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大概對接了百餘招,希正故意漏個失誤給他。朱精明倒也沒有讓希正失望,趁這機會空蕩,立即躋身靠近。可卻不知這是希正故意扔下的陷阱,希正見他靠近,一個迴旋,將槍當棍使,直接從上向下,一個重棍將朱精明打個正著,直趴在地,整個四肢朝地成狗啃泥的姿勢。希正可不相信他那肥嘟嘟的身體會被一棍打殘,所以,就勢直接坐在了朱精明的背上。啪啪兩下,鎖了朱精明的兩處要害。朱精明只得無力地趴在地上,無可奈何地任憑希正坐著。

「你,欺人太甚。」朱精明憤憤不平地罵道,非常不甘心一個回合就被希正收拾了。

「我早說過了,你不行。」希正不屑地說道,直接又是朝著剛剛揭起的屁股一大踹,朱精明再次來了個狗啃泥。

一夜定情:帝少的天價新娘 「你別太過分了啊。」對面突然直接走出六位小將,憤怒地指責希正。

「看來六位是這朱精明的義兄弟了,怎麼不服嗎。」希正說著,直接將銳利的槍尖猛刺入朱精明的頭邊一厘的地方,直嚇得朱精明一個狂叫,嚇出一身冷汗來。

「說了,別太過分了。」六人憤憤向前。

「果然是兄弟情義,早讓你們一起來了。」希正直接一腳將朱精明向六人踢去,身體躍回天馬的軟座上。

「豬頭雖然有肉,但還是這純種的天馬坐著舒服。」希正還不忘挖苦一下。這句倒是引起了希正那坐下的天馬的共鳴,額額的表示贊同。

對面的六兄弟趕緊接住朱精明,同時解除了禁制。

「那就讓我們梅山七仙七兄弟一起來請教你。」突然為首的那人突然攻伐而來,正式拉開了以多對一的戰局。

七兄弟中,要數那自稱白猿精的實力為最強,也最為厲害。白猿精名為袁石開,身穿著一件帥服,可見他的實力在天將中可以排名靠前了。天兵天將人數極大,當然帥位也很多,不過能夠得到其中一個帥位,說明他的實力已經是佼佼者了。袁石開的本體實力已經突破到了七魂靈尊初階。

這袁石開使用的是一把狼牙棒,狼牙棒是袁石開的稱手武器,也是一個保命法寶,聽說狼牙棒裡面有大人物專門為他設置的聚靈陣,能夠將他的靈魂重聚,因此這袁石開號稱擁有萬死不死之身。

希正也不畏懼,七魂初階的靈尊,自己只要有機會,還是可以以嘗試擊殺他們的。因此,策馬向前,迎接挑戰。

兩人在中間處對上了,袁石開將狼牙棒直接砸來,希正卻一把挑飛,這兩人的兩件兵器直接被兩人擊上高空,乒乒乓乓自己爭鬥起來。而下面袁石開和希正也沒閑著,兩人赤手空拳直接對上了。

對戰了千把個回合,兩人都沒尋到好處,都是謹慎對峙。而他的其他六個兄弟則從旁協助,想要圍殺希正。

希正只得分身應付其他六位,蛇精『常為』一口輕煙吐出,毒霧瀰漫,希正一個空間割裂,將全部毒霧納入次元空間。

這時,山羊精倒是一個白光,將希正罩住,無法動彈。山狗精拿出看家本領,口吐一個紅珠,徑直將希正擊倒。蜈蚣精看希正倒地,化出一縷青煙黑霧,想要將希正直接煉化。一系列的技能打來,希正一陣頭大,晃了一晃身,希正身體四肢如同千年古樹生根一般,直接紮根地底,同時地表的水分迅速乾裂,一些根須粗大的透出白光罩子之外,瞬間成木成林。整片天地成了希正的領域。一些枝蔓延伸出無數觸手來,直接鎖住六妖。希正用木系換移之術從白光罩子中掙脫出來,罩子中只留下一顆希正靈力分化的大樹。

「大哥,現在整個森林都是他的分身,我們要怎麼找出他的真身來。」長蛇妖面對了整片森林,不知所措。

「看我的。」朱精明身後透出一口巨豬,這巨型豬直接將這片空間的所有東西都吞噬了。

「這?」眾人一陣悍然。

「豬哥,你把他吃了?」蜈蚣精不解地問道。

「嗯,只是不知道消化了沒有。」朱精明回答道。

「想要消化我?」朱精明的肚子里竟然傳出了希正的聲音。

「我的胃裡乾坤,消化你還不是小菜一碟。」朱精明大聲笑道。

「關鍵是我還沒進入你的胃裡。現在我就將你穿腸破肚,順便幫你的腸子打個蝴蝶結。」希正霎時在他的內府中一陣亂攪,直疼的朱精明滿地打滾,苦不堪言。

突然,噗地一聲,一柄長槍帶著希正衝出朱精明的大肚皮中直穿而過,帶出一身的腥臭,希正登時一個水系技能,將自己沖的乾乾淨淨。

這時,牛精金博子近前,想要抱住希正,希正哪裡會讓他抱著呢,只是一個急閃開了。牛精倒也精明,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笨,換而就是一拳狠狠地砸在希正的腰身上,牛精力大無窮,直接將希正遠遠掄飛,頓時,希正口中腥甜,猛地吐出的血液在半空中劃出完美的弧線。

這是自從開打以來,自己的第一次受傷。傷的很嚴重,但是希正無法停下來來療傷,因為,接踵而至的是另外五位的強烈攻擊。朱精明受傷很嚴重,暫時離開了戰局,但是其他幾位兄弟卻不會給希正喘息的機會。各自拿出了看家本領,要致希正以死地。

希正將紫金輪迴槍舞成了一個巨型圓球,抵抗他們的攻擊,同時護住自己和身下的坐騎。那坐騎天馬經過此戰,已經臣服了希正,心甘情願地助希正征戰殺戮,希正自然會好好照顧保護他。

這樣的混斗中,那個所謂的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是行不通的,所以想要先解決掉實力最強的袁石開是不行的,如今之計,只有解決掉實力稍弱的其他人,步步為營,穩打穩算才行。

如此下來,希正只能一邊跟袁石開周旋,一邊應付其他五人,同時尋找機會,下手對付五人。

不覺間,雙方又酣戰了一千來個回合,雙方都在鏖戰中,誰也不敢忽視對方,都拿出看家本領,想要置對方於死地。至此,袁石開見他們梅山七位兄弟竟然不能將修鍊實力底自己這方很多的人,頓時非常憤怒,突然間冒出強大的氣息,那氣息不屬於他的,法力頗大,變化莫測,竟然是一種禁術。這禁術希正也有聽過,他不屬於「十二仙術」的禁術範圍,卻是銀河來客的高人所創,被稱為「五行神光」。

華先生,求放過 這「五行神光」是被稱為「鳳凰之子」的孔宣所創,孔宣后入佛教為孔雀大輪冥王。傳說中,他的獨家絕技是五色神光,分青、黃、赤、黑、白各色。五色神光無物不刷,打跑了道行法力都在十二金仙之上的燃燈,戰勝過哪吒和楊戩,把姜子牙一系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只得掛出免戰牌,就連尊主級別的陸壓面對神光,也只有逃跑的份。最後孔宣被准提道人制服收去。

沒想到他的絕技卻是流傳下來了,被這些天庭的後輩修習。如今卻用在了對付希正的身上。

只見袁石開雙手合十,雙掌間便噴射出青、黃、赤、黑、白五色的神光,神光瞬間破開了希正的防禦結界,直入希正門面,希正慌亂間,只得催動靈力,注入帝器紫金輪迴槍,硬接他的五色神光。

五色神光與紫金輪迴槍直接對碰,只聽間「碰」的一聲巨響,紫金輪迴槍竟然從中間爆炸開來,成為紫金碎末。整得希正整個人橫飛出去,內附一陣激烈動蕩。

袁石開一見,心中歡喜。【通知:請互相轉告唯一新地址為。】可不會給希正喘息的機會,就算是被震飛出去,他的攻擊也在繼續。袁石開一聯著又是幾個雙手合十,飛舞出幾道五色神光,朝希正直衝而來。希正的肝、脾、肺、腎幾個要害瞬間被穿擊成洞,只護住心脈中央的五色本命靈晶。要不然,如此強大的禁術,希正的五色靈晶也未必能夠接得住,倒是必然重創。希正要害受傷,只得努力催動靈力修復破損的要害。同時,竭力躲避對方的攻擊。這時一場靡戰,希正稍稍處於下風,但最終的勝負還說不定。 ?第六十七章老仙指點破七怪

對陣七怪,希正儘管竭力躲閃,還是被對方六人攻擊的遍體鱗傷,希正只有招架的份,漸漸虛弱,消耗疲憊,形勢不容樂觀。

「廢物!獃子!木頭人!」突然間,希正耳畔想起來一連串的怒罵,這些怒罵來自一個蒼老的聲音。這是一種高超的隔空傳言,希正根本無法發現對方的身影,甚至是他出聲的方位。

「空有六系神力而不知使用,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廢的廢材,也浪費了那些被你吸收的天材地寶和生你養你的一方天地。」那蒼老的聲音又對希正罵罵咧咧。

「前輩,您是誰?」希正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嘗試著用心語去回復,但是對方不接受希正的回復。

「獃子,你不覺得他所使用的這『五色神光』是特地為你準備的嗎?你空有五色靈力,又有力靈護體,難道還無法參透這『五色神光』嗎?」老者又說道。

「為我準備的?我如何能夠參透這『五色神光』?沒有這秘術的典籍心法如何能夠參透?他們現在正處在上風,難道還能窺覷他們的識海不成?」希正的腦海瞬間閃過一系列問題,無法找到答案。

「學術在於精和通,而不在於多,你就算是學了再多,不精通也沒有絲毫用處。」老者繼續說道。

「只要是充分精通了,任何系別,任何東西都是水到渠成的,絕妙高超的。就比如水系。水系具備十一種特質,分別為清凈、透明、恆順、原則、謙遜、包容、調和、毅力、勇氣、利生和平等。其實也與人的特質一樣。一是清凈:水的本質是清凈的。水猶如我們的清凈心,煩惱污垢的沙石本來就未曾污染過水的本身。二是透明:水具備透明的特質,心的本質也是透明與光明。猶如鏡面能映照萬物,水晶能折射各色光芒。三是恆順:水隨順不同的器皿顯現為不同的形態,遇方則方,遇圓則圓。修證道德的人也如此,遇到善人時以善的方法來引導,遇到惡人時以惡人接受的方式來度化。四是原則:水雖然遇方則方,遇圓則圓,但卻不會變成器皿,不會改變水自身的本質。同樣的道理,修證道德的人能恆順一切眾生,但絕不會改變自己的原則;無論水處於任何形態:固體、氣體或液體,水的本質絕不會被改變,同樣的,無論我們處於順境還是逆境,永遠不變的是內心所堅定的信念和真理。五是謙遜:水雖然是生命之根,諸寶之源,但經常往低處流,在最低處彙集,惠及低處的人。越有修養之人,越會低調;越有內涵之人,越會謙虛。因謙虛好學而成為有內涵的人。就像成熟的麥穗低著頭,而空麥穗卻昂著首。六是包容:水遇到阻擋物並不會爭鋒相對,而是繞道而流。包容和寬恕的人就像水一樣,既不計較,也不爭論。以善巧智慧,不傷害眾生的方式來完成自己的目標。七是調和:萬物因水的存在而匯聚融合。同樣的道理,由於愛心的存在,才有可能人與人之間、人與動物之間、人與社會之間、人與大自然之間和諧相處、充滿和平。八是毅力:水具備非常大的毅力,每一個滴水滴到堅毅的石頭上的時候,久而久之連石頭都穿透,這就是所謂的滴水穿石。人類也有毅力,做任何事情時候,無論如何,要做到堅持,並成功為止。九是勇氣:無論前方是懸崖還是坎坷,水都毫無猶疑地勇往向前形成瀑布、江河與大海。人也應該具備勇氣,在人生的路途上無論遇到挫折還是逆緣,都應該毅然決然地面對、挑戰、接受以及轉化,最終就像流水融入大海一般,一切的逆緣和障礙轉化為順緣,並戰勝一切。十是利生:水的存在就是利益。沒有水,人和動物無法生存;沒有水,花草樹木無法生長、發芽、結果。人、動物、一切生命,大自然的一切萬物都離不開水的滋養。十一是平等:無分美醜善惡,芸芸眾生都平等得到水的滋潤。無分高低凹凸,自然環境都平等得到水的滋養。所以水對芸芸眾生和自然環境的利益是平等的。」老者的傳音緩緩教導著。

「可是,我現在連生存的權利都要自己不斷地用命去掙、去拼搏。你要我怎麼去平等,如何去聽你一大段大道理。」希正不由地反駁道。

「朽木不可雕也?老夫只是告訴你,任何一項禁術,技能,系別,都需要刻苦耐心去琢磨、去思考,專註地發掘它們的規則、明細。當一項事情和物體被你考究到了極致,你就會發現它們的精妙之處。」老者惱怒地回答道。

「我現在徘徊在生死邊緣,你覺得我還有機會去考究事物的極致嗎?」希正一面抵禦著對方的攻擊,一面傳語道。

「真是氣煞老夫也,你不會使用水系的特性技能嗎?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破解這『五色神光』輕而易舉,而且對方的『五色神光』只是初階的擬態,根本未得到它的精髓。」老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傳音罵道。

「水系的特性技能?」希正思考著,但是卻沒有想到水系有哪些什麼特性技能。

「笨蛋,氣煞老夫也,這個給你吧,自行修習。」老者又傳音道,希正彷佛看到了一個吹鬍子瞪眼的老者憤怒的情形。接著傳入希正腦海一個秘籍光球,直接融入希正的識海。秘技的名稱為「水鏡之術」,裡面精妙地展示了水系的各種特性技法,這個秘技與「十二仙」中的水系的「封印禁術」幾乎是異曲同工、相輔相成,幾乎達到了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兩者都是修鍊感悟到水系的極致而形成的完美技能。「封印禁術」在於控制,而「水鏡之術」在於攻防,兩者契合一起,達到完美,希正不由地驚嘆。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這「水鏡之術」裡面有一重要禁術,叫做「鏡析窺本」,主要是通過水系固態冰化成鏡,鏡可反射反擊、也可作為盾牌防禦,更重要的是可以將對方技能折射吞入境內剖析歸本,洞悉對方技法的原理,簡直就是一個技能複印機,可以將對方技能歸為己用。當然關鍵是你的「水鏡之術」要抵得住對方的攻擊,不破碎才行。這就需要操作者完美地控制力和強大的實力為後盾。

希正才突破六魂,處於六魂一層天的實力,如果硬是用「鏡析窺本」肯定無法得到對方的「五行神光」的絕技,畢竟對方是七魂人物,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個魂界,實力相差甚遠。

但是有了「水鏡之術」,自己可以划水為鏡,用冰鏡反射對方的「五行神光」這種頂級絕技。就在袁石開又將一波「五色神光」擊向希正的時候,希正雙手八卦狀滑動,一個圓形冰鏡成形,擋住「五色神光」並改變了角度反射反擊向牛精金博子。金博子正準備攻擊希正,如此突然的神光射來,一時間無法反應,頓時被「五色神光」淹沒,只是瞬間就被化成烏有,可見這次「五色神光」是袁石開全力的攻擊,想要絕殺希正。沒想到竟然被引導之後誤殺了自己的義弟。

有了水鏡之術,希正不再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了,開始有了反擊的能力,只是苦於沒有稱手的兵器,只能依靠肉身硬抗。突然想起,老者的話語,任何系別,任何東西,只要使用得當,只要理解到了極致,就能很好的使用。希正右手自行騰起一團白白的霧氣,那是極寒的水系霧氣,慢慢的竟然凝結成為一把長長的冰劍。

「真是搞笑和無知,竟然用脆不可擋的冰劍想要跟我們的神兵對決。他是被打傻了吧。」只聽山狗精鄙夷地說道,接著一個紅珠從其口中吐出,直擊希正手中的冰劍。

冰劍與其紅珠一觸碰,便成為了一地冰屑。冰劍確實不如正常武器堅固。紅珠一擊成功,向山狗精飛回迴轉,希正跟著其紅珠向前抓起,想要攔截下來。

只是他那紅珠也是異物,速度比希正動用空間禁術的速度還快,瞬間沒入山狗精的口中,消失不見。

「還想攔截我的法寶,你實在是嫩了點。」山狗精不屑地說道。

「我要取得不是你的法寶,而是你的命。」希正直接右手為拳,一拳向山狗精砸去。

「我的速度可會中你的簡單招數……」山狗精想向側面躲閃,突然驚駭地發現,全身的血脈竟然被冰凍成塊,僵硬如冰屍。

「我的冰劍只是幌子,冰劍中蘊含我的靈力冰精,你的紅珠一擊之下,帶著冰精之末飛回到你的口中,我假意攔截你的紅珠,主要目的是向你靠攏,沒想到你竟然毫無顧忌地接納了我的水系靈力幻化的冰精,冰精一入你的內府,便與你的血脈相連,流遍全身。只需我靈魂一個指令,你的全身所有血液覆蓋的地方都將被我的冰精凝結,固結。」希正迅速幫其解答疑問。

「這也是某一事物運用到極致的一種表現。好了,你可以去了。」希正說完,一個重拳擊在山狗精結冰的身軀。

只聽「砰」的一身,山狗精的身軀碎成了一地冰渣和凍硬的肉末。

「啊。」袁石開開看到他的兩位兄弟頃刻間俱亡,悲憤而狂怒,全力催動「五色神光」想要滅殺希正,但都被希正巧妙地用冰鏡反射開來。

甚至連山羊精、蛇妖和蜈蚣精三個也無法進入或介入希正和袁石開的戰鬥中去,戰況愈來愈激烈。

而就在希正和袁石開激斗中,希正又尋得一個機會,將袁石開的「五色神光」又一次反擊到躲閃不及的蜈蚣精身上。蜈蚣精本來就對「五色神光」沒有免疫力,所以,蜈蚣精也和他的牛精老兄一樣,瞬間就被化成烏有。

七兄弟妖。【通知突然間死了三個,只剩下那重傷了的豬妖,還有白猿精、山羊精和蛇:請互相轉告唯一新地址為。]尤其是牛精和螟蛤精是被白猿精自己的「五色神光「。袁石開開始有所顧忌,不再全力施展絕技』五色神光「,所以他放出的絕技攻擊力降低了很多,施展頻率也謹慎了很多。 ?第六十八章鏡析神術,大殺四方

袁石開一旦開始有所顧忌,他放出的「五色神光」絕技攻擊力降低了很多,施展頻率也謹慎了很多。這就為希正施展「水鏡之術」裡面那個叫做「鏡析窺本」的重要禁術提供了良好的條件。「鏡析窺本」可以從攻擊到冰鏡裡面的神術力,通過折射透析,窺視對方法術的產生原理和產生方法,如此一來,可以看到對方法術的本源和關鍵。只要冰鏡不被攻破湮滅,這個禁術就可以完成了。

在連續硬接了袁石開攻擊過來的十來個「五色神光」,希正終於通過冰鏡使用「鏡析窺本」知道了這「五色神光」,知曉了這一絕技的基本原理和他的利害之處。

「五色神光」乃分對五行,為金、木、水、火、土。天下的萬事萬物和修行法寶又多在這五行之中,故此五色神光可刷盡天下萬物。但是修習此絕技的人的要求極為苛刻,必須身懷異秉,擁有陰陽二氣或是對立靈氣,天下除了五行之外之物又盡在陰陽風雷之列。故而,擁有此絕頂秘術,可以說是天下萬物盡可屠滅。

希正通過「鏡析窺本」也知道了「五色神光」的要義原則。這法術也是從人體的本源開始的,人身主要由正經十二脈和奇經八脈構成。奇經八脈為任脈、督脈等等。正經十二脈為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陰心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足太陽膀胱經。手背為陽,手心為陰,肢體內側面的前、中、后,分別稱為太陰、厥陰、少陰;肢體外側面的前、中、後分別稱為陽明、少陽、太陽。六臟為陰,六腑為陽。六條手上的,六條足上的。這「五色神光」就是要充分調動正經十二脈的能量,充分發掘體內的靈力潛能,加上身體各個機能的完美配合,最終產生驚天動地的巨大絕殺技能。

「五色神光」的創始人可謂是天才,採用調動身體內的靈氣,彙集於雙掌之間,不斷聚集孕育,同時使其產生兩種不同的對立面,右手為陰性,左手為陽性,雙掌一旦合十,所凝集的對立靈力便會隔空激發出去,使其以極高速在空中運動,直至擊殺對方。

得到了這「五色神光」的奧妙,希正才真正明白那位老者所說的「對方的『五色神光』只是初階的擬態,根本未得到它的精髓」這句話的含義。這袁石開本體是白猿精,為火系屬性,只能動用火系靈力,不能滿足「五色神光」的異系對立靈力這個最佳條件。雖然有這絕技,能夠讓身體的靈力產生正、負兩種形態,勉強能夠施展,卻無法發揮這個絕技戰力的十分之一的威勢。只能說是形成一個初步的擬態。

希正卻不完全按部就班,突發奇想,何不將體內的靈力,按照「五色神光」的方式凝集於雙掌之中,甚至是十指當中呢。這些靈力可以是多系混合的,也可以是單系的。這種方法簡單有效,功效卓著,就可以形成所謂的「指劍」的境界。指力所能及的地方,有如有一柄無形的劍。無論是橫掃或虛指,均可傷敵。出指也可緩可快,緩時瀟洒飄逸,快則疾如閃電,但著指之處,分毫不差。當與敵人掙搏兇險之際,用此指法遠近都可用,而且易攻易守,可謂是克敵保身的無上妙術。

開始有了這種想法,希正開始調動身體的水系和火系靈力,來做一試驗。此兩股靈力也為對立靈力,希正將其調動之後,分別凝集於雙掌之間,慢慢積蓄疊加。

「白猿精,現在我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五色神光』的威力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希正突然雙掌合十,一股強大的碰撞之力自希正的雙掌心噴射而出,氣勢恢宏、排山倒海,直接擊殺向袁石開三兄弟。

「這。」對方几人看到希正竟然也施展了袁石開獨一無二的「五色神光」這種神術,頓時獃滯詫異。

慌亂間,袁石開本能地發出一股「五色神光」與希正的「五色神光」對擊防禦。

「砰」,兩束光芒中間對碰,只聽見一聲巨響,氣浪滔天。氣浪湮滅之後,袁石開的「五色神光」竟然消失不見,而希正的「五色神光」卻氣勢不減,繼續往前衝殺。

面對如此突兀的變化,袁石開已經無法反擊,突然本能地抓住身旁的山羊精抵在自己身體面前。希正的那束光芒將山羊精直接湮滅,他的身影隨著光束消失不見。

「混蛋。大哥……你……」旁邊站著的蛇精「常為」面對如此場景,只能疑惑憤怒地罵出一聲混蛋。

「爹,這人怎麼突然學會了袁石開的『五色神光』?」場外,離戰天尊身旁站著的小仙子離情公主不由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水鏡之術』?」離戰天尊也不由地思索到。

「水鏡之術是什麼?」離情公主繼續問道。

「是一位太古水系尊神所創的法術。年代太過於久遠,我也只是聽說而已,這『水鏡之術』可以透過水鏡窺視別人的法術絕技。」離戰天尊緩緩解釋道,放佛在思索什麼。

「有這麼奇特的法術嗎?」離情公主不相信地問道。

「傳說中是有的。這奇術可以與傳說中的『十二仙禁術』相媲美。很是奇特。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是從哪裡學來的。傳說中,這『水鏡之術』早已遺失,沒想到我們還能看見。」離戰天尊回答。

就在這時,蛇精「常為」突發好像是發了狂一樣,舉著一把大刀直向希正砍去,完全不再防禦。

「你要去陪你的兄弟,我也不攔著你。」希正右手食指一點,一道紅光直入蛇精「常為」大腦要害,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常為的大腦炸裂,魂歸泥土塵埃。這樣一位完全不防禦的人物,在希正融合了多系靈力的「五色神光」絕技面前,毫無抵抗之力。

「他這是在送死?」離情公主不解地說道。

「眼看著四位兄弟死在腳下,又加上看到平時被稱為『大哥』的袁石開竟然拿自己的兄弟當擋箭牌。他已經絕望,他的身心已經無法承受這些打擊,所以不由自主地選擇了一條死路。」離戰天尊解釋地說道。

「給我殺。」這時,袁石開竟然下令了,下令他自己所屬部隊全員攻殺希正。

「為五位將軍報仇。」軍令不能不從,無數的軍士喊著壯膽攻向希正。不管是領命的,還是真的重義氣為了五位將軍報仇雪恨的,總之都一股腦地向前攻殺希正。

面對著衝殺過來的千軍萬馬,希正將力系全力護住自己,而後十指翻飛,暗、風、水、木、火五系靈光不斷從希正十指飛出,點殺向前的軍士。

這「五色神光」雖然好用,但是耗費的靈力卻是非常之大。一陣下來,希正有些吃不消了,因為對方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

「擒賊先擒王」希正突然策馬前沖。一邊砍殺,一邊直接沖向袁石開的方向。坐下的天馬也算是心有靈犀,配合希正奮力向前。

袁石開也沒閑著,仗著自己的境界比希正高出了跟多,不斷地使用「五色神光」想要擊殺希正。

希正只能一邊應付著,一邊向前突殺。突然,希正劃破了空間,沒入了次元空間中。在軍中滿滿的驚愕中,突然從次元空間中跳出,直殺袁石開。

這袁石開也算是戰鬥中的老人了,戰鬥經驗豐富,竟然能夠迅速應戰。

「砰、砰、砰」三聲巨響。雙方接觸的剎那,在以袁石開為中心的範圍內,炸出了一個巨大的天坑,其附近所有的天兵天將都在這個爆炸之後消失不見。

漫天煙霧瀰漫,各系靈光噴射,無法探視內部情況。

「他們同歸於盡了嗎?」離情公主看不清戰鬥的情況。

「不知道。」離戰天尊也在努力地看著。

「難道這就是結局?」離情公主不太相信。

「不……這不是真的。」已經重傷半死的剛剛醒來的野豬精悲憤地痛苦著,無法相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那片區域已經沒有了生命的波動和跡象。」離戰天尊確認道。

「那麼說,他們真的同歸於盡了?」離情公主還是滿臉不相信。

「死了!」天將在歡呼。

「天魔人死了。」天兵在歡暢,敵人已經死亡,說明自己已經經歷了這場戰鬥,但是依然活著。

因為在這個危險的時間裡,只要證明自己依然活著,就是一件值得歡慶的事情。

作者謝言:很感謝各位朋友的一直以來的支持,本作品陸陸續續已經發了有二十多萬字了,由於本人白天要為生活做苦力,只有晚上才能為自己喜愛的作品,敲上一、兩個小時鍵盤,所以經常無法準時更新。為了感謝各位支持的朋友們,本人承諾,自今天起,我會盡量保持更新。還請朋友們繼續支持,並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由於本人時間少,只能一味地趕稿,以至有些打字失誤沒時間修改,所以難免地文章中或許會出現某些錯別字,還請多多包涵。【通知:請互相轉告唯一新地址為。]喜歡的請繼續支侍我,你們地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幻水在此多謝了! ?第六十九章將被抓

「噗、噗、噗。」一連續的腳步聲踏碎了「天兵天將」們的歡心。

所有人霎時安靜如寂,腳步聲隨著所有人的心跳一起脈動。

漫天光霧中,一個修長高挑、結實穩健的身影慢慢地走出來。光霧彌散,人影顯現。不是狂野身材的袁石開,而是修長結實的希正,整個軍團頓時爆炸出難於置信的噓噓聲。希正一個剛剛突破六魂靈王的人竟然力敵了一個七魂靈尊高手,不禁讓人感嘆他廢體初成的強悍體質。

「咳咳」,希正有些脫力地咳嗽了一聲,頓時軍團中鴉雀無聲,無人敢喧嘩。

「爹爹,讓我去會會他。」軍團外圍的離情公主突然躍躍欲試地對身旁的離戰天尊說道。

「爹爹不是跟你說過,此人戰力磅礴霸道。同階中,能和他一決勝負的人不多。」離戰天尊對他女兒說道。

「就讓我試試嘛,再說有爹爹您在這裡守著,我若是有什麼差池,您也可以及時救助我。機會難得,你總該讓我去歷練歷練吧。」離情公主撒嬌著說道。

「好吧,你去試試,不要強求。」頂不住就回來,離戰天尊熬不過他女兒的請求。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