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瞬間一顆心再次提到嗓子眼。

「其實你倆很般配。」她看著兩人,幽幽的開口,說出了一句令人噴茶的話。

「咳咳咳……」

兩人在同一瞬間被嗆到咳嗽起來,俊臉咳得通紅,一副見鬼的樣子看著夜千絕。

分別指了指對方,看向夜千絕,艱難的開口「我倆……般配?」

夜千絕沒有半分猶豫的點點頭。

兩人瞬間臉色漆黑,如滴墨水。

這時,腳步聲傳來,只見一身黑色長袍的鳳蒼穹踏門而入。

感到這屋內氣氛不對,挑眉看向那毫無形象的人兒。

兩人一看到鳳蒼穹猶如看到了救星般,立刻道了聲話便飛似的跑了出去,那速度……就好似後面有群狼在追似的。看著那做壞事不自知的某人,鳳蒼穹不由得一笑。

「你這幾天倒是忙。」他坐到旁邊的藤花椅上。

「那是……」她瞥了眼他,繼續吃。

某王臉上不悅,難道他還沒有幾塊糕點有吸引力么?

「對了。」鳳蒼穹想起了什麼。

「什麼?」她這才抬起頭。

「倩玉被救走了。」他撫了撫指上的墨戒,緩緩地說道。

夜千絕皺了皺眉「知道是誰救的么?」

鳳蒼穹搖搖頭。

夜千絕眉頭皺的更緊,這事蹊蹺。

「皇宮中有許多黑衣人,也許是江湖之人。」夜千絕看著他,緩緩說道。

鳳蒼穹神情沒有變化「可能是忍不住了。」

夜千絕沒有說話,看著那完全落山的日頭,輕輕站起身「走了。」

「莫要累著自己。」鳳蒼穹看著那背影,心口一痛。

「知道了。」她擺擺手,身影漸漸遠離。 「無情,手要狠,眼要厲,伸腿勁,縮腿快。」夜千絕一邊吃著桃花酥,一邊開口。

花無情聽到這話,果真比剛剛好了許多蠹。

點點頭,看向雪無痕。

「凝劍氣,狠准快。」她看著雪無痕慢慢點頭。

「以心凝劍,莫要分神。」

「貫通劍神,達到爐火純青。」

她看著月無殤和影無憂。

忽然,她手中憑空出現一把劍,那劍為純白色,隱約散著銀光,冒著寒氣,泛著光澤,儼然是玄力凝成。

「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她身影交縮,令人眼花繚亂,而雪無痕四人卻是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記住,此劍法只攻不守。」她聲音傳出,幾人仔細耳聽髹。

……

……

時間飛逝,兩個月後。

尊殿。

夜千絕一身紫袍飄揚,眼神睥睨傲世,看著下面的上千人,她傲然一笑。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面,權利、勢力最重要。」頓了頓。

「無論江湖還是四國,你們可明白?」她一雙風華魅眼凌厲的看向眾人。

「明白!」眾人立刻開口,聲音很大,震耳欲聾,因為這尊殿內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外面根本聽不到,所以才會如此大聲。

「本殿要在這魔域之上建立一座介於四國和江湖之間的門派。」她再次看向眾人,眼中帶著毫不掩飾的霸氣。

「它就是——夜宮。」

眾人沒有驚訝,眼中滿滿的都是敬重。

在他們眼裡,她就是他們的神,遙不可及的神,傲視群雄、睥睨天下的神邸。

夜千絕傾世的面容帶著霸氣傲然、不可觸碰的絕世,一雙霸氣的眸子浮現著俯瞰之意。

這裡的所有人一心想著夜千絕,他們知道,沒有她就沒有他們!

無論她說什麼他們都不會驚訝,因為她是他們心目中的神!

「花無情、雪無痕、影無憂、月無殤。」

「屬下在。」四人上前抱拳,而後退到一旁。

夜千絕點點頭「寒燼、霄宸、凕軒、惑淺。」

「屬下在。」四人隨即出列,亦是抱拳,而後退向一旁。

「十二影衛。」夜千絕再次開口。

「屬下在。」聲音響起,四周出現十二個黑色緊身衣的男子,沒有任何波動,這可看出十二人的武功是何等高。

亦是抱拳看向夜千絕,眼中帶著尊敬。

十二人那黑衣之上皆是綉著妙曼妖嬈的曼珠沙華,如血如妖,深入骨髓,惑人心神。

「你們二十人明日隨本殿去建立——夜宮。」她看著那二十人,眼眸中有著說不出的欣慰,兩個月,她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把古武絕學交給了這二十人,拳法、劍法、輕功……

「是!」

她勾唇一笑「夜宮宮主是本殿,名為『九天重夜』。」

「寒燼、燃宸、凕軒、惑淺,你們四人為夜宮四座下,唯一低於本殿的四人。」

「你們四人每人帶一隊夜宮暗衛。」她再次開口。

「寒燼九霄、燃宸鉤心、凕軒蒼生、惑淺天下!」她看向四人,點點頭。

「屬下定不會讓宮主失望!」聲音衝天,震耳欲聾。

寒燼一身玄色長衫,面容冰冷俊美。

燃宸一身煙青長衫,面容沉穩冷靜。

凕軒一身暗紅長衫,冰冷麵無表情。

惑淺一身黛紫長衫,顯得俊美冷酷。

「好!」

她手中突然出現四幅面具,皆是遮臉四分之一,用上好的冰玉製成,冰如白雪,上刻著妖艷的曼珠沙華!散發著冰冷、寒肆、妖邪的氣息,令人感到從心底里的害怕。

她把四幅面具丟給四人。

四人相視一眼,同一刻帶上了那氣勢迫人的面具。

她點點頭,手中再次出現四塊妖紫色的令牌。

那令牌是用萬年紫玉製成,精緻的花紋,錯亂繁雜,透著神秘古老的氣息,令人不自覺的被吸引,極其瀟洒的刻著兩個大字——夜宮。

而在那四塊令牌的背面分別四個人的名字。

寒燼九霄、燃宸鉤心、凕軒蒼生、惑淺天下!

「十二影衛為夜宮十二護座,保護夜宮安全,不到迫不得已絕不出夜宮。」她再次看向那十二人。

「屬下遵命!」

就在此時,十二人在同一瞬間露出了右耳。

只見那右耳之上皆是戴著銀色的耳圈,泛著光芒的銀色,帶著寒意的銀色,令人瞬間感到寒意刺骨,不自覺的打哆嗦。

帶著一種妖異的美感。

乍一看,這十二護座和那四大座下竟都是俊美如玉,此刻四人帶著妖邪的面具,十二人帶著邪肆的耳圈,顯得更加妖魅絕艷,透著致命的氣息,竟如那曼珠沙華一般。

「花無情、雪無痕、影無憂、月無殤則是留在太子府,若是在夜宮的話,便是四大客卿。」

「屬下遵命!」

此刻的四人,本是如墨的青絲,此刻竟是多出了一綹雪白色髮絲垂直臉側,本就是如玉俊美,此刻又平添了一種別樣的美感。

她點點頭。

「夜宮之下分散著四個地方。」她再次開口,看向眾人。

「分別是:七殺閣、雪門、魅影樓、天月山莊。」

「暗澈聽令。」

「屬下在。」一身黑衣的暗澈上前抱拳,長發半遮面,臉龐清秀俊美。

「『七殺閣』,名副其實的殺手閣,閣主:暗澈。」

「屬下遵命!」

「暗澈、暗雨、暗風、暗月、暗炎、暗翼、暗烯為『七殺閣』奪命七殺。」她再次開口。

「屬下遵命!」

「『七殺閣』,接受暗殺任務,立足於江湖,進入十大門派排行。」


「是!」

「白凝寒、白凝蓮聽令。」

「屬下在。」兩人向前,抱拳。

「白凝寒為『天月山莊』莊主,白凝蓮為副莊主。」

「屬下遵命。」

兩人皆是面容如冰,白凝蓮一身雪衫白衣,透著刻骨的冰冷,白凝寒亦是如此。

「你們的任務便是建起『天月山莊』,讓它立足於江湖,快些進入十大門派行列。」

「是!」

「幽絕、月斂。」

「屬下在!」

「你們建立『雪門』,雪門收集情報,無論四國還是江湖,進入十大門派行列。」

「是!」

「冥炎、噬御、雷御血。」

「屬下在。」

「你們建立魅影樓,培養各種殺手,進入十大門派排行。」

「是!」

「卿月、釋風、夢蝶、沐羽、顏逸盛、獨孤紊。」

「屬下在!」幾人抱拳站出。

「你們的任務便是在四國和江湖中建立各種商鋪。」她看向幾人,慢慢說出。

「青樓、賭坊、茶館、酒樓,這些是重點。」

「盡量遍布整個魔域。」她再次開口。

「是!」

「七殺閣、天月山莊、雪門、魅影樓全部以夜宮為主。」

「三年時間,本殿希望看到成果,這裡的所有費用都來太子府取。」她閉上雙眸重新睜開,閃著傲然的光芒。

「屬下定不負所托!」所有人一瞬間抱拳對著那人,他們永遠的神!

「傲視群雄、睥睨天下、俯瞰眾生。」她紅唇輕啟,霸道而強勢。

LEAVE YOUR COMMENTS