所以,那陰影龍就保護了自己的根腳,誰也無法到達那個時間和地點。」

「呃,那到底是什麼時間和地點?」趙邁從索卡那裡要來了結果,看了一眼后便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那麼古老!這龍也太笨了吧,居然拖了這麼久才成為陰影龍?」

「除非回到當時——而這根本不可能——否則誰也沒法知道。」索卡嘆了口氣道:「這條路也不通,那接下來怎麼辦?」

「我有個辦法。」趙邁眨了一側的眼睛,在老頭子的嘆息聲中說道:「我們來做多元宇宙連環舟吧!用團結的力量困住陰影龍。」 「其實在陰影龍出現之前,我們就有個計劃。這一切都是基於我們三個對黑譜以及相關時間規則的研究而做出的,原本是為了降低那些本源世界的時間流速,保持整個宇宙的穩定,我去借創世界發生器的資料也是其中一步。當然,這個方案也可以用來針對陰影龍。」

趙邁、伊露維塔和老頭子一起給索卡進行科普,詳細描述了這個計劃。計劃分為兩部分,一個是用創世界發生器再次重啟所有的本源世界,第二步則是利用內部網路中「靜滯」的黑譜,與所有本源世界的「黑譜」相連,從而讓大家達到完全統一的時間流速。

「環之聯盟總部作為一個點,老頭子這裡作為另一個點,用兩個基準來調整多元宇宙的壽命。不管是舊的世界還是將來新出現的世界,大家都會以同樣的速率發展,也都會在同一時刻消亡。」趙邁清了清喉嚨說道:「由於內部網路不算是一個世界,所以屆時它還會在,足夠成為各個文明的避難所。多元宇宙只要能長期平穩發展,本源力量互相融合下就能開啟下一次循環,那個時侯內部網路避難所的文明也能再度發展。」

「這也行?」索卡看向老頭子,想從他那裡得到答案。老頭子很罕見地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捂著嘴巴,緩慢地梳攏鬍鬚。

伊露維塔打了個響指,立即說道:「只靠老頭子是不行的,還需要我來做些工作——身為創世神超脫者總是有些額外福利的。我可以控制創世界發生器的工作,達到大家預想的效果。而且,只要內部網路能夠一直連接那些本源世界,我就能壓制所有的二次創世,不讓耐括斯聖堂再用發生器來搗亂,確保預期效果能夠保持住。」

「我的任務就是拖住陰影龍,直到整個多元宇宙重啟——當然,還有所有的耐括斯聖堂。」趙邁聳聳肩膀:「我還不確定這個能不能完成,也許我很快就會被打趴下。當然,也可能會有好一些的消息,比如當新的超脫者出現后,依靠著內部網路,他們能過來幫幫我,減輕我的壓力——尤其是能夠操控時間規則的超脫者。這是非常冒險的方法,但總算是一個方法。咱們殺不死陰影龍,可多元宇宙真要毀滅並重啟了,也沒陰影龍什麼事兒了。嘿嘿,它的確很強,但是將會沒有地方顯擺,也是怪慘的!」

「你這是以命在搏!太危險了!」老頭子終於開口了:「那陰影龍不值得……」

趙邁用兩聲「嘿嘿」插了進來,然後說道:「老師,我不在乎值不值得的問題。那陰影龍算是多元宇宙目前為止最大的威脅和挑戰,甚至可以說是恆久的挑戰,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能激發生命的進化動力了!自從永生之後,我一直都在擔心無事可做,而現在總算有一件事情能與我存在同樣的時間。而且,排除掉其他客觀的理由,這件事若不去做,不能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盡一把力,我心裡會過不去的。」

「你……你絕對不能耐括斯化,知道嗎?」老頭子突然說了一句。

「當然不會的。我現在各項數據——長相、頭腦之類的——都很一般,就是打不死而且嘴炮兩方面特彆強大,這明顯是主角的模板!我不會放棄好好的主角模板去變成反派的,那多吃虧啊!」趙邁雙手抱著後腦勺,說道。

「有計劃比沒有計劃好。」索卡說道:「我已經想明白了,如果陰影龍到達聯盟總部,一切就都被毀了。元素網路、內部網路或者其他什麼東西,都一樣白費。所以,你們想用內部網路就去用,至少它還能夠救整個世界一次。」

「它肯定能拯救世界的。」趙邁搓搓手說道。「索卡,除了零號裝置,環之聯盟還有其他殺手鐧嗎?那陰影龍對聯盟總部志在必得,我想不明白是為什麼,但肯定不會是好事。我的意思是說,如果當年的三法師還留下了什麼手段,現在也到了該用的時候了。」

索卡搖搖頭。如果林奇和西格爾能夠出現,然後把那頭陰影龍幹掉就好了。可是……他們在哪裡呢?索卡不止一次調用環之聯盟的資源尋找他們,也曾經找到許多線索,但追蹤下去,發現線索通向的不過是一無所獲。

「哦,這樣啊……那你知道環之聯盟總部空間是怎麼回事嗎?」趙邁說道:「我發現那個空間的盡頭是耐括斯。」

從索卡瞪大眼睛的表情中就知道她並不知情,於是趙邁說道:「總部的所在地,各種規則非常活躍,我想它們應該是從內部網路還是從元素穿越通道被帶過來的。但是在遠方,所有規則都在死亡,就像植物枯萎一樣,尤其是在界限之外。我踏出息壤不過兩三步遠,就差點因為能量流失過快而死掉。」

「陰影龍在那個環境中並不受影響,而我很懷疑它就是從那個環境中誕生的,只不過我還沒找到切實的證據,也不清楚它是怎麼突然出現在距離聯盟總部較近的位置的。」趙邁最後說道:「站在息壤的邊界上,靠著分辨黑譜的能力向遠方看,一片死寂的黑色背景中有耐括斯的存在。大地在世界的邊緣墜入耐括斯的虛無之中。」

「環之聯盟曾經多次派出探險隊前往空間深處,一方面是出於好奇,另一方面是我懷疑三法師有可能藏身在地平線遠方。這些探險隊大多沒能活著回來,少數回歸者說他們看到的依舊是無邊的荒野——沒有一個能達到你所說的位置。」索卡皺緊了眉頭:「我只知道這個空間是三法師中的西格爾找來的,他說這個世界本應毀滅,但恰好被他救了下來。這裡不會有神,也不會再產生世界意志,正好可以拿來用。而且原來的人口都遷了出去,空空蕩蕩做什麼都好處理。」

「本應毀滅的世界和被耐括斯盯上了應該是一個意思吧……我真想知道西格爾是怎麼將它救出來的。」趙邁看了看老頭子和伊露維塔,兩個人也表示自己想不出來。

「我可以去查查最早的資料。」索卡總算恢復了一些鬥志,她站起來說道:「戰鬥方面我幫不上忙,但是環之聯盟這麼多年來積累的知識和資料總應該能派上用場。那個陰影龍不可能沒有弱點,就算是現在沒有,或許能從過去找到答案。」

「嗯,這也是個不錯的方法。」趙邁捏了捏下巴,加強著語氣說道:「雖然沒法直接影響陰影龍這樣的強者——除了去找根腳這類關鍵點之外——但說不定能找到一些限制他的方法,希望吧。」

「嗯,至少現在我們抱有希望。」索卡點了點頭:「趙邁,你如果還要和陰影龍作戰,需要什麼東西的話,聯盟可以為你準備。」

大家將索卡送走,然後又坐在了八景宮門前長長的台階上。三個人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坐在這裡,只是不約而同有了這樣的「衝動」。刀鋒女王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就用骨翼戳了戳趙邁的後背。趙邁回頭看了她一眼,擠眉弄眼,表示自己也覺得很奇怪,不知道該做什麼。

「這條路上曾經接踵摩肩。」老頭子突然說道:「我還記得我成為超脫者后,有好多人來向我祝賀和請教。從門匾到山門,一路上都是人。可是一場大劫后,這裡便空了。」

「您說的是封神演義的事情吧?」趙邁壓低聲音試探著說道。

「那是演義,是戲劇化的。但真正的大劫不是戲劇,不是風花雪月瀟洒倜儻,不是做文章,更不是藝術創作。大劫總是血淋淋的,充滿了暴力、死亡、瘋狂和一切負面的東西。」老頭子說道:「演義中說只要能渡過大劫就必有收穫,我經歷了好幾場大劫,卻沒有絲毫這種感覺。我從不覺得將過去活生生的朋友們放進封神榜里,如同將人拍成照片,這也能算是什麼收穫!」

伊露維塔不明白封神榜是什麼東西,但直覺告訴他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趙邁更不敢具體的問了,他覺得老頭子現在充滿了怒氣,而怒氣的下一個目標很大幾率就是自己。

他小瞧老頭子了。「這大劫又來了啊,我寧可這一次不見了的是我,也不願不幸落在別人頭上。反正這石階已經沒人走了,這屋子也空了。」老頭子將手放在趙邁的肩膀上:「你這一去,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更不知道還會不會見面。雖然我知道你下了決心,但還是希望你能再多考慮一下。」

趙邁搖搖頭:「老師,走是必須要走的,因為打不過。我和那條陰影龍交過手,最清楚是怎麼回事。這一次的戰鬥算是我略勝一籌,下一次說不定還能占些優勢,但優勢總會消失的。那個混蛋是黑譜的超脫者,這意味著他肯定能學會關於黑譜的所有應用!他剛剛成為超脫者,目前還是個新手,不能完全掌握所有的規則。而咱們三個研究出來的東西,恰好佔了個便宜,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等他回過神來,慢慢琢磨,很快就能學會。」

「這也正是我擔憂的事情。」伊露維塔點了點頭:「趙邁說的不錯,只要是和黑普有關的,那陰影龍不用花多長時間就弄明白。包括趙邁是如何傷到它的,甚至它自己也能使用藍色火焰!而且,它現在步履蹣跚,只能緩慢地移動,但它終有一天能夠在黑譜中暢遊,瞬息千里不在話下,穿越空間也不會太難。我有種預感,陰影龍想要到聯盟總部去,若不是為了零號裝置,那就是為了內部網路。它的目標肯定是整個多元宇宙,什麼地方都要去的!」

「因此,我必須回到過去,剷除它的根基。」趙邁對老頭子說道:「我在摧毀它身體的過程中,稍微接觸到它的核心。那傢伙曾經就是條龍,也有過普普通通的日子,也可以被殺死,只要時間旅行的足夠遠!索卡已經算出了它的根腳,時間和地點就都有了。就算那個時侯還沒有環之聯盟,我也可以憑藉撕裂空間的能力找到它,重置這一切!」

「只要時間旅行的足夠遠……」老頭子捋了捋鬍鬚,說道:「不藉助本源力量和超脫者,你那個藉助黑譜進行時間旅行的方法是很有新意,但可行嗎?黑譜的確具備時間壓縮的能力,它的規則相比本源力量更加單調,通行的難度會更小,可我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趙邁,我只要求你正視風險,無論如何不能做沒有把握之事!」

「我已經經歷過一次時間旅行了,這一次不過是要更遠一些。」趙邁雙手一攤,笑著說道:「反正我的壽命近乎是無限的,又有改造世界的能力。只要這次能夠帶上全家老小,騎士在什麼時間生活差別不大。就算我半途停了下來,沒能回到目的地,其實也相當於獲得了一定的時間,總不會虧的。」

「不,你要麼不做,做得話你必須成功。」老頭子說道:「你只有一次機會利用黑譜進行時間旅行,之後那個陰影龍藉助它超脫者的身份,很快就會學會的。一切都得以你的主觀時間感覺來算,回到過去之後,必須立刻剷除它的根腳,才能扭轉一切。如果陰影龍也跟著回去了,或者有了同樣時間旅行的能力,那麼多元宇宙會變得比現在更糟。」

趙邁點了點頭,將這一點牢牢記在心裡。陰影龍作為敵人最麻煩的一點,就是只有和黑譜規則相關的能力才可能傷到它,但同時它作為黑譜的超脫者,總是能夠學會黑譜規則相關的所有能力,因此趙邁的手段總會有用盡的一天。技術上,陰影龍「必然」勝利——它並沒有騙趙邁。

黑譜的規則非常單調,容不下兩個超脫者。陰影龍搶到了位置,誰也沒法將它擠下來。不過,陰影龍自身完整的情緒和性格讓趙邁有了一絲可乘之機,他將自己的手臂耐括斯化,一下子嚇住了陰影龍,讓它以為趙邁也可以成為黑譜超脫者二號。

「時間不等人,先行動起來再說。」趙邁得趁著陰影龍回過神來之前完成布置。「讓那條笨龍暫時留在聯盟總部,無暇顧及其他世界的黑譜。索卡將內部網路給了咱們,那咱們就趕緊把整個多元宇宙的黑譜連接起來,打造時間旅行用的超級彈弓吧!」 黑譜時間彈弓」工程的建設工作隱藏在「多元宇宙時間調諧器」項目之中,而後者則被「環之聯盟戰略防禦計劃」所掩護。索卡下達了疏散聯盟總部非戰鬥人員的命令,最好將是整個外城也遷移走,以免在未來的戰爭中遭到破壞,這必然會形成巨大的運輸量。將趙邁等人所需要的各種設備、物資混雜其中,秘密發送到指定地點,由Z蟲接收和轉移,這是最方便不過的了。

索卡知道這一次計劃再容不下任何失誤的餘地,因此將保密工作做到了極致——她自己都不去打聽趙邁具體在什麼地方工作,工程進度又是如何。 狼性總裁狠狠愛 她只知道趙邁和老頭子列出了單子,然後自己要把這些東西保質保量發到一個由Z蟲防守的星球上。Z蟲會使用自己的傳送門系統再次轉移這些東西,說不定中間要經過好多個不同的世界,最終才會用到工程上。

「層層檢查之下,不會再出錯了吧?」索卡每天都忍著好奇心祈禱。

幸運的是,陰影龍被趙邁騙得不輕,一直都還在「生死界線」附近徘徊,並沒有向聯盟總部方向移動。它每天都在進行兩三次自我崩解並重組的過程,用這樣的方式來不斷加深理解黑譜的性質,同樣也是在檢查和維護自己超脫者的唯一性。當然,這都是趙邁的猜測。他只能通過息壤形成的眼梗進行監視,看到的只是那頭龍的猶豫不決和深深疑惑。

「如果它真的完全不受情緒左右,一門心思只想著戰鬥和毀滅,那還真麻煩呢!」趙邁撇了撇嘴又搖了搖頭:「不過也不一定。要是完全沒有情緒,說不定就變了個愣頭青,很容易落入各種陷阱之中。而且,沒有了情緒上的主動性,它通過黑譜來理解規則的能力會受到不利的影響,說不定要比現在慢上好多,反而是個好消息。」

陰影龍的理解能力和從牛角尖中脫離出來的效率,就像一個滴答作響的鐘錶一樣,每天在趙邁的耳朵里倒計時。他必須抓緊時間工作,和老頭子以及伊露維塔一起趕在陰影龍之前完成所有布置。為了能夠儘可能節省時間,他在內部網路中放出了黑譜,在這裡進行試驗。

伊露維塔再次展現出控制時間流速的能力,這一招曾經用來「坑騙」擺渡者,減慢時間,遲緩它們到達阿爾達世界的速度。不過這一次是進行了時間加速。讓整個內部網路中的時間速度接近各個本源世界。在內部網路中的十年,外面也許只過了一個小時而已。

這是一種取巧的方法,但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對老頭子和伊露維塔來說,長時間離開本源世界,並不是什麼好事。趙邁想盡一切方法來壓縮時間,但實際上因為整個項目還需要不斷的試驗和修改,再加上外界準備材料的速度沒有那麼快,因此內部的工程總要停下來等著。

Z蟲從各個世界聚集進入內部網路,帶來了數量龐大的藍色水晶,帶來了難以計數的Z蟲源質,它們靠這兩樣東西「填充」內部網路,來作為修建「時間彈弓」的基礎。數以兆億計的Z蟲在上面工作,日夜不停,沒有一點休息的時間,不斷進行著調整、修改和完善。

「每一個本源世界需要一個對應的法陣,每兩個本源世界之間需要一道鏈接,每三個本源世界需要建設一個穩固錨點,每五個世界就要有一個調諧法陣,每……」伊露維塔束手站在趙邁身邊,喋喋不休。

對於伊露維塔的抱怨,趙邁只能報以微笑,畢竟這個方案又不是他出的。作為三個人當中唯一一個能夠送人時間旅行的超脫者,老頭子負責了全部的設計工作。雖說這個工程變得如此繁複,第一責任人理應是老頭子,可趙邁和伊露維塔都不敢去找他。事實證明,老頭子也是會發脾氣的,尤其是在多次被人要求修改下方案后。

「工程這麼複雜,還不都是為了安全性和成功率?說到底都是為了我。」趙邁將事情攬到自己頭上來,說道:「老頭子最初給出的方案就充分考慮到了冗餘,我都有種他想將我發射到多元宇宙產生之初去。哎,看了那麼多次創世之後,你有沒有好奇,這多元宇宙誕生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我是有過那個念頭,但我盡量不去想它。」伊露維塔說道:「只要你的計劃能實現,消滅了陰影龍,解除耐括斯聖堂的威脅,然後整個多元宇宙時間流速穩定下來,我想我能夠活到見證下一次多元宇宙的開端,到時候自然能一飽眼福。」

他們兩個正說著話呢,老頭子騎著青牛出現了,將一根捲軸仍給趙邁。「好了,已經定稿了,就按照這個不要再改動了。繼續推算下去會消耗太多時間反而得不償失,目前的這個方案已經做到極致。多元宇宙就這麼大,能動用的資源也是有限的,如果這個方案還不能實現,那也只能這樣了,就當我們送你回到過去度假。」

「一定會成功的。」趙邁拿到捲軸便立刻開始閱讀。整個內部網路太大,因此老頭子給出的不可能是從整體到局部的全部設計圖,只是一份「法陣部件」圖。趙邁讀懂這份圖,然後讓腦蟲和工蟲進行施工,不斷重複這些部件的建設,然後連接成一個完整的整體。

整個工程涉及到相當多的知識體系,道術和魔法為主,還有些是環之聯盟提供的科技設備。正常情況下,只有集合多元宇宙所有種族的力量才能完成這種工程,不過趙邁可以用Z蟲的變化和模仿能力來取巧,將一切知識系統的東西雜糅到生物工程上來——萬一湊不起來,還有著神秘莫測的萬能「俺尋思」之力,利用強大的心靈異能和領域改變現實,總能將問題解決掉。

「老師,你這真是將資源運用到極限了。如果這是在本源力量而不是黑譜中,憑藉這些資源和這套系統,你能夠開啟多少年的時間旅行?」

「萬億年級別總是有的。」老頭子臉色紅潤,顯得很有自信:「有了環之聯盟作為後盾,再加上你的Z蟲,這一次真的是將多元宇宙中最精華的東西都拿來投入到工程之中。如果這些東西用來煉丹,嘖嘖,我覺得我能夠造出足夠讓數百普通人成為準超脫者,甚至臨時超脫者的丹藥來。」

「如果工程還能有剩餘,那千萬別客氣。我覺得就算是有了陰影龍,耐括斯聖堂也依舊會繼續他們的其他計劃,比如在本源世界中搶佔超脫者位。如果有了丹藥……」

老頭子擺擺手,搖了搖頭:「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別當真。天地之間是有氣數在的,陰陽也要平衡才行。若是我造了超脫者丹藥佔了些便宜,這個多元宇宙一定會從其他地方給我找補回來,其實不是什麼好事。單單想一想,這種丹藥會吸引多少強者窺伺,可能引發多少爭鬥就明白了。」

「那我用這麼多資源回到過去……我是說如果我成功了,會不會也面臨這種情況。」

老頭子點點頭:「這正是我要對你說的。其實這一次,即便黑譜確實是自然規則的一部分,可耐括斯聖堂運用它的時候不懷好意,對多元宇宙的正常運轉破壞太大。你的行動是撥亂反正,所以氣數在你這一邊。目前那陰影龍還受到情緒影響,在原地發懵並沒有行動,其中一定有這個關係。不過,你回到過去完成任務后,若是胡亂運用自己的能力,那就糟了。這氣運若是開始針對你,世界意志唾棄你,那下一個耐括斯的陰影龍說不定就是你。」

趙邁無奈地咂咂嘴,看來這「變成耐括斯」的威脅是擺脫不掉了。老頭子接著說道:「好在你還保留著普通人的性格,再加上我教給你修身養性的道法,日子應該不難熬。如果你實在熬不過了,就找個世界超脫,讓本源力量幫你熬。另外記住一點,這個世界總是需要平衡的。黑譜總會存在,多元宇宙總會有人嘗試研究它。就算你把陰影龍解決,之後難免還會有其他的威脅。你能清閑下來嗎?」

這事兒的確是很麻煩,歷史的慣性說不定就會造出另外一個陰影龍來。在多元宇宙中,本源世界相對穩定,平行世界則相對活躍。在一些世界中,世界意志會死板和堅定地按照本源力量的「劇情」行動,不斷將有可能失控的歷史拽回來,而有些世界則放任自流——這些是根據它們和本源力量的親疏關係決定的,也就是世界的烈度,這個趙邁早有體會。

從整個多元宇宙來看,本源力量是一切的根本,緊密纏繞在所有世界中,所以它「糾正歷史」的能力應該很強。趙邁必須時刻警覺,與這股糾正力相對抗,才能確保自己不做無用功。可……怎麼才能做到呢?

伊露維塔和老頭子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畢竟趙邁到時候究竟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現在誰也想不出來。趙邁緊緊皺著眉頭,使勁搔搔後腦勺,用了大約十秒鐘思考。隨後他「嘿」了一聲,又祭出智力不足時常用的辦法:「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都還沒有完成工程,時間旅行也沒成功,更沒破壞掉陰影龍的根腳,就開始琢磨後面的事情?那不是傻嘛!哦……我不是在說你們,我的意思是謝謝關心。」

傻樂觀也是樂觀,至少它不是件壞事。趙邁抓緊時間將老師的捲軸看明白,然後就召喚腦蟲,將最新的改進方案發布到Z蟲心靈網路中去。數以萬計的腦蟲立刻開始聯合計算,協調內部網路世界的施工管理,將最新的改進下發到園丁龍「監工」那裡,然後最終落實到工蟲的具體操作上。這麼巨大的運算量,趙邁根本插不上手。他一接進去,腦力就會被耗干,直接死機,相當於腦死亡。他已經試過了,順便重生了一回,發誓不再繼續嘗試。

將工作甩給Z蟲體系后,趙邁暫時就沒事了。他去看了看家人,督促她們繼續做好「庇護所」飛船的升級工作。他沒有說自己要進行時間旅行,只是很罕見地直接插手她們的工作,提出了許多改進意見,讓她們「務必實現」。根本就不用多問,莎蒂麗、朵吉安和黛安娜已經有所預感,所有的事情和耐括斯有關。她們偷偷研究了趙邁的那些意見,發現它們都和時間履行有關。趙邁也不是沒進行過時間旅行,她們知道自己不能錯過。

「必須儘可能地小,不能有任何摺疊空間,承載的東西越少越好,最好什麼都不要裝。」趙邁每次都對莎蒂麗這樣說:「每一個活物都會加大消耗,所以庇護所飛船必須嚴格控制生物數量,連細菌、真菌都要清理,最好浮塵都不要有。」

他打定主意要帶著家人一起返回過去,誰都不能少——只要他們想跟著一起走。孤身上路的確會減少路途上的風險,提高時間旅行的成功率,這是好的一面。但是,趙邁估計自己肯定會因為思念家人而慢慢發瘋,說不定不用等陰影龍出現,他就變成耐括斯了,這可是極差極差的一面。

「一個理由就足夠導致黑暗的結局:黑譜就是時間規則。」趙邁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他認識到自己距離耐括斯其實只有一步之遙,前不久在陰影龍面前,若不是自己斷了手臂,他就已經是耐括斯了。最能確保他不出這種問題的,其實就是家庭的羈絆。因此不管是從感情上還是從理智上,他只有一條路可以選。

與家人說了一會兒話,他又馬不停蹄地去到阿塔斯,見了見小花。體悟樹已經遮天蔽日,足有三百米高,這麼大身體是塞不進庇護所飛船的。小花當然不願意自己留下,所以她正在想方設法縮小自己本體的體積。為此,小花發出了豪言壯語:「留下來的可以是體悟,跟著走的必須是我!」

可還沒等他呆上多久,就從前線傳來了警報。耐括斯聖堂集結了一支龐大艦隊,開始襲擊環之聯盟的搬遷隊伍,並逐步逼近聯盟總部。刀鋒女王已經前去攔截,應該問題不大。

而陰影龍終於不猶豫了,離開了息壤標識的生死界線,開始向聯盟總部推進。

這就必須他去處理了。 陰影龍大踏步地行走在息壤上,不斷噴出黑色的煙雲,造成大片大片的死亡絕地。消亡的不僅是生命,還有息壤之下的土壤、岩石。陰影龍所到之處,出現了好多形狀和大小不同,但一樣醜陋和令人反感的坑洞。

「息壤已經讓出了道路,足夠你一路走著去環之聯盟了,你還在這裡搞破壞,真是素質低下。」趙邁乘坐著奇美拉飛船,在半路上攔住了陰影龍。他全身被藍色的火焰包裹,目光中射出的光芒讓陰影龍一陣陣難受。

「你又做了什麼?你的眼睛是怎麼回事?」陰影龍停了下來,疑惑地看著趙邁:「為什麼……」

它說了半句便停了下來。之前趙邁用「嘴炮」發起的各種攻擊,所留下的傷口依舊在隱隱作痛。「和你這個混蛋沒什麼可問的,反正你也不會說。」

「今天例外。」趙邁把陰影龍嚇了一跳,讓它開始懷疑會不會有更深的陰謀。趙邁看了陰影龍一眼,他今天採取的策略就不是初次的「嘲諷」了。重複的招數不會總有效,他這次要和陰影龍交交心。既然這龍具有完整和正常的思維、情緒能力,那麼在憤怒和疑慮之外,應該還有孤獨、恐懼和驕傲吧!

「我也多次差點被創世界發生器炸成耐括斯,心裡戚戚焉,總得研究下耐括斯到底是什麼,有什麼樣的特點和效果。你運用的是耐括斯的能力,我也對它很感興趣,因此找到些你不明白的能力很正常。說實在的,要不是耐括斯聖堂總是想把我炸成耐括斯,我壓根不會研究這黑乎乎的東西的。你現在有我這個敵人,也是作繭自縛!」

陰影龍眼睛一眯,先猛地噴出黑色煙霧,將趙邁籠罩起來再說。煙霧湮滅效果過去之後,趙邁懸浮在地面坑洞上方,用手在眼前扇著風。「你這次為什麼不反擊?」陰影龍問道:「你千里迢迢跑過來,不可能就是為了和我說兩句話!如果你不準備打一場,那就給我讓開!」

讓陰影龍沒想到的是,趙邁還真的讓開了。他抱著雙臂,飛到一側,甚至收起了對陰影龍一直造成威壓的領域。「我這些日子仔細盤算了一下,雖然目前我能夠阻攔你,對你造成些影響,甚至能造成些傷害——面子上的,但我最終還是沒法消滅你,因為耐括斯就是消滅這個概念本身。唯一的辦法是用生的力量來複活你,我也算了算,很有可能要滅掉九成以上的多元宇宙,才能湊齊最基本的能量來進行這個計劃。想要保證完全成功,估計九成九以上的世界需要先毀滅,然後才能抵消掉你。你也看出來了,那樣做是得不償失的。」

這句話基本都是真的,用自然原力「復活」陰影龍的想法的確在趙邁等人的考慮範圍之內,他們也的的確確為此進行過計算。實際上,真正的消耗並沒有趙邁說的這樣大,但也得賠上至少半個多元宇宙。阻止它們這樣做的唯一理由其實並非消耗——畢竟真要到了生死關頭,活命還是放在第一位的,毀滅一半至少還能保住一半。之所以不這樣做,是因為大家暫時想不到什麼好辦法來把這些力量匯聚到一起,誰也承受不住,即便是Z蟲也一樣。

「Z蟲能夠無限擴大體積,用來承載所有的能量,這是一切的基礎。」趙邁帶著誠懇的表情忽悠道:「不過呢,那麼大體積的Z蟲聚成團,很容易就會產生新的自我意識,甚至對我產生一定威脅。萬一它不服從我的命令,不想和你同歸於盡怎麼辦?這種實驗我做過好多次,就算我是個超脫者,可面對同類型的力量時,仍要考慮量變產生質變的危險。一個不小心,就可能玩脫了……」

陰影龍什麼都沒說,但它心裡卻一直在打鼓。趙邁為什麼要說這個?難道他是在旁敲側擊地暗示,它能夠通過變成耐括斯狀態,然後依靠數量的優勢來反吞我嗎?這到底是他的一個設想,還只是一次欺騙,或者是不經意說漏嘴了,讓我猜出了他真實的作戰意圖?

不行!我不能讓他看出任何情緒來!陰影龍想到這一點,立刻嚴格控制自己的身體形態,儘可能做到平穩、一貫而嚴肅地前進。它偷偷瞄著趙邁,畢竟它的整個眼眶中都只有單純的白色,並不能很好地分辨眼球朝向,它認為這樣做趙邁不會發現。不過趙邁呢,看起來並沒有在刻意觀察他,仍舊緩慢地在陰影龍身邊飛行,閉著眼睛說話。

「其實吧,這個多元宇宙那麼大,有許許多多的地方可以看,許許多多的東西可以玩兒,為什麼一定要毀滅他呢?你想想,每一扇房門後面,每一杯清茶旁邊,都有許許多多故事,就算是永生也難以聽完。你現在的身體是耐括斯,現在就已經沒人能夠威脅你了,以後你會更強——別否認,我已經想明白了。這個多元宇宙你去哪裡不行,為什麼總得咄咄逼人?」

陰影龍哼了一聲,瞥了一眼趙邁。它才不會上當呢,不會因為衝動和放棄警惕就說出自己前往環之聯盟總部的目的。它對趙邁試圖勸說它休戰的想法報以嘲笑,但話說回來,如果沒有趙邁在路上攔截,那肯定也是一件好事。

「我和環之聯盟之間是私人恩怨。」陰影龍說道:「聯盟還沒有出現時,我就在研究耐括斯現象,成立的耐括斯聖堂也不過是個研究機構。當然,有些聖堂的分支利用手中的權力,的確引起了一些世界的不滿。可多元宇宙從來都是這樣,文明之下依舊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嗯,沒錯,自然法則總在運行,這誰也否認不了。」趙邁點點頭,順著陰影龍的說道:「我靠著Z蟲建立起了強大的勢力,對這種事情最了解不過。只要我一聲令下,Z蟲可以很快消滅多元宇宙中任何一個單獨的文明,現在更不在話下,就連環之聯盟也不過是砧板上的魚。這一切會不會發生,關鍵還是看控制者有沒有能力。我就控制的很好,沒有被環之聯盟抓到過把柄,這一點就比你強。」

「比我強?哼,你太不了解環之聯盟了。」陰影龍說道:「如果不是有耐括斯聖堂,聯盟也不會對你客氣!別忘了五百年戰爭,趙邁!」

「五百年戰爭是怎麼起來的,你應該比我明白!是你們耐括斯在龍族的鼓動下先動的手。哼哼,你本體就是龍,這件事和你脫不了關係。」

「我承認,是我想先下手為強,但這也是跟環之聯盟學的。」陰影龍不忿地說道:「聯盟出現時就已經將耐括斯定為魔鬼,不遺餘力要消滅聖堂。他們到處造謠,發動超脫者來圍剿我們。其實許多超脫者根本就沒有遭受到耐括斯的騷擾,就算是有騷擾也沒有到非得一戰的程度。我的研究被打斷了,不得不分出精力來應對環之聯盟,將本來還好好的聖堂拆得七零八落,以鬆散的結構來求生。這仇不得不報!」

「這算什麼仇,只是一場爭鬥而已。」趙邁適時地拱一下陰影龍的火氣,好讓它繼續說。

「別忘了環之聯盟是三法師建立的!聯盟一上來就針對耐括斯,絕對是三法師的意志。那三個傢伙一直躲藏著,不知道在計劃什麼,但肯定暗中有一個計劃!我現在還不能放鬆,至少得斬斷三法師的手腳,也就是把聯盟整個幹掉,才能鬆一口氣!」

「你也不知道三法師在什麼地方?」趙邁故作驚訝地問道:「每個多元宇宙中的世界都有耐括斯隱藏著,而且你比環之聯盟存在的時間都長,怎麼還沒有找到三法師?」

陰影龍沉默了,它何嘗不想直接從根源上去掉隱患,可那三法師不知道是用了什麼辦法,隱藏得嚴嚴實實,死活找不到。這個「不知道」是最可怕的,因為這「不知道」當中,說不定就有如何消滅耐括斯的辦法。

它看看趙邁,冷哼了一聲:這小子一定也想找到三法師。它心中那種「趕緊打發掉趙邁」的心思越來越重,而且對於很早前就招惹這小子也開始有了悔意。當然,當務之急還是儘快將話題從三法師身上移開。

「趙邁,如果我向你承諾,消滅環之聯盟之後,我就收手,不與你的Z蟲發生衝突,也不去影響你的地球,你覺得如何?」陰影龍開口說道:「你和環之聯盟能夠達成和平協議,可見你是一個很會審時度勢的人。怎麼樣,反正你在聯盟也沒什麼利益,打了五百年你也應該很清楚了。」

「主意不錯,可是你的信譽堪憂,說白了我不相信你。」趙邁聳了聳肩膀:「再說了,耐括斯代表的是毀滅,我和你是有對立的,這一點不消除之前,我永遠不可能放下心來。」

「永遠?只有耐括斯才有資格講永遠。」陰影龍停下腳步,突然呵呵笑著,顯得信心十足。「趙邁,我知道如何與你達成交易了,我終於摸清你的性格了。」

「你想要的是平平靜靜不受打擾的生活,就像我當年平平靜靜不受打擾的研究一樣。你只有在出現外部威脅的時候,才會出手干預,而且你希望能夠有一個永遠平穩的狀態。但是你得知道,除了耐括斯之外,所有永生的方法都是有缺陷的。」

「耐括斯聖堂研究了多元宇宙中不下十萬種號稱永生的方法,沒有一個能夠真正經得起永恆的考驗,其中也包括你。就連超脫者也並不穩定,當本源力量衰弱時,他們會從王座上下來,然後一樣要面臨各種問題。也就是說,你總有一天會厭倦永生,即便你的身體依舊強大,但你的靈魂總會承受不住。」

「我給你一個世界……不!我給你足夠的時間,讓你活到厭倦永生為止!我可以將許多世界的時間給你,讓你進入極端高速的時間流逝。在我看來,也許只有一兩秒,但對你來說卻可以是數萬年。我給你壓縮好的時間,你帶著它,你所在世界的時間就會加速。你且活著去吧,享受不受打擾的寧靜。我願意和你打一個賭:你若是不厭倦,我就給你時間和世界;你若是厭倦了,也就不會來打擾我。趙邁,你活得再長,也只是一個過程,我能夠加速這個過程。你覺得怎麼樣?」

趙邁愣了一下,眼珠轉了轉,真的是非常用力的在想這個問題。「也就是說,你把超級多的時間壓縮一下給我,打發我去一邊玩兒。等到我玩夠了,也就厭世自盡了?」

「差不多是這個道理。」陰影龍說道:「時間是個很神奇的東西,但也是非常殘酷的東西。如果你活得足夠長,你就會清楚知道它的可怕本質。這個多元宇宙中,唯一能夠躲過時間的,也只有耐括斯一條路。不過很抱歉,這條路我走了,你已經沒機會了。」

兩個人有好久都沒有說話,就一直互相看著。趙邁身上的藍色火焰忽明忽暗,可見他心中的猶豫有多大。過了一會兒,趙邁說道:「的確,多元宇宙中對我來說唯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其他的,就算是命運金幣也不過是一種俗物而已。我一直嘗試阻止你,就是為了防止你破壞我寧靜的生活,可……如果有足夠的時間……」

「一個世界就已經能夠存在很久,我可以在多元宇宙中取出許多世界,將它們的時間給你一個人,它會延長許多倍的!」陰影龍的尾巴交叉著,互相搓了搓,說道:「你在一個世界開啟了時間加速,你自己主觀是沒有多少感覺的。你可以一直進行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我明白你的提議,不得不說,這很有吸引力。」趙邁搓了搓手:「唯一的問題是我還不能完全相信你。不如這樣,你先做點時間出來,我讓Z蟲試驗一下。如果好的話……」

「它必然是好的!」

「如果,它好的話,我想你就用足夠的時間,籌夠了買路錢。」趙邁指指腳下息壤讓開的道路:「它會一直帶著你前往聯盟總部,你的心愿也就能實現了——至少我是不會再阻擋你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