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對視一眼,霎時電光火石噼里啪啦的,

就連封洛嬋看了都覺得後背一涼。

她唇角抽了抽,這,讓他們兩人一同去,

真的不會出人命嗎?

不過,她真的覺得他們像一對夫婦啊。

「咳咳,好了,本宮已經決定了,給你們五日時間將封家秘密帶回皇宮,否則……」

封洛嬋掃了他們兩人一眼,隨後一本正經的說道,「否則你們二人…立馬成婚。」

此話一說,詭鷹與黎依二人轉身拔腿就跑,

風一般消失在了殿堂之內。

「小樣,還治不了你們了。」

封洛嬋奸詐一笑,眼眸閃過一道晶亮的光澤,越來越佩服自己的小機智了。 詭鷹與黎依出了樂安城之後,

詭鷹展開巨鷹的雙翅,就要朝天空飛去。

黎依快走幾步站在他身前,雙手叉腰,

不悅道,「娘娘說了,讓你帶著我一同去。」

「如果本尊不呢?」詭鷹下巴微揚,高傲的睥睨著面前的女子。

「如果你不帶上我,那本小姐就只好回樂安城跟娘娘告狀了,倘若她一氣之下將我許配給你,你這個死鴕鳥,敢違抗娘娘的指令嗎?」

黎依仰視他,杏眸一瞪,噘著嘴倒是有些氣勢。

詭鷹與她對峙了片刻,知道這死丫頭能夠幹得出這種事情,

便也就只好放下了身段,轉身背對著她,

雙手抱臂,沉沉的哼了口鼻息,「臭丫頭,上來吧。」

黎依輕笑,伸出雙手跳上他的後背,一把撈住了他的脖頸。

詭鷹再次張開雙翅,旋身沖入雲霄。

毫無心理準備的黎依,因為他極快的速度險些從空中墜落下來。

「女人就是麻煩!」詭鷹低喃了一句,

只好伸出雙臂托住她的臀,以免她從他的背後滑落下去。

黎依只顧著害怕去了,並未在意那麼多,

然而詭鷹托住她臀的雙手在感受到她溫熱的體溫時,也逐漸變得炙燙起來。

而且,手心的觸感軟綿綿的,

讓他不知不覺產生了遐想。

黎依逐漸適應了高空的飛翔,

這才緩緩感受到了臀下的那雙炙燙的雙手。

她驚叫一聲,張口對著詭鷹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雙手對著他的後背一頓猛捶,「你,你摸我哪呢?你放開我!」

「你以為本尊願意?」詭鷹怒嗤一聲,「本尊鬆手,你不得摔死?蠢女人!」

聽了他的話,黎依逐漸冷靜了下來。

好像他說的沒錯,

為了活命,讓他占點便宜也只好忍了!

黎依乖乖的沒有再說話,趴在他的背後,一動也不敢再動。

大概兩個時辰的飛翔過程,

終於到達了封洛嬋所說的天子山,

詭鷹在山腳下落地,將背後的黎依放下來。

因為封洛嬋也不知道放置封家秘密的那間密室到底在天子山什麼位置,

所以詭鷹與黎依只好從山腳下開始尋找。

天子山位於東域大陸的最南方,

理所當然這裡要比樂安城潮濕很多,溫度高一些。

這裡的樹木高大粗礦,樹葉茂密,野草旺盛且有半腿的高度。

山腳下以榕樹為主,密密麻麻的垂下來許多根莖。

這樣的樹,這樣的草,註定是看不清楚路線的。

詭鷹牽著黎依,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黎依作為城主的女兒,從小就沒有吃過什麼苦頭,

這種深山老林里,她還是第一次來。

偶爾有蛇蟲竄過,都會把她嚇得魂飛魄散。

黎依緊緊貼在詭鷹的身旁,恨不得讓他背著自己走。

可嚅了嚅唇,還是沒捨得放下尊嚴去求他。

沒走多久,詭鷹忽然停下了腳步,伸手攔在了黎依的身前。

黎依疑惑的探出腦袋,視線躍過他的肩膀,看見了前方不遠處的一隻黑色的豹子。

那豹子的眼睛格外的銳利,是淡黃色的,

讓黎依僅也看了一眼,就被嚇得雙腿發軟。

那黑豹在遠處停下步伐,弓著身姿,就像看獵物一樣的看著他們,

似在等待時機進攻。 「怎,怎麼辦?」黎依牙齒打顫,

她承認她很聳啊,畢竟她的武功並不算高,而且沒有功法。

詭鷹俯視睥睨了她一眼,「有本尊在,怕什麼?」

「你,你可要好好保護我啊,我是帝尊親封的郡主,可不能就這樣死在這……啊……」

黎依縮在他的身後,害怕的一面盯著不遠處的黑豹,一面喃喃的道。

然而詭鷹只顧著看她,並不知道黑豹已經發起了進攻。

黎依卻是看了個正著,

她話還未說完,便驚叫一聲鬆開了詭鷹的胳膊,

下意識的往反方向逃去。

因為她的逃跑,黑豹將她鎖定成目標。

四條健碩的腿速度快速迅猛的朝她撲了過去。

好在詭鷹反應及時,用靈力擊中黑豹的身軀,將他擊飛。

才避免黎依被黑豹咬傷。

黎依腳不停蹄的逃跑,還不時回頭來看,

腳下一個趔趄,整個人撲倒在草叢裡,花容失色。

「笨女人!」詭鷹用靈力控制著重新爬起來的黑豹,

設了個結界將它控制在原地。

他大步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就這麼不信任本尊?」

「我哪有?」黎依痛吟一聲,

雙手撐著地面,從草叢裡坐地身。

「那你跑什麼?」詭鷹雙臂環胸,不悅的睨著她。

「我……」黎依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

下意識的舉動。

或許真如他所說,她心底里實際是不相信他的。

許是害怕他會眼睜睜看著她被黑豹咬死。

因為這樣,娘娘就不會再讓他娶她了。

正在黎依沉思之際,手背上爬過一陣穌癢的痕迹,

讓她背脊開始緊繃,發涼,臉色逐漸變得慘白。

她驚呼一聲,瘋狂甩掉手背上的東西,

然後整個人就跳到了詭鷹的身上,

雙臂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雙|腿夾住他的腰身,

就像一隻無尾熊掛在他的身上。

詭鷹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緩緩轉過頭看向身前的黎依。

霎時,二人的面龐因為同時的轉動,而觸碰到了一起。

險些再次親上了。

黎依瞠大著眸子,如此近距離的看著詭鷹,

別說,他還真是挺帥的。

兩人的呼吸交緾在一起,一時間二人都愣了神,沒有躲開,

詭鷹半斂著眸子,眸底暈染的一層煩躁之意逐漸在消退,

他愕然發現,面前這個女人竟然有些臉紅了?

黎依的耳根子開始發燙,

終於回過了神,了解到自己的姿勢有些窘迫,

忙從他身上跳下,轉過身背對著他,

洋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她輕咳兩聲緩解尷尬,「再不走的話,天可就要黑了!」

說罷,她雙手負在身後,朝著樹林深處大步走去。

詭鷹面無表情的轉回頭,無理由的嗤笑了一聲,也跟在她的身後往前走。

黎依越走越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腳踝處有些疼痛,而且痛意愈漸的明顯起來。

為了不在詭鷹面前表現的那麼沒用,

她忍著腳踝的疼痛,咬著牙堅持走下去。

然而,大概走了一刻鐘的模樣,

黎依愈發的覺得自己不太對勁,頭昏昏沉沉的,整條右腿好似都疼到沒有知覺了。

眼前的景象愈漸模糊,越來越暗,

直到……

她整個人栽倒下去,倒在了草叢堆里。 「喂!」詭鷹忙追上前,看著突然倒地,緊緊閉著雙眼的女人,

他還以為這個女人又在跟他玩什麼把戲。

便蹲下身,別過臉,屈指敲了敲她的額頭,

「蠢女人,快起來!本尊可沒功夫跟你再鬧下去。」

「……」回應他的是一片沉默。

他緩緩轉回頭,看向黎依,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