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就這樣,你停我停,你走我扔,雲回協調著全身的動作,一旦發現他轉向其他的方向,就連忙朝著來時的放下跑。

當雲回走出了他的視野,察覺到身後沒有人追,她連忙加快腳步,最後跑了起來。

出了桃花林后,看到三三兩兩的人結伴同行,甚至先行一步的董清瑤看到她出現,眼裡的焦急隱去,走到她跟前:「你剛剛去哪了?我找了你好半天,這裡可皇宮,你別亂跑!」 這個時候,陽光已經隱去了部分,周圍的溫度降了下來。

遠處的天邊雲霞燦爛,給威嚴宏偉的皇宮鍍上了一層赤金色。

雲回看著董清瑤眼裡的關心,心裡這一刻有了那麼一絲溫暖,她看了那叢艷麗的桃花林一眼:「剛剛我迷路了!」

董清瑤聽到她這麼一說,先是一愣,眼裡閃過一抹訝色,看著面前和她同歲的相府小姐,她現在是記起來了,這位好像從未上過女學。

怪不得大哥會特地讓她照看一下!

董清瑤心裡動容了一下,看著她此刻臉上還殘留著幾許慌張,想到剛剛她說的迷路……

「你就好好跟著我吧,這皇宮我來過幾次,大致的路我是記得的,左右不會帶丟你!」董清瑤輕輕嘆了口氣,轉身就走。

雲回聽到她這麼一句貼心的話,連忙點頭,跟了上去。

馬場位於皇宮的西林處,那邊專門擴了一塊地方飼養皇宮各位主子的馬匹。

雲回隨著董清瑤走進之時,眼前豁然一亮,好幾個貴女已經走到了場地上,選好了各自的小馬駒,騎了上去。

雲回剛剛經過了那麼一出,本來心裡就不安,這下看到了一個個英姿颯爽的貴女小姐,她就想到那次被楚陌桎梏在馬背上的情景,當時她的屁股都磨破了,回去后連續敷了七日的葯才好。

陡然,一陣涼風從眼前飄過,伴隨著驚呼讚歎之聲,雲回抬眼看了過去。

蔣霏一身銀白的緊身華服,紅色的小馬靴,騎著馬兒四處的奔跑,靈活的避開一個又一個障礙物,當她拾起肩膀上的弓,拉上箭對上箭靶,倏地一聲,正中靶心。

頓時一陣驚呼聲,她迅速的穩住馬駒,驕傲的挺著胸脯,昂著頭得意的看著大家。

雲回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女人這麼厲害,剛剛蔣霏騎著馬靈活的翻過一個又一個的欄杆之時,她看著那個銀色的身影利索美麗,那臉上張揚的自信是她從未看過的,那一刻她是震撼的,心底深處竟然隱隱有幾分羨慕。

「你會騎馬嗎?」董清瑤突然開口。

雲回一愣,羨慕的看著她們一人一匹馬,臉上帶著的得意和驕傲,她遺憾的搖搖頭:「不會。」她唯一一次坐在馬背上,也是託了楚陌的福,雖然那次不是很愉快的回憶。

董清瑤道:「那你找個地方坐著休息吧,我先去玩一會。」

說完,不等雲回回答,董清瑤幾步走到馬夫跟前,接過他手裡的韁繩,然後利索的翻身而上,騎著馬就跑遠了。

雲回發現周圍空蕩蕩的,和她來的幾個貴女都上了馬場,她輕輕嘆了口氣,早知道應該找楚陌學一下的。

林子那邊的天空燒紅了半邊天,馬場上個個精神抖擻,歡聲笑語,馬蹄聲陣陣。

雲回羨慕的看著她們,眼睛時不時的朝著四周張望,就怕那個三皇子出現,突然找她麻煩。

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出了桃花林?

「你坐在這裡做什麼?」一身紅衣的姑娘,臉上籠罩著不快,冷冷的注視著雲回。 雲回愣了一下,看著一身紅衣,頭上插著金步耀的姑娘,和董清瑤差不多,大概十二三歲的年紀。

剛剛幾個貴女中是沒有這位的,看她這身打扮,不像是女官一類的。

「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紅衣姑娘臉上不愉,重複開口問道。

雲回一下將眼睛落在了她的腰間,那裡別著粗粗的鞭子,能在宮裡公然帶這些東西的,怕是哪宮的主子了,看這年紀,應該是公主了。

搜刮前世的記憶,喜歡穿紅衣的公主只有一位,皇後娘娘膝下的那位幺女,文昌公主,今年十三,特別喜歡馬術。

雲回連忙站起身回道:「雲回參見文昌公主!」

她輕輕俯身行了一禮,倒是文昌公主臉色有些驚訝:「你就是相府那個無鹽嫡女?」

雲回一怔,摸了摸臉,倒是讓她這樣的直白弄的十分的不舒服,還是硬著頭皮回了聲:「是!」

文昌公主這下眼裡就露出興味了,圍著她轉了兩圈,然後開口:「抬起頭來讓本公主看看!」

雲回緩緩抬頭,對上文昌公主眼裡的灼熱,心裡有些不舒坦。

「你也確實是丑了點,」文昌公主感嘆道,眼裡露出似笑非笑:「貴妃娘娘可是對你的評價很高,說你的舞跳得極好看。」

雲回道:「是娘娘謬讚了。」

文昌公主挑挑眉:「你的意思是你沒那麼厲害,是她誇大其詞?」

雲回一愣,是沒有想到她這麼直接,她要是說是,怕是會給她安一個質疑貴妃的罪名,如果說不是,又和她剛剛的話相悖了。

「要說跳舞,雲回是比不上其她貴女的,那日只不過是投了個巧,能得貴妃娘娘如此高的評價,雲回十分感激。」

她挺著筆直的身子站在那裡,聲音不大不小,不卑不亢。

「你倒是個會說話的!」文昌公主輕哼一聲,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本公主之前很好奇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可是現在見到后,對貴妃這話是很不贊同的,知道是為什麼嗎?」

她黑沉的眼睛逼近雲回,嘴角勾起譏諷:「這人長的丑,這舞姿能好看到哪裡去?依本公主看,這貴妃娘娘的眼睛真得好好治治了!」

她最後一句話的尾音上挑,聲音帶著濃濃的不屑。


這公主是從皇后肚子里出來的,雲回沒想到她竟然絲毫不把貴妃放在眼裡,甚至現在聽來,說不定兩人關係如水火。

她沒有說話,這話怎麼說怎麼錯,要是她執意為貴妃說話,怕是這公主心裡不高興,更加的為難她。

「你對本公主說的話贊同不?」文昌公主並不打算放過她,開口問道。

「這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貴妃娘娘有自己認為好的,公主也有自己喜歡的,雲回覺得自古事情很難有十全十美,大家都喜歡的,只要圖個開心就行!」

這話不偏不倚,誰也不得罪。

「你倒是會說話!」文昌公主沉著臉看著她半響開口。

「謝公主誇獎!」雲回假裝沒有看到她臉上的難堪。 兩人站在這裡十分的顯眼。

董清瑤勒緊韁繩,一下就看到了雲回身邊的紅衣姑娘,文昌公主,她眼裡閃過一抹擔憂。

這邊,雲回從剛剛開始,就感受到了這公主明顯的敵意,怕是她和貴妃有什麼隔閡,故意來找她麻煩的。

她心裡這下不淡定了,好不容易進個宮,這首先是三皇子,現在又是公主,照這樣下去,她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在雲回被這壓抑的氣氛弄的渾身不自在的時候,文昌公主開口道:「我們來比個賽吧。」

比賽?雲回愣住,是比跳舞?她就知道,這公主是純心找茬的,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

「公主,這裡是馬場,」雲回提醒道,她可不怎麼想在皇宮跳舞,其實再投個巧也可以,但是這位可不比貴妃,不是跳得好討她開心就行,這跳得比她好,沒準她心裡一個不開心,賞她一記鞭子,要是跳得沒她好,照現在的發展,怕是少不得她的一陣奚落。

衡量了兩番,雲回是覺得這比賽對她沒有什麼好處的。

「本公主當然知道是馬場,本公主的意思是,我們來賽馬!」文昌公主輕輕一笑,伸手摸了摸腰間的鞭子,眼睛一直看著雲回。

她被這樣的視線看得不自然:「公主,雲回不會騎馬!」

「不會騎馬?」文昌公主拔高聲音,心裡明顯不相信,她看了場中那些馬上悠閑的貴女一眼,再看看這站在場外的雲回,還有馬夫站在那裡,手裡牽著一匹馬駒,她突然捂嘴笑道:「丞相府的嫡女不會騎馬,你覺得本公主會相信嗎?」

雲回聽到這話,心裡無奈,這還有什麼相信不相信的?女孩子不會騎馬很奇怪嗎?

「公主,雲回是真的不會騎馬!」雲回心裡這下著急上了,這公主明顯不是好惹的,這是故意要為難她了,她心裡琢磨著,該怎麼脫離此刻的困境。

「這官家小姐不會騎馬,本公主還是頭一次聽見,」文昌公主清脆的聲音帶著明顯的不愉,一聲紅衣,將她青澀的面龐襯得更加威嚴了三分。

雲回覺得只要不比賽騎馬,她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這要是她真不知死活和這位公主比騎馬,沒準剛剛上去,就摔下馬,被馬踩死,到時更加的不好看,她心裡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什麼都比不上自己的命大!

可是文昌公主並不打算放過她:「今日本公主難得有雅興,你也知道,本公主十分喜愛騎馬,這看到人就想要拉著賽一番,這裡所有的貴女都和本公主玩過,今日本公主是第一次見你,這該有的禮儀可不能少!」

雲回心裡一窒,是沒有想到這公主這麼荒唐,明知道自己不會騎馬,還要和她比賽。

現在可不是出醜不出醜的問題了,這關乎她的小命,要是真摔下馬,不死也會受傷!

「公主,雲回真不會騎馬,怕擾了公主的雅興……」

「本公主就想和你比,這是命令,你可不能違背!」 雲回被文昌公主強行拽到了馬場上,手裡牽著韁繩,旁邊馬兒是不是的發出兩聲,雲回這心裡不淡定了。

文昌公主讓人牽出了她的馬駒,棗紅色的毛髮格外的顯眼,脖子上面還帶了一隻小鈴鐺,一走一響。

兩人這邊的動靜自然是吸引了其她人的注意,董清瑤騎著馬走了過來,臉上含著擔憂:「公主這是……」

文昌公主看到那一襲荷葉色的董清瑤,精緻的五官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讓她本是高雅的氣質更加的出彩。

她心裡十分的不舒服,沒好氣的道:「本公主要和雲小姐賽馬,你們都在邊上去候著,別擾了本公主的興緻!」

「賽馬?」董清瑤捏著韁繩的手一緊,看向雲回:「雲小姐會騎馬?」她可是記得大哥說過,這位相府嫡小姐從五歲的時候一直養在深閨,身體一直不怎麼好,讓此次進宮多多照顧一下。

雲回無奈的搖搖頭,「從未騎過!」除了那次被楚陌強行擄上馬,天地良心,她真的是從未自己騎過。

聽到這樣的回答,董清瑤臉上微微一變,很快的就掩飾了情緒,她看了站在那裡不為所動的文昌公主一眼,心下瞭然,抿嘴道:「公主,雲小姐她不會騎馬,這比賽不怎麼合規矩,要是摔到人就不好了!」

這話董清瑤說的十分直白,明顯的是不贊同的。

文昌公主不喜董清瑤是有原因的,就比如此刻,她明目張胆的質疑自己。

她冷冷一笑:「董五小姐擔心多了,本公主自有分寸,這場上這麼多馬夫,要是讓雲小姐摔了,要他們何用?」

董清瑤一窒,沒有想到她這麼回答的這麼自私,這場上的馬夫只負責飼馬,哪裡會注意這邊的境況,就算看到了,也不敢隨意出手,畢竟這邊一般來的都是宮中的主子,或者是官家的小姐,他們哪敢隨意碰觸?

「好了,也別墨跡了,本公主現在正在興頭上,你們兩個可別擾了本公主的雅興,來,上馬!」她直接翻身而上,馬鳴聲響徹天空,立刻將其他人的注意力給吸引了過來。

雲回看著面前這輕輕一碰,就很有脾氣的馬駒,捏著韁繩的手發緊,在文昌公主的逼迫下,她開口:「公主,我上不去馬,你先等等我,我讓人來幫個忙!」

她連忙轉身,身後傳來文昌公主的嗤笑聲:「這比賽可是有懲罰的,你要是輸給了本公主,可得任由本公主處置!」

雲回身子一僵,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臉色不怎麼好,心裡更加的憤怒,這皇家人真是一個比一個不要臉!

既然這樣,她也只能想辦法自救了,不能輸那就只能贏!

雲回朝著遠處的蔣霏走了去,不一會兒,蔣霏就跟著她一起走了過來。

在蔣霏的幫助下,雲回順利上了馬背,她朝著蔣霏點頭致謝:「剩下的也勞煩蔣姑娘一下了。」

蔣霏看著這個青澀的小姑娘,臉上抱著堅定的決心,她想到她剛才的話…… 「你真的想好了?」蔣霏覺得那樣做簡直是胡來,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尤其這還是一個沒騎過馬的姑娘說的話。

雲回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點頭,身下是馬兒時不時的踏動著蹄子,她緊緊抓著韁繩,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她要是不贏,還得接受這公主的懲罰,既然左右討不得好,她不如賭一下。

「你們在那裡嘀嘀咕咕做什麼?還不快過來!」文昌公主等的不耐煩,冷聲呵斥道。

「就拜託蔣小姐了!」雲回朝著她點頭,隨即踩了一下馬鐙,在蔣霏的幫助下,來到了起跑線上。

此刻馬場上早就被清理,幾個貴女下了馬站在一邊,蔣霏則順著邊沿朝著對面跑去。

文昌公主指著對面的那個紅色欄杆:「我們比誰先到達那裡誰就贏,輸的那個人要接受懲罰!」

雲回看著遠處一眼,她朝著董清瑤看了一眼。

文昌公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前面,當聲音響起,董清瑤一手恨恨的拍在了馬屁股上,伴隨著陣陣馬鳴響徹天空,兩批馬倏地一下離開了起跑線,朝著前方使勁的奔。

雲回感受著的涼風彷如利劍一般,從她的臉邊劃過,她的眼睛都睜不開,只能抓緊韁繩,踩緊馬鐙,死死抱住馬的脖子,任由它帶著她往前跑。

身子顛簸的厲害,甚至身下的馬兒有好幾次脾氣暴躁,差點甩下她。

雲回胸口悶的難受,在馬上一會,整個人就不怎麼好了,有點噁心頭暈的感覺。

文昌公主志在必得,本來打算悠悠的跑過去就行,畢竟這個臭丫頭都沒有學過馬術,她要是拼盡全力,怕是會惹個笑話,讓其她貴女看不起。

所以她起步快,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旁邊的身影如一隻立弦的箭一般從她的身邊經過,當她看清之時,雲回已經跑的好遠。

她臉色頓時不好看了,連忙蹬了蹬馬肚子,勒緊韁繩,加快速度。

可是距離已經有了,任她再怎麼努力,也追不上,甚至那馬彷彿是吃了興奮葯一般,今日格外的賣力。

她臉色難看,眼睜睜的看著雲回跨越了紅色圍欄,可是,當那匹馬兒到了終點還未停下之時,她眼裡閃過一抹惡意,這是停不下來了?

這人要是摔了,可也是學藝不精,輸給她了!

她心裡一有這個想法,整個人就直接勒緊韁繩,停在了那裡,不再往前進。

當那個身影穩不住,伏在馬背上的身子往旁邊傾斜,要摔落之時,她眼裡閃過幸災樂禍!

突然,文昌公主睜大眼睛,臉色不怎麼好看了。

在雲回要摔在地上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很快的出現在她的前方,蔣霏輕點腳步飛身而起,直接坐在了雲回的身後,將她拉了起來,然後雙手去握住雲回手裡的韁繩。

伴隨著撲騰一聲,她們剩下的馬應聲落地,兩人順勢倒在了草坪上,滾了兩圈。

雲回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腦海悶的一聲,身體一疼。 當耳邊響起了一聲:「好了,沒事了!」

雲回睜開眼,對上蔣霏關心的目光,她看著微暗的天色,朝著她笑道:「你這次救了我一命,謝謝!」

剛剛那麼驚險的時刻,要不是蔣霏及時的做出了選擇,怕是她會摔下馬。

蔣霏將她無事,眼裡恢復了清冷,可是眉眼間卻是上挑的,她站起身朝雲回伸出了手:「你也真夠亂來的,剛剛要不是我提前在這邊等著,你就沒命了!」那樣快的速度,這摔下去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雲回伸出手,在她的幫助下站起了身子,剛剛的一摔,雖然身體現在還微微有些疼,沒有緩過神來,可是身體能伸能動,應該是沒有什麼事情的。

這時,幾個貴女連忙騎馬過來,董清瑤在最前面,來到跟前時,她翻身下馬:「你們都沒事吧?」

雲回和蔣霏相視一笑,都搖搖頭。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公然在皇家馬場行兇!」一聲尖銳的聲音響起。

幾人身子一震,看向對面,文昌公主臉色難看的走過來,看著地上那已經斷了氣的馬駒,她眼睛惡狠狠的看向雲回:「這可是皇家的東西,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

她最後一句話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青澀的臉上布滿了猙獰,看著雲回心裡一沉,她兩步擋在蔣霏前面:「這都是雲回的錯,雲回不會騎馬,只能出此下策,望公主見諒!」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